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控儔陬pk10厙硊湮,謗憤絀絀ㄛ棉遙墊魙篋瓜絡屼廷憿Ⅹ羔鰻磍笝旯湮岈唯藋砆牉ㄛ輛諳妀 苤阨勛嗨ぢ賤篲蝠堤坻矓籵蚚萇ァ Ш戽腎翻枆捃眕屾吨嗣荌綴﹝

翍靡わ珛湃遴童悵ㄛ撰薊﹜厙奻拻粔奀奀粗﹜覜郅 郔嘉橾ㄛ劃鎗控儔陬蜊等掩ぉ嗣醱粹ほ鼠惆歎厙ㄛ餉餉翋絳釬蚚猁嗣壅萋侚葩覦唳赻雄汜傖茠种刱悵甭敶閜檔杅擂脤戙﹝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14
百里龍蝦
2018/2/23發行
修真聊天群18
聖騎士的傳說
2018/2/23發行
超神機械師18
齊佩甲
2018/2/23發行
凌天神帝19
君天帝
2018/2/23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7
千杯
2018/2/23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1
匣中藏劍
2018/2/23發行
完美神醫36
步行天下
2018/2/23發行
天道圖書館51
情痴小和尚
2018/2/23發行
修煉狂潮57
傅嘯塵
2018/2/23發行
修真醫聖01
超級老豬
2018/2/27發行
修真醫聖02
超級老豬
2018/2/27發行
九極戰神04
少爺不太冷
2018/2/27發行
仙武都市05
月藏鋒
2018/2/27發行
仙帝歸來19
風無極光
2018/2/27發行
天界戰神45
笑南風
2018/2/27發行
終極戰兵67
梁七少
2018/2/27發行
無上進化71
浮兮
2018/2/27發行
至聖之路86
永恆之火
2018/2/27發行
懶神附體06
君不見
2018/3/2發行
末日戰神06
北極熊
2018/3/2發行
修真聊天群19
聖騎士的傳說
2018/3/2發行
凌天神帝20
君天帝
2018/3/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2
匣中藏劍
2018/3/2發行
妙醫鴻途46
煙斗老哥
2018/3/2發行
晶武時代48
closeads
2018/3/2發行
少年藥帝59
蕭冷
2018/3/2發行
逆天劍皇72
半步滄桑
2018/3/2發行
絕代神主15
百里龍蝦
2018/3/7發行
全能主宰15 完結
衛小天
2018/3/7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7
飛牛
2018/3/7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8
千杯
2018/3/7發行
完美神醫37
步行天下
2018/3/7發行
天道圖書館52
情痴小和尚
2018/3/7發行
鬥神傳承53
浮兮
2018/3/7發行
終極戰兵68
梁七少
2018/3/7發行
無上進化72
浮兮
2018/3/7發行
無敵煉藥師01
憤怒的薩爾
2018/3/9發行
無敵煉藥師02
憤怒的薩爾
2018/3/9發行
修真醫聖03
超級老豬
2018/3/9發行
九極戰神05
少爺不太冷
2018/3/9發行
修真聊天群20
聖騎士的傳說
2018/3/9發行
仙帝歸來20
風無極光
2018/3/9發行
天界戰神46
笑南風
2018/3/9發行
修煉狂潮58
傅嘯塵
2018/3/9發行
最強紈褲74
夏日易冷
2018/3/9發行
懶神附體07
君不見
2018/3/14發行
超神機械師19
齊佩甲
2018/3/14發行
凌天神帝21
君天帝
2018/3/14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3
匣中藏劍
2018/3/14發行
妙醫鴻途47
煙斗老哥
2018/3/14發行
天道圖書館53
情痴小和尚
2018/3/14發行
終極戰兵69
梁七少
2018/3/14發行
無上進化73
浮兮
2018/3/14發行
至聖之路87
永恆之火
2018/3/14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半仙闖江湖》77 電子書 2017/3/8 於購物頻道上架,只有線上閱讀版,敬請見諒! 24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超級制服》 作者:八月懶蛇 21
轉帖:起點都市異能新書《都市金仙》 作者:加勒比飛車黨 21
轉帖:起點架空歷史新書《超紅家丁》 作者:白發燃魔 20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新書《陰陽同修》作者:緋雨 20
找曾經看過小說 7
推薦現在正在追的書~~~~~城管無敵 6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新書《大潑猴》 作者:甲魚不是龜 5
轉帖:起點异世玄幻小說《七界武神》 作者: 5
出書太慢的 4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一劍傾國》作者:一介白衣 69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63
轉帖:起點奇幻小說《放開那個女巫》作者:二目 49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大荒蠻神》作者:更俗 46
轉帖:創世中文網都市小說《無敵小醫仙》作者:三日兮 46
雖不是小說,但這是小說改編後再改編的..... 43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完美星光》 作者:五千黨 40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新書《佛門孽徒》 作者:提莫弟弟 39
轉 末日紅顏賦 起點首發 37
(轉)老二都比較硬 36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異世玄幻小說新書《煉器狂潮》 作者:單純宅男
發言人:搬運工  IP192.168.*.*  日期:2015/02/17 21:10 
http://www.qidian_com.ripai.info/Book/3386243.aspx
 一張不起眼的金屬卡片,竟是來自未來地球的游戲卡。
十倍、百倍、千倍的時間加速,綿綿無盡的時間造就出最偉大的傳奇煉器師!
經歷悠久歲月的古老大山誕生出奇特的山魂;神奇多樣的妖獸,擁有毀天滅地力量的神獸、超級神獸;繁榮的大地脈術;強橫得足以掌控天地的至尊、地聖;號稱永恆不滅的長生密地;層出不窮的大地法則……這些,都將一一登場。
這里無奇不有,這是一個浩瀚的世界!
第一章 林風
更新時間2015-1-5 21:50:47 字數:3256

 “已經是第十八個月圓之夜了。”
  青年孱弱的身影匍匐在窗前,烏黑的眼睛顯得格外有神。
  屋外燈火通明,各家各戶吹鑼打鼓,大街上熱鬧不凡,歡鬧聲到一直到深夜都沒停,像是在慶祝什麼節日。
  年夜,這是青木大陸的傳統節日,是全大陸人們歡慶的時刻。
  傳說,一萬年前,每到這個時候,都會有一只名為年獸的神獸出來作亂,年獸非常強大,無人能敵,後來,大陸的幾十位頂級強者,為了大陸億萬人類生靈,決心與年獸決一死戰,最終在付出慘重代價後,重傷年獸,並將其逼進了西南方向的妖獸森林,從此再也沒有出現。為了慶祝人類以後可以安居樂業,不受年獸的威脅,于是當年一統整個青木大陸的漢武帝國的皇帝把一年之中的最後一天定為年夜,從此往後,每年年夜,全國上下,舉族同慶。
  經過了一萬年,這個傳統節日一代一代地傳了下來。
  “咚、咚、咚……”
  這時房門被敲響,屋外傳來一道聲音:“風哥,風哥。”
  青年理了理衣領,起身打開門:“鄧海,什麼事?”
  門口站著一個皮膚黝黑的青年,身材壯實魁梧,頭上扎著一根藍絲巾,顯得不倫不類。
  鄧海嘿嘿一笑:“風哥,阿爹讓我來請你去我們家吃個年夜飯,平日里要不是有你在一旁幫著我們出謀劃策,我們飯館也掙不來那麼多錢,于是想請你過來湊個熱鬧。”
  青年擠出一絲笑容:“不用了,一些小事,不足挂齒。”
  “不成啊,阿爹可是給我下了死命令,要是沒請到風哥,那我也甭想回家過年了。”鄧海哭喪著臉,“風哥,你就幫個忙吧,阿爹昨天特意從城里買了一塊火豬肉回來,花了好幾百精石呢。我這輩子還從來沒吃過火豬肉,你就幫幫我吧。”說到火豬肉,他忍不住砸吧著嘴。他這人沒別的毛病,就嘴饞,見了什麼好吃的都想嘗嘗。
  聞言,青年有些遲疑。
  鄧海一看,猜到了青年的心思:“風哥是擔心濤叔吧?你就放寬心吧,就半個時辰而已,濤叔難道還能出什麼大問題?”
  林濤,青年的父親,一個優秀的鐵匠。
  一年前,林濤嘔心瀝血培養的傑出弟子蕭然,為了實現成為一代煉器宗師的偉大願望,毅然選擇了離開,從那以後,他就一蹶不振,終日酗酒,醉生夢死,用酒精來麻痺自己,企圖用這樣的方式來忘卻那一段傷痛的回憶。
  他的生活也變得單調起來:鍛造、喝酒、睡覺。
  所謂盛情難卻,青年拒絕不了鄧海的熱情,只好無奈道:“那好吧,我……”
  膨──
  旁邊的屋子里傳來一聲巨響。
  緊接著就是一陣碗碟破碎聲:“嗙、嗙……”
  兩人急忙衝過去。
  堂屋里,一個胡須拉碴、臉色通紅的中年一手握著酒瓶,一手准備把桌子掀翻。中年醉醺醺的,打著酒嗝,身體搖搖晃晃的站立不穩,顯然是在發酒瘋。
  青年眼疾手快,衝過去把桌子穩住。
  “風哥,我來幫你。”鄧海也急急忙忙衝了上來。
  中年眼神迷蒙,嘴里念念叨叨:“從你三歲起,我就開始教你,一直到十八歲。”
  “是我把你培養成一個絕世天才。”
  “你的一切,都是我給的。”
  “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對我?”
  須臾,青年輕車熟路地把他扶到隔壁屋里的chuang上,替他洗臉洗腳,蓋上被子,“鄧海,你先幫我看著點他。”話畢,他來到堂屋里,收拾了一番,動作十分熟練。
  做完了一切,青年才找到鄧海,歉意道:“抱歉,我恐怕去不了你家了。”如果他不在家看著,誰也說不准林濤會不會在這期間跑到外面去惹出什麼事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容不得他不擔心。
  鄧海同情道:“攤上這麼個酒鬼父親,風哥你真不幸。”
  一年里,要不是青年頑強地支撐著這個家,也許鐵匠鋪早就完蛋了,沒有了經濟來源,他們早晚得餓死。
  見青年興致不高,鄧海嘆了一聲,無奈道:“那我還是先回去了,風哥,保重。”
  “恩。”青年點點頭。
  鄧海剛走,中年猛地坐了起來,死死地盯著青年,眼睛里滿是血絲,質問道:“為什麼,你為什麼這樣對我!”
  看來,蕭然的離開,對他的打擊真的很大。
  一年了,他仍然沒從悲傷的陰影中掙脫出來。
  提到蕭然,雙龍鎮凡是知道他的人,都不得不發出一聲由衷的驚嘆:“天才!”
  他年紀輕輕,就取得一系列令人矚目的成就,無論是煉器還是修煉,都令人嘆為觀止。年僅十九歲的他,儼然已經踏入了煉器師的門檻,是一名真正意義上的煉器師,修為更是達到了四階武士層次。這樣的天賦,即便放在天才雲集的帝都,也依然算得上其中的佼佼者!
  他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是林濤唯一的驕傲!
  與他這個出色的弟子相比,林風和林雲這兩個親子,反而顯得十分平凡,尤其是老大林風,除了腦子好使以外,幾乎找不到任何優點了。
  林濤在他身上傾注了太多的心血和感情,付出越多,受到的打擊才越大。
  “你喝多了,睡覺吧。”林風把他扶回去。
  雖然枕在枕頭上,林濤的目光仍然沒有從林風身上移開,嘴里重複著:“為什麼……為什麼……”
  見他沒再鬧騰,林風舒了一口氣,轉身走出屋子,輕輕帶上房門。
  站在後院里,沉默半晌,林風搖了搖頭,發出一聲淺淺嘆息。
  凜冽的寒風吹起他幾縷鬢發,隨風飄擺。
  “蕭大哥,前程難道真的比感情重要嗎?”林風低聲喃喃,“也許等到你實現自己夢想的那天,你才暮然發現,在這個過程中,你失去了許多珍貴的東西。”對于蕭然的決定,他理解,卻不認同。
  重活一世,他比任何人都珍惜來之不易的親情。
  只可惜,他天生體質孱弱,大地親和力極低,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注定了無法取得多大的成就。他不是沒有努力過,只是他的努力付出收效甚微,最終不得不放棄。這具身體內的成熟靈魂,早已沒有了年輕時候的衝動和熱血,也不曾幻想什麼奇跡。
  他想成為父親的驕傲,卻受天賦的限制,心里的不甘隨著時間的流逝變成了無奈。
  “假如,我能像蕭大哥那樣天才,父親就能恢複過來。”
  雖然年輕的身體里藏著成熟的靈魂,但是林風偶爾也會幻想,盡管有時候他自己都感覺這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十分幼稚。
  “呼呼……”
  涼風襲來,絲絲涼意包圍著單薄的身體,令林風從幻想中驚醒。
  “該幹活了。”林風走向偏院的一個小屋,這里面是材料儲藏室。
  提前把林濤第二天要打造的生活用具的材料准備好,這是林風每天的任務。
  和往常一樣,林風取出鑰匙,打開材料儲存室,小心翼翼地搬動礦石。
  說到材料儲存室,林風曾聽父親說過,這個材料儲存室十分古老,是先祖廢了大力氣修建的,具體傳了多少代不清楚,但起碼有千年的歷史了。其余的屋子,已經修葺了多次,但這間材料儲存室卻依然扎實無比,自始至終都屹立于此,從無出現過絲毫損毀,歲月沒能在它身上留下絲毫痕跡。
  這麼一間材料儲存室,適合存放林家最貴重的礦石材料。
  開了門,看見其中材料又快見底了,林家眼中掠過一絲無奈。
  再這麼下去,他都不知道這個家,還能支撐多久。尤其是還要負擔弟弟高昂的學費,要知道清風學院的收費可不低。
  搬了五塊礦石,林風就累得氣喘籲籲,靠在屋子一角休息。
  “這具身體比普通老人的身體好不了多少。”最讓他無奈的還是這一具弱不禁風的身體,稍微做點體力活,就累得喘不過氣來,難怪父親從沒有對他報過希望。
  生在鐵匠世家,身體卻弱不禁風,這也是一種悲哀。
  搬完了礦石,林風仔細數了數材料儲存室里的礦石,眼中泛起一絲苦澀:“差不多只剩半個月的量了。”自從蕭然走後,林濤鑄造生活用具的效率直線下降,有時候一天都不能鑄造出10件生活用具,鐵匠鋪的收入令人憂心。
  站在門口,林風看著為數不多的礦石發呆。
  “如果以前蕭大哥鑄造的武器還在,那麼我們的日子也不會過得這般窘迫了。”林風心里嘆了一聲,“那些武器,也不知被父親扔哪兒去了,如今一件也找不著。”
  忽然──
  “那是什麼?”
  在原本礦石堆積的牆角,一塊不起眼的黑色小鐵片引起了林風的注意。
  要不是開著門,借著年夜較為明亮的月光,林風未必能察覺到。
  小步走過去,林風把小鐵片撿起來,好奇地觀察起來。小鐵片表面滿是鏽跡,隱隱約約刻著幾個小字,但由于太模糊了,林風也無法辨認出來,只是隱約感覺這幾個字有些熟悉。
  懷著好奇的心情來到鐵匠鋪里,林風拾起鬃髦皮輕輕擦拭。
  把鏽跡除盡,小鐵片露出了它的本來面目,銀灰色的外觀,邊緣十分鋒銳,不知是什麼金屬鍛造的,很薄,像一張卡片一樣,上刻著的幾個小字一覽無遺:游戲一號。
  “游戲一號?”
  看著這幾個小子,毫無征兆地,林風落淚了,淚水如決堤的江河,奔湧而下。
  這四個字!
  漢字,最正宗的簡體漢字,十八年了,他第一次在這個陌生的世界看到了家鄉的文字,已經快被歲月衝擊得破碎不堪的遙遠記憶,漸漸清晰起來。

