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控儔陬pk10厙硊湮,褪撮陔恓ぜ逄 ㄛ种忮翋奪拫嶺寧窐講岈嘟涾熄堈堤蚧爵湮倰ˋ詫湖揭岍匐測悈婠襄踱阯倳妀珛堍釬俋夼 ㄛЭ殤赻雄堍俴堁ァ﹝

藹桱岊夔 俶夔薯著わ塑У囀ㄛ控儔陬輪100軗岊芞賒弅ㄛ祥す脹沭祥眈備匼窐聆ぜ嶺軗 湮咡繚狟盺籵萇趕恅馱芶淏渾祥樓歎ㄛ荎逄唳艘啦 ㄛ傷躂苤遠⑴獗﹝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修真醫聖08
超級老豬
2018/4/20發行
仙武都市09
月藏鋒
2018/4/20發行
末日戰神10
北極熊
2018/4/20發行
絕代神主19
百里龍蝦
2018/4/20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31 (32完結)
飛牛
2018/4/20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3
千杯
2018/4/20發行
妙醫鴻途52
煙斗老哥
2018/4/20發行
修煉狂潮60
傅嘯塵
2018/4/20發行
終極戰兵73
梁七少
2018/4/20發行
不死神凰05
寫字板
2018/4/25發行
九極戰神10
少爺不太冷
2018/4/25發行
懶神附體12
君不見
2018/4/25發行
修真聊天群2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4/25發行
凌天神帝26
君天帝
2018/4/25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7
匣中藏劍
2018/4/25發行
完美神醫40
步行天下
2018/4/25發行
天道圖書館57
情痴小和尚
2018/4/25發行
至聖之路90
永恆之火
2018/4/25發行
翻天印04
火槍手
2018/4/27發行
無敵煉藥師07
憤怒的薩爾
2018/4/27發行
修真醫聖09
超級老豬
2018/4/27發行
絕代神主20
百里龍蝦
2018/4/27發行
仙帝歸來26
風無極光
2018/4/27發行
天界戰神49
笑南風
2018/4/27發行
妙醫鴻途53
煙斗老哥
2018/4/27發行
鬥神傳承56 完結
浮兮
2018/4/27發行
最強紈褲79
夏日易冷
2018/4/27發行
不死神凰06
寫字板
2018/5/2發行
仙武都市10
月藏鋒
2018/5/2發行
九極戰神11
少爺不太冷
2018/5/2發行
懶神附體13
君不見
2018/5/2發行
凌天神帝27
君天帝
2018/5/2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4
千杯
2018/5/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8
匣中藏劍
2018/5/2發行
天道圖書館58
情痴小和尚
2018/5/2發行
終極戰兵74
梁七少
2018/5/2發行
無敵煉藥師08
憤怒的薩爾
2018/5/4發行
末日戰神11
北極熊
2018/5/4發行
絕代神主21
百里龍蝦
2018/5/4發行
修真聊天群26
聖騎士的傳說
2018/5/4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32 完結
飛牛
2018/5/4發行
完美神醫41
步行天下
2018/5/4發行
妙醫鴻途54
煙斗老哥
2018/5/4發行
最強紈褲80
夏日易冷
2018/5/4發行
至聖之路91
永恆之火
2018/5/4發行
翻天印05
火槍手
2018/5/9發行
修真醫聖10
超級老豬
2018/5/9發行
仙武都市11
月藏鋒
2018/5/9發行
九極戰神12
少爺不太冷
2018/5/9發行
懶神附體14
君不見
2018/5/9發行
仙帝歸來27
風無極光
2018/5/9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5
千杯
2018/5/9發行
不死道祖40
仙子饒命
2018/5/9發行
修煉狂潮61
傅嘯塵
2018/5/9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藏鋒》作者:他曾是少年 149
尋書 8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重生之魔教教主》作者:封七月 8
《天書魔法師》06 電子書,2013/09/30 將於購物頻道上架,敬請支持! 7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重生之大經紀》 作者:都默 6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開個診所來修仙》作者:李閒魚 6
轉帖:縱橫歷史軍事新書《無才》作者:盧小熙 6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神話禁區》作者:何處不染塵 6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5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5
本週熱門留言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507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主神逍遙》作者:神秘道人 280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藏鋒》作者:他曾是少年 265
轉帖:創世中文玄幻小說《神道丹尊》作者:孤單地飛 193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133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115
轉帖:創世中文網都市小說《吹神》作者:辰機唐紅豆 110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大王饒命》作者:會說話的肘子 53
異俠第三部 33
轉帖:創世軍事戰爭新書《叢林戰神》 作者:叢林狼 30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劍神輪回》 作者:太叔炙
發言人:搬運工  IP192.168.*.*  日期:2016/01/14 17:14 
http://www.qidian_com.ripai.info/Book/3635280.aspx
我曾與傅紅雪坐在一起喝酒,曾經在全真教指點劍道。
曾經領教喬峰的降龍十八掌,曾經和段譽說,六脈神劍是這樣子的……
曾與田不易聯手退敵,曾與李逍遙討論御劍術。
曾在天墉城劍指紫胤真人,曾在洪荒之中對玄都大法師說:師弟,叫聲大師兄聽聽!
當我喝醉酒,推開那扇門時,就已經注定,踏破諸天,以劍証道!

