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控儔陬pk10厙硊湮,褉樣鱹憶倜 鏝鏝厥縐泭帣仆芄輯騕椓堈砬鄴翋燠呇呇ㄛ褪撮馱釬藷臻寰魂﹝ 鋸囷わ珛犖齬楛牟蝥恀墓譙朊鶜炮繲毞矧溺眽醱蹋欱晇 訰戙珛薯埭﹝

爵砑鏍躓ㄛ笱濬楛嗣陓蚚瑞玸 ㄛ郔俇藝躇鎢閥葩吤筑獰こㄛ控儔陬pk10ios笚晚弊模ㄛ瑞汒禍鄏赻忑赶韓髦娸砒章堁祋 啞趙秞氈馱釬扦悵壽陑瓮郖冪撳ぉ扲 ㄛ旃噶汜蕉堤逤薹ˋ笚囀帤祥眕峈說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14
百里龍蝦
2018/2/23發行
修真聊天群18
聖騎士的傳說
2018/2/23發行
超神機械師18
齊佩甲
2018/2/23發行
凌天神帝19
君天帝
2018/2/23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7
千杯
2018/2/23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1
匣中藏劍
2018/2/23發行
完美神醫36
步行天下
2018/2/23發行
天道圖書館51
情痴小和尚
2018/2/23發行
修煉狂潮57
傅嘯塵
2018/2/23發行
修真醫聖01
超級老豬
2018/2/27發行
修真醫聖02
超級老豬
2018/2/27發行
九極戰神04
少爺不太冷
2018/2/27發行
仙武都市05
月藏鋒
2018/2/27發行
仙帝歸來19
風無極光
2018/2/27發行
天界戰神45
笑南風
2018/2/27發行
終極戰兵67
梁七少
2018/2/27發行
無上進化71
浮兮
2018/2/27發行
至聖之路86
永恆之火
2018/2/27發行
懶神附體06
君不見
2018/3/2發行
末日戰神06
北極熊
2018/3/2發行
修真聊天群19
聖騎士的傳說
2018/3/2發行
凌天神帝20
君天帝
2018/3/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2
匣中藏劍
2018/3/2發行
妙醫鴻途46
煙斗老哥
2018/3/2發行
晶武時代48
closeads
2018/3/2發行
少年藥帝59
蕭冷
2018/3/2發行
逆天劍皇72
半步滄桑
2018/3/2發行
絕代神主15
百里龍蝦
2018/3/7發行
全能主宰15 完結
衛小天
2018/3/7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7
飛牛
2018/3/7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8
千杯
2018/3/7發行
完美神醫37
步行天下
2018/3/7發行
天道圖書館52
情痴小和尚
2018/3/7發行
鬥神傳承53
浮兮
2018/3/7發行
終極戰兵68
梁七少
2018/3/7發行
無上進化72
浮兮
2018/3/7發行
無敵煉藥師01
憤怒的薩爾
2018/3/9發行
無敵煉藥師02
憤怒的薩爾
2018/3/9發行
修真醫聖03
超級老豬
2018/3/9發行
九極戰神05
少爺不太冷
2018/3/9發行
修真聊天群20
聖騎士的傳說
2018/3/9發行
仙帝歸來20
風無極光
2018/3/9發行
天界戰神46
笑南風
2018/3/9發行
修煉狂潮58
傅嘯塵
2018/3/9發行
最強紈褲74
夏日易冷
2018/3/9發行
懶神附體07
君不見
2018/3/14發行
超神機械師19
齊佩甲
2018/3/14發行
凌天神帝21
君天帝
2018/3/14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3
匣中藏劍
2018/3/14發行
妙醫鴻途47
煙斗老哥
2018/3/14發行
天道圖書館53
情痴小和尚
2018/3/14發行
終極戰兵69
梁七少
2018/3/14發行
無上進化73
浮兮
2018/3/14發行
至聖之路87
永恆之火
2018/3/14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可有類似刀劍神域的小說? 3
(轉)老二都比較硬 3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遁界》 作者:先飛看刀 2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一劍傾國》作者:一介白衣 2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新書《邪猴》 作者:農民蜀黍 2
轉 末日紅顏賦 起點首發 2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仙界律師》作者:良心 2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點道為止》作者:夢入神機 2
請問一下,關於種田流 1
異俠第三部 1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新書《佛門孽徒》 作者:提莫弟弟 32
雖不是小說,但這是小說改編後再改編的..... 31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一劍傾國》作者:一介白衣 28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大荒蠻神》作者:更俗 24
轉帖:起點歷史新書《明士》 作者:黃石翁 22
轉帖:起點奇幻新書《神秘之旅》作者:滾開 21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世尊》作者:夜南聽風 20
尋找一本很久之前的小說 18
鐵件少年魂11 18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超品奇才》 作者:窮四 18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超警》 作者:六劃先生
發言人:搬運工  IP192.168.*.*  日期:2015/01/18 18:22 
http://www.qidian_com.ripai.info/Book/3327609.aspx
劉利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擁有了“附控身影”的異能,他可以根據生物留下的身體組織碎片,附身到對方的影子上,從而獲悉對方的行蹤,也可以在關鍵的時候,通過影子控制對方的身體。
不管嫌疑人逃到什麼犄角旮旯?只要現場留有對方的身體組織碎片,哪怕是一根頭發、一口唾液、一滴血液,都能使劉利通過異能掌握嫌疑人的蹤跡,至此,一代超警悄然崛起,看主角如何利用異能破盡奇案、抓遍罪犯。
匪夷所思的案件,不可思議的現場。
詭異莫測的凶手,聞所未聞的手法。
稀奇古怪的線索,出人意料的真相。
啼笑皆非的事跡,令人無語的警察。
警醒世間名利客,喚回歧途迷路人。《超警》帶你親臨每一個案發現場,為你講述那些千奇百怪的案件。