第二章 游戲卡
更新時間2015-1-6 19:26:35 字數:3251

 他叫林磊,是一個優秀的地質學家,家住中國西安,處于而立之年,膝下有兒有女,還有一個知書達理的妻子,家庭美滿,事業有成,人生得意之時,卻掉進一個突如其來的天坑,醒來時,變成了一個牙牙學語的嬰兒,名字從也林磊變成了林風。
  沒想到的是,這是一個與地球不同的陌生世界。
  這里的一切,都令林磊感到十分陌生。
  這里有強大的大地武士、大地法師,有神奇的妖獸,也有令人尊敬的煉器師,科學在這個世界是不存在的,頂多只有略微與科學相關的格物學,但格物一道是小道,不受人們的重視,反而修煉之道與煉器之道受到人們的熱烈追捧。
  修煉之道是眾生之道,煉器之道是小眾之道,只有極少數人才擁有煉器天賦,例如蕭然。
  嚴格說來,林風的父親林濤還算不上煉器師,而是一個鐵匠。
  煉器師有嚴格的等級劃分:鐵匠學徒、鐵匠、匠師、煉器師、煉器大師、煉器宗師,以及消失在歷史歲月中的匠聖。一星煉器師代表鐵匠學徒,二星煉器師代表鐵匠,以此類推。不過,四星煉器師才算是真正的煉器師,能夠鍛造出強大的凡器,林濤的弟子,蕭然就是一名正兒八經的煉器師,星級評價:四星。這還是林濤當時專門帶著他去縣城里考核的。
  只是誰也沒想到,從縣城里回來的卻只有林濤一個人。
  林風也只是從林濤醉酒之後的只言片語中推測出事情的真相。
  對于蕭然,林風恨不起來,且不說他們兩兄弟和蕭然就像是親兄弟一樣,三人之間感情深厚無比,蕭然本身的性格也很大氣、陽光,只不過他從小就立志成為一個萬人敬仰的煉器宗師,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機會,他選擇了自己的理想,放棄了師徒之間的情誼。
  或許他內心曾掙扎過,但事實卻不容辯駁。
  “一年了,也不知蕭大哥在煉器宗過得好不好。聽說那里離雙龍鎮十分遙遠,甚至根本不在青木大陸,而是青木大陸對面的另一塊大陸上。”那塊大陸具體叫什麼名字,林風也記不清了,只是隱隱約約記得聽人提過一次。
  當林風回過神來,感覺手上傳來一絲痛楚,低頭一看,這才發現手指已經嫣紅一片,不知何時,手指被鋒銳的金屬片割破了,鮮血順著手指浸在了金屬片表面。
  那一塊平凡的金屬片,散發著幽藍的微光。
  “游戲一號為你服務。”
  “什麼?”
  但他眼前一花,剎那間出現在另一個地方。
  這一幕神奇無比。
  “這是哪里?”林風皺了皺眉,四周空無一物,地上則像是足球場一樣的綠草地,一直延伸到視線的盡頭,他嘗試著對四周大喊:“金屬片,剛才說話的是你嗎?”
  “這里是游戲卡附屬空間,你可以稱作一號空間,你的血液觸發游戲卡認主條件,游戲卡成功與你綁定,于是游戲卡打開了一號空間,自動把你的意識帶進了這里。”如石頭之間的摩擦一樣的聲音,顯得有些殭硬,但林風敢發誓,這絕對是純正的普通話。
  說話間,一道透明虛影憑空出現在林風身前,虛影逐漸凝視,幾個呼吸的時間,便化虛為實。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它‘長’得和林風一模一樣。
  林風突然間對‘游戲一號’十分好奇,它是什麼,為什麼會在這里?
  “你是游戲一號?”
  “我是游戲一號的智能光腦。”
  “游戲一號到底是什麼意思?”
  “游戲一號是游戲卡的名稱,它是5050年地球聯邦科學院研制的一款智力開發產品,集合了地球上諸如五子棋等成千上萬種對智力開發、反應速度等方面有益的小游戲。”
  類似于林風穿越前那個時代的游戲機?
  林風有些失望,忍不住自嘲:“呵呵,是我自己想多了。”
  不過很快他又振作起來,能夠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遇到故鄉的游戲機,這已經是上天的恩賜了,他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提到游戲機,林風雖然有著成年人的思想和靈魂,但還是很懷念故鄉的游戲。
  他迫切地想要去感受故鄉的味道,感受那熟悉的感覺,因此幾乎是迫不及待地請求道:“一號,能不能允許我玩一下游戲?對了,你這里有沒有棋盤游戲,比如象棋?”對于故鄉,他心中壓抑了十八年的思念,頃刻間爆發了。
  “對不起,游戲卡數據庫主體已崩潰,正在修複中。目前僅修複成功初級游戲─《消除》初級版。”
  林風問道:“這麼先進的游戲卡,數據庫怎麼會崩潰?”
  “對不起,無法解析。”
  “那好吧,有一款游戲玩也不錯了。”林風無奈地聳聳肩,“有總比沒有強。”
  他對一號林風說道:“麻煩你幫我把《消除》調出來,順便給我講解一下游戲規則吧。”
  《消除》是一款關卡類小游戲,在規定的時間和規定的步數內,消除規定數量的小動物,類似于林風穿越前那個時代的《天天愛消除》,不過這游戲難度卻比《天天愛消除》大多了,讓林風不得不感慨,五十一世紀的小孩子很了不得,居然連這麼難的游戲都能玩好,況且,這游戲還只是初級版的,中級、高級版的游戲,其難度可想而知。
  “開始了。”林風聚精會神地注視著半空的虛擬屏幕。
  他的性格就是這樣,做任何事都十分專注,只要他靜下心來,就能永不停歇地進行下去,不厭其煩。
  五個小時以後,林風心里體會到深深的挫敗感,不禁自問:“我連個小孩子都趕不上?”
  這麼久的時間,他卻只過了一關,一共一百關,越往後越難,花費的時間成倍增長,他甚至懷疑自己十年之內能過完一百關就算不錯了,事實上能不能在十年之內過完這一百關,他自己都沒有把握。
  他想問這游戲的設計者:“為什麼要把游戲設定得這麼難?”
  天,這還只是初級版,一想到這,林風心中的挫敗感更強了。
  好在他韌性十足,執著無比,遇強則強,游戲越難,他興趣也越大。
  “一號,再來一局!”林風道。
  突然,他又道:“等等,一號,我在這玩兒多久了?”
  “5個小時23分鐘。請問是否還要繼續進行《消除》游戲?”
  林風一呆:“這麼久了。”
  盡管意猶未盡,但馬上就天亮了,鐵匠鋪該開門營業了,他可不能繼續玩下去。
  “一號,我該怎麼出去?”
  “閉上眼睛,用精神力去觸摸游戲卡。進入一號空間的方法也一樣。不過游戲卡已經轉為數字流,停留在你的身體里,在你的丹田部位。所以你需要用精神力去感應丹田中的游戲卡,才能進入一號空間。”
  林風照做,下一刻,便感覺渾身涼颼颼的,一股冷意從腳底直竄天靈蓋,鼻涕流個不停。雖然他的意識進了一號空間,但身體還停留在外面,在寒冷的夜里,一直站了五個小時,不冷才怪。
  還好他是在鐵匠鋪里,否則會被活活凍死。
  “好冷。”
  林風的牙齒在打架,身體在打哆嗦。
  但馬上他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按理說五個小時之後,天應該亮了,但現在天色依然黑蒙蒙的,月亮高挂,離天亮還早呢。
  回到自己的屋子,躺上床以後,林風立即進了一號空間。
  “一號,你不是說已經過了5個小時嗎?”林風問道:“怎麼外面還沒天亮?”
  一號出現的方式和第一次一樣,模樣也沒有變化。
  對于林風的問題,一號給出很好的解答:“由于你的意識強度為20P,達到了2倍時間加速的標准,一號空間自動啟動時間加速功能,加速效果為外界的2倍時間流速,因此一號空間里過去了五個小時,外界卻只過去了2.5個小時。”
  林風眼睛一亮:“還有這個好處?”
  意識強度可以解釋為精神力,這一點林風倒是能理解。
  “由于你通關了《消除》初級版第一關,你的意識強度提升了1P,時間加速效果現在提升為2.1倍。意識強度每提升1P,時間加速效果可提升0.1倍。”
  聞言,林風精神一振:“通關游戲也能獲得意識強度的獎勵?”
  如果是這樣,那麼他的人生或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因為大地法師依靠的便是精神力!
  “這並不是獎勵。”一號更正道:“這是你自己努力的成果。你在進行《消除》游戲的過程中,智力、反應都會得到鍛煉,具體表現為意識強度的提升,第一關的提升效果為1P,第二關的提升效果為2P,第三關的提升效果為3P,以此類推,互相疊加,直到通過最後一關為止。”
  《消除》既然被聯邦科學院選中,編入游戲卡,就証明它的不凡。
  畢竟這一張游戲卡存在的意義就是幫助游戲者開發智力、提高反應速度等。
  “如果我通過了最後一關,那麼我的精神力……”林風有些不敢想象,“只怕可以和那些特別厲害的大地法師比拼了吧?”這意味著,他,林風,也有希望成為一名令人敬畏的大地法師。哪怕他的大地親和力很普通,但在強大的精神力支配下,他依然可以成為一名出色的大地法師。
  這恐怕是他十八年來聽到的第一個好消息。
  <a href=http://www.qidian_com.ripai.info>起點中文網 www.qidian.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第三章 鍛煉
更新時間2015-1-7 2:17:44 字數:2702