第1章 太叔炙
更新時間2015-10-26 17:52:24 字數:2361

 大宋王朝,離水州,天河山脈。
  大雪紛飛,北風怒號,寒冷刺骨。
  “鏘鏘鏘鏘……”在呼嘯的寒風之中,獨特的鐵石交擊的鏗鏘的聲音以一種獨特的節奏流淌開來。
  在一處懸崖峭壁之上,太叔炙頂著強烈的山風,穿著單薄的青色衣袍,絲毫感覺不到寒冷,寬大的衣袖高高卷起,露出強壯的臂膀,手里持著一柄碩大的鐵劍,對著堅硬的山壁,劈砍撩刺。
  太叔炙身形高大挺拔,雖然只有十七歲,容顏算不上英俊,但是面容刀斧雕琢,透出剛毅,一對眼猶如鷹隼,甚是銳利,整個人透出一股孤傲冷絕的氣度。
  劍光如水,在山壁前彌漫開來。
  太叔炙一招一式,簡單之極,劈砍撩刺之間,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但是就是這簡單的之極的劍法,卻透出千軍萬馬的森然氣魄,此時他練得天河劍派的基本劍法之一。
  太叔炙保持著一種奇怪的姿勢,虛領頂勁、含胸拔背、沉肩垂肘、膝頂趾抓。若有二十一世紀習練國術的人再此,定然認識這是三體式的樁架。
  大鐵劍不斷掃擊著面前的山壁,力從地起,六合發力,脊椎猶如一條大龍抖動,勁力從腰部傳到肩部,肩部傳到手臂,手臂產生一種抖勁傳到手腕,一節一節傳遞,調動全身的力道,太叔炙的手腕靈活有力,鐵劍化作一條蒼龍,詭異的掃在山壁之上。
  每一次掃擊,在大鐵劍抽回之時,都能清楚的看見劍痕之中的石屑紛飛,每一道劍痕都有四寸深。
  太叔炙的劍法已經突破到了一種較高的境界,剛柔並濟,陽中生陰。太叔炙一身剛猛的整勁與內力融合一體,大鐵劍如同劈水一般掃在山壁上,隨後大鐵劍上的附著的內力,化入陰柔的力量,透進山壁里,才有了四寸深的劍痕。
  這些劍痕都是四寸深,不多一分,不減一分,控制力非常驚人。
  “六千四百零一,六千四百零二,六千四百零三……”
  太叔炙一劍接著一劍,一會是左手,一會是右手,輪換著掃出,一刻也不停歇,進行著枯燥無比的修煉。這種程度的修煉,天河劍派的年輕弟子們沒有幾個人能堅持下來。
  太叔炙是個武癡,喜歡這種如同苦行僧一樣的修煉,從中感悟力道的變化,心里神會,從而達到力道的完美。
  十七年前,太叔炙推開那扇古怪的青銅古門,便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這個擁有內力的神奇世界,成為了天河劍派內剛剛出生的嬰孩,從此他便開始了日夜的苦修。
  前世,太叔炙是一個華夏國二十一世紀的搏擊教練,沒有做過多少有意義的事情,除了不斷的在擂台打傷人,就是街頭將人家打殘廢,錢賠了不少,家底都要被賠光了。少年的時候,正趕上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武俠電影風靡華夏的時候,無數的少年被電影所吸引,開始拜師習練武術,太叔炙正是當年洪流中的一員。
  太叔炙當年習形意、八極、戳腳,後來因基本功扎實,進入了國家武術隊,只是不滿上台表演武術的花架子,遂改學泰拳、拳擊、綜合格斗。三十幾歲正值黃金時期,參加世界重量級綜合格斗大賽,連續拿過三屆金腰帶。
  原本他以為會這樣過一輩子,誰曾想去見一個多年未見的師兄,竟然喝醉了,朦朦朧朧之間碰到了一扇古怪的青銅古門,出現幻覺以為那是洗手間的門,一推之下,將他帶到了這個世界。
  太叔炙是天河劍派的內門真傳弟子,五歲開始學拳,十歲開始修煉基礎內功,和基本劍法,由于他的父親是天河劍派的七大主峰玉衡峰的峰主,十五歲時便有了自主選擇秘籍的權利,遂選擇《橫練鐵布衫》、《大力鷹爪功》、《鬼魅十八踢》,一一練至大成。後經兩年先後打通十二正經,奇經八脈中的陽維脈達到後天三重巔峰。
  十歲修煉內功,七年時間,達到後天三重巔峰,這進展的速度只能算是一般。不過太叔炙橫練鐵布衫大成,同等境界之下已經無敵手,就是後天四重也未必能在他手中撐過百招,再加上前世搏斗經驗豐富和國術的獨特發勁技巧,一身戰力強橫,甚是可以與後天五重的人對戰。
  天河劍派,乃大宋王朝八大宗門之一,內門弟子六百,外門弟子四千,高手眾多。天河劍派為了保証弟子的質量,入門條件比較苛刻,一般來說要經過篩選收徒,成為外門弟子。而成為外門弟子不一定能進入內門,若是二十歲之內,內功修為達到後天六重,才能進入內門。太叔炙之所以能成為內門弟子之一,是因為他的父親是天河劍派的玉衡峰峰主。
  掃出五萬劍之後,太叔炙緩緩收勢,此時他因為長時間的掃擊山壁,衣袍之上都附著一層石屑。
  太叔炙將大鐵劍收回背後的劍鞘,吐氣開聲:“散!”
  內氣游走全身,身軀猛然一震,衣袍獵獵,一股無形的力量擴散出來,身上的石屑陡然噴射而出,伴隨著呼嘯的山風吹向遠方,消失的無影無蹤。
  太叔炙眺望遠方,原本翠綠的山巒,此刻皚皚白雪,銀龍飛舞。
  這里是大宋王朝西南偏僻之地,天河山脈。
  據傳,天河山脈原本是平原,有著一片很大的湖泊,蒼穹突然破碎,天界的天河傾瀉而下,注入此地,遂淹沒四方,後被一個大能之士,移四方山脈匯聚于此,故而擁有天河山脈之名。
  太叔炙這些年來一直呆在天河劍派,對于這個世界了解的並不多,只知道除了大宋王朝之外,還有四大王朝。大宋王朝之內,疆域遼闊之極,擁有四大豪門、八大宗派。其中八大宗派獨立朝堂之外,掌控江湖勢力的走向。
  天河劍派在八大宗派之中,名列第五,以劍聞名天下,掌門郝子之乃是先天巔峰強者,一柄三尺青峰縱橫于世,據說是活了接近兩百年的老怪物。
  太叔炙的父親太叔成德,原本是一個平民,二十歲時恰巧適逢大宋王朝與北邊的大梁王朝開戰,被強行征兵,加入麒麟軍。
  從此接觸軍中武學,從小兵升到伍長,刻苦修煉,身先士卒,步步生蓮,最後做到了麒麟軍副督統的的位置,由于驍勇善戰,立下不小的功勞,被加官進爵。後來厭倦官場,辭官歸隱,專注于武學,感悟天地,從後天巔峰突破至先天境界。後因機緣巧合,加入了天河劍派,成為玉衡峰的長老。
  太叔炙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只聽得全身骨骼劈里啪啦作響。
  前世學拳,今世練劍。
  劍客,作為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出生的他來說,劍客是一個非常令人向往的職業,長袍獵獵,駿馬長嘶,背負長劍,笑傲江湖,是多麼讓人遐逸。
  天色將暗,太叔炙身形一縱,沿著懸崖峭壁唯一有些坡度的地方,身形連縱,朝著天河劍派玉衡峰而去。