第一章 另類警察
更新時間2014-11-4 23:11:17 字數:2877

 劉利,男,22歲,未婚,長相帥氣,相貌英俊,性格善良,身材挺拔,喜歡五講四美三熱愛,愛好德智美體游賭玩,數次被自己封為華夏好男人。
  劉利原是福粵省特警總隊副總隊長,因為屢立奇功,所以年紀輕輕便晉升為三級警監,被譽為華夏國最有前途的警察、最年輕的特警副總隊長、戰斗力最強的警察,以及最另類的警察。
  2013年,也就是一年前,劉利率領特警隊員們,將國內最大的犯罪集團“金飆社”給一舉端掉了,從而令劉利一時名氣大噪,福粵省廳的領導們,紛紛將劉利表揚了一番,打算過幾天將劉利的特警“副總隊長”變成“總隊長”。
  但是俗話說的好,人誇誇不常,劉利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省廳領導對他的表揚剛過去沒多久,劉利就因為被人連續投訴,從而喪失了升職的機會。
  別的警察犯錯,紀/委的人去一遭就沒事了,前後用不了半天的時間,可是劉利闖禍,不但讓廳紀/委和政/法/委組成了聯合工作組,而且一天最少跑八趟,差點讓工作組住在特警總隊里面,事後,工作組的成員對外面抱怨,稱劉利想要把整個工作組給累死。
  八個月前,劉利帶隊去處理土地拆遷問題,因為他把報案的開發商給抓了,事後被報案人投訴,經省廳領導研究決定,把劉利的職務調整為朝門區公安局政委。
  七個月前,劉利帶隊去處理農民工欠薪問題,因為把報案的包工頭給抓了,事後被報案人投訴,經省廳領導再次研究決定,把劉利的職務調整為某市白海縣公安局局長。
  六個月前,劉利帶隊去處理村民因耕地被占,阻撓企業施工問題,因為把報案的企業老總給抓了,事後被報案人投訴,經市局領導決定,把劉利的職務調整為某某市黃慶縣公安局政委。
  五個月前,劉利帶隊去抓賭,賭場老板揚言自己上面有人,稱某位領導是他表哥,為了証實此事,劉利把賭場老板的話,對新聞媒體公開了,事後,那位領導出面闢謠,稱自己並沒有什麼表弟,但是,幾天之後,劉利被調整為某某某市藍石縣公安局常務副局長。
  四個月前,劉利帶隊去處理因排放污水引起的糾紛,因為把報案的排污企業廠長給抓了,事後被報案人投訴,經縣局領導研究決定,劉利的職務被調整為縣經濟開發區派出所所長。
  三個月前,劉利帶隊去處理轄區衛生所內的一起醫患糾紛,因為把躲在家中報案的衛生所所長揪到了患者家屬面前,事後被報案人投訴,經縣局領導研究決定,將劉利的職務調整為綠芽鎮派出所指導員。
  兩個月前,劉利帶隊去轄區處理一起因交通事故引發的打斗事件,因為跟交警隊搶人,並仗著在自己的地盤,把當事雙方以及出勤的交警,全都押回了派出所,事後被縣交警大隊投訴,經縣局領導再次研究決定,把劉利的職務調整為黃菜鄉派出所副所長。
  一個月前,黃菜鄉唐家村,五戶村民因為自家耕地被村委會強行抽走而上訪,劉利奉命帶人去縣里截訪,問清事情經過後,劉利非但沒有把上訪者給截回來,反而用警車把對方送到信訪接待中心,于是,劉利被降為普通民警。
  昨天晚上,緊臨黃菜鄉的經濟開發區派出所,到黃菜鄉派出所求援,請求黃菜鄉派出所出動警力協助抓賭,當時正巧是劉利帶班,聽到兄弟派出所請求支援,劉利想都不想的就帶人去支援了。
  可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當劉利看到賭桌上的現金後,竟然臨時改變計劃,稱賭徒們聚眾賭博的地點屬于黃菜鄉,其管轄勸歸黃菜鄉派出所,然後劉利命人把現場的賭資全都扣了下來。為此,經濟開發區派出所的所長,直接將劉利告到了縣局。
  鑒于劉利已經無職可降,加上他的警銜是三級警監,所以縣局只得將此事向上級進行了匯報,獲悉了劉利近期的表現後,廳長徐建親自給劉利打去了電話,讓劉利到省廳來一趟。
  當劉利到了省廳之後,剛一見面,廳長徐健就拿出兩沓同樣厚度的檔案袋擺在劉利面前。
  “徐廳,這是什麼啊?”看著擺在自己面前的檔案袋,劉利有些疑惑。
  聞言後,徐健指了指左邊的那一沓檔案袋:“這是你從警以來,立過的所有功勞,這些年,你一共立下了五個一等功,九個二等功,二十七個三等功,還有許多功勞因為你分給了下屬,因此沒有被收錄。年紀輕輕便立下了這些功勞,不容易啊。”
  “呵呵……領導過獎了,過獎了,這些都是浮雲。”徐建的話音落下後,劉利有些得意,接著,他指了指另一沓檔案袋:“徐廳,這些又是什麼呢?”
  聽到這兒,徐健看了看劉利,然後淡淡道:“這里面裝的是你從警之後,所犯錯誤的資料,這些年,你一共被記大過處分五次,行政記過處分九次,被上級談話警告二十七次,還有許多錯誤因為已經寫過檢討,所以沒被記載。犯的錯誤居然和立下的功勞一樣多,這也不容易。”
  “咳咳咳……那啥……這是一個巧合。”徐健的話音落下後,劉利感到臉上有些臊的慌。
  看到劉利還知道臉紅,徐健臉上冷峻的表情緩和了幾分:“劉大警官,你每出一次警,便會抓一回報案人,然後再被報案人給投訴一次,能不能問一下?你是不是跟那些報案的有仇啊?
  不錯,咱們警察是應該抓人,但同時也要記住,抓人不是目的,目的是你得抓對了人,人家報了警,你帶隊出現場,非但不幫人家,反而把報案的給抓了起來。
  抓人的時候你倒是抓的痛快,審也不審的就把人家關了起來,可是放人的時候你卻沒影了,你把報案人抓來之後,害的你單位領導,輪流給人家賠禮道歉說好話,聲稱天黑沒看清,抓錯人了。
  你知道嗎,事後,不但那些被你抓來的報案人投訴你,就連你們單位的那些領導也都要寫匿名信投訴你了,給你定的罪名是:坑害領導,殘害上級。”
  一聽這話,劉利急忙解釋:“徐廳,這都是有原因的啊,你也知道,投訴我的那些報案人,不是企業老板就是包工頭,他們要麼占地不給錢,要麼欠農民工的工資不發。
  別的不說,咱就說那些農民工去找包工頭要工資,他們都是去維護自己的權益,結果包工頭們非但不給清工資,反而還報警,讓我們抓把那些農民工給抓起來,你說我不抓那些包工頭我抓誰?”
  “經濟糾紛那是經偵管轄的事情,你處理不了就別瞎摻和,當時你大可以把包工頭移交給經偵部門啊,誰讓你抓人了?扣交警和搶賭資的事情還沒有給你算賬呢,你居然還敢咋呼。
  依我看,上級對你的處罰還是偏輕,以至于你根本沒有深刻認識到自己所犯的錯誤,回頭我就寫一份建議書,再給你降一降職。”徐健見劉利有些不服氣,便訓斥了兩句。
  “徐廳,我求你了,你就手下留情吧,別再降我的職了,我現在都已經將成普通民警了,你要是還給我降職,那我就要變成協警了。”劉利可憐兮兮的哀求道。
  看到劉利這麼沒臉沒皮,徐健有些無語,頓了頓之後,他表情嚴肅的看著劉利:“看在你老師的面子上,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你把扣下的賭資退回去,然後你老老實實的工作,要是你再給我整那些么蛾子,我饒不了你,雖然你的職務是沒法再降了,但是你的警銜總還能降吧?
  你現在是三級警監,如果犯一次錯誤降一級警銜,依你現在這股折騰勁,我想用不了一年的時間,你的警銜便能降到初級警員了,同志,你自己悠著點啊。”
  “放心吧,徐廳,從今天開始,我就當一個乖寶寶,保証不再惹事了。”一聽到要降警銜,劉利急忙對徐建表態。
  看到劉利的態度比較誠懇,徐建又敲打了幾句,然後便讓他回去工作了。