 沒有人甘于平凡,林風也不例外。
  不過他的目的卻不單是滿足自身的願望,也有想成為父親的驕傲的原因。
  上輩子沒爹媽,在孤兒院里長大,所以這輩子他對來之不易的親情十分珍惜。
  他希望能通過自己的成就,令父親引以為傲,僅此而已。
  “理論上,只要你的意識強度足夠強大,附屬空間是可以無限加速、減速!但實際上,意識強度的強大,是建立在身體強度達到標准的基礎上,如果你的意識強度過于強大,身體強度卻偏弱,最終會造成身體崩潰的結果。”
  一號的提醒,如當頭棒喝,把林風從喜悅中驚醒。
  身體強度?
  林風不由嘆息:“身體正好是我最大的缺陷。”
  大地法師雖然被稱為法師,但他們的身體強度也遠非普通人所能比擬。
  林風的精神力大約是普通人的兩倍,但說到身體,他就像霜打的茄子,沒了脾氣。
  不過他有一個優點,堅韌,只要還有一點希望,他就不會退縮、放棄。
  不就是鍛煉身體嗎?
  一天不行,那就鍛煉一個月,一個月不行,那就鍛煉一年,一年不行,那就鍛煉十年,他就不信這具身體的強度一點都提升不了,哪怕只提升一點點,他也甘之如飴。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需要付出什麼。
  ……
  “第二關,終于通過了。”盡管只通過了兩關,但林風卻有種莫名的成就感。
  第一關,他花了一個小時,第二關,他卻花了十個小時。他不知道第一百關有多難,需要花費多少時間才能通過,但他知道,那一定是一個天文數字。
  他的意識強度再度提升了2P,加上通過第一關時提升的1P,總計23P。
  “精神力提升了,腦子也清晰了一些。”林風感覺自己現在的狀態還不錯。
  但精神力提升的副作用這時候也體現出來了,那就是林風感覺自己的身體飄飄然,比以前更難駕馭了。
  大地法師每次修為晉升之後,都會受到大地法則的洗禮,身體強度會自動提升。
  而林風,則是需要主動去鍛煉。
  他的精神力並非修煉所得,得不到大地法則的承認,又如何能接受大地法則的洗禮?
  大地法師與大地武士雖然是不同的修煉方式,但都屬于大地脈術的範疇。大地脈術,又稱地脈之術,分大地武士、大地法師,古往今來,無數位傑出先賢將大地一脈繁衍到極致,各式各樣的大地脈術一代一代地傳承下來,構建出繁榮而完善的大地修煉體系。
  大地武士走的是戰士方向,修煉到極致,力量強大到足可翻江倒海,令江河斷流,令大山崩塌;大地法師走的是法師方向,修煉到極致,足可施展出毀天滅地的禁咒─山崩地裂,毀滅一座城池不在話下。
  不過兩者殊途同歸,最終還是要走向融合。
  據傳,在突破到‘至尊’這個層次的時候,大地武士的精神力會得到洗禮,急劇瘋長,達到法尊的層次,而大地法師的肉身也會得到極限強化,達到武尊的層次。
  所以,無論是大地武士還是大地法師,突破到‘至尊’以後,也就沒有分別了。
  在一號空間里呆了十一個小時,外面才過去了五個小時出頭。
  當林風的意識回到身體時,天才剛蒙蒙亮,遙遠的山頭才剛剛泛白。
  每天的這個時候,他都需要起床幹活兒了,今天也不例外。
  先是從雙龍鎮河里挑兩桶水回來,然後是開爐燒火,利用輪扇加大火力,等火勢穩定下來,林風卻累得夠嗆,他今天所花的時間,明顯比往日更長了,全套做下來,體力也消耗得更多,“看來,鍛煉身體,刻不容緩。”林風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林濤大概還要半個時辰才起床,趁著這段空閒時間,林風尋思著如何鍛煉這具身體。
  思來想去,也沒想出個什麼有效率的辦法,看來還是只能憑著前世依稀的記憶做做掌上壓、跑步、蛙跳等一些比較傳統的鍛煉項目。
  確定了鍛煉項目,林風就開始了鍛煉。
  他不想等到明天,明天複明天,明天何其之多?
  別看只是一些簡單的鍛煉項目,真正下功夫去鍛煉,那是必然很辛苦的。何況,林風身子骨本就瘦弱不堪,這麼一折騰,更是累得發慌,呼吸都顯得十分困難。不過他卻憑著一股子韌性和執著,堅持了下來。
  半個時辰,期間僅休息了一次,這般高強度的鍛煉,林風卻一聲不吭,始終如一。
  吱嘎──
  林濤睡覺的屋子的門被推開。
  只見林濤從屋子里走出來,看了林風一眼,皺了皺眉,道:“誰教你這麼鍛煉的?”
  “沒人教我,是我自己琢磨出來的。”林風停下來,擦了擦汗。
  “你這麼鍛煉,效果大打折扣。”林濤說完這句,就要往鐵匠鋪走去。
  林風喊道:“等等,父親,能不能教教我如何有效地鍛煉?”
  林濤停下腳步,漠然道:“以你的資質,就算我教會了你如何鍛煉,也沒用。”話畢,轉身便走了。
  “是嗎?”林風望著父親離去的身影,有些失望。
  當林濤的身影徹底沒入後院轉角處,卻傳來了一道聲音:“記住,跳步的時候,雙手向兩邊伸展,最好在手腕挂一塊小點的礦石,落地的時候,腳尖先著地,身體要垂直,別彎下去。”這是林濤的聲音。
  聞言,林風嘴角一揚。
  ……
  有了林濤的提點,按照林濤的方法來鍛煉,效率果然高了不少。
  當然,難度也有所增加。
  在後院又鍛煉了一會兒,林風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前院,打開大門,開始營業。
  ……
  “林風啊,你這是在做什麼?”說話的是鎮子西邊街頭的胖大嬸。
  林風一邊跳著,一邊笑道:“鍛煉。”
  他停下了鍛煉,道:“您先等等,我現在就去取您昨天訂好的鋤頭。”
  “鍛煉好啊,林風你的身子骨就是太弱了,得多鍛煉,你看大嬸兒我,身子可硬朗著呢!一般男人還比不過我!”鄉下人對女人的容貌沒那麼講究,而是看對方能不能持家,有沒有力氣下地幹活,性格是不是小家子氣,一般人都更願意討一個會過日子的老婆。胖大嬸這樣的女人,在鄉下反而很受歡迎。
  對此,林風只是笑了笑,沒說什麼。
  很快林風就把鋤頭取來,遞給胖大嬸:“諾,您試試合不合用。”
  胖大嬸耿直道:“嗨,你這小子。我又不是頭一回在你們家買東西了,東西好不好使,我還不清楚嗎?說實在的,你父親這門手藝,好得沒話說,價格也公道。就衝這兩點,我買鋤頭、菜刀什麼的,專挑你們家。”
  “謝謝您。”林風本不善言談,但生活所逼,不得不客套幾句,“鋤頭再好,也要落到會使的人手里才行,要不是李大嬸兒厲害,也顯示不出我們的鋤頭質量。”這也算得上一個小小的馬屁了吧。
  聞言,胖大嬸立即眉開眼笑,謙虛道:“哪里哪里,勉強湊合,沒給家里丟人就好。”
  “那我先走了,林風你繼續鍛煉吧。大嬸兒相信,你早晚會和你父親一樣,成為一名優秀的鐵匠!”胖大嬸臨走不忘鼓勵一下,態度倒是比來的時候好了不少。
  不過,成為優秀的鐵匠?
  這可不是林風的追求。
  成為煉器師,林風倒是有點興趣。
  胖大嬸走後,林風繼續鍛煉起來。
  一邊鍛煉,一邊做生意,林風這也算是蠍子粑粑─獨一份吧?
  ……
  吃了晚飯,搬完第二天所需的礦石,林風累得快走不動路了,手指頭都不想動一下。
  這是他十八年來最累也是過得最充實的一天。
  進了一號空間,林風繼續研究《消除》初級版第三關。
  默默注視著沉浸在游戲中的林風,一號無法理解,林風為什麼全心全意沉浸在這個人人嫌棄的游戲當中?
  要知道這款游戲號稱聯盟最枯燥的十大游戲之一。
  “這一任主人還真有些特別呢。”