第2章 玉衡峰
更新時間2015-10-27 20:11:46 字數:2157

 天河劍派,七大主峰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
  玉衡峰的弟子,在天河劍派之中算是最少的,只有七個人。
  太叔炙回到玉衡峰的時候,掌管灶房的三師兄蕭鴻准備晚餐。
  此刻正在切是牛肉,蕭鴻切成薄片,用鹽醃制一下,隨後將姜蒜切成片,小蔥就切長段,幹辣椒剪段。
  一陣炊煙冒起。
  鍋里倒入油,冒青煙時,姜蒜入鍋爆炒,霎那間香味飄逸,牛肉入鍋大火快速翻炒,稍稍有點變色了,加白酒,然後濃烈的酒香飄將出來,放入幹辣椒,與牛肉一起翻炒,放點醬與其他佐料,完成出鍋。
  香氣在空氣中飄蕩開來。
  蒜苗炒肉絲,紅燒金鯉魚,蔥扒香乳豬……一盤一盤的端上來,足足有七八道菜。
  大餐桌上,六男一女,七名弟子與首座夫婦,共聚一桌。
  太叔炙坐在椅子上,夾起牛肉肉往嘴里送,嚼了幾下,味道還不錯,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濃香的酒水滾入肚子里,一團暖流擴散全身,舒服至極。
  這時,母親楊婉茹開口道:“炙兒,你也有十七歲了,是不是要為我們太叔家著想一下,找個兒媳婦。”
  眾弟子端著飯碗,頭低下,見師母舊事重提,想笑而不敢笑,唯有唯一的女子王靜茹在那低語淺笑。王靜茹十八九歲,天生麗質,體態婀娜,容顏秀麗之極,肌膚白皙晶瑩,一笑之下,修長的黛眉,彎彎而下,猶如月牙一般。
  她天河劍派的十大美女之一,追求者眾多。平時也乖巧孝順,頗受太叔成德夫婦寵愛。
  七大弟子之中,太叔炙是屬于老七,修為也是他們之中最低的。
  “娘,你又來了,我一個人自在慣了。”太叔炙無奈的搖搖頭。他從穿越到現在,除了修煉還是修煉,哪有時間和女人糾纏。再說他兩世加起來都有五十多歲的年紀,找個十幾歲的小丫頭,實在是受不了。
  楊婉茹道:“哪能一人自在慣了,你一個十七歲的人,是應該成家了。再說一個男人沒有女人,那怎麼能行,不知道搖光峰首座鳳夢蕊的徒弟魏巧兒,你覺得怎麼樣?那姑娘長得可水靈著呢,皮膚又白,都能透出水來。”
  “娘,不需要了,別為我操心了。”
  太叔炙無奈道,他都不知道以後的路怎麼走,還女人呢,你就別逗了。
  楊婉茹又道:“那魏巧兒不行,不如浮雲山莊莊主李青峰的姑娘李嫣然怎麼樣,豐胸細腰、一生就是一個兒子。”
  “好了,談這些幹什麼,炙兒不願就不願,再說炙兒現在實力比較淺,等以後行走江湖,還差遇不到心愛之人。真是慈母多敗兒。”太叔成德看著她,有些不悅,口氣有些冷淡。
  楊婉茹表情一愣,隨即幹笑道:“不說不說,來,炙兒,吃這個金鯉魚……”
  太叔炙無奈的搖搖頭,甩開膀子加快速度,以求盡快吃完,逃離這是非之地。
  酒足飯飽之後,太叔炙回到自己的庭院。
  太叔炙邁開大步,來到庭院之中,每個真傳弟子都有自己的院宅,三間房舍,組成的獨立院落,大概四百多平方米。
  他雙目寒光四射,化作一頭暴猿,碩大的拳頭在空中急速揮動,力道極大,在空中發出低沉的氣流爆裂之聲。
  他所施展的拳法乃是江湖上普遍流傳的《大力靈猿拳》,這路拳法是最簡單的最基礎的拳法,號稱一切拳法的源頭。《大力靈猿拳》沒有厲害的殺招,都是基礎的招式,是熬打力氣修煉拳法的基礎,很多武者在接觸拳法的時候,都要從《大力靈猿拳》開始。
  但是太叔炙所打的大力靈猿拳與流傳的大力靈猿拳不同,更加暴力。
  只見他看似簡單的出拳,其實用上前世國術的打法,力從地起,腰間發力,從肩膀到肘部,再到小臂腕部,層層發力,一節一節的傳遞,將全身的整勁都打了出來,所以一拳下去,比以前的拳力增大一倍有余。
  國術基本上都是講究力從地起,六合發力,打出整勁。
  太叔炙練的形意拳是河北李存義的一脈,重意不重形,打法千變萬化。
  以前修煉大力靈猿拳的時候,就發現爆發力是個短缺,所以便將整勁的發勁用在了上面,配合體內的內氣,出拳剛猛力沉,猶如長江大河,連綿不絕。
  如果有人在此,一定會感到驚訝,這最為基礎的大力靈猿拳,竟然被他用的如此暴力。
  太叔炙雙拳快如閃電,越打越順,丹田的內氣游走全身,氣勢如虹,大力靈猿拳漸漸的變了,變成了形意拳,時而化作一頭猛虎張牙舞爪,時而化作蒼鷹凌空淒厲……
  一拳……
  兩拳……
  三拳……
  一直到六千拳……
  太叔炙身軀赫然一停,雙手從丹田抬起至眉心,再從眉心下壓,沉至丹田,一口濁氣從口中噴射而出,猶如利劍。
  “在前世內力功法缺少的情況下,經過無數前輩的改良才轉化出一拳擊出,六合發力的整勁技巧。前世明勁易力,暗勁易筋,化勁易髓,三步功夫,易筋、易髓最為難練,沒想到在這個世界,我得到內氣功法之後,便可以輕松的辦到。”
  太叔炙苦澀的搖搖頭,不過他下一刻便開始興奮起來。
  在這個世界,武者分為後天、先天,但是先天之上呢?
  太叔炙目光思索:“先天之上又是什麼,八大宗門的掌門的修為俱在先天巔峰,都是接近兩百歲的老怪物。從傳記來看,有很多突破先天巔峰的人,都會神秘的消失無影無蹤,不知去向。”
  不知去向,難道是破碎虛空?
  一陣腳拖著地上的沙沙的腳步聲響起,打擾了太叔炙的思緒。
  太叔炙不用猜,已經知道了來人是誰。
  一個看上去四十上下,身形挺拔,面容較為英俊的男子,緩步而來,氣度非凡,周身上下似乎形成了無形氣流,那漫天大雪絲毫附著不了他。
  來人正是玉衡峰峰主太叔成德。
  太叔成德雖然看上去四十上下,其實真正的年齡已經五十三歲了。但是他駐顏有術,加上又是先天高手,自是看上去年輕許多。
  太叔成德的聲音響起道:“你的大力靈猿拳,收放自如,意境有成,威力更加超過原版,不愧是我太叔血脈,資質非凡。”
  太叔炙大劍歸鞘,肅立行禮:“父親,你怎麼來了?”

第3章 玄天弱水劍氣
更新時間2015-10-28 20:43:29 字數:2074

 太叔成德上下打量著太叔炙,只見他這個兒子,周身上下透著一股風姿卓然,蕭疏軒舉之態,滿意的點點頭,道:“你這兩年每日苦修,進步快速,也算難得。不過應注意輕重緩急,所謂欲速則不達,幸好我傳你的功法沒有走火入魔的隱患。”
  太叔成德移動腳步,來到太叔炙身邊停下,又道:“為父這次來尋你,是見你已經後天三重巔峰的修為,是該練‘玄天弱水劍氣’了。”
  玄天弱水劍氣!
  太叔炙眼睛一亮,他這些年一直只練基本內功和基本劍法。玄天弱水劍氣是父親成名內功,玄奧無窮,作為先天八重的修為,父親卻能逆殺先天十重的高手,可見玄天弱水劍氣威力。
  太叔成德笑道:“世人大多數只知我們玉衡峰一脈以一套七式失魂劍法,立足于天下,只有少數人知道玉衡峰還有一門內功絕學。”
  太叔炙沉默無語,等待著父親說下去,因為他敏銳的感覺到,父親有話說出。
  太叔成德的聲音傳來道:“天下武學,分為下乘、中乘、上乘。下乘的武學滿大街都是,中乘的武學掌握在一些小家族的手里,而上乘的武學,則是大門閥與大宗門的手中。我們玉衡峰一脈的‘玄天弱水劍氣’乃是上乘內功。”
  太叔炙連連點頭,知道父親說的沒錯,上乘武學確實掌握在大宗門,大門閥的手中。父親雖不是門閥子弟,充其量只是一個在大宗門之下的長老罷了,但是武道地位卻與門閥等同,讓人不敢小覷。一方面有大宗門的庇護,另一方面是父親掌握著上乘功法。
  太叔成德淡淡道:“炙兒,我們玉衡峰的‘玄天弱水劍氣’玄妙無比,看好了!”
  身形突然猶如鬼魅一般,來到一尊巨大無比的岩石前,長袍飄然猶如謫仙,長期持劍形成的修長的手伸出,兩指成劍迅速點出,口中念念有詞,聲似飄渺:
  “太極兩儀,四象八卦,陰陽相生,五行輪轉,乾坤福地,而行鬼神,弱水劍氣,凌空一指。”
  “弱水劍氣,凌空一指!”
  飄渺的聲音飄蕩在空中,太叔成德的食指點在假山前,劍氣離體,仿佛是隨意一點,隨後身形飄動,回到太叔炙的身邊。
  太叔炙看那假山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但是他冷靜不動,知道父親的實力,絕非這麼簡單。
  果不其然,一陣朔風刮過,只見那座假山變成粉末,隨風飄揚。
  太叔炙頗為驚愕地看著這詭異一幕:“這……這是什麼妖法?”
  “你呀,這玄天弱水劍氣被人說成妖法,那些想得到這門功法的人,豈不是被你活活氣死。”太叔成德來到房間里,啞然失笑:“玄天弱水劍氣練至小成,便能擁有柔純狂飆的劍氣,摧敵于無形,若是配合失魂劍法,相得益彰。不過失魂劍法講究意境,讓人產生幻覺,陷入滾滾紅塵中,斃命當場,這才是玉衡峰制敵的真正精髓所在。”
  太叔成德從懷中掏出兩本秘籍,上面書寫著《玄天弱水劍氣》,《失魂劍經》遞給他道:“這兩本功法的副本我已經給你抄寫好了,以後按照書上練,不懂的地方來問我,天河劍派的門規你也知道,但是為父還要說一句,武學不可輕易外傳,否則就算你是我的親兒子,也要廢除武功。”隨即又柔聲道:“晚上別休息晚了,好了,我先回房了。”
  太叔成德說完,邁步走出太叔炙的庭院。
  看著父親消失的背影,又看看手中的兩本秘籍,眼神火熱起來。
  什麼時候,才能有父親這般超絕的實力。
  書房之內。
  無書架上塞滿了書籍,密密麻麻。靠窗的碩大書案上,堆滿了一垛垛白紙,筆墨硯台排列的整整齊齊,整個書房散發著一股濃烈的書香之氣。
  太叔炙坐在書案前。
  手上拿起一本厚厚的書籍,上面書寫著四個大字《失魂劍經》。
  “《失魂劍經》,玉衡峰的最高劍法。”
  太叔炙目光閃爍,傳聞《失魂劍經》早在六百年前就已經存在,沒有人知道是誰創的,只知道是第三代玉衡峰峰主劉長雲無意中得到,並發揚光大。
  面對威震天下的秘籍,太叔炙毫不猶豫,將秘籍翻開。
  只見書籍之中是密密麻麻的圖案與講解文字,圖案是一個狂放不羈的書生在舞劍,竟然是父親的樣貌。
  這些劍式,角度刁鑽,巧妙絕倫,從不可思議的角度擊出,劍走偏鋒,狠辣霸道。
  太叔炙不斷的翻看著,突然……
  “轟──”
  一股強烈莫名的氣息,直撲而來,空氣為之震蕩。
  撲面而來的森然劍意,讓太叔炙渾身打著冷顫,秘籍中的書生好似活過來一般。
  劍意!
  這秘籍之中竟然擁有劍意!
  太叔炙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他的目光凝聚在劍法之中,這《失魂劍經》總共七式,但是這七式變幻莫測,劍招之中配有獨特的內功心法,甚是奧妙。
  第一式“魂兮何去”,看似簡單,是雙手持劍前刺的動作,但是一劍刺出,卻感到有很多種變化,後招無窮。
  太叔炙凝神在第一式“魂兮何去”之上,一股強大的劍意撲面而來,畫中的書生仿似動了起來,驀然前刺。
  太叔炙心神一震,駭然之極,那畫中的書生仿似從秘籍活生生的跳出,一劍朝他刺來。
  這一劍刺出,讓他墜入一種絕望的境地,他好似被這一劍刺死,魂魄離體而去,墜入茫茫鬼域之中,隨著洪流走上奈何橋,不知要到何方?
  “死了……我死了麼?”
  太叔炙驀然驚醒,發現自己依然在書房之中,身上不自覺間發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劍意……
  這劍意如此可怕!
  剛剛被這股劍意所侵,讓他有種遁入輪回之感,成為孤魂野鬼的恐懼。父親留在秘籍中的劍意竟然如此恐怖,這要是真人,那還得了,先天境界到底是何種程度?
  好在太叔炙大風大浪都經歷過,收起心神,研究起秘籍。
  整部失魂劍經,洋洋灑灑,一萬字,闡述非常詳細。
  即使如此,太叔炙也花了整整一個時辰,才大致看明白。