第二章 靈異案件
更新時間2014-11-6 6:06:41 字數:2025

 被徐建敲打了一次,劉利總算暫時安分下來了,每天老老實實上班,但是鑒于劉利之前的種種劣行,黃菜鄉派出所的領導,已經不敢給他派任務了,只安排劉利從單位值班。
  2013年8月18日,農歷七月十二,距離民間傳說的“鬼節”還有兩天。“叮鈴鈴……叮鈴鈴……”凌晨一點三十分,黃菜鄉派出所內的值班室內,響起了一陣刺耳的電話鈴聲。
  值班的協警豆志豪,從床上爬起後,迷迷糊糊的拿起電話:“你好,這里是黃菜鄉派出所,有什麼事情嗎?”
  這時,話筒里傳來了指揮中心接線員焦急的聲音:“黃菜派出所,這里是指揮中心,剛剛接到報警,稱黃菜鄉郭家村北的墳地里,有人被“鬼”給殺死了,你們趕緊去看看這是怎麼回事?”
  放下電話後,豆志豪已經睡意全無了,穿上衣服便朝樓上的民警宿舍跑去,來到第三間宿舍前,他用力敲門:“劉哥、劉哥,快點起來啊,有人報警。”
  敲了幾聲後,宿舍的房門被人從里面打開了,一名二十多歲,身材挺拔高大,長相陽光帥氣,上身穿白色跨欄背心,下配一條大褲衩子的青年,正睡眼朦朧的看著豆志豪:
  “兄弟,你叫魂呢?哥哥這正做夢娶媳婦呢,新娘子長的和電影明星似的,那叫一個漂亮啊,可哥們剛打算入洞房,就被你給叫醒了,你丫的賠我媳婦。”
  原來這個年輕人正是之前被徐建給訓斥了一頓的劉利,此時的劉利還沒醒過神來呢,睡眼朦朧的看著豆志豪,劉利一個勁兒的打著哈氣。
  豆志豪看劉利還在犯迷糊,湊到劉利耳朵旁邊,扯著嗓子,用最大的聲音,把指揮中心的命令對劉利說了一遍。
  “臥槽……鬼殺人?老子得准備一下防身法器”聽完豆志豪的話,劉利的睡意頓時沒了,換上警服就朝外跑,邊跑邊喊道:“小豆跟我去現場,小張給所長打個電話,把案情給他匯報一下。”
  開車趕往現場的路上,豆志豪看了看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劉利:“劉哥,你不是說准備了法器嗎?我怎麼沒看見你那法器呢?”
  聽到豆志豪的話,劉利把自己手中的智能手機遞了過去,看到劉利遞過來的手機,豆志豪頓時一臉的敬佩,原來,劉利把自己手機的屏幕畫面,設置成了------林正英。
  來到案發現場後,劉利發現公路旁邊蹲著兩名表情驚慌的少女,在少女旁邊,卻倒著三輛電動自行車,走到少女面前,劉利詢問是誰報的警?
  看到警察來了,兩名少女好像找到了主心骨,急忙跑到了劉利身邊,緊緊抓住劉利的警服,哀求劉利幫幫她們。
  見兩人的情緒比較激動,劉利先是安撫了她們一番,讓她們冷靜一下,待兩人情緒稍稍平穩一些後,劉利這才詢問兩人發生了什麼事情?
  聽到劉利的詢問後,表情驚慌的兩個女孩慢慢的對劉利訴說了事情的經過,原來,這兩個女孩分別叫做杜燕和彭菲,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女孩叫林娜,三個女孩都是郭家村的,因為在同一家企業上班,所以三人便經常結伴出行。
  黃菜鄉郭家村北側五百多米的地方,有一塊墳地,里面埋葬著村里所有去世死亡的人,經過幾十年的埋葬,這片墳地里面足足豎起了數百個墳頭。
  當初“村村通公路”政策實施後,在測量修建公路方位時,為了節省資源,垂直路線,公路局的施工人員,在這片墳地西邊修建了一條鄉間公路。
  公路和墳地之間的距離只有五米左右,每當行人和過往的司機路過這里時,看到旁邊這一片規模巨大的墳地,心中都有些慎得慌。
  不過,因為這條公路是通往鄉里的唯一一條公路,所以即使感覺有些膈應,但是周圍十幾個村莊的人,依舊會選擇走這條公路,一是道路好走,二是路距近,三是能夠節省時間。
  今天凌晨時分,從鄉里宏發紡織廠務工的杜燕、林娜、彭菲三人,在下班回家走到這片墳地的時候,杜燕的電動車的前車胎竟然沒氣了。
  見此,三人便把各自的電動車停在路旁,打算幫杜燕修理一下電動車,可就在這時,蹲下查看車況的杜燕,好像發現了什麼?頓時大聲驚叫起來:“啊……有鬼。”
  林娜和彭菲被杜燕的驚叫聲給嚇了一跳,女孩子本就膽小,在這深更半夜時分,鬼節即將到來之際,身處一片墳地旁邊,冷不丁的聽見“有鬼”這兩個字,兩人全都感覺頭皮一陣發癢。
  雖然心中害怕,但兩人還是下意識的順著杜燕手指著的方向看去,可是兩人目光所及之處,卻什麼都沒有看到,彭菲顫抖著說道:“杜燕,馬上就是鬼節了,你……你別亂喊,咱……咱們先推著車子離開這里吧。”
  杜燕聽到彭菲的話後,略一猶豫,也顧不上心疼車胎了,放下車撐,便要推著電動車離開這里,但是當她們三人准備前行的時候,發現了一件令她們驚恐不已的事情。
  不知何時?她們三人的對面,竟然站著一名身穿白色衣服、披頭散發的女子,借助電動車的燈光,杜燕三人隱約看到了對面女子的樣子。
  這一看,頓時令三人全都大驚失色,杜燕更是驚恐的喊道:“你……你……你是王婕?不……你……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怎……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原來,面前這名白衣女子,竟然是跟杜燕三人住在同一個村里的好友------王婕。
  但是,早在一個月之前,王婕因為感情問題,在上夜班的時候,從宿舍里面上吊自殺了。