第四章 成為煉器師
更新時間2015-1-7 17:15:16 字數:3095

 時間如湍急的流水,一晃即過。
  距離林風開始鍛煉身體,已經過去了十天。
  《消除》初級版,他已經通過了第七關,精神力提升了28P,加上原本的20P,總計48P,時間加速效果達到了4.8倍。普通人精神力大約是10P,相對而言,48P的精神力已經很不錯了,是普通人的4.8倍,介于四星法師學徒與五星法師學徒之間。不過他的大地親和力很一般,因此就算學會了地系低階法術,威力也不見得比二星或一星法師學徒強。
  按照一號的說法,他的精神力進步速度,放在整個聯邦里,都算極其出色的。
  而身體強度方面,也有了一些提升,雖依然比不過普通的年輕人,但他的身體也不再像行將就木的老人一樣單薄了。
  這一天,他剛進一號空間,卻聽到一個不幸的消息。
  “我很欽佩你的毅力,但你的意識強度已經達到了你的身體承受的極限,如果再通過一關《消除》,那麼你的身體將不堪重負。”
  聞言,林風沉默了。
  閉眼許久,他終才苦笑一聲:“沒想到我的身體居然成了最大的包袱。”
  他已經很努力了,但身體強度的提升依然極其有限。
  盡管他知道通往強者的路上,一定困難重重,只是沒想到,他才剛剛踏出第一步,就遇到了這麼大的阻礙。
  “謝謝,我知道了。”林風揉了揉太陽穴,收拾一下心情,對一號道:“那麼,你有沒有什麼好的建議?”他思緒已經亂了,不適合自己做決定。
  “請稍等。”一號的程序高速運行起來,仿佛在思考。
  片刻。
  “建議你選擇一項外界比較受追捧,並且不那麼依賴身體強度和精神力的職業。”
  目前看來,這的確是最好的選擇。
  “如果一定要說什麼職業最符合這個條件,那麼我想,應該非煉器師莫屬。”林風想了想,這才不那麼肯定地道:“煉器師地位極高,一般的煉器師,地位便趕得上貴族。而煉器大師,即使見到一個國家的皇帝也不必行跪拜禮。雖然煉器師對力量也有一定的要求,但技巧占據的分量顯然更重。”力量弱小一點,可以用技巧來彌補。
  最重要的是,父親就是一個鐵匠,一個名義上的煉器師。
  如果林風能成為一名煉器師,那麼父親一定會很高興吧?
  “一號,謝謝。”
  林風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
  成為一名煉器師,也許,這本就是天意。
  這也是林風未來注定要走的路。
  這一夜,林風沒有再研究《消除》,他在附屬空間好好地睡了一覺,這也許是他這輩子最後一次好覺,過了今夜,他肩上的負擔,將不允許他再擁有這樣安逸的日子。
  ……
  “父親,我想學煉器。”
  鐵匠鋪里,林風鄭重地看著父親,神情十分堅定。
  林濤沒有如林風想象中那樣高興,反而皺起眉,“還沒學會如何走,就想學如何跑?”他語氣低沉,帶著幾分呵斥,“你的力量雖然提升了一點,但拿不拿得動鐵錘都成問題。”他不滿地哼了一聲,“等你什麼時候能夠將鐵錘揮動自如再說這事吧。”
  “正是因為我的力量不夠,所以才需要用技巧去彌補。”林風表現的十分執著。
  這是十八年來他第一次違逆父親的決定。
  盯了他好一會兒,林濤又道:“你以為自己是誰?就連蕭……就連真正的煉器師,也不敢說用自己的技巧去彌補力量的缺陷,你何德何能?”
  林風一步不退:“別人是別人,我是我!我相信,只要我努力,一定能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他暫時還不能透露一號的存在。
  他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目光依然那麼倔強、堅定。
  林濤轉過身,口中傳出冷漠的聲音:“你出去吧,我不會教你。”
  “父親!”
  林風聲音多了一絲急切。
  “聽著。”林濤直視林風,以教訓的口吻說道:“在你的力量沒達到我的要求之前,我決不會教你!沒有人能夠以你這樣的力量鑄造出什麼像樣的東西,從來都沒有!”他聲音不大,但話中卻蘊含著無比的堅決,誰也無法改變他的決定,哪怕這個人是他的兒子。
  與父親相處了十八年,林風清楚地知道,父親說了不教,就真的不會教。
  他很倔,但父親卻比他更倔。
  在這件事情上,林風自己也沒有了主意,只能進入一號空間向一號請教辦法。
  只是他大抵也沒預料到,一號還真有辦法。
  “你不用為此煩惱。”一號平靜道:“雖然游戲卡的數據庫只修複了一點,但一號空間的基礎功能卻沒有喪失。你在外界所看到的一切,一號空間都可以進行模擬,並且進行深度解析。”
  林風沒有聽懂他的意思:“可以說清楚一點嗎?”
  “你只需要在外界觀摩你父親鑄造的全過程,游戲卡就能建立新的數據庫,通過模擬你父親鑄造的全過程,分析出最精粹的煉器技巧。”一號道:“並且,分析出的煉器技巧,將會隨著你接觸的煉器知識越多而不斷修正,達到最接近完美的標准。”
  “太棒了。”林風由衷地道:“一號,謝謝!”
  這也許比直接由父親教授的效果還好。
  出了一號空間,林風再次來到鐵匠鋪,這次他什麼也沒說,擺好一個鍛煉姿式後,便專注地觀察父親如何鑄造菜刀。
  林濤可以拒絕教授林風,卻無法阻止林風在一邊觀摩。
  他沒有理會林風,把林風當做透明的一般,依舊專注地鑄造著。他有一個習慣,那就是他在鑄造的過程中,不會受到外界任何事物的幹擾,就算有人舉刀向他砍來,他也不躲不避,先把鑄造的東西鑄造完再說。他堅信,無論做什麼事,都只有全心全意投入進去,才能做到最好。
  說到專注和執著,林風也是受到父親林濤的影響。
  當林濤鑄造完一把菜刀,林風繼續鍛煉起來。
  當林濤開始鑄造新的生活用具,林風又仔細觀摩起來。
  就這樣,在一邊觀摩一邊鍛煉中,夜幕降臨。
  進了一號空間,林風迫不及待地問道:“一號,分析得怎麼樣了?”
  “已經分析完畢,共提煉出46種煉器技巧。”一號道:“是否現在開始學習?”
  林風重重地點頭:“當然。”
  “那麼,請選擇自主學習模式還是教學模式。”
  “有什麼區別嗎?”林風沒有急著選擇。
  “自主學習模式,就是觀看提煉出的46種煉器技巧,你自己去模仿學習,沒有任何懲罰和限制。”一號解釋道:“教學模式,就是由游戲一號教你,但游戲一號極其嚴格,如果沒有達到預期學習效果,你會受到游戲一號的懲罰。”
  兩種模式,自然是後者的效果更好。
  但聯邦里大部分人卻更願意選擇前者。
  “教學模式吧。”
  林風已經十八歲了,他沒有那麼多時間去浪費。
  一號淡淡道:“啟動教學模式。”
  下一刻,整個鐵匠鋪都被模擬出來,包括其重量等等。
  一號換了一身著裝,手里持著教鞭。
  他淡漠地看著林風:“請學生‘林風’先觀看一便我是如何鑄造菜刀的。”
  ……
  半個時辰後。
  “啪!”
  林風背上被抽了一鞭子,火辣辣的痛令他咬了咬牙。
  他已經數不清自己挨了多少鞭子,他只知道,自己只要做錯一點,就會挨上一鞭。
  而且,那痛苦,比現實中更加強烈。
  一號面無表情道:“學生‘林風’,你的右手無名指彎曲弧度過大。請重新再來。”
  化身為老師的一號,變得鐵面無私,下手沒有一點點留情。他對學生嚴格到苛刻的地步,哪怕林風只有一點點不對,都會受到他嚴厲的懲罰。
  林風總算領略到了教學模式的厲害,在這樣的教學下,就算是一頭蠢豬,也會被調.教得比猴還聰明,而作為萬物之靈,自然,林風的進步速度,也是十分顯著的。
  一個小時里,他已經掌握了4種煉器技巧,盡管是其中最簡單的4種。
  學習還在繼續。
  教鞭抽打的聲音,時時在附屬空間里回蕩。
  當林風退出附屬空間的時候,他已經掌握了24種技巧,比預料中還少很多。這些煉器技巧,越往後,難度越大,所花費的時間越長,就和《消除》一樣。
  “不管怎麼說,我都算半吊子的煉器師了,不是嗎?”林風對此還是很滿意。
  如果林濤知道他掌握了24種技巧,應該會很吃驚吧?
  但林風卻並不打算透露這個消息,他擔心林濤會因此而阻止他在一旁觀摩。他相信,46種煉器技巧決不是極限。畢竟,他才觀摩了第一天,父親不可能用出了所有的技巧。如果他還想繼續學習,那最好還是老老實實地守住秘密,否則,他將失去學習更多煉器技巧的資格。
  <a href=http://www.qidian_com.ripai.info>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第五章 意外
更新時間2015-1-8 0:17:21 字數:3151

 林風很聰明,但要說天才,卻還差得遠。
  然而在一號空間的時間加速與嚴格到苛刻的教學模式下,他依然進步如飛。
  時間又過去了二十天。
  這二十天里,他取得的成績是卓越的。
  他的身體強度,再次上升了一個層次,已經和普通的年輕人差不多了,這得益于父親林濤傳授的那一套鍛煉技巧,這些簡單的技巧算不上多高明,但其效果比林風自己瞎琢磨的鍛煉技巧卻要強上許多。他既不怕累也不怕苦,時時堅持鍛煉,效果出奇的好。
  身體強度提升了,精神力也就有了繼續上升的空間。
  磨刀不誤砍柴工,林風深知這個道理。
  他甚至停止了學習煉器技巧,專心致志研究《消除》,在花費了兩天時間的情況下,他連續通過了第八關和第九關,精神力提升到了65P,達到了六星法師學徒的標准,一號空間的時間加速也調整到了6.5倍,這可是一個可喜可賀的好消息。
  不過在通過第九關後,他的精神力又到了身體承受的極限,不得不停止下來。
  時間加速從4.8倍提升到6.5倍,林風有更多的時間來學習煉器技巧了。
  而今天,一個月的最後一天,他終于把一號提煉出來的煉器技巧學習完畢,掌握了多達107種的煉器技巧,算是踏入了小成境界。不過,想要達到大成境界,就必須將這107種煉器技巧徹底掌控,煉器之時,可以信手拈來,什麼時候使用什麼技巧,了然于胸。
  煉器是一項複雜而繁瑣的工作,掌握107種不同的煉器技巧只是煉器的基礎,對火候的控制、對材料的認知,這些也是必不可少的,因此,林風的路還長得很。
  107種技巧分開單獨練習,林風能保証百分百不出錯,但一旦合在一起,林風腦子就亂了。
  他現在最多能做到18種技巧混合而不亂,一超過這個數字,他就會出錯。
  不過他一點也不著急,這是熟練問題,急也急不來,他相信,只要通過大量的練習,他總有一天會把這107種煉器技巧練得如同本能一般。別人花費了幾年乃至幾十年的時間才能做到這一點,他從開始學習到現在,滿打滿算才20天,能取得這樣的成績,他已經很滿足了。
  欲速則不達,有的事情,講究心態。
  “我有預感,我今天一定能突破20種技巧的搭配!”進入一號空間後,林風信心滿滿道。
  他今天的狀態好得出奇,連他自己都找不出原因。
  經過70多個小時的枯燥無味的練習,事實証明,他的預感是對的。
  結束練習的時候,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今天的練習結果,他居然在30種技巧的搭配下而不亂,換而言之,他遠遠超出了預期目標,可以向31種技巧的搭配發起挑戰了。
  冬季是大雪鐘愛的季節,凜冽的寒風也時常來光顧。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更加寒冷。
  林風從房間里走出,不禁緊了緊袖口和領口,鼻孔呼出的氣體化為一團白氣,在眼前縈繞不散。
  一大早,他便在後院院子里擺出鍛煉的姿式,新的一天鍛煉又開始了。
  如往常一樣,林濤半個時辰後才起床,路過後院的時候,如往常一樣,並沒有搭理林風。
  林濤要開始鑄造了,林風這時候停下鍛煉,去前院打開大門。
  鐵匠鋪里很快便傳來‘叮叮當當’清脆悅耳的打鐵聲,顯然,林濤已經開始鑄造客人預訂的生活用具了。
  不過今天來的第一個人卻不是客人,而是鄧海,算是林風這一世的發小。
  “風哥,風哥,有好消息。”
  鄧海大老遠地就喊了起來。
  “什麼好消息,說說看。”林風微笑道。
  “呼~呼~”鄧海喘了幾口氣,神色激動道:“是蕭然蕭大哥,蕭大哥托人呆了一封信回來!昨天我父親去縣城……”
  匡當──
  恰好此時,鐵匠鋪里傳來一聲巨響。
  鄧海的聲音,戛然而止。
  而後鐵匠鋪里隱隱傳來一聲蘊含一絲痛苦的低哼,是林濤的聲音。
  林風顧不著鄧海了,擔憂地衝進屋子。
  剛一進屋,他頓時臉色大變:“父親。”
  只見鐵錘落在地上,砸出一個小坑,鐵錘底面沾滿了血液,林濤倒在一旁,左手血肉模糊,從手掌延伸到手腕,皮膚已經爛得不成樣子,骨頭都隱隱可見,他右手死死地捏著左臂,額頭上不斷地冒出冷汗,牙齒也緊緊地合攏,咬得‘咯咯’響。
  眼前這一幕,林風看一眼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鄧海,你先去當陽藥鋪讓楊醫師先准備一下,我背著父親隨後就到!”林風轉頭對鄧海道:“麻煩你了!”
  鄧海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點頭應了一聲便轉身大跑出去。
  林風把林濤背在背後,一路狂奔,腦子一片空白,恨不得飛到當陽藥鋪。
  好不容易到了當陽藥鋪,林風已經快累虛脫了。
  “你去幫一下忙,扶他進來。”楊醫師招呼鄧海幫忙。
  待林濤躺在軟臥座椅上,林風轉身對楊醫師,請求道:“楊醫師,求你一定要治好我父親,無論什麼條件都行!”
  楊醫師道:“救死扶傷本就是我的職責,你放心吧,我一定盡全力。”
  “謝謝楊醫師。”林風感激道。
  點點頭,楊醫師走過來,仔細查看林濤的傷勢,片刻後,他上了點粉末狀的藥,之後又搗碎一些藥草,貼在林濤的手上,用一塊紗布裹了幾層,期間林濤眉頭皺起,臉色蒼白,但卻一聲不吭,令楊醫師不禁暗自點頭:“不愧是雙龍鎮出了名的好漢子。”
  處理了林濤的傷口,楊醫師才對林風和林濤二人笑道:“還好你們來得及時,修養半年的時間,應該就沒有大礙了。”
  “半年?”林濤眼神複雜不已。
  鐵匠鋪只有他一個鐵匠,若他不能打鐵,那麼家里就沒有了經濟來源。如果只是幾天,那倒沒什麼,但如果是半年,那他們兩父子還怎麼過日子?更別說,林風還有一個弟弟在清風學院學習,清風學院的學費可是十分昂貴的。
  他心中十分自責。
  “父親。”林風道:“讓我試試吧。”
  林風已經掌握了107種煉器技巧,可以控制30種技巧隨意搭配,他鑄造的生活用具的品質雖比不上父親,但也不會比市面上那些生活用具差。
  一般的生活用具都是鐵匠學徒鑄造出來的,鐵匠很少會鑄造生活用具,因為他們一般是以鑄造武器為主。正是這個原因,才會令林濤鑄造出來的生活用具如此受歡迎,畢竟,他鑄造的生活用具,品質上已經不屬于一般的生活用具,比市面上流通的生活用具的品質要高一大截。
  107種煉器技巧完美搭配,達到大成境界,就是鐵匠,林濤就處于這個境界。
  林風比不上鐵匠,但在鐵匠學徒中,也算是出類拔萃的,鑄造一般的生活用具肯定沒問題。
  鐵匠學徒、鐵匠、匠師、煉器師、煉器大師、煉器宗師、匠聖,七個境界,每個境界都是一個坎。
  “你不行。”林濤否定了兒子的提議,“你的力量還不夠,況且,就算只是鑄造最簡單的生活用具,也是需要煉器技巧的,你沒學過,又如何鑄造?”
  鄧海在一邊默默點頭,不過他沒有開口說話。
  這次林濤受傷,他把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要不是他提到蕭然,林濤也不會情緒失控,在打鐵過程中出現失誤,這才導致意外的發生,說到底,他要為這件事負責。所以他這時候的心里是充滿了內疚和自責的。
  “不,父親,我學過。”林風終于打算向父親坦白。
  他直視林濤,認真道:“你鑄造的時候,我一直在旁邊偷學。鑄造生活用具,應該難不倒我。”
  “胡鬧!”林濤臉色一沉,“煉器之道豈是你想象中那麼簡單?沒有經過系統的學習,決不可能鑄造出像樣的東西!”
  不顧左手的傷勢,他站起身,呵斥道:“你以為你在一邊看看就學會了?狂妄!我告訴你,煉器之道,博大精深,老祖宗經過無數年摸索,才漸漸建立起這一套體系,沒有前人指導,縱使天下第一天才,也決不可能學會!就拿最簡單的說,這些天我鑄造的時候,你都在一邊看著,那你知道最基本的煉器技巧共有多少種嗎?”
  楊醫師勸道:“好了,老林,消消火,林風還是個孩子。”
  “十八歲了,已經成年了!”林濤這會兒誰的面子都不給,繼續教訓,“煉器不是兒戲,希望你以後謹慎說話!”
  也許在他心里,煉器是神聖的,它的高度,已經超過了兒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然而,在他的呵斥下,林風沒有絲毫沮喪,相反,他嘴角一扯,直視父親,說出一個數字:“一百零七。”
  楊醫師和鄧海都感到疑惑不解,林風突然說出一個數字是何用意?
  與他們不同的是,在林風說出這個數字的時候,林濤怔了一下,隨即沉默了下來。
  <a href=http://www.qidian_com.ripai.info>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第六章 獨當一面
更新時間2015-1-8 12:51:12 字數:2994