第4章 衝突
更新時間2015-10-29 17:51:36 字數:2238

 太叔炙背著大鐵劍身形竄動,猶如一只飛鶴,朝著懸崖峭壁而去。茫茫的雲霧籠罩著峭壁半腰之處,翻騰的雲霧,化作滾滾洪流,猶如瀚海一般。
  懸崖峭壁之前,耀眼的劍光彌漫而出,太叔炙持著大鐵劍,猶如靈性一般將基本劍法使出。
  鏘鏘鏘鏘……
  金石交擊的聲音不斷的在空中響起。
  那山壁似是沒有阻礙,如同豆腐一般,被大鐵劍劃出一道道劍痕,縱橫交錯。
  石屑紛飛而下,五萬遍之後,太叔炙臉不紅氣不喘的收劍而立,滿意的看著面前巨石上的劍痕,嘴角挂起笑意。
  太叔炙吐出一口濁氣:“基本劍法也只能是這個樣子了,該修煉失魂劍法了!”
  太叔炙盤腿而坐,翻開《失魂劍經》,這七式失魂劍法,施展出來氣象森然,猶如百鬼夜行,奪人心魄,讓人不自覺間心驚膽戰,從而破綻百出。
  秘籍中的劍意,他現在施展不出,但是這劍招還是可以。太叔炙將失魂劍法施展一遍,感受著里面的力道與技巧。他心里有了大致的印象,原來劍經的內功心法,竟然與玄天弱水劍氣有異曲同工之妙,並且可以體會那種玄之又玄的意境。
  不愧是玉衡峰最高的絕技,太叔炙相信只要將失魂劍經練至大成,即使不依靠一身橫練的外功,同等境界也會被他一劍殺之。
  時光如梭,不知不覺半年的時間已經過去。
  依舊是這個懸崖峭壁,雲海翻騰,隱隱之中可以見到劍光如水。懸崖之上,太叔炙身穿深青色長袍,手持一柄厚重的大鐵劍,大鐵劍的呼嘯聲從老遠都能聽見。
  此時的太叔炙挺拔的身姿,刀刻斧雕般的容顏,越來越孤絕卓然。
  太叔炙目光沉凝,五十斤重的大鐵劍在他手中猶如無物,上下翻飛。從第一式到第六式一一使出,待到第七式“千魂弄巧”,太叔炙一步邁出,大鐵劍驀然前劈,霎那間似乎劃破時空,千鬼咆哮,鬼面崢嶸,一劍劈出,魂飛魄散,墜入輪回。
  太叔炙收劍而立,只看見對面的山壁之上被劈出一道深深的劍痕,足有五寸深。
  太叔炙看著眼前的劍痕,低笑一下:“失魂劍法,最重劍意,一劍劈出,魂飛九天,一劍了之。難怪父親能以一柄長劍,闖出偌大的名頭。這劍法真是狠辣之極。”
  這半年的時間里,太叔炙廢寢忘食,一直在修煉失魂劍法,他雖然資質只能算中等,但是兩世人為,擁有獨特的見解,將失魂劍法步步吃透,不知不覺步入小成,內功修為也到了後天四重的初期的境界。
  十七歲到達後天四重初期,在天河劍派也算是比較靠前了。
  俗話說,勤能補拙,白天練劍,晚上修煉內功,這種枯燥之極的苦修,一般人很難承受。太叔炙堅持下來,總會有回報的。
  太叔炙在這番刻苦的修煉下,再加上以前修練過形意拳,對于意境的把握,通過不斷的觀想,漸漸的悟出了劍意,達到小成。
  “現在失魂劍法大致掌握,唯獨內功一途還沒有修煉,接下來的時間就是修煉玄天弱水劍氣的時刻。我現在的內功還是基礎內功,修煉玄天弱水劍氣的第一步,就是轉化弱水劍氣的屬性。”
  太叔炙盤腿而坐,合抱丹田,回想著玄天弱水劍氣的心法,開始修煉起來,一呼一吸,體內的內氣以一種玄妙的軌跡運轉,從十二正經流淌到奇經八脈之中,然後又鑽入筋肉骨髓、五髒六腑,蘊養全身,再次回到丹田的時候,內氣之中便多出了一絲柔純的劍氣。
  太叔炙周而複始,一遍一遍的運轉,一個循環、兩個循環、三個循環……一個時辰過去,達到十個循環,體內的內氣盡數被化為玄天弱水劍氣,可是太叔炙卻絲毫沒有停止意願,繼續運轉循環。
  如此又過了一個時辰,從十一個循環開始,體內的弱水劍氣越來越來圓潤流暢,直到二十個循環,丹田之中一陣鼓脹,湧現脹痛之感,太叔炙停下了,吐出一口濁氣。
  太叔炙長身而起,一臉驚訝:“嗯?剛剛才轉化為玄天弱水劍氣,竟然修為增長了幾分!”
  上乘功法就是上乘功法,這修為增長的速度不知道比基本內功要快了多少倍。
  太叔炙看看天色,還沒有到傍晚。
  也罷,今天就到這里,為自己開始修煉玄天弱水劍氣,放一次假。
  身形連縱,朝著玉衡峰而去。
  剛剛走到半路,就看見一個人朝著他直奔過來,神情慌張。太叔炙眼力銳利,一眼便認出了來人。朝著他本來的是一個中等身材,面容削瘦,背著長劍的少年,眉清目秀,大約十六七歲。
  “炙師兄,不好了,靜茹師姐被人欺負了。”
  那少年一看見太叔炙,臉色一喜,速度加快。
  太叔炙穩住身形,這個朝他奔來的少年,名叫施立,是他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修為是後天三重後期。
  在天河劍派,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圈子,太叔炙也不例外,圍繞著他而形成的圈子自然也有十幾個。
  施立的父親曾經是天河劍派的執事長老,只不過在他很小的時候,外出遭遇強敵身殞,所以有了這層關系,即使他修為低微也是內門弟子。
  “六師姐?怎麼回事,施立你給我說清楚!”
  王靜茹可是母親的寶貝疙瘩,在七大真傳弟子之中,她最得寵,甚至比他這個親兒子還有寵上三分。
  玉衡峰的幾個師兄弟也是對她擁有愛慕之情,唯獨太叔炙待她彬彬有禮,一來他兩世為人將男女之情看淡,而來對于十幾歲的小丫頭,實在提不起興趣。
  不過現在王靜茹竟然被人欺負,讓他怒意湧出……
  太叔炙雙目寒芒畢露!
  “本來靜茹師姐,進山採智龍草,沒想到碰到尤鬱,那尤鬱滿嘴污穢,當眾調戲……”施立快速的敘述事情的經過。
  太叔炙眉頭一皺:“這尤鬱是誰?”尤鬱,還憂鬱呢!他在腦海中把這名字過了一遍,沒有找到熟悉的感覺。
  施立解釋道:“兩個月前,這尤鬱是被尤寧松帶上山的!”
  “尤寧松?尤鬱竟然是尤家的人,他天權峰到是好大的能耐,盡出一些囂張跋扈之輩!我們走!”
  太叔炙背負大劍,由施立帶路朝著事發地點趕去。
  天河劍派,並不像表面上一樣風平浪靜,亦是有勢力爭端。天權峰峰主尤博與太叔炙的父親是死對頭,爭鋒多年。
  一個剛剛上山的弟子竟然敢碰六師姐,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你尤家到底想幹什麼!
  難道你尤博又想搞什麼鬼不成!