第三章 被嚇死的受害者
更新時間2014-11-7 6:06:24 字數:2468

 當劉利聽到這兒時,忍不住皺起眉頭看了看杜燕:“你的意思是?你們看到的那個白衣女子,是已經死去一個多月的王婕?”
  “沒錯,就是王婕,當時我們三個全都看到了,一個人有可能看花眼,但是我們三人絕對不會全都看花眼。”杜燕十分堅定的回答了劉利。
  沉思了片刻,劉利讓杜燕繼續講述案發經過。
  杜燕回憶了一下,然後接著對劉利講述案件的過程。
  看清對面的女子是已經死掉的王婕時,杜燕三人臉上同時閃過一片驚恐之色,而對面被稱為王婕的女子,在聽到杜燕的話後,臉上閃過一絲戾氣,雙手平伸著朝三人撲了過來,同時嘴里還陰森森的喊道:“我死的好冤枉啊……”
  見王婕的鬼魂朝自己撲來,杜燕三人全都嚇得亂了方寸,扔下電動車便四下逃竄,杜燕見前邊有許多棉花桿堆成垛,便躲在一堆棉花桿垛旁邊不敢出聲。
  大約過了兩三分鐘,杜燕聽見一聲驚恐的慘叫,從遠處傳來過了,根據聲音判斷,她聽出了這是林娜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後,杜燕更不敢出來了。
  又過了十幾分鐘,杜燕聽到遠處傳來了彭菲的聲音:“杜……杜燕,你在哪里?林娜……你在什麼地方?你們別嚇我啊,快點出來啊。”
  聽到彭菲的喊聲,杜燕便壯著膽子走了出來,借著月光,杜燕發現彭菲正站在路口,正一臉恐懼的呼喊兩人,而王婕的鬼魂和林娜卻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確認周圍安全後,杜燕這才從棉花垛里爬出來,跟彭菲匯合後,兩人發現林娜不見了,所以便開始呼喊林娜的名字,但是不論兩人怎麼呼喚,始終沒有聽見林娜的回音。
  見找不到林娜,杜燕便靈機一動,用自己的手機撥打了林娜的手機電話,幾秒鐘之後,兩人聽到遠處傳來了林娜的手機鈴聲,看著鈴聲響起的方向,杜燕二人感覺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原來,手機鈴聲是從那片墳地里傳來的。
  彭菲朝手機鈴聲響起的方向喊了兩聲,但依舊沒有回音,見此情形,兩人只得壯起膽子朝里面走去,當兩人來到鈴聲響起的地方後,發現林娜躺在一塊墓碑前,已經沒有了氣息,而墓碑的碑文上則寫著------王婕之墓。
  見林娜死在了王婕的墳前,杜燕二人又驚又怕,看到夜色中隆起的墳頭,再看到聳立在墳前的那些墓碑,想起剛剛出現的那個鬼影,兩人都有一種毛骨悚然之感,磕絆著跑回公路,杜燕隨即撥打了110報警。
  聽完事情的起因後,劉利有些半信半疑,看著面前驚慌失措的二人,他語氣嚴肅的問道:“你確定剛剛那番話,是真實發生的?這也太匪夷所思了,那會不會是你們的幻覺?”
  “絕對不是幻覺,肯定是真實的。”杜燕二人十分肯定的回答了劉利。
  聞言後,劉利打量了周圍一眼,略一沉思,然後朝身後吩咐道:“先設置路障,拉起警戒線,將這條公路的兩側堵死,以免現場被來往的車輛和行人破壞。另外通知縣刑警隊,請他們派人過來調查取証。”
  十多分鐘後,縣刑警一中隊的五名隊員,跟黃菜鄉派出所的所長趙飛。一同來到了現場,問明案件的起因後,眾人全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中隊長張玉慶先是吩咐手下去勘察現場,接著他將杜燕和彭菲找來,給二人記詢問筆錄,而劉利則跟著隨行的法醫來到尸體旁邊,對尸體進行初步檢驗。
  劉利看到法醫李良來到尸體旁邊時,先是對尸體拱了拱手,接著嘴里念念有詞的說了句:“打擾了,莫怪、莫怪。”
  “李法醫,你還信這個啊?”劉利有些好奇。
  聽到劉利的話,李良一邊讓劉利幫忙給尸體照相,一邊回答他:“身為法醫,整天和尸體打交道,日子久了,總會遇到一些邪門的事情,所以才變得有些神神叨叨,呵呵,讓你見笑了啊。”
  說完之後,李良開始了對尸體的取証調查工作,之間他先是用相機對著尸體的面部照了幾張特寫,然後對尸體周圍一米的範圍進行搜查取証,做完這些,李良讓劉利幫忙打著手電並負責記錄,而他則戴上一副一次性膠皮手套,開始對尸體進行仔細檢查。
  “死者表情蒼白,雙眼睜開,眼球瞳孔放大,這說明死者生前見到了十分恐怖的景象,另外,死者面部表情猙獰,臉上肌肉緊繃,毛孔擴張,嘴巴呈張開狀,據此推斷,死者生前曾大聲呼喊過。
  尸體身上沒有外傷,只有左腿膝蓋和右臂處存在細微擦傷,這說明死者不是被外力所殺,死者的雙臂在胸前呈環抱著,這是人類在遇到危險時,潛意識進行的自衛保護動作。
  綜合這幾點特征,在聯系到此刻周圍的環境,以及死者生前遭遇,我初步做出判斷,死者應該是被嚇死的,但是要想具體驗証這個結論,必須進行解剖尸檢,看看死者的腎上腺素是否分泌了過多的兒茶酚胺?
  因為當人類處于極度驚恐狀態時,腎上腺會突然釋放出大量的兒茶酚胺,促使心跳突然加快,血壓升高,心肌代謝的耗氧量急劇增加。過快的血液循環衝擊心髒,使心肌纖維撕裂,心髒出血,導致心跳驟停致人死亡。”
  劉利記錄完李良的話後,將記錄手冊遞給李良,然後他則打著手電筒檢查周圍的地面。
  看到劉利的舉動,李良問道:“你在找什麼?我剛剛我搜查過附近的地面了,並沒有找到什麼物証。”
  “我不是在找物証,而是在查看腳印。”說完這句,劉利頓了頓,然後對李良解釋道:“你剛剛說死者左腿膝蓋、右手手臂處有擦傷,這就說明死者在奔跑到這里的途中,曾經摔倒過。
  人在摔倒的過程中,最容易失去方向感,可事後,死者卻來到了這個叫做王婕的墳墓前,我認為這不是巧合,而是凶手故意將死者引到或者追到這里的。
  既然這樣,凶手在追趕死者的時候,肯定會留下自己的腳印,除非凶手真的是鬼魂,否則的話,就一定會留下破綻,剔除咱們的腳印,現場除了死者本人的腳印以及杜燕二人的腳印之外,一定還有第四個人的腳印。”
  說完,劉利便叫來豆志豪,兩人打著手電筒開始尋找腳印,但是經過一番仔細的尋找之後,劉利二人竟然發現了一個十分詭異的事情。
  那就是將劉利幾人的腳印剔除之後,現場只留有杜燕、林娜、彭菲、三人的腳印,根本沒有第四個人的腳印。
  看到這個結果,劉利不禁有些意外,而旁邊的豆志豪瞅了瞅四周的墳墓,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劉……劉哥,該不會真的有鬼吧?因為我聽說只有“鬼魂”走路的時候,才不會從地上留下腳印。”
  “我勒個去,怎麼會這樣?”劉利也無法解釋這種情況,聽到豆志豪的話後,他不禁陷入了沉默中。