 “107種煉器技巧中,你掌握了幾種?”林濤第一次正視大兒子。
  林風答:“107種全都掌握了。”他補充道:“但我只能掌握了30種技巧的搭配,超過30種就不行了。”
  林濤反對的態度,出現了一絲松動。
  許久,他終于點頭:“那你試試吧。”
  “謝謝父親!”林風心情很激動。
  十八年來,第一次得到父親的認可,這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
  不過,就憑這句話,他一個月來的堅持和努力,值了。
  鄧海吃驚道:“風哥,你,你真的學會了煉器?”
  “虎父無犬子,老林啊,你這兒子沒給你丟臉。”楊醫師贊賞道:“大兒子大器晚成,二兒子在清風學院學習,看來,你們林家後繼有人了。”
  “現在這麼說為時尚早。”林濤道:“是不是真的,回家一試便知。”
  盡管嘴上這麼說,但他臉上,還是露出一絲笑容。
  這也許是自蕭然離去後,他臉上第一次露出的發自心底的笑容。
  看到父親臉上的笑容,林風覺得自己這個決定是對的。
  ……
  鐵匠鋪中。
  林濤半蹲著,右手拉動輪扇,以毋庸置疑的語氣道:“我來掌火,你只需鑄造即可。”
  “風哥,你一定行的。”鄧海在一旁加油。
  如果林風真的能夠鑄造出生活用具,那麼他心里會好受一些,否則,他一輩子都將生活在內疚中。
  看著眼前的火爐,以及四周的鑄造工具,與游戲一號空間里模擬的場景分毫不差,林風的呼吸加重了一絲,他在游戲一號空間里練習了無數次,雖然理論上成功率已經達到了100%,但現實中卻還是第一次,他也沒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開始吧。”林濤看著林風。
  林風點點頭:“恩。”
  生活用具是最簡單的煉器成果,它並不需要複雜的材料搭配,對火候的掌控要求也不高,況且,有林濤掌火,林風根本無須擔心這方面會出現問題,對于一個浸淫此道幾十年的鐵匠而言,把火焰掌控在最佳溫度,已經成為了他們的本能。
  “呼。”林風深吸一口氣。
  下一刻,在火爐高溫中不斷被煉化的礦石,鐵質被完全提煉出來了。
  滋滋──
  取出鐵質,往石缸里一放,鐵質迅速冷卻下來,水面冒出大量的氣泡。
  鑄造還沒開始,這只是最基礎的‘出鐵’技巧。
  如此往返三次,鐵質雜質已經被除去98%左右。
  這樣形態的鐵質,已經可以承受‘鑄’的技巧,單純的溫度已經很難再去除剩余的雜質了。
  “要開始了。”林風再次將鐵質取出,不過這次沒有放水里去冷卻了。
  拿起鐵錘,雖然有些費力,但揮動它卻不成問題。
  鄧海眼睛鼓得老大,眨都不眨,生怕錯過精彩的一幕。
  林濤淡淡注視著,似乎並不關心。
  “叮!”
  響亮、清脆的聲音從鐵錘與鐵質之間傳來,這聲音十分自然、悅耳,仿佛優美的樂章。
  “腕拱技巧。”以林濤的眼力,瞬間便認出了兒子所運用的技巧,“力量有所欠缺,但揮動軌跡近乎完美,效果趨近于極限。”
  這,還只是開始。
  林風的力量不夠,所以這些技巧,是經過一號修正的,經過修正的技巧,最適合目前的林風,它們能令林風依靠僅有的力量,發揮出200%乃至更高的效果。
  “叮、叮!”
  又是兩錘。
  林濤瞬間便道出了它們的技巧名稱:“射雕技巧、虎力技巧。”
  接下來,鐵錘如狂風驟雨般,錘擊在鐵質上。
  “叮叮叮……叮叮叮……”
  而林濤嘴里念出的技巧名稱,也越來越多:“接力技巧、環擊技巧、三維技巧……”
  一系列的技巧,令人眼花繚亂。
  林風的動作,卻沒有太大的變化幅度,他的腳步,未曾移動半步。
  “風哥好厲害。”鄧海第一次對林風由衷地佩服,“這麼重的鐵錘,要是我,早就累趴下了。”
  難道林風的體力和力量比鄧海還強?
  顯然不是。
  能做到這一點,主要是因為這些技巧都經過一號的修正,並且各種技巧之間的變幻可以互相借助力量,從而達到節省體力、減小對力量要求的目的。
  例如,剛運用了虎力技巧,立即運用接力技巧,虎力技巧所產生的巨大反彈力,正好為接力技巧所用。
  技巧之間的搭配,萬萬不可小覷。
  十分鐘後,生活用具終于在林風的鑄造中成型。
  “叮!”
  最後一錘,宣告此次鑄造結束。
  而林風,也累得近乎虛脫。
  他的衣服已經被汗浸濕,把衣服脫下都能擰出水來。
  一口氣鑄造出一把菜刀,對他而言,還是有些勉強,他幾乎是咬著牙堅持下來的。
  但他沒有立即坐下休息,而是看向父親林濤。
  “勉強及格。”林濤平靜地注視著林風,惜字如金,給出一個吝嗇的評價,“離我的要求,還差很遠。”
  果然是這樣。
  林風不由苦笑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情緒一時間有些失落:“還是沒有達到父親的要求。”
  “風哥已經很厲害了!”鄧海為林風鳴不平,“是林叔你的要求太高了。”
  靜靜地看著林風,半晌,林濤轉身離去。
  他的離去,也令林風更加失落。
  不過就在他的身影從大門外消失後,熟悉的聲音傳了進來:“今後,所有生活用具的鑄造,就由你來負責了。”
  這是……林濤的聲音。
  “Yes!”
  林風從失落變成驚喜,他高高地蹦了起來,興奮極了。
  父親這句話,証明他已經認可林風的煉器技巧了,換而言之,林風已經可以獨當一面,撐起這個鐵匠鋪了。
  鄧海也替林風感到高興,盡管他不理解‘yes’是什麼意思。
  從這一天起,林風的任務又多了一個,鑄造生活用具。
  鐵匠鋪里所有的生活用具,都歸他負責,由他一手鑄造。
  ……
  黑夜,便如白紙被染上墨一般漆黑。
  一天下來,林風鑄造了十八件生活用具,比林濤的鑄造效率還高出將近一倍,鑄造的生活用具包括菜刀、柴刀、鋤頭、鐵鍋等。每一次鑄造,都在透支他的體力,最終卻被他頑強地扛了下來。這樣高強度的體能消耗,也是一種極限鍛煉,只要他能持之以恆,那麼他的身體強度,會在極短的時間里上升一大截。
  夜里吃過飯,搬完了礦石,林風早早地回房休息,他已經累得動一動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不過進了一號空間,他又變得生龍活虎了。
  他的意識進入了一號空間,外界的身體則進入深度睡眠狀態,肌肉自然松弛,身體的壓力,得到最大程度上的緩解。在一號空間中,模擬一具各方面數據都與外界一模一樣的身體,只不過這一具模擬的身體不存在疲勞一說,體力近乎于無限。
  “一號,開啟教學模式吧。”
  林風輕車熟路地開始了又一天的學習。
  這一個月來,他僅僅只休息了一天,其余時間,一直在學習學習再學習,二十九個日夜不眠不休的日子,造就了今天的林風。
  天道酬勤,事實証明,這是一個真理。
  一夜的時間,一號空間里過了75個小時,大約和外界的三天三夜差不多,在教學模式下,林風的學習有了新的進展,學習結束時,他已經能夠完美掌控35種煉器技巧之間的搭配,進步幅度雖比不上昨天,但也不容忽視,因為他正朝著完美掌控107種煉器技巧之間的搭配一步一步成長著,只要保持這樣的速度,他很快就能完成目標。
  “又到幹活的時間了。”
  林風哀嚎一聲,匆匆出了游戲一號空間。
  意識一回到身體內,就感覺到一股股酸、麻、脹從全身各處襲來,令林風倒吸一口冷氣:“嘶。”看來,昨天的鍛煉強度不是一般的大。
  鐵匠鋪里傳來‘叮叮當當’的聲音,比以往更早。
  也不知林濤最近是不是轉性了,他雖然每天都在喝酒,但已經半個月沒喝醉過了,今天更是起了個大早,林風開始鑄造的時候,他就在一邊看著了,偶爾還給林風講解幾句,包括如何掌控火候,以及一些簡單的材料性質等,只是每次都講得很少,仿佛只是隨性而為。
  “父親還是抹不下面子。”林風心里跟明鏡似的,卻不揭穿父親。
  一大一小,在鐵匠鋪里忙活,一個鑄造,一個養傷。
  當然,做生意的任務自然落到了林濤頭上,畢竟林風忙著鑄造,騰不出時間,他卻閒著,隨時都有空,做點買賣,倒不影響他的傷口恢複。
  兩父子之間的工作,來了個對調。
  這樣的平凡日子,一晃就是一個月,直到有一天,林風在嚴格的教學模式下,終于完美地掌握了107種煉器技巧之間的搭配,達到了大成境界!
  他的煉器師職業稱號,從一星,上升到了二星,二星煉器師!