第5章 大劍橫空一劍廢功
更新時間2015-10-30 19:08:34 字數:2665

 某山林之中的一處較為平坦之地,二十多名內外門的弟子在這里聚集。
  一個十八歲的高壯少年,將一個瘦弱的少年踹倒在地,隨後對著一旁怯生生,容顏秀麗的王靜茹道:“靜茹小師姐,你的護花使者,已經被我打倒在地,還不跟哥哥走!”
  尤鬱沙啞的聲音響起,帶著一股玩味的笑意,一對眼神充滿了淫•邪。
  “你……你……”王靜茹如蔥白的手指,指著尤鬱說不出話來。
  對面的這個人是後天四重的修為,雖然王靜茹也是後天四重,但是她自己知道,自己實戰經驗缺乏,根本不是這個叫尤鬱的對手,況且他身邊還有五個人。
  “該死的施立,你怎麼還不搬救兵過來!”
  王靜茹心急如焚。
  “快跟尤師兄走吧,尤師兄可是天權峰尤師伯的親侄子,你跟了我們的尤師兄,今後可是吃香的喝辣的。別指望那小子搬救兵,只要我們尤師兄在,沒有人敢來。”
  一個高瘦的少年指著周圍的其他十幾個人,不屑道:“你指望他們來救你麼?別做夢了,他們是外門弟子,只是來看熱鬧的,有什麼資格來管尤師兄的好事。你想指望那個搬救兵的,嘿嘿,他能搬誰來,別以為我不知道,玉衡峰的那幾個弟子都被派出去執行任務了。還有一個卻是整天貓在大山里面,跟苦行僧一樣,現在都不知道貓在哪里。”
  王靜茹氣得發抖:“你……你豈有此理……”
  尤鬱嘿笑道:“小師姐,別想拖延時間了,我知道你的心思,想找你師父吧。實話告訴你,我勸你還是死了這份心,我天權峰弟子眾多,亦又幾位師叔師伯,你們玉衡峰只有那太叔老匹夫獨木支撐,論實力和話語權,根本沒有我們峰主有分量。只要你從了我,我立刻就找我叔叔尤峰主去提親,量他太叔老匹夫,也不敢不答應。我看上你,是你天大的福氣,只要你伺候周到,以後你就是大夫人!”
  “你……你實在是欺人太甚。”
  尤鬱步步緊逼,囂張撥扈,王靜茹何曾受過這種氣,她泫然欲泣。
  尤鬱哈哈一笑,朝著王靜茹走去,他就喜歡這種場景,貌美如花的美女在自己的逼迫下,柔弱無助。
  鏘!長劍出鞘,王靜茹剛要與眼前的這個淫•賊拼命,卻聽見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
  “尤鬱!作為師弟是誰給你如此膽子,淫•辱同門師姐!”
  聽到這個聲音,尤鬱的笑容一滯,腳步停了下來。
  而王靜茹聽到這個聲音,臉上露出喜悅的神情。
  一個高大挺拔,背負大劍的身影從遠處而來。那些圍觀的十幾名弟子,紛紛讓了開去,正是趕來的太叔炙。
  圍觀的十幾個人中,有兩名少年氣質獨特的少年站起那里,一個面容清秀,氣度森然,一個相貌普通,卻懾人彪悍。
  “趙城,我們走吧,已經不需要我們出手了。”氣度森然的少年看了出現的太叔炙,淡然道。
  趙城神情一怔,看向氣度森然的少年,訝然道:“曹水,你難道認識這家伙?”
  曹水看著太叔炙背後的大鐵,努努嘴道:“擁有這柄大劍的人,也只有玉衡峰的太叔炙了。此人一身橫練功夫驚人,普通刀劍無法傷其分毫。他是內門之中有名的武癡,苦行僧的般的修行,不論是內門還是外門,都非常出名。觀其氣態,太叔炙很有可能步入後天四重。”
  趙城點點頭道:“橫練功夫,原來如此,若是太叔炙實戰經驗豐富,那個尤鬱根本不是他十招之敵。這有看頭了,要走你走,我決定留下看看!”
  太叔炙的到來,讓圍觀的弟子一陣興奮。
  “太叔炙來了……”
  “他來了就好了……”
  “這下有的看了,尤鬱算是提到鐵板了……”
  “這個尤鬱,竟敢調•戲王靜茹仙子,看吧,下一刻就是他顫抖的時候!”
  眾人的譏諷,讓尤鬱惱怒異常,臉色鐵青,雙目一瞪,咆哮起來:“你們吵什麼吵,都給老子閉嘴!”
  太叔炙一步一步走來,護在王靜茹的身前,目光平靜的看著尤鬱。他沒有說話,就這樣平靜的看著。
  尤鬱神情殭硬,額頭出現一絲冷汗,他感到太叔炙雖然沒有說話,但是身上的氣機籠罩著他,一股冰冷的殺氣,從對方的身體散出,猶如海浪一般一浪接著一浪的朝他湧來,讓他渾身發冷。
  尤鬱實在想不明白,同樣是後天四重,面對太叔炙的時候,竟然讓他產生一種只要一動,就會遭到對方強力的攻擊之感。心里湧現出一絲無力。
  娘的!不就是玉衡峰的狗崽麼,老子有叔叔撐腰,怕個球!
  尤鬱身軀一震,膽氣湧現,目光回瞪:“看什麼看,我就喜歡小師姐,你管得著麼?”
  太叔炙笑了起來:“喜歡,可以呀。每個人都有喜歡心儀之人的權利,既然你喜歡我六師姐,那就放膽子追。我同意六師姐嫁給你,不過想要娶我六師姐,必須過我這一關,打贏我手中之劍,你就可以娶我六師姐了!”至始至終,說出來的話都是平淡之極,好像是對王靜茹漠不關心一般。
  尤鬱愣住了:“你說什麼……”打贏太叔炙,就可以把王靜茹抱回家?
  玄天弱水劍氣運轉全身,余音滾滾,背後的的大鐵劍嗡嗡作響,顫抖不已。
  太叔炙一字一頓,冷冷的開口道:“想要我六師姐,那就先打敗我,廢話少說,出劍!”殺氣森然,以他自身為中心,向四周擴散開去,原本寒冷的天氣,更加寒冷。周圍的人忍不住打了冷顫,仿似來到了極冰之地。
  “你竟然戲弄我!”
  尤鬱立刻明白過來,對方這是在戲耍他,立時大怒。鏘的一聲,長劍出鞘,朝著太叔炙攻去。劍光有如秋水,劃破虛空,速度極快,眨眼之間就已經的刺到了太叔炙的面前。
  後天四重的實力,尤鬱也不是軟柿子。
  太叔炙冷哼一聲,腳步一錯,面對攻來的一劍,避了開去。
  “想躲,沒那麼容易!”
  尤鬱一聲輕喝,滿面猙獰,手中長劍隨即就是一個斜削,朝著太叔炙攻去。
  但是太叔炙的實戰經驗何等豐富,自然看出劍法中的破綻,腳步再次一移,猶如一縷清風,閃了開去。
  一連攻了十幾劍,尤鬱都是無功而返,連太叔炙的衣角都沒有摸到,不由得罵道:“你娘的,只會躲來躲去,有本事跟大爺正面拼上一招!”
  旁邊旁觀的曹水不屑的冷冷一笑,雙方根本不是一個層次,太叔炙的境界明顯比尤鬱高上一籌,步伐之間圓潤至極,摸透尤鬱的破綻,穿插之間,戲耍對方。
  “這可是你說的,接我一劍!”
  鏘!背後的大劍出鞘,太叔炙一劍劈出,失魂劍法第四式“魂散魄飛”施展而出,劍意衝天而起。
  隨著這一劍劈出,尤鬱感覺自己一下子被一抹劍光劈中脖子,頭顱衝天而起。可是本該要死的自己,卻異常清醒,待他觀察之時,發現自己是靈魂狀態,黑暗之處黑白無常甩開拘魂鞭,將他纏住,就要拉入那黑黝黝的地府通道。
  他不斷的掙扎,可是越掙扎越離地府的通道越來越近。
  碰的一聲,尤鬱赫然清醒,發現自己還是在原來的地方,但是緊接著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道,硬生生將他抽飛,跌落地面,隨後丹田絞痛,哇的一聲,吐出鮮血。
  太叔炙大劍歸鞘,負手而立。
  尤鬱一臉駭然,感受著受創的丹田,空空如也的內氣,慘然的指著太叔炙:“你……你竟然傷我氣海,廢我修為!”
 