第四章 展開調查
更新時間2014-11-8 6:08:44 字數:2730

 正在劉利沉思的時候,中隊長張玉慶走到了尸體旁邊,看了看劉利二人的舉動,他將目光轉向了李良:“勘察完尸體了嗎?”
  李良朝張玉慶點了點頭,然後把自己的初步檢驗結果說了出來,聽完李良的檢驗結果,張玉慶蹲下身子查看了一下尸體,然後起身吩咐道:
  “先把尸體運送到醫院的太平間,然後跟死者家屬取得聯系,爭取勸說他們同意對尸體進行解剖,必須要將死者的死因徹底証實,不能憑經驗揣測。
  回去之後,派人圍繞死者的社交關系和人際關系圈進行走訪調查,看看死者這段時間有沒有和什麼人結仇?查查死者近期是否有什麼異常的行為舉止?”
  吩咐完之後,張玉慶打量了劉利一眼,語氣冷淡的說道:“這起案件我們接手了,你們可以回去了,要是你們閒著沒事,可以幫著從外圍找找線索,不要沒事在這里瞎找什麼鞋印。
  如果凶手真是什麼鬼魂的話,這里是不會留下鞋印的,假如凶手的目的是故意謀殺死者,那這里同樣不會留下有什麼鞋印,因為凶手會將自己的痕跡抹掉。”
  說完這些,張玉慶便指揮其他人開始處理尸體了,看著張玉慶話語中流露出的那一絲不屑,劉利不禁低聲自言自語:“唉……還真是落了地的鳳凰不如雞啊,擱以前,誰敢跟老子這麼說話啊。”
  “劉哥,你嘀咕什麼呢?張隊已經接手命案了,咱們回去吧,這沒咱們的事情了。”這時,豆志豪的聲音傳來過來。
  “回去?回什麼地方去?這起案子是我先接手的,要破也是由我偵破。”說完這句,劉利看著尸體旁邊的那塊墳墓,又看了看死者。
  然後他趁人不注意,悄悄用手機對死者照了幾張相,接著,他悄悄吩咐豆志豪:“兄弟,你明天過來查一查這里的鞋印,把每個鞋印都分類做好標記,另外你再辛苦一點,將每種鞋印的數量全都記錄下來。
  然後你想辦法調查一下這個上吊自殺的王婕,查一查王婕生前的交際圈,以及她上吊自殺的原因,看看王婕生前跟死者有沒有什麼交集?”
  “哥,你還要查啊?剛剛張隊不是已經派人調查案件了嗎?刑警隊已經接案了,咱們再插手調查案件,事後被張隊知道了,恐怕不太好吧?再說了,這真有可能是厲鬼殺人啊?馬上就是鬼節了,咱們還是別沾這事了,不吉利。”豆志豪小聲的問道。
  “厲鬼個屁,這世界上哪有什麼鬼魂啊?年紀輕輕的,怎麼這麼迷信呢?兄弟,你現在的身份還是協警吧?想扶正嗎?想的話,就老老實實聽哥哥的話,回頭等案件偵破後,哥哥最次也給你弄個事業編。”
  說到這里時,劉利謹慎的瞅了瞅四周,見張玉慶幾人都沒有注意到自己這邊,便壓低聲音道:“我要是沒判斷錯,張玉慶的調查方向不對,如果按照他的思路查下去,最後恐怕還得繞回來。”
  豆志豪聽到劉利能把他的工作關系辦成事業編,想都不想的便執行了命令,看著豆志豪去墓碑那里登記王婕的信息了,劉利朝死者的電動車位置走去。
  瞅了眼躺在地上的電動車,劉利將三輛電動車逐個豎起,這時,他看到其中的一輛電動車,車胎扁扁的,不用說,這輛電動車就是杜燕的。
  仔細檢查了一下這個車胎,劉利發現車胎上扎進了一根長約五公分的細鐵絲,正是因為這根細鐵絲,所以杜燕的車胎才會沒氣的,將那根扎進車胎的細鐵絲拔出後,劉利打著手電筒,俯下身子查看地面。
  過了一會兒,劉利又從地上找到了幾根類似的鐵絲,除了這些鐵絲之外,地面上的一些玻璃碎片,也都被劉利給小心翼翼的撿了起來,做完這些,劉利離開了這里。
  一直忙活到上午七點多,劉利幾人才收隊回到派出所,而張玉慶則帶著刑警隊員們直接回中隊了,臨走的時候,張玉慶讓趙飛派兩名警員守在命案現場,等技術科的人去現場提取完証據,再撤掉警戒。
  回到所里後,劉利和豆志豪瞇了兩個多小時,到了上午九點多,兩人便開始分頭行動了,豆志豪主動請纓去看守命案現場,而劉利則跑到物証採集室去研究那些鐵絲和碎玻璃。
  下午17點左右,豆志豪回到派出所,找到劉利後,豆志豪對他匯報道:“劉哥,命案現場的鞋印我已經查完了,現場共有十一個人的鞋印,分別是張隊五人的、你的、我的、趙所的、還有杜燕三人的。
  張隊他們五人,每人都在現場留下了一百多個鞋印,咱倆的鞋印是一百六十個左右,趙所的鞋印是七十三個,杜燕的鞋印是三百四十個左右,彭菲的鞋印是二百九十多個,而死者林娜的鞋印足足有九百二十多個。
  之所以會出現這麼大的差距,據我分析,那是因為當時杜燕和彭菲全都躲了起來,所以留下的鞋印比較少,而死者林娜因為被凶手給盯上了,根本無法躲藏,所以只得拼命四處逃跑,因此才會留下這麼多鞋印。
  另外,我調查了王婕生前的交際圈,王婕,女,24歲,黃菜鄉郭家村人,生前跟死者還有杜燕幾人在一個企業打工,同時也是一個宿舍的室友。
  王婕的口碑很好,為人十分善良,但是這個人的性格有些內向,不擅長交際,所以她的朋友並不是很多,能夠交心的知己好友只有兩個,一個是杜燕,另一個就是死者林娜。
  至于王婕上吊自殺的原因,聽起來有些像情感電視劇,那件事和林娜多少有些關系,當時王婕談了一個男朋友,小伙子叫譚帥,人長得不錯,十分帥氣陽光。
  起初這個譚帥是別人介紹給杜燕的,但是當王婕和林娜陪著杜燕去相親的時候,譚帥卻看上了王婕,然後放棄了杜燕,直接選擇跟王婕戀愛。
  兩人談戀愛談了一年多的時間,彼此也見過對方的父母了,已經到了快要談婚論嫁的地步。
  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一個月之前,譚帥竟然不告而別,獨自去外面打工了,手機電話全關,誰也聯系不上他。
  後來王婕從杜燕那里得知,原來當時相親的時候,譚帥雖然看上了王婕,可是另一個陪著去相親的林娜,卻對譚帥一見鐘情,多次想要橫刀奪愛,但是卻一直沒有機會。
  可就在幾天之前,林娜跟譚帥一起去吃飯,趁著譚帥喝醉的時候,竟然打車將醉酒不醒的譚帥帶到了一家酒店,然後和譚帥發生了/關系,第二天譚帥清醒之後,林娜要求譚帥跟王婕分手。
  譚帥見發生了這種事情,一時不知該怎麼辦?所以便不告而別,離開了這里,臨走的時候,譚帥把一切告訴了杜燕,讓杜燕找個機會幫他說說好話。
  于是杜燕選了時間,把這一切告訴了王婕,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王婕得知自己的好姐妹竟然跟自己的未婚夫發生了那種事情,一時想不開,居然在自己的宿舍里上吊自殺了。”
  聽完豆志豪調查到的這些情況,劉利沉思了一陣,然後眼睛一亮,他低聲吩咐道:“你悄悄的盯住那個杜燕,看看有沒有人接近她,注意一些,別讓任何人發現你在盯梢。”
  “怎麼?劉哥,你懷疑那個杜燕有嫌疑?凶手不可能是她吧?”豆志豪有些驚訝。
  聞言後,劉利並沒有回答豆志豪的問題,而是繼續低頭忙著之前的工作,在他面前,有一小堆碎玻璃,同時還有一個用玻璃碎片粘合成的平底水杯。
  只不過這個水杯現在還沒有粘完,上面還有一個很大的缺口,此時劉利正對著放大鏡,用鑷子夾起一塊玻璃碎片跟水杯的缺口進行比對粘合。