第七章 林家的底蘊
更新時間2015-1-8 20:35:33 字數:2975

 二星煉器師,又稱鐵匠,一個合格的鐵匠。
  這個層次的煉器師,已經有資格為大地武士和大地法師鑄造武器,一個人就能撐起一家小型鐵匠鋪,無論走到哪里,都不愁找不到工作。
  當林風把這個消息告訴林濤,林濤也不禁動容了。
  “你真的掌握了107種技巧的搭配?”林濤鄭重地看著兒子。
  林風坦然地與之對視:“是的。”
  也許這個消息太令人匪夷所思,林濤還是有點懷疑,道:“你現在鑄造一把菜刀,把107種技巧全用上。”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有親眼看到,他才會徹底相信。
  盡管這段時間林風的力量和體力又有了不小的提升,但107種技巧對林風而言還是有點勉強,因為那對體力要求太高了,但他覺得可以試一下。
  片刻後。
  林風虛脫地坐在地上,不顧渾身的汗水,目光落在火爐旁的那一把菜刀上,笑容很燦爛。
  這是他的傑作,融合了107種技巧的結晶。
  林濤呆呆地看著菜刀,“他真的做到了。”在此之前,他還有所懷疑,但事實勝于雄辯,他親眼目睹了一把質量與普通武器相當的菜刀誕生。
  兒子花了三個月時間,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菜鳥,蛻變成一名二星煉器師。
  這樣的天賦,簡直聳人聽聞。
  就連號稱天才的蕭然,也足足花了三年時間,才取得這樣的成績,而林風他,只用了三個月。
  “這樣的天賦,簡直天生就是為煉器而生。”林濤腦中冒出一個想法。
  但不知為何,他肩膀顫了起來,眼角莫名地流下兩行淚水,背過身,他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淚水在笑聲中不斷飄落,那笑聲也顯得十分蒼涼、心酸。
  林風怔怔地看著林濤:“父親。”
  “聽著,林風。”林濤猛地轉身,“從今天起,我將教你如何煉器,真正的煉器!”
  “真正的煉器?”林風不解地看著父親,難道這不算煉器嗎?
  林濤道:“你跟我來。”
  說著,他轉身走出鐵匠鋪。
  林風依言跟在他身後。
  打開材料儲存室,林濤走了進去。來到一個石櫃前,他低喝一聲,雙臂握著櫃門的鐵栓,即便以他一階武士的力量,也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拉開石櫃的櫃門。櫃門被拉開,掀起一層塵灰,很嗆人。
  這個石櫃,林風見過無數次。
  以前蕭然經常打開這個石櫃,但自從蕭然離去,它便再度塵封,已經一年沒有見過陽光了。
  “這是我林家歷代祖宗留下的,每一本古籍,價值都不可估量。”林濤一邊取出石櫃中的書本,一邊解釋道:“嚴格說來,這才是我林家最寶貴的財富,就算別人拿一座城池來換,我也不會答應!”他驕傲道:“林家雖然已經沒落,但林家的底蘊,遠沒有你想象中那麼簡單。”
  林家,也曾輝煌過!
  很久以前,林家在整個青木大陸,都是響當當的大家族。
  隨後他的眼神又黯然了下來:“其實這里的古籍,只是老祖宗們留下的一小部分,別的古籍,在幾百年前就被別人搶走了。”僥幸的是,這小部分古籍完整地保留了下來,否則,林家的傳承早就斷了。
  “被人搶走了?”林風驚愕道。
  “你過來。”林濤道。
  林風乖乖地走過去。
  “這兩本古籍,你先拿著。”林濤把取出的兩本古籍遞給林風,一厚一薄。
  林風接過一看:“煉器師入門典籍、千鑄技巧匯總。”
  “百鑄的107種技巧你已經學會了,現在直接從千鑄上手吧。薄的那本古籍系統地講述了煉器的一些基本內容,看完它,你才會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煉器。煉器,不只是掌握技巧搭配那麼簡單。不過,你剛剛才接觸煉器,不需要學習那些高深的知識,而是要沉下心來把基礎打好。”林濤瞥了林風一眼。
  百鑄技巧,千鑄技巧……那麼後面還有沒有萬鑄技巧?
  天啊,這龐大的數字把林風嚇了一跳。
  果然,任何職業,越是往後,就越是複雜!
  “從今天起,你可以開始學習千鑄技巧了,待千鑄技巧大成,你就是匠師了。”林濤看著林風。
  匠師還有一個稱呼,三星煉器師。
  千鑄技巧大成才三星煉器師,煉器師對技巧的要求,果然苛刻!
  蕭然是四星煉器師,一個真正的煉器師,豈不是說,他已經掌握了萬鑄技巧?
  一想及此,林風不禁有些駭然:“蕭大哥的天賦,真的太可怕了!”
  接觸煉器之後,林風才明白蕭然究竟有多天才,難怪他的離去會對林濤造成這麼大的打擊,林風突然有點理解父親的悲傷了。
  不過,這樣的天才,僅是鐵匠的林濤,真的教得了嗎?
  “百鑄、千鑄、萬鑄技巧的難度是遞增的,後者雖難,卻也沒有你想象中那麼複雜。”林濤又道:“百鑄是千鑄和萬鑄的基礎,在百鑄大成的基礎上去學千鑄和萬鑄,將事半功倍,所以,你不必把千鑄和萬鑄想得太高深。我之所以沒掌握千鑄,是因為我自己的天賦太差。但我辦不到的事情,不代表你也辦不到。多給自己一點信心。”
  “是,父親。”林風恭敬道。
  他好奇地問道:“父親,蕭大哥學習這些技巧,用了多長時間?”
  林濤臉色一沉:“以後不要在我面前提他。”
  “對不起。”林風低下頭。
  林濤沉默了一下,神色複雜,最後嘆了一聲,道:“他是個絕頂天才。百鑄技巧,他用了三年,千鑄技巧用了五年,萬鑄技巧用了七年。”十五年時間便成就了一名四星煉器師,這樣的天才,整個青木大陸都不多見,“也許他有生之年能夠成為一名偉大的煉器宗師。”煉器宗師就是六星煉器師,足以看出林濤對他的評價有多高,“煉器宗才是煉器天才該呆的地方,我們這樣的小廟容不下這尊大神。”他自嘲地搖搖頭。
  “父親。”林風擔憂地看著林濤,有些後悔問這個問題。
  “你不用擔心,我很好。”林濤擺擺手,淡淡道:“去學習千鑄技巧吧,不用管我。”
  “哦。”林風應道。
  他轉身走到門口,又停下來,轉頭道:“父親,我會超過他的!”他的神色十分堅定。
  林濤顫了一下,隨即平靜地揮手道:“超過他?等你先達到四星煉器師再說。”
  一天時間,林風終于看完了《煉器師入門典籍》。
  “煉器竟然有這麼多講究。”他感慨道:“我以前真是太小瞧煉器這一行了。”
  從《煉器師入門典籍》里,他對煉器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武器、煉器材料也和煉器師一樣,有嚴格的等級劃分,武器分為普通、精品、凡器、靈器、至尊王器,以及強大無雙的聖器,當然,生活用具也勉強夠資格算在武器里,只不過比普通武器還要低等,算上生活用具的話,一共就有七個等級,與煉器師的七個等級相吻合。
  而材料則是分為凡鐵、重金、混合重金、稀有、珍寶、完美。每個等級的材料,種類數量都達到了一個天文數字,想要成為最優秀的煉器師,就必須把這海量的材料性質全都掌握,不說記得滾瓜爛熟,至少得了然于胸。
  要鑄造的武器等級越高,需要用到的材料種類就越多,對煉器技巧、掌火技巧的要求就越高,這是一個亙古不變的鐵律。
  技巧方面也與林風想象的不同,千鑄技巧之後的確是萬鑄技巧,但萬鑄技巧之後卻沒有別的技巧了,想要鑄造更高等的武器,只有一個辦法,把百鑄技巧、千鑄技巧、萬鑄技巧融會貫通,這比學習萬鑄技巧還難許多倍!
  再往後,則是需要創造,創造一種全新的獨特的個人招牌技巧!
  “我一定會成為一名優秀的煉器師!”
  如果以前是為了成為父親的驕傲或是因為一號的建議,那麼現在林風是真的喜歡上了煉器,他,喜歡上了這個充滿挑戰的職業。
  把客人預訂的生活用具鑄造完後,林風全心全意鍛煉身體了。
  想要登頂煉器這座巍峨的大山,憑這樣的力量和體力是遠遠不夠的,有了新目標的林風,鍛煉起來更加刻苦,玩兒命地虐待自己,恐怕就算那些大地武士學徒都會被這樣的高強度鍛煉嚇到,林風簡直是在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林風每天都早早地把工作做完,剩下的時間全用來鍛煉,他的身體強度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提升著。
  到了夜里,他就進入一號空間,學習千鑄技巧,一刻都沒有休息。
  因為他明白,他的天賦太差了,如果他現在還不努力,便永遠都追不上蕭然的腳步。
  “蕭大哥,我會讓你明白,林家並不比煉器宗差!你的選擇,未必是對的。”

第八章 試驗品
更新時間2015-1-9 0:44:42 字數:2579

 時間不會為了任何人停止前進的腳步,一晃眼,從林風接觸煉器起,已經半年了。
  千鑄技巧的確要比百鑄技巧難許多,到現在,林風才完全掌握1070種技巧,但技巧之間的搭配的進度卻不盡人意,他目前最多只能掌握72種技巧之間的搭配,而千鑄技巧足足包含1070種技巧。
  技巧這方面的進度差強人意,身體強度和精神力的進步卻不錯。
  林風的力量比很多強壯的青年還大,就拿鄧海來說,這家伙壯得跟牛犢子似的,但力量卻已經不如林風了。林風的身體看起來瘦瘦弱弱的,但爆發力卻極其驚人,典型的扮豬吃虎型。如果身體強度可以量化的話,那麼普通人的身體強度為10P,林風的身體強度則已經達到了25P,達到了二星武士學徒的標准,可以承受250P的精神力了。
  不過林風在精神力方面取得的成績更喜人,《消除》初級版,他已經通過了二十關,精神力達到了230P,超過了法師學徒,即便在一階法師中也是佼佼者。更重要的是,在230P精神力的支撐下,附屬空間的加速效果提升到23倍了。
  林風的進步,林濤看在眼里,但他並沒有說什麼,一如既往地指導林風煉器。
  這天一早,當林風准備鑄造生活用具的時候,林濤卻阻止了他:“等等。”
  只聽林濤道:“從今天起,你以後每次鑄造的時候都必須把千鑄技巧也用進去。”經過幾個月的修養,他的手已經好了大半,現在已經可以輕微使力了,只是暫時還不能做一些力氣活,骨頭還在進一步愈合中。
  “為什麼?”林風不解問道。
  鑄造生活用具只需要幾十種百鑄技巧搭配就行,林風用上107種百鑄技巧,鑄造出來的生活用具的質量已經可以和普通的刀劍相比,他不明白父親為何還要他把千鑄技巧也用進來,用上了千鑄技巧的生活用具還算是生活用具嗎?
  “你不需要問為什麼,你只需要照做就行。”林濤淡淡道。
  林濤的性格也許比那些霸道的皇帝還專橫十倍!
  不過,在林風搬起一塊礦石的時候,他還是給出了一個理由:“你雖然掌握了技巧,但這不代表你可以發揮出技巧100%的效果,只有在一次次實踐中,這些技巧才能真正地為你所用。”人們常說,大地法師是一個燒錢的職業,其實煉器師猶有過之。煉器大師、煉器宗師,是用無數的材料堆出來的。
  “我知道了。”
  在一號空間里,林風已經進行了無數次的實踐,但他不可能把這件事說出來,因此只能接受父親的安排。
  為了不暴露自己的秘密,林風甚至故意表現出幾次失誤。
  這一天,他只鑄造了13件生活用具。
  雖然數量減少了,但質量卻上升了一大截。
  這13件試驗品的質量,比起普通的刀劍,還高出許多,處于精品武器與普通武器之間。
  用生活用具來練習技巧,天下獨此一家。
  “也不知這麼做究竟是對還是錯。”林風無奈地想到,“這樣高品質的生活用具,足夠他們用幾十年而不壞,這樣下去,我們鐵匠鋪早晚得關門。”當雙龍鎮家家戶戶都用上這些高品質生活用具,那麼幾十年內肯定沒人會再來買生活用具了。
  這里不是縣城,市場有限,這麼做無異于竭澤而漁。
  “罷了,一切順其自然吧。”林風搖搖頭,不去想這些了,“也許幾年後我們已經不在雙龍鎮了。”
  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相反,這種可能性很大。
  不知是巧合還是冥冥中自有安排,這批試驗品生活用具一出,便迅速引起一輪預訂熱潮。
  次日,客人蜂擁而至,前來預訂生活用具的人絡繹不絕。
  一個個嘴上很是客氣,把林風誇得就像一朵花兒似的。
  “老林,你這大兒子可真了不起,竟然鑄造出這麼好用的生活用具!”
  “佩服,老林果然教導有方,林風這孩子又懂事,又有本事,比我家那倆兔崽子強多了。”
  “我看林風也到了成家立室的年紀了,要是不嫌棄,我家那閨女倒是可以許給林風,就是不知道林風願不願意。”
  “依我看啊,這事兒能成,你家那丫頭也蠻俊的,配得上林風。”
  這都是些什麼人啊!
  林風可不想讓別人做主自己的婚姻,連忙道:“大家是來預訂生活用具的吧?你們來這邊登記一下吧,順便交一下訂金,我一定盡快鑄造出來。不過你們也看到了,人太多,所以不可能一天就趕出來,時間可能要慢一些。”
  提到生活用具,大家頓時更熱情了,也顧不得拍林濤和林風的馬屁,趕緊爭先恐後去另一邊登記,而他們登記預訂的是清一色的柴刀!
  接待了一波又一波的客人,一直到下午,這一波預訂熱潮才慢慢降溫。
  林風喘了一口氣:“怎麼一下子來這麼多人?”
  等他從一個客人嘴里知道了事情的起因,頓時哭笑不得。
  事情是這樣的,昨天一個名叫張華的樵夫拿到預訂的柴刀後,直接背著一背兜的劈柴工具,去雙龍鎮前方的千龜山砍柴,誰知在砍柴的過程中發生了意外,那一把柴刀居然劈在了背兜上,背兜里的一堆劈柴工具被一刀劈斷,把這張華嚇了一大跳,心疼得要死。心疼之後,他終于反應過來,這把柴刀是鐵鑄的,其余劈柴工具也是鐵鑄的,結果這把柴刀卻輕輕松松把所有劈柴工具都劈斷了,刀身卻沒有絲毫折損,在陽光下,反射出一道亮光。
  不信邪的他,顧不著心疼了,果斷試驗幾次,結果就是,一堆劈柴工具被劈成了廢鐵,柴刀卻毫發無損!
  這個驚人的發現,頓時令他興奮不已,一回到鎮里,逢人便講,得意極了。
  最初有人不信,道:“世上怎麼可能存在這麼神奇的柴刀?反正我不信,除非你親自試驗給我們看看。”
  張華自信滿滿,當場就表演了幾次,終于令所有人都信服了。
  這樣的八卦事件,傳播的速度快得離奇,一晚上時間,整個鎮子的人都知道了。
  由于張華坦言這把柴刀是從林家鐵匠鋪買到的,所以才會有今天這一幕發生。
  十天後,雙龍鎮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了一把柴刀,所有的柴刀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堅硬、鋒銳!
  無論用來劈什麼都好使!
  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沒找到柴刀劈不了的東西。
  但誰又知道,這些,僅僅只是林風鑄造的試驗品,試驗品三個字,就定下了它的檔次,注定上不了台面。
  “這十天掙的錢比以往幾個月還多。”林風雖然累得夠嗆,但收獲也不小,“十天掙了7500精石,加上前幾個月存下來的5000精石,已經夠我們家一年的花銷了。不過弟弟的學費足足10000精石,還得再想點辦法才行。”12500精石,除開學費,就只剩下2500精石了,只夠他們一家兩個多月的花銷。
  值得欣慰的是,他的成長腳步並沒有停下來,他每天都能夠掌握更多的技巧搭配,十天下來,他已經能掌握196種技巧之間的搭配,鑄造出來的生活用具,一天比一天好。
  他已經成為這個鎮子里最好的鐵匠,名聲徹底傳播出去了,現在誰不知道林家鐵匠鋪的那個年輕鐵匠?
  林風很享受也很珍惜這樣的平靜生活,因為他知道,這樣的平靜不會持續太久。
  但是他卻無法預料到,他的生活很快就會被打亂,而且還是以一種很特別的方式。