第6章 對戰後天五重
更新時間2015-10-31 14:12:43 字數:2275

 武功被廢,還不如一劍殺了他。
  尤鬱雙目透出無限的怨恨,氣海被破,即使先天巔峰的大宗師出手,恢複氣海,卻終其一生也難以進步。
  “這是你自己找的,你千不該萬不該調戲我玉衡峰的人。”
  太叔炙看著倒在地上的尤鬱,神情淡然道。
  “這……太叔炙竟然如此輕松的勝了?”
  “同樣是後天四重,卻一劍了之!”
  “這怎麼可能,同等境界,實力差距如此之大!”
  一劍,只用一劍,所有人都不願相信這個事實。
  他們知道太叔炙很強,若是用十招或者十幾招將尤鬱廢了,他們還能接受,畢竟太叔炙同等境界之下戰力強橫,可是太叔炙只用一劍。一劍啊,同等境界之下的一劍,這是什麼概念?
  趙城一臉的驚訝,望向旁邊的曹水:“這太叔炙真的很強,一劍就將尤鬱廢了!”
  曹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也為太叔炙一劍的結果而感到吃驚,不過他看到了更深的一層:“太叔炙剛剛一劍斬出,氣象森然,奪人心魄,看來是意境有成!”
  “意境有成,劍意?十七歲領悟劍意,未免太強橫了吧。”趙城搖搖頭道。
  曹水淡淡道:“這有什麼,太叔炙畢竟是真傳弟子,是先天強者的兒子,若是劍意都領悟不了,那就和紈褲子弟沒什麼兩樣,他這些年苦行僧一般的修行,又有什麼意義。”
  想要成為先天強者,必須將全身奇經八脈全部打通,感悟天地,突破屏障,從而借天地元氣用于自身,全身內氣轉化先天,真氣源源不息。
  但是這世間修煉何其之難,當一個武者開始修煉內氣開始,將全身經脈打通,氣貫全身至少要十五年,若是資質不好,終其一生也無法打通全身經脈。
  打通全身經脈之後還要面臨先天屏障,若沒有高品級的功法,稍有不慎就會變成白癡或直接死亡,對自身心性和感悟也有一定需求。
  “太叔炙,劍意?”
  趙城心里低念著,看著場上那高大挺拔背著大劍的身影,眼神迸出幾縷火光,有一個峰主的老爹就是好,這劍道境界都比別人高一等。自己這個苦哈外門弟子,每一步都受制于人,什麼時候才能如太叔炙一般的快意恩仇。
  太叔炙看也不看地上的尤鬱,此人武功已廢,等于廢人,不值得他重視。
  “我們走。”
  伸手拉住有些受驚的王靜茹,太叔炙與施立轉身離開。
  “你竟敢廢尤師弟的武功,現在還想走,沒那麼容易!”
  一個身形高大,身穿黑袍的冷峻少年,赫然從人群里衝了出來,猶如獵豹一般朝著太叔炙而去,右腿一抖似尖刀一般直戳向太叔炙的襠部,又快又狠,毒辣之極,這是要將他斷子絕孫。
  太叔炙停下腳步,推開王靜茹,目光沉凝,來人他認識,天權峰的弟子,名叫臧藍,一身功力達到後天五重。太叔炙心中一哂,那又如何,你想和我拳腳搏斗,那就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隨即腳步一撮,身軀一扭,奇異的滑了開去,肩膀一裹,抬肘出擊,形意拳中的熊形──老熊出洞,直接撞了過來,氣勢磅礡!
  臧藍心中一驚,原本以為太叔炙即使再強,也不能對戰他這個後天五重中期的修為,沒想到對方打出來的氣勢,竟然達到了後天五重的威力。連忙右腿改變方向,要將對方的豎肘擋下。
  碰的一聲,在眾人的錯愕目光中,太叔炙的豎肘與修長有力的腿撞在了一起。
  肘腿相撞,發出極為沉悶的聲音,在眾人一臉愕然的表情中,臧藍只感覺對方肘部湧現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千斤開外,身軀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三步。
  “橫練鐵布衫大成!”
  這一交手,臧藍立感不對,對方的筋骨異常結實,猶如鐵石一般,堅韌之極,這是橫練鐵布衫大成的現象。
  “怎麼可能?即使你橫練鐵布衫大成,也不可能打出如此重的攻擊。”
  臧藍的眼中透出難以置信,難道是天神神力不成?
  天生神力又如何,如今尤鬱被廢,若讓太叔炙安然離去,而不做表示,一旦尤師叔追究起來,即使族叔是天權峰長老之一,也要將他交出去受罰。
  “青波掌!”
  臧藍爆喝一聲,雙臂猛然一收,筋肉虯結,隱隱脹大幾分,青光流動,緊接著雙臂抖出,雙掌青光流動,形成十幾道掌影,朝著太叔炙當頭籠罩而去,掌風呼嘯,剛猛之極。
  “青波掌!天權峰上乘掌法,沒想到臧藍開始修煉了,太叔炙如果不出劍的話,恐怕凶多吉少!”
  看到臧藍雙掌的威勢,周圍的眾人一片嘩然。
  太叔炙目光沉凝,望著撲面而來的十幾道掌影,在他看來臧藍雖然青波掌威勢不俗,卻有可能沒有掌握其中的精髓,在他眼里露出好幾個破綻。
  搏斗之中,露出破綻,就是最要命的。
  太叔炙毫不遲疑,身體一扭,猶如一頭熊笨拙插到左邊,借著扭□腰胯之力,雙手成爪,抓在臧藍的腰上,左腳往前邁出一步,力從地起,尾閭一挺,玄天弱水劍氣同時噴發,脊椎一抖,雙手隨著脊椎之力,剛柔相濟的力道一下子將臧藍抖了出去。
  太叔炙施展的正是形意拳,鷹熊合擊術!
  人有清秀慵態之分,拳有輕靈拙笨之別,熊形在形意十二形中,側走側打似如旁敲側擊,可謂拙中見秀,別樹一幟。
  鷹形,步步抓拿,封穴閉氣,剛猛凶戾,熊形與鷹形相合,變幻莫測,神鬼難防。不過鷹熊合擊雖然厲害,但要徹底精通,卻是不易。
  前世的時候太叔炙只精通熊、虎、鷹三形,今世他也不忘繼續深造形意拳。
  太叔炙趁著臧藍抖出去,身體本能往下一沉,隨即力從地起,一抖脊椎,竄了出去,但是竄出一步之後,氣勢驟變,猶如一頭猛虎,雙手在地上一撲,整個人借力彈在空中,然後右腿屈膝,猶如隕石一般,帶著凶猛的氣勢朝著臧藍撞去!
  他用上了泰拳中的飛膝!
  臧藍在時的身形還沒有穩定下來,就看見太叔炙一個飛膝撞來,躲避不及,碰的一聲,被剛猛的力道砸在了胸前,只聽得胸骨斷裂聲響起,整個人,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中猶如斷了弦的風箏一樣,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夠了,你們要幹什麼!”
  突然,一道略顯蒼老的聲音響起,吸引了眾人的目光,紛紛朝著聲音來處望去。
  只見一身灰袍,看上去五十多歲的男子,走了過來,看是平常散步一樣,其實迅快無比,剛剛還在極遠之地,下一刻,竟然來到了場中。
  “是執法長老……!”
  “執法長老鐵面無私,不講情面,太叔炙要倒霉了!”
  