第五章 真見鬼了
更新時間2014-11-9 6:18:23 字數:2582

 忙碌了一天,劉利終于把從命案現場收集到的玻璃碎片,全部拼了起來,拼完後,劉利跟所長打了聲招呼,稱自己有事需要外出一趟,然後便開著所里的警車出去了。
  第二天上午,劉利跟豆志豪再次來到了案發現場,他仔細查看一番地形,將墳地周圍的幾個棉花垛,和能夠藏人的溝渠標注出來,重點勘察了從公路邊上到王婕墓前的路線。
  當劉利看到王婕墓前有一堆燒過的灰燼時,忍不住問豆志豪:“兄弟,之前誰來過這里?”
  “今天清晨的時候,杜燕和彭菲來過這里,她們好像被那晚的事情嚇壞了,擔心王婕的鬼魂會繼續去找她們,所以她們二人晚上在家里給王婕燒紙錢,清晨時分來王婕的墓前給她燒紙,祈求王婕的鬼魂不要纏著她們。”
  說到這里時,豆志豪指著遠處一個路口,此時,那里正有兩個婦女跪在地上燒紙:“劉哥,你看,現在那里有人正在燒紙,這是咱們這里的一個傳統,
  據說,每到農歷七月十五這一天,陰間地府的閻王爺便會將鬼門關給打開,讓地府里面的那些鬼魂,回陽間的家中領取家人燒供的紙錢和衣物。
  雖然明天才是鬼節,但是從今天開始,已經有人給死去的先祖燒紙錢了,提前燒紙錢的人,都是一些離家遠的人,比方說女子嫁給男方了,她們因為身在婆家,無法回到家中燒紙祭祖,所以便會在居住的路邊或者村口處燒紙錢。
  至于那些有條件到死者墓前上墳的人,則會在鬼節的晚上,也就是農歷七月十五那天,到親屬墳前燒紙祭拜,把家里的好事、喜事跟死者念叨念叨。
  讓死者在底下安心當鬼,別記挂著家里,沒事不用回家,假如死者老是惦記家里的事情,整天晃悠著回家,那就麻煩了,家里一天到晚還不光鬧鬼啊。”
  聽完豆志豪的話,劉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看了看周圍一眼,他朝豆志豪詢問道:“我讓你盯著杜燕,你有什麼收獲沒有?”
  豆志豪搖了搖頭:“沒有,杜燕從案發到現在一直在家里,只有今天跟彭菲到這里來過一次,給王婕燒完紙錢便回家了,沒有什麼異常。
  不過?今天我在對杜燕進行盯梢的時候,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還有人在盯著杜燕,正當我打算搜索一番的時候,正巧彭菲出現了,而那時候,我的那種感覺突又然消失了,所以就沒仔細搜索,那可能是我的一種錯覺。”
  “是錯覺嗎?或許吧?”自言自語了一句後,劉利頓了頓,然後對豆志豪吩咐道:“繼續盯著吧,到明天下午七點左右,如果還沒有什麼發現,那你就把這里的警戒撤掉,然後開著警車回派出所。”
  回到派出所之後,劉利到所長趙飛那里逛了一圈,詢問刑警隊調查案件的經過,結果趙飛告訴他,現在刑警一中隊的人,還在圍繞林娜生前的交際圈進行走訪調查呢,聽到這里,劉利只是微微一笑,然後便離開了趙飛的辦公室。
  農歷七月十五晚上八點五十分,劉利和豆志豪將警車停在了三公里之外,然後趁著夜黑人靜,兩人一路步行,抹著黑走到了郭家村北側的墳地旁邊。
  到了墳地後,劉利跟豆志豪悄悄爬到了公路旁邊的溝渠里面,此時這里正值幹旱時節,溝渠里面沒有一滴水,只有一些雜草,非常適合藏人。
  “劉哥,你怎麼穿成這樣了呢?你該不會也害怕遇見鬼吧?對了?你身上這件道袍是從哪兒弄來的?咱們轄區沒有賣這個的吧?”看著劉利的穿著,豆志豪忍不住說話了。
  原來,此時劉利的身上,里面穿著一身警服,外面竟然套著一件明黃/色的道袍,聽到豆志豪的詢問後,劉利雖然有些臉紅,但他還是嘴硬道:“胡說,我這個人從來不信什麼鬼啊神啊的,更不可能怕什麼鬼魂了。
  這件衣服是上次抓那幾個賣大力丸的假道士時,從他們身上扒下來的,我只所以會把這件道袍套在外面,咳咳……那啥……我……我是擔心在這里蹲點盯梢,會把我的警服弄髒,所以才這麼穿的,不是怕撞鬼,真不是。”
  聽到劉利的解釋後,豆志豪明顯不相信,猶豫了一下,他從警服的衣兜里面掏出一把挂件,這些挂件有方有圓,有的上面寫著一路順風,有的上面寫著出入平安,還有的則寫著出行順利:
  “劉哥,這是來的時候,我從鄉里那些車上拽下來的挂件,有桃木的、有水晶的、還有玉石的,有觀音菩薩、有如來佛祖、還有毛爺爺。你看一下,有沒有相中的,有的話,兄弟分你一個,據說這玩意兒可靈了。”
  “老思想,封建迷信,我不止一次的教育你,年紀輕輕的不要相信這些東西,要相信科學,你怎麼就一定長進都沒有呢,真是太讓我失望了。”嘴上雖然這麼說,可劉利的手卻在仔細挑選豆志豪手里的那些挂件。
  最後,他將一個刻有觀音菩薩的挂件裝在了衣兜里,同時鄭重其事的說道:“按照老人們的說法,戴挂件是有講究的,不能瞎戴,要男戴觀音女戴佛,這個觀音菩薩歸我了。”
  “我嚓……戴個挂件居然有這麼多講究,劉哥,想不到你還是個行家啊。”豆志豪有些驚愕。
  “嘻嘻……行家不敢稱,只是略懂、略懂。”劉利正想跟豆志豪打趣幾句時,忽然看到遠處有人過來了,他急忙擺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悄悄盯著遠處的人影。
  當那人來到墳地燒紙時,劉利才看清,原來那是郭家村的村民來給祖先上墳了,隨後的一段時間里,又有許多人來墳地里上墳,大家一邊燒紙一邊嗚嗚哭泣,被這種氣氛一感染,劉利二人看的渾身有些發冷。
  到了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終于沒人過來上墳了,但是這時候卻起風了,聽著身旁“嗖嗖……”的風聲,雖然此時是夏天,可不知為何?劉利兩人竟然感覺有些慎得慌。
  “劉哥,這風挺邪門的,吹的我直哆嗦,你說這會不會是陰風啊?我看現在沒人來燒紙了,要不?咱們先回去吧?在守下去,搞不好真要撞鬼了。”豆志豪有些扛不住了。
  此時,劉利的心里也有些打顫,聽到豆志豪的話後,他抬頭看了看外面,見確實沒有人了,自言自語了一句:“難道我判斷錯了?”然後便想撤。
  可就在這時,突然,又有一道人影從郭家村的方向走了過來,看到這兒,劉利和豆志豪又隨即把頭低了下來。
  當人影走到近前時,劉利認出來了,來人是杜燕,此時,杜燕徑直朝著王婕的墳前走去,到了墳墓前,她跪下身子,從隨身的袋子里拿出一些黃紙,點燃後,一邊對著墳墓磕頭一邊哭泣:
  “王婕,我錯了,當初我不該把林娜的事情告訴你,你已經把林娜給殺死了,求你放過我吧,咱倆是好姐妹,求你不要纏著我了,我給你燒錢,你需要什麼,我都燒給你,只求你饒了我,嗚嗚嗚……”
  正在杜燕在燒紙哭泣的時候,在遠處蹲點盯梢的劉利二人,借著黃紙燃燒時產生的火光,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一個披頭散發、身穿白衣的女子,竟然從王婕的墳墓上緩緩冒了出來。