第九章 柴刀的威力
更新時間2015-1-9 14:45:44 字數:3183

 千龜山是雙龍鎮前面的一座大山,說是大山,但實際上千龜山並不大,面積約40多平方千米,高度約為800米,青木大陸不存在海拔一說,自然,這里的高度就是從千龜山山腳的地面算起。
  不過,千龜山雖不大,存在的年月卻極為久遠。
  據傳,千龜山是遠古時期一只縱橫天下的超級神獸坐化而成,在那一只神獸死去很多年以後,其尸體便化為了千龜山。
  也許是這個原因,令千龜山像極了一只超大號的烏龜,龜背上的山岩紅紅圓圓地凸顯著一個個小包包就像是一塊塊巨鱗,連成一體,便形成一個超大號的龜殼。而那些小包包,也像極了一只只小烏龜的龜背。
  千龜山是縣城與雙龍鎮之間的必經之路,每一天都有人從這里經過。
  “駕……駕……”
  “唏律律……”
  寒風中,十二匹烈馬在千龜山山腰高速奔馳,偶爾伴隨著幾聲馬嘯。
  千龜山很久都沒有迎來這麼一大群人經過了,今天是一個熱鬧的日子。
  “哈哈哈~哈!大哥,我們快到家了!”烈馬背上,一個絡腮胡中年大笑道。
  最前面那一匹烈馬背上,一個相貌與絡腮胡中年相仿的儒雅中年也是發出痛快的笑聲:“哈哈哈~哈!在外面打拼了好些年,總算可以衣錦還鄉了。外面的日子充滿了爾虞我詐,終究不如千龜山好!”
  隱約間,他看到了雙龍鎮那一排排齊整的屋舍,雙眼淚花閃爍:“雙龍鎮,我的根!”
  “老二、老三,再快點,我已經迫不及待了!”儒雅中年朝著馬背猛地甩了一鞭,“駕……駕……”
  後面十一匹烈馬緊緊地跟著,寸步不離。
  然而,就在十二匹烈馬衝到山腳的時候,在那濃密的樹木叢中,猛地響起一片聲音:“殺!”
  幾十道人影從樹木叢林衝了出來,迅如疾風。
  “大哥小心!”老二和老三驚呼道。
  “老大小心!”九個小弟也齊呼一聲。
  刷──
  一支利箭迎面飛來,儒雅中年眸子一縮,猛地彎下腰,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這支利箭。
  但是危險一茬接著一茬,躲開了利箭,敵人卻還有後招。
  一個青衣壯漢持著一把鋒利的大刀,逆著寒風的流動,在點點閃爍的晶瑩白光中,斬向了儒雅中年。
  “卑鄙!”
  儒雅中年痛罵一聲,只來得及抽出背後的大刀,硬擋這一刀。
  “鏗鏘!”
  兩把大刀相交,發出刺耳的金石聲,火花四溢。
  “唏律律~”
  烈馬在這一股巨大的力量下,前蹄直接跪在了地上,揚起一捧塵土。
  兩者實力相當,同為四階武士,只是一個是偷襲,並且是從樹上跳下,有力量加成,另一個匆忙迎戰,來不及發力。
  “咻!”第一回合交手,儒雅中年的長刀便脫手飛了出去,在空中打了幾個轉,最後橫插入一根樹幹。
  刀一脫手,儒雅中年就暗叫糟糕。
  他腳在馬背上用力一踏,借著這一股力道,跳下馬,隨即往那一根樹幹衝去。
  “休想拿刀!”那偷襲之人,幾乎與他同時行動,一刀再次劈下。
  老二老三和一票小弟已經被敵人包圍,正與敵人展開激烈的廝殺,誰都不能分心,一分心就只有一個下場:死。
  儒雅中年往旁一躲,左臂卻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不能去取刀!”儒雅中年立即放棄了奪回長刀的想法,轉身便逃。
  一對一公平正面交戰,他自認不會輸給眼前的敵人,但敵人卻不會給他這樣的機會。
  “哪里跑!”
  那人大喝一聲,緊追了上去。
  一逃一追,幾個呼吸的功夫,他們便脫離了主戰場,衝到了幾十米開外。
  “可惡!”儒雅中年有力無處使,又恨又無奈。
  逃出一百多米,儒雅中年卻依然無法擺脫敵人,背上、腰間還新添了兩道血痕。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儒雅中年急得腦子都亂了,一邊倉皇躲避,一邊想辦法。
  “啊~”一道驚慌的聲音從前方傳來,那是一個樵夫。
  樵夫一看就是老實巴交的農民,應該是雙龍鎮的鎮民,不過他第一次見到這種殘酷的陣仗,著實被嚇壞了,扔下手里的柴刀,一轉身就不要命地跑,生怕被殃及池魚,也許他腦海里已經只剩下一個字:逃。
  在生命的威脅下,他哪里顧得著被視為傳家寶的柴刀,人死了,留著柴刀又有什麼用?
  “只能用柴刀先應付一下!”儒雅中年箭步衝了過去,一把抄起地上的柴刀。
  “赫!”
  一道沉沉的低喝從背後傳來,敵人高高躍起,再次一刀劈來。
  儒雅中年已經來不及躲了,持著柴刀往一側砍去,必須把這一刀擋在一側,否則……
  “鏗鏘!”火花四溢。
  擋住了!
  這把柴刀奇跡般地擋住了敵人的大刀,並且沒有斷成兩截。
  “好機會!”趁著這個空檔,儒雅中年翻身而起,站直了身體,他調整好姿式,貪婪地呼吸了一口空氣,“劣勢被扳回了一點。”
  青衣壯漢嘲諷道:“一把柴刀而已,它能擋住我一次,還能擋住我兩次嗎?”錯失了一舉擊殺儒雅中年的良機,他心里也有點惱火。
  “廢話少說,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儒雅中年面色冷峻。
  盡管處于下風,但儒雅中年嘴上可不認輸,氣勢上決不能被擊潰。
  “既然你急著送死,那我就成全你吧。”青衣壯漢冷哼一聲,衝了過去。
  儒雅中年深吸一口氣:“一定要撐住啊!”
  他所說的當然是手中的柴刀。只是,他心里十分清楚,柴刀只是生活用具,而對方手中則是實實在在的武器,盡管只是最普通的武器,但其品質卻遠非柴刀所能比擬的。
  “鏗鏘!”
  “鏗鏘!”
  “鏗鏘!”
  硬碰硬三次,那一把柴刀,頑強地撐了下來。
  儒雅中年無比驚喜:“好樣的!”
  青衣壯漢則是無比惱怒:“看你能撐多久!”微微屈膝,隨即再次衝了過去。
  他要一口氣將儒雅中年斬殺,決不能再給儒雅中年喘息的機會。他深知,儒雅中年的戰斗經驗無比豐富,若不能一鼓作氣將之斬殺,錯失這個機會,就需要大費周章。
  “來吧!”
  儒雅中年胸中湧起濃濃的戰意。
  一把長刀,一把柴刀,再次激撞。
  “哢嚓!”
  噗──
  刀身斷裂的聲音同時在兩人耳邊響起,隨即便是一道武器刺入身體的聲音。
  儒雅中年眼神一黯:“終究還是撐不住了嗎?”隨即又自嘲,“也對,只是把柴刀而已。”一把柴刀能在一把武器長刀下支撐這麼久,本就已經不可思議了,他還能奢求什麼?
  “柴刀終究只是柴刀,你把希望寄托在它身上,這是最愚蠢的決定。”青衣壯漢嘲笑道。
  只是,儒雅中年為什麼還沒有倒下去?
  好痛。
  青衣壯漢慢慢低下頭,眸子猛地緊縮,瞳孔無限擴大。
  一把精悍短小的柴刀,正插在他胸口,“滴答、滴答……”血液從柴刀刀柄慢慢滴下,在地上形成一朵紅色血花。
  轉頭看向手中的長刀,刀身已然斷成了兩截。
  “原來,斷的是我的刀……”話沒說完,青衣壯漢的壯碩身體,便轟然倒下。
  他雙眼圓睜,死不瞑目。
  儒雅中年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一幕:“柴刀的威力,什麼時候這麼大了?”他感覺自己快跟不上這個世界的發展變化了。
  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大口喘息著,貪婪地呼吸四周的空氣。
  “老二、老三!”他突然想起兩個兄弟,猛地起身,朝那邊衝去。
  但剛衝了幾步,他忽的停了下來,來到青衣壯漢身邊,蹲下來,一把拔出柴刀,看了看毫發無損的柴刀,他緊握著它,這才衝向主戰場。
  儒雅中年是一群人中戰斗力最強的人,有了他這個生力軍的加入,一群偷襲者很快便被盡數擊殺。
  雖然擊殺了所有敵人,但他們這邊也折損了五位弟兄,加上他在內,一共只有七個生還者,好在老二老三沒死,只是受了幾處刀傷。
  “大哥!”
  “老二、老三!”
  幾兄弟興奮地抱在一起,劫後余生的喜悅,令他們更加珍惜彼此。
  “對了,大哥,你,你是怎麼幹掉那個家伙的?”老二問道。
  老三道:“對啊,我們親眼看到你的長刀被劈飛的,按理說……”
  儒雅中年十分高興,揚了揚手中的柴刀:“因為它!”
  老二老三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一把柴刀?”
  “柴刀怎麼了?雖然它只是一把柴刀,但它卻把那家伙的長刀都砍斷了!它的質量可不比我那把刀差。”儒雅中年感慨了一句,隨後哈哈大笑道:“我們得感謝那個樵夫,要不是他這把柴刀,我們三兄弟今天全都得交代在這里。”
  “蓮花佣兵團的人太可惡了,我們都已經公開宣布退出了天龍佣兵團,他們居然還窮追不舍,殺到了我們老家!”老二咬牙道。
  “天龍佣兵團也不是什麼好鳥,我們走的時候,還假惺惺挽留,我們一走,轉身就把我們的底細透露給蓮花佣兵團。”老三也氣憤不已。
  儒雅中年擺擺手:“不用管他們了,先回雙龍鎮再說。”
  聞言,老二嘿嘿笑道:“對,我們馬上回去,等進行了交接儀式,大哥你就是雙龍鎮的新任鎮長了,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刺殺帝國正式官員!”
  “大哥可是晨風院長欽定的雙龍鎮鎮長,誰敢不服?”老三也跟著笑了。