第7章 青銅古門
更新時間2015-11-1 1:14:17 字數:2631

 來人正是天河劍派的執法長老,薛冰山,一身修為先天九重,以“離別劍法”聞名天下。
  見到薛冰山的到來,周圍的人臉色赫然一變,眼中產生的懼意。
  臉龐削瘦的薛冰山雙目掃視:“天河劍派的規矩,門下弟子除了切磋以外,不得私下尋仇,致人死亡或重傷,你們當成耳邊風了不成!”一股強烈的威壓擴散開來,朝著太叔炙、尤鬱幾個當事者籠罩過去。
  尤鬱在臧藍的攙扶下站起,薛冰山的威壓撲面而來,如果剛剛太叔炙的殺氣只是冰冷的話,現在薛冰山的威壓則是讓人窒息,讓人從心靈上顫抖。
  尤鬱哆哆嗦嗦的狡辯道:“是太叔炙先動的手,他不僅廢去了我的武功,而且還打傷了臧藍。”
  薛冰山眉毛皺起:“怎麼回事?”
  太叔炙上前見禮,不卑不亢道:“薛長老,尤鬱當中調戲我六師姐,甚至可以說是強擄,如果我晚來一步,後果不堪設想。薛長老初來乍到,可以問問我身邊的這些師兄弟,他們可以作証!”
  王靜茹忍不住出言道:“執法長老,是尤鬱見色起意,攔下我,打傷出手相助的一個師弟,若不是施立師弟去搬救兵,尋七師弟到來,只怕……只怕……”俏臉一陣惱怒的發紅,後面的話,她怎麼也說不出口。
  “不錯,是尤鬱滿口污穢,見這位師姐貌美,見色起意,我可以作証!”
  “還有我,剛剛尤鬱一臉醜態,我都看在眼里。”
  見執法長老在此,圍觀的弟子們紛紛出言。
  “調戲?強擄!”
  薛冰山眼中冒出寒光:“好啊,你們天權峰越來越有本事了,開始調戲同門。哼!品行不端,罪加一等,廢去你的武功,已經是輕的!”
  冷哼一聲,轉頭朝太叔炙道:“至于你,私下斗毆,重傷同門,本該廢除武功,逐出師門,但念你救人心切,出手失了分寸,可以從輕發落。大宋西北泉州青陽鎮,本門的產業養劍堂的執事空了多年,把你發配那里,擔任五年執事,你可心服!”
  “外放?”
  西北泉州,那可是荒僻之地,漫天的黃沙。
  太叔炙表情一愣,這看似是處罰,但其實沒有處罰,甚至可以說是下山歷練。只是他隱隱約約的嗅出一絲不同尋常的東西。
  這些天來,玉衡峰幾位師兄一個一個被派往他處,不是去某地採珍貴的藥材,就是去探查某地的弟子的被害,整個玉衡峰只剩下他與王靜茹兩名弟子。
  如今他去往西北泉州,那玉衡峰就只剩下王靜茹了。
  可是太叔炙又找不出什麼理由不去,畢竟表面上薛冰山可以說朝著他這邊袒護。
  太叔炙隱隱覺得有一個大坑在等著他往里跳,而且又不得不跳。
  萬般心思在太叔炙的腦海里打轉,他朝著薛冰山欣然接受處罰。
  想挖坑讓他往里面跳,他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大坑?
  夜幕降臨,無星無月,朔風依舊。
  玉衡峰,峰主大殿之內,身軀挺拔的太叔成德,負手而立。
  “師尊,這些天我們師兄弟被派出,果然是天權峰在搞鬼,今天尤鬱調戲靜茹師妹,亦是有天權峰尤博的影子。”
  一個身形修長,氣態森然的少年,在太叔成德的面前,平靜的匯報,赫然是白天觀戰的曹水。
  “果然是尤博那個老匹夫,他想幹什麼,將我弟子一一調出,莫非想要動手?天河劍派有我在此坐鎮,他不敢動手,唯有讓弟子外出,他才好下手。可是他為什麼這麼做,難道只是單單想對付玉衡峰?”
  太叔成德面無表情,嘴里嘀咕著。
  “師尊,事到如今,即使尤博想下手,我們也無能為力。”曹水躬身道:“現在唯有通知在外辦事的師兄們,多加小心,別無他法。不過炙師兄已經啟程趕往泉州,不知道要不要事先通知?”
  “嗯,通知蕭鴻他們也好,讓他們心里有個准備,過幾天我會派人接替他們,把他們換回來。”太叔成德惱怒道:“若是尤博想要打著在外面將我的弟子一一鏟除的主意,那他就打錯算盤了,若是他們中任何一個出現損傷,我定然不會與尤博這個老匹夫甘休。”
  聲音頓了頓,續道:“至于炙兒麼,暫時不要告訴,先讓他歷練歷練。他從小到大辦事沉穩,進退有度,磨煉一番有利無害。不過尤博老匹夫最好祈禱炙兒沒事,若是傷了一個毫毛,我就殺上天權峰取他狗頭!”
  太叔承德突然低頭沉吟:“只是泉州青陽鎮,地區特殊,是大宋與大梁緩衝之地,薛冰山為何要讓炙兒去那里,而且一呆就是五年?”
  曹水遲疑道:“薛長老會不會與尤博有什麼瓜葛?”
  薛冰山地位特殊,而且實力不俗,若是與尤博有瓜葛,那玉衡峰的處境就大大的不妙。
  太叔成德搖搖頭:“應該沒什麼瓜葛,薛冰山這個人的脾氣又臭又硬,任何人都不會買賬。先靜觀其變,看看尤博的下一步動作,再做應對。不過我得手書一封,給泉州的長風鏢局。”
  “長風鏢局?如果長風鏢局肯出手,那炙師弟性命無憂。”曹水眼中一亮。
  他口中的長風鏢局,乃是太叔成德行走江湖結交的好友陸長風所創,此人一桿長槍名揚大宋王朝,號稱大宋最鋒利的長槍。
  某小鎮中,一個高大挺拔的男子,身穿青袍,在一家客棧里,盤腿坐在床榻上,正是太叔炙。
  太叔炙是個雷厲風行的人,早離開晚離開都是一樣。
  當薛冰山做出處罰之後,太叔炙就立刻收拾一下行禮,帶了一些盤纏,背負大劍,向太叔成德告別,就趁天色尚早,就離開天河劍派,奔出百里,在一個小鎮的客棧里住下。
  此時他面容安定,上半身直挺,氣勢如劍,隱隱有一絲凌厲,雙手五心朝上,呼吸緩慢均勻,修煉玄天弱水劍氣。
  鼻孔之間,隱隱約約有縷縷白氣在吞吐不定。
  一股柔純的玄天弱水劍氣,從丹田內蔓延而出,在太叔炙的控制下,以一種玄妙的運行路線,在體內經脈之中流淌起來,以無法覺察的速度,一點點的增厚。
  連續三十次循環之後,太叔炙覺得經脈鼓脹難忍,無法承受,便停止搬運,控制體內的弱水劍氣返回丹田之內。
  弱水劍氣回歸丹田處,形成旋窩,自動運轉,太叔炙緩緩的呼出一股氣息,如箭一般從鼻孔中冒出。
  雙眼慢慢睜開,雙眼猶如閃過一抹精芒,深邃沉靜。
  後天四重中期。
  就在剛才,四重中期的屏障隱隱松動,被太叔炙一鼓作氣,突破穩定,從後天四重初期進入四重中期。
  玄天弱水劍氣,他才修煉一天,沒想到竟突破到了後天四重中期。
  只是太叔炙還沒來得及感嘆玄天弱水劍氣的玄妙。
  突然,他眼前大變。
  轟隆隆!
  一扇巨大無比的青銅大門突然出現在太叔炙的眼前。
  從虛影到慢慢凝實,光影轉換,青銅大門之上散發著一個碩大的太極八卦虛影,不斷的旋轉,“射雕英雄”四個蒼勁大字在青銅古門上浮現,甚是突兀。
  青銅古門驀然打開,光芒四射,那“射雕英雄”四個大字化為一股強大的吸力,一下子將他吸了進去。
  就在他被吸進去的一剎那間,一道信息傳入他的腦海中:“由于宿主達到後天境四重,時空古門激活開啟,進入射雕英雄世界,停留時間一年,一年之後時空古門再次開啟,宿主將會返回……”
  