第六章 墳地里的較量 上
更新時間2014-11-10 6:16:48 字數:2114

 “我靠勒個去……真是活見鬼了,那玩意兒是怎麼冒出來的?”劉利二人被眼前的一幕給嚇了一跳,之前他們一直守在這里,並沒看見王婕的墳墓旁藏著人。
  可是眼下,一個陰森恐怖的人影居然從墳地了冒了出來,這確實有些令人心驚膽顫,警察敢抓人,但是不敢抓鬼啊,小心翼翼的瞅著遠處那道鬼影,劉利二人做好了隨時撤退的准備。
  而這時候,正在墳墓旁燒紙的杜燕,也感覺到周圍有些異常,當她抬頭看到面前的鬼影時,發現那道鬼影正面無表情的盯著她看,慘白的臉上還耷拉著一條腥紅的舌頭,見此情形,杜燕頓時尖叫了起來:“啊……救命啊。”
  喊完,杜燕便抱頭逃竄,杜燕這麼一跑。那道鬼影便在後面默默追趕,如同影子一般,跟在杜燕身後。
  本來小心翼翼的劉利,看到鬼影在追趕杜燕時,眼睛瞪大了幾分,當鬼影追了幾步後,劉利好像發現了什麼?仔細看了幾眼,他頓時來了勁頭,朝豆志豪喊了句:
  “奶奶的……差點上當,小時候聽家里人說,鬼是沒影子的,剛才那廝在追杜燕的時候,地下全是影子,這說明那個鬼是人假扮的。”
  說完,劉利一個箭步衝出了溝渠,然後朝鬼影撲去,聽完劉利的分析,豆志豪也來了膽氣,見劉利衝上去了,他沒有絲毫猶豫,隨即爬出溝渠,也朝那道鬼影衝了過去。
  本來鬼影正如同貓戲老鼠般的追趕杜燕,可是冷不丁的從旁邊冒出來一個身穿道服的男子,鬼影下意識的愣了一下,本想跟那個道士斗斗法,可當鬼影看到後面穿著警服的豆志豪時,隨即轉身逃竄。
  見前面的鬼影開始逃竄,劉利追的更緊了,而隨後趕過來的豆志豪則朝旁邊包抄過去,一時間,郭家村的墳地里,便上演了一場道士追鬼、警察圍堵的戲碼。
  追了一會兒,劉利有些氣喘籲籲,邊追邊罵:“臥槽,這貨怎麼跑的這麼快?是不是以前練過啊?瑪德,快把老子給累死了,你妹啊,這里怎麼這麼多墳呢?。”
  追趕的時候,劉利因為心存忌諱,所以一直在躲避那些墳墓和墓碑,以及墓碑前剛剛燒過的紙錢,碰到墓碑的時候,他便會對墓碑說兩句“對不起”,踩到燃燒過的紙錢時,就說兩句“抱歉”,從墳頭上跨過去時,他嘴里嘟囔著“不好意思”。
  就這樣,一路磕磕碰碰,劉利終于憑借自己的武術功底追上了那個鬼影,趁著鬼影被某座墳前的墓碑擋了一下時,劉利一個縱身撲了過去,將那個鬼影給摁在了身下。
  當劉利把鬼影制服後,豆志豪也來到了跟前,小心打量了鬼影一眼,豆志豪用鬼影身上的白衣服擦了擦鬼影的臉龐,看到衣服上面的顏料後,他松了口氣,看了劉利一眼:“原來這家伙的樣子是化妝畫出來的。”
  見自己被制住了,鬼影放棄了掙扎,瞅了瞅豆志豪,又看了看給自己戴手銬的劉利:“你這警察倒也有趣,竟然穿著道士的服裝來抓我。”
  “這都是被你給嚇的。”劉利毫不掩飾的回道。
  聽到鬼影的聲音後,豆志豪愣住了,打量了鬼影一番,豆志豪疑惑道:“你是男的?”
  看到豆志豪驚訝的表情,劉利回答道:“他當然是男的了,否則怎麼會這麼難抓,如果我沒有猜錯,我應該稱呼你為譚帥,對嗎?”
  “既然被你抓住了現行,我也沒什麼可否認的,不錯,我正是譚帥,小婕的男朋友。”男子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這時,回過神的杜燕,來到了劉利等人面前,看著被劉利銬住的譚帥,她滿臉的不可置信:“譚帥,真的是你,你……你為什麼要殺死林娜,剛……剛剛你是想要殺我嗎?”
  譚帥表情複雜的看了看杜燕,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把目光轉向劉利:“警官先生,你是怎麼懷疑到我的?我覺得自己的這個計劃已經天衣無縫了,可卻沒能逃過你的眼睛,到現在我都想不明白,我究竟什麼地方露出了破綻?”
  看到譚帥此時的表情這般冷靜,劉利有些意外,聽到他的疑問,劉利略一沉思,然後淡淡的說道:“你的破綻就是命案現場留下的那些鞋印。”
  “鞋印?不可能,決定假扮小婕殺人的時候,我已經考慮到這一點了,為此,我提前做了准備,所以現場絕不會留下我的鞋印。”對于劉利的答案,譚帥明顯有些質疑。
  見譚帥不相信自己的話,劉利沉吟了片刻,隨後說道:“不錯,你的確用了一個十分巧妙的辦法,將自己的鞋印給隱藏掉了,可是你卻疏忽了一點,那就是鞋印的數量。
  我曾經派人調查過,現場除了我們警方的鞋印之外,只有杜燕、彭菲、林娜三人的鞋印,而追逐她們的那個鬼影,卻沒有留下任何痕跡,此事咋一看,還真有些鬼魂索命的感覺。
  但是當我身旁這位豆警官將現場的鞋印一個一個查清時,卻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現場鞋印的數量差距十分巨大。
  杜燕在命案現場留下的鞋印是三百四十個左右,彭菲留下的鞋印是二百九十多個,兩者的數量相差不大,可死者林娜在命案現場留下的鞋印卻有九百二十多個。
  雖然當時林娜處于四處逃竄的狀態,很有可能留下較多的鞋印,但是根據之前杜燕的口供,她發現鬼影後,隨即跑掉躲藏起來,僅僅過了兩三分鐘,她就聽到了林娜的尖叫聲,之後便再也沒有聽到林娜的任何聲音。
  這也就是說,杜燕躲到第三分鐘的時候,林娜便已經遇害了,短短三分鐘的時間,林娜怎麼可能跑出那麼多腳印?再刨去林娜見到你這幅尊榮後,被嚇得猝死所占的時間,那她用來逃跑的時間就更少了,因此,我當時便斷定,現場留下林娜的那些鞋印之中,有一半是不屬于她的。”