第十章 林濤的決定
更新時間2015-1-9 22:38:17 字數:2858

 雙龍鎮換了一個新的鎮長,據說是個強大的四階武士。
  這幾天,新鎮長家里熱鬧非凡,拜訪的人們絡繹不絕,熱鬧程度快及得上年夜了。
  不過林風父子卻不關心鎮長是誰,他們一如既往地鍛煉著。
  “256種技巧搭配起來還是有點勉強啊。”剛鑄造完一把鋤頭,林風擦了一把汗。
  林濤面無表情,誰也看不出他對林風滿意還是不滿意。
  “煉器三要素之中,最難的就是技巧。”林濤松開輪扇的拉手,凝視著火爐,“材料的性質和掌火能力都能用時間慢慢磨練,但技巧是需要經過一次次鑄造才能徹底掌握。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學會這些技巧的,但,你必須珍惜每一次鑄造,它會是你最寶貴的經驗。”煉器師是用一大堆材料堆出來的,天賦越差的人,需要的材料就越多,因為他們只有經過更多的鑄造,才能夠掌握相同數量的技巧。
  因此,煉器對天賦的要求,無比苛刻。
  “是,父親。”林風應道。
  這時,外面傳來一道文雅的聲音:“請問,林風林先生在家嗎?”
  林濤看了林風一眼,轉身迎了出去。
  “我是林濤,林風是我兒子,你找他有什麼事?”林濤不希望林風受到外界的打擾。
  一共三個中年,一個打扮很文雅,像一個讀書人,另外兩個則是一副武夫的打扮。
  說話的是那個讀書人一般的中年,他微笑道:“冒昧打擾,很抱歉。”
  隨後,他又道:“我是雙龍鎮新任鎮長─楊毅,旁邊這二位是我的二弟楊莽、三弟楊辰,這次特意上門拜訪,是有件事想和林風商量一下。”
  鎮長?
  不過,這個名頭可嚇不倒林濤。
  他眉頭一挑,道:“他現在很忙,有什麼事,你直接跟我說吧。我想,我還是有資格替他做主的。”
  “當然,您是林風的父親,自然有這個資格。”楊毅一點也不惱,“請問,能不能找個安靜一點的地方,這里不太適合談話。”
  “你們跟我來吧。”林濤把一群人帶到後院堂屋。
  相對而言,後院要安靜許多,更適合談話。
  待三人入座,林濤才坐下,問道:“現在可以說了吧?”
  “是這樣的,我聽說林風年紀輕輕,卻能鑄造出質量上乘的生活用具,在煉器之道有極高的天賦。不過,雙龍鎮是個小地方,會束縛他的成長,我認為他應該去一個更高更大的舞台,徹底展示他的煉器才能,正巧,我有這方面的關系,可以幫上一點忙。”楊毅開門見山,直接說出了自己突然造訪林家的目的。
  林濤皺了皺眉,還沒說話,屋外卻傳來了林風的聲音:“不用了,雙龍鎮很適合我。”
  只見林風慢慢走進來,道:“謝謝鎮長大人的好意,但我覺得雙龍鎮很好,我很滿意,沒必要再去別的地方。”
  他清楚地記得,當初蕭然的離開,給父親帶來了多麼大的打擊,他不想父親再經歷一次這樣的打擊。雖然他也很想見識見識外面的世界,但他不是非去不可。
  為此,他寧願放棄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
  林濤眼底閃爍著一絲欣慰,但嘴上卻呵斥道:“你來做什麼,出去,繼續鑄造去。”
  “父親。”
  “我讓你出去。”林濤臉一沉。
  “哦。”林風無奈地搖搖頭,轉身離開。
  “看來林風並不願意離開家鄉。”楊毅嘆了一聲,語氣不免有些遺憾,“我在外面走南闖北這麼多年,見過的煉器師不少,但林風的煉器天賦,卻沒多少人趕得上。真是可惜。”他是真的替林風感到可惜,可惜了這麼一棵好苗子。
  林濤卻表達了不同意見:“鎮長大人……”
  “比起鎮長大人,我更希望你稱呼我為楊先生。”楊毅笑道:“我們是平等的。”
  “楊先生,我剛才就說過,他的事情,我有資格替他做主!”林濤道。
  楊毅驚訝道:“您的意思是?”
  林濤深吸一口氣,像是在下定決心,他緩緩道:“我替他答應你了!只是我很想知道,你為什麼要幫他。”他緊盯著楊毅,如果楊毅不能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那麼他還會拒絕。
  作為一鎮之長,楊毅憑什麼幫他們?僅僅是因為林風很有煉器天賦嗎?
  “好吧,我坦白。”楊毅無奈道:“之所以幫助林風,其實是因為林風曾救過我們一命。”
  “此話從何說起?”林濤可是知道,自己兒子最近從沒離開過雙龍鎮。
  “是柴刀,林風鑄造的一把柴刀救了我們一命。”楊毅索性把千龜山所經歷的一切敘述了一遍,“說起來,如果沒有林風,我們三兄弟今天也不可能坐在這里與您談話了。所以,我們必須報答林風,否則,我們寢食難安。”
  也許這就是天意吧。
  林風鑄造出柴刀,柴刀救了楊毅,而楊毅又反過來幫助林風。
  失神片刻,林濤問道:“那麼楊先生打算帶林風去哪里?”
  “我與胡斐先生、卓不凡先生都有聯系,他們兩位都是江龍縣少有的偉大煉器師!都是經過了四星考核的真正煉器師!最重要的是,他們的煉器經驗十分豐富,手中的資源也很可觀!”楊毅認真道:“我可以向他們二位引薦林風,但能不能得到他們的認同,就要看林風的表現了。不過我對林風很有信心,林風一定能獲得他們的認可!”
  “我也相信。”林濤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誇自己的兒子,“我對他的煉器天賦很有信心。”
  他又問道:“那麼楊先生打算什麼時候帶他去?”
  “我這兩天還要處理一些私事,這樣吧,後天,我們後天出發,您覺得如何?”楊毅想了想,回答道。
  林濤沉吟道:“那就這樣吧。”
  楊毅站起身,拱手道:“那就這麼決定了,我們後天再過來接林風。林先生,告辭!”
  “告辭!”楊莽和楊辰也拱了拱手。
  “告辭!”
  楊毅一行人離開後,林濤回到了鐵匠鋪里。
  林風停下鑄造,喊道:“父親。”
  林濤擺了擺手:“你跟我來,我有話要跟你說。”
  兩人進了後院堂屋。
  林濤道:“我和鎮長已經談好了,你後天跟他去縣城。”
  “不,我就在雙龍鎮,就留在這里。”林風昂著頭,“我只想呆在您身邊,哪兒都不想去。”他不想成為第二個蕭然。
  “林風。”林濤臉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你願意留下來,我很欣慰。”這是十八年來他第一次摘下冰冷的面具,在林風面前表達他的心聲,他微笑道:“從你接觸煉器算起,才半年時間,這半年里,你展現出無與倫比的煉器天賦,你每天的進步都十分明顯,我預計,最多兩個月,你就能掌握千鑄技巧之間的搭配,成為三星煉器師!林風,你是我林濤的驕傲!是林家的驕傲!”
  八個月就成為一名三星煉器師,一旦洩露出去,必將引起整個青木大陸的轟動!
  現在的林風,也算得上大器晚成吧。
  “但是,這還遠遠不夠。”林濤話音一轉,表情嚴肅起來,“以你的天賦,是有希望成為一名偉大的煉器宗師的!難道成為一名三星煉器師,你就滿足了嗎?”他對林風充滿了信心,“去吧,外面的廣闊天地更適合你,那才是你的舞台。林家的資源已經在蕭然身上消耗殆盡,沒有更多的資源用來培養你了,呆在雙龍鎮,你永遠都無法成為一名偉大的煉器宗師!”
  他的目光里充滿了鼓勵。
  林風還是有些擔心:“那您呢?”
  “我?呵呵,我的手很快就要痊愈了,你不用擔心。”林濤笑道。
  “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縣城?以您的煉器能力,很容易就能找到一個合適的工作。”林風問道。
  林濤卻鄭重道:“林風,你要知道,這里才是林家的根,這輩子,我都不會離開這里!”顯然,林濤患有嚴重的戀土情結。
  沉默許久,林風才問道:“父親,您真的希望我去縣城嗎?”他走了,就再也沒有人陪在父親身邊。
  “我希望我的兒子能成為一名煉器宗師!”林濤背過身,“所以,你必須離開,無論你答應還是拒絕!”
  這一刻,他再次表現出他的霸道。
  一年前,蕭然要走,林濤卻死活不同意,如今,林風想留下來,林濤卻執意讓他走。
  他變了。
  抑或,想通了什麼。
  “我答應你,我一定會成為一名偉大的煉器宗師!”林風認真道。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控儔陬pk10厙硊湮 .
控儔陬樓熬撮б 控儔陬嫘豢逄湮姨 控儔陬pk10靨葆寞寀 控儔陬疑樑 控儔陬pk10轎煤數赫 控儔陬4鎢冪桄軞賦
俙奀奀粗怀賸褫眕惆劑鎘 控儔陬pk10珨毞撓ぶ 笭④奀奀粗粗厙 奀奀粗侐陎佷繚 奀奀粗羲蔣瘍鎢ヶ 奀奀粗怀ヴ腔陑怓覃淕
掛冞瘙掛怕陬pk10蚻ヴ傖髡薹竭詢腔撮б 阰鎗徹奀奀粗篲 控儔陬埻燴 控儔陬睿撓ぶ羶羲 控儔陬枑珋祥賸 控儔陬俋峓蜊等
控儔陬pk10毀阨攫 笭④奀奀粗蝥怷棚萯 奀奀粗統蕉篲 奀奀粗陎郪恁崋繫俙 奀奀粗蛁聊憩冞 奀奀粗數赫冪都境鎘
控儔陬阰堤腔 控儔陬饒珨爛羲宎腔 毞踩韓誥睿奀奀粗軗岊芞 奀奀粗綴侐湮衙薹 鏃厒奀奀粗數赫厙珜唳
豎悸奀奀粗 囀蹄貊 控儔陬躓檔 笭④奀奀粗鎗杅趼撮б 控儔陬粗き芘蛁篲 蚗瞳奀奀粗儂ん侒篲
擄陎奀奀粗溢楊鎘 奀奀粗軗岊芞崋繫艘鎘 奀奀粗寞 控儔陬 淩樑 笭④奀奀粗韓誥磁羲蔣
笭奀奀粗羲蔣瘍鎢 刓昹奀奀粗羲蔣瘍賦彆 忒儂奀奀粗芘蛁篲 控儔陬pk10獗疑憩彶 奀奀粗ヶ4芘蛁厙桴
啃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