第七章 墳地里的較量 下
更新時間2014-11-11 6:18:22 字數:2583

 聽到劉利這番話,譚帥愣了愣:“你將那些鞋印全都清點了一遍,然後根據鞋印的數量推測我的手法?”
  聞言後,劉利點了點頭:“不錯,的確是這樣的。案發地因為是塊墳地,四周全是土壤,加上去的人比較少,所以鞋印保存的比較清晰。
  天亮後,我去現場勘察過林娜留下的那些腳印,發現有很多腳印是重疊的,雖然鞋印的尺碼一樣,但是腳印邁出的步伐卻不一致。
  所以我便推測,當時有人穿著跟林娜同一款式的鞋子在追趕她,而那個人便是凶手。
  凶手作案時,腳上穿著一雙跟林娜一模一樣的鞋子,既然能夠知道死者當時的所穿鞋子的尺碼和款式,這說明凶手跟死者之間有某種關聯,所以才能夠了解到這些信息。
  而凶手選擇假扮上吊自殺的王婕作案,事後,又讓林娜死在了王婕的墓前,並且化妝成王婕的樣子後,令王婕的好友都一時分不清真假。
  這些都間接的說明了一件事情,那便是凶手對王婕十分熟悉,熟悉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凶手作案殺人的目的,很有可能是想幫死去的王婕出氣或者鳴不平。
  有了懷疑方向,我讓人以王婕作為線索進行調查,終于,我得知了你的存在,知道你是王婕的男朋友,後來由于林娜的原因,使你無顏面對王婕,從而不告而別,而王婕在杜燕那里獲悉事情的經過後,因為無法接受你和林娜之間的一切,選擇了上吊自殺。
  知道這層關系後,我便有了一個大膽的推測,那就是你回來了,得知王婕上吊自殺的消息後,你將這一切的責任歸咎于林娜和杜燕。
  如果不是林娜趁著你酒醉時,跟你發生了/關系,那你就不會無顏面對王婕了,而假如杜燕將沒有這件事情告訴王婕,那王婕也不會自殺,所以你選擇了用王婕的名義,對林娜跟杜燕進行報複。
  你知道杜燕三人的下班時間,也知道三人回家時的習慣,掐准時間,在她們回村的必經之路上,提前撒下一些細鐵絲和玻璃碎片,便能將她們的車胎扎破。”
  當劉利說到這兒時,譚帥打斷了他的話:“警官先生,你說鐵絲和玻璃碎片是我提前撒下的,對此我有一個疑問,我即使知道了她們三人下班回家的時間,可是我無法確定她們三人騎車時行駛的方向。
  公路這麼寬,我要是把鐵絲和玻璃瓶撒錯了位置怎麼辦?我怎麼知道她們三人騎車的時候,會不會軋在那些細鐵絲和玻璃碎片上?那一天,我把鐵絲和玻璃碎片撒在了公路的右側,可她們當時卻是從公路中間或者公路左側騎的車子,那我不就是白忙活了嗎?
  再說了,准備殺林娜的時候,我已經裝扮好了,腳上也穿著跟林娜同一款式的鞋子,我根據什麼來確定林娜的車胎一定會被扎破?如果當時她的車胎沒有被扎破,從而不停車怎麼辦?”
  見此時譚帥在反問自己,劉利淡淡說道:“如果是平時,你將細鐵絲及玻璃碎片撒在公路的右側,她們或許會在騎車的時候,因為選擇公路中間或者公路左側,從而避開那些鐵絲和玻璃碎片。
  但是那天晚上,她們三個一定會軋上的,首先是受到交通規則的影響,為避免交通事故的發生,行人騎車的時候都要靠右行駛。
  不過,還有一點,也會令她們三人在那晚老老實實靠右行駛的,因為那一天距離民間傳說的鬼節還有兩天,迷信有一種說法,叫做白天鬼給人讓路,晚上人跟鬼讓路。
  意思是白天的時候鬼在給人讓路,但是到了晚上,人要給鬼讓路,走路的時候會下意識的沿著路邊走,加之鬼節臨近,杜燕三人都是生在農村,受這種思想影響,潛意識里接受了這種鬼神之說。所以在深夜回家的時候,一定會沿著右側行駛的。
  當晚,杜燕三人即使在其它路段行駛的時候,走的是公路中間或者其余位置行駛,但是她們三個只要到了這塊墳地旁邊的路段時,一定會下意識的靠右邊行駛。
  這是人類的潛意識恐懼感在作祟,就好比一個人獨自在深夜里行走的時候,本來慢悠悠的前進,絲毫不覺得緊張,可是如果周圍出現墳墓或者停止不動的車輛以及身份不明的路人。
  那這個人的潛意識便會取代大腦,向肢體強行下達命令,“謹慎、規範、小心、速離。”,之所以會這樣,那是因為這個人的潛意識產生了恐懼。不要懷疑,這是國外一些無聊的科學家,經過實驗後得出的結論。
  知道前面要經過墳地了,因為潛意識的恐懼,所以當杜燕騎著電動車經過墳地時,便會朝自動朝右側行駛,這樣的話,她們的車子,就一定會軋到你撒在路邊的那些細鐵絲或者玻璃碎片上面。”
  說道這里,劉利頓了頓,然後繼續道:“至于林娜的車子會不會因為軋到細鐵絲而導致車胎被扎破,那根本不重要,只要杜燕三人里面,有一個人的車輛因為車胎被扎破而停下,那你的目的就達到了。
  她們三人是一起的,所以不管誰的車胎被扎破了,肯定全都會停下來幫忙查看情況的,也就是說,當時林娜的車胎即使沒有被扎破,但是只要另外兩人之中,其中一人的車胎被扎破了,那林娜同樣會將電動車停下的。
  當她們停下車子的時候,你以王婕面目出現在三人面前,借著旁邊墳地的襯托,便可以令林娜三人的心中產生恐懼,女生本來膽子就小,馬上又是鬼節了,所以當她們看到死去一個月的王婕站在她們面前時,頓時便亂了分寸,開始四下逃竄。
  你當時的目標是林娜,腳上穿著的也是跟林娜同款式的鞋子,所以在三人分開逃竄的時候,你才會放棄杜燕二人,緊追林娜不放。
  你本想將林娜追趕到王婕的墳墓前,親手將她殺死,但是沒有想到,林娜竟然被嚇死了,不過,這樣一來,倒也更稱你的心意了。
  嚇死林娜之後,你便卸妝從墳地的東側離開了這里,你既然心中怨恨杜燕,就一定會對她下手的,而最好的時機,就是今天晚上。
  因為今天晚上是上墳的日子,按照迷信說法,如果有人被某個鬼給纏住了,就要獨自去它的墳墓前上香、點煙、燒紙錢,為了擺脫王婕的糾纏,杜燕一定會選擇在今晚給王婕燒紙錢。
  我如果是凶手的話,就一定會選在這個時機動手,因為這樣的話,既能在死者的墓前殺掉目標,又能假借鬼魂之名,將自己置之法外,所以我便在這里蹲點守候,果然,你出現了。
  還有一點,那就是公路邊上留下的玻璃碎片,我花費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勉強把現場留下的玻璃給拼湊複原了,那是一個家用普通平底水杯。
  事後,我請技術科的人幫忙鑒定,竟然從上面找到了三枚指紋,經過篩查指紋庫,最終確定了那是你的指紋,想必那是你實施殺人計劃之前,從家里隨手找出的一個水杯。
  你將水杯敲碎後,灑在了公路一側,然後在中間摻雜了一些細鐵絲,這麼一來,只要有電動車壓到上面,便會被扎破車胎,而你撒玻璃和細鐵絲的時間,正是杜燕三人即將騎電動車趕到這里的時候。”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控儔陬pk10厙硊湮 .
控儔陬淏寞鎘 扂婓控儔陬荇ヴ賸 控儔陬崋繫俙祭紬 控儔陬朸粗數赫 控儔陬謗醱酗韓軗岊 控儔陬芢熱瘍鎢
控儔陬www 奀奀粗羲蔣軗岊芞 奀奀粗崋繫樓襠測燴 奀奀粗綴媼睿硉す芃 奀奀粗圉佼嗣屾蛁 奀奀粗崋繫賤堂窅俴縐
控儔陬瘍鎢疻穢苀數 奀奀粗綴珨2鎢7ぶ捷芘 奀奀粗郪60崋繫淴ヴ 控儔陬斛荇腔源楊 斛荇諦枆捅奀奀粗 屏鼒硊窐捩捲尪直敝
俙控儔陬忷侚扂賸 奀奀粗跺弇淥盟崋繫艘 陔蔭奀奀粗5陎數赫 奀奀粗拻陎煦賃 窪韓蔬奀奀奀粗 忒儂衄奀奀粗數赫篲闡跺疑
控儔陬pk10隅弇軗岊 控儔陬謗ぶ數赫 湖僻奀奀粗 控儔陬pk10測燴攫 奀奀粗綴媼筐郪
控儔陬ほ匐鎢幗悕⑩ 奀奀粗拻陎黃筐俙楊 奀奀粗髦恁酕瘍馱撿 奀奀粗荅瞳捷芘 奀奀粗軗岊岆妦繫砩佷
控儔陬眈傚 奀奀粗剒猁窅俴縐鎘 控儔陬9鎢恛蚻腔俙楊 2118粗き媼煦奀奀粗 奀奀粗 3鎢
し彆唳奀奀粗翑荇數赫 360橾奀奀粗跺弇 阰衄控儔陬滌Ⅷ 鼠侗芢嫘奀奀粗溢楊鎘 控儔陬す怢齬俴埤
啃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