第8章 桃花島
更新時間2015-11-1 14:38:00 字數:2258

 太叔炙從黑暗中醒來,場景大變。
  發現自己置身于一間古色古香的房子里,這是一間偌大的竹木結構的房舍,淡淡的竹木香氣充斥著周圍,縷縷陽光從敞開的竹窗中射入,形成斑斑點點的光暈。
  微風浮動,一股獨特的花瓣芳香味撲面而來。
  一張木質的書案上磊滿了白紙與字帖,幾方硯台擺在旁邊,十幾個青花瓷筆筒,筆桿如林。
  靠牆邊的書架上,堆滿了各種各樣的書籍。
  書卷之氣撲面而來。
  “我這是在哪?我不是在客棧中修煉玄天弱水劍氣嗎?怎麼會在這里?對了,我從後天四重初期突破到後天四重中期的時候,突然出現了青銅古門,是它把我帶到了這里!”
  太叔炙觀察著周圍的環境,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竹木床上,身下披著一層被褥。
  他一陣苦笑,又穿越了。
  青銅古門出現,就沒有好事。第一次出現,讓本來在拳壇叱吒風雲的他,一下子轉世重生,成為天河劍派的弟子。
  這一次青銅古門出現,卻又讓他到何處?
  不過讓他慶幸的是,身體還是那具身體,沒有任何改變,修為還是後天四重中期。只是他身邊的大劍到哪去了?
  莫非沒有跟來麼?
  那柄大劍只是普通材質鑄成的大劍,卻經過千錘百煉,不斷壓縮捶打,重五十斤,也算是較好的利器。關鍵在于堅韌,不容易損壞,經久耐用。
  他重生天河劍派之後,經過修煉橫練鐵布衫,臂力驚人,普通的幾斤重的三尺青鋒,根本不順手,所以才特意鑄造大鐵劍。
  天河劍派內,有專門的養劍堂,修補或鑄造劍器之所,亦是天河劍派幾大生意的經濟來源之一。太叔炙在門派的時候還專門系統的學了鑄劍技藝,他那柄大劍就是自己花了一個月的時間,不斷的加料錘煉,獨立完成的。
  大劍沒有跟來,到是有些可惜了。
  突然,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響起,打斷了太叔炙的沉思。
  一陣清雅的香風傳入他的鼻息,一個身穿淡青色長裙的美麗少女,走了進來,長發披肩,頭發上束著一條金帶,肌膚勝雪,眉目如畫,容顏秀麗之極,美目流盼,透出一種說不出來的靈動之感,靈氣逼人。
  太叔炙眼睛一亮,透出欣賞之意,這個少女十五六歲的年紀,卻如此清麗脫俗,鐘靈獨秀,比他的六師姐王靜茹,不論是氣度還是容顏都要勝上一籌。
  不過太叔炙還不至于對這個小丫頭片子感興趣,他的心態太過成熟,兼之對女•色不怎麼需求,所以他只對這個少女有欣賞之意。
  一道如黃鶯脆啼的悅耳聲音響起,欣喜:“喂,你醒了,我這就去告訴爹爹。”說罷,這個身穿淡青色長裙的少女,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不一會間,只見那個少女領來了一個四十歲的中年人,此人面容英俊清臒,身形修長,身穿青色長袍,一頭濃黑長發,用青色的布巾隨意的束在腦後,腰間別著一桿青色長簫,風姿絕然,蕭疏軒舉,湛然若神。
  一對眼神採飛揚,略顯孤傲,似是能看透人的內心,
  太叔炙看著眼前的中年人,心里產生了疑惑:“這是在哪?這個人舉止氣度非凡,一定不是普通人,我莫不是在這個中年人的家里。而且這個中年人深不可測,我竟然看不透他的修為。這種感覺還是從父親身上才能體現。”
  那中年人以一種清冷的聲音,打斷了太叔炙的沉思,開口道:“你醒了就好,浪費我一顆九花玉露丸,若不是你突然出現在積翠亭,昏倒在地,我才懶得救你。現在你已經沒有大礙,就離開吧!”話語之間透出一股,孤傲不羈之感,直接了當的給太叔炙來了一個逐客令。
  太叔炙表情一滯,原本他還想說些感謝的客套話,可是對方這一番言語讓他有些尷尬。他還沒有碰過這樣的人,既然把人救醒,還嫌別人礙事,趕著出去的。
  旁邊淡青色長裙的少女,嬌嗔道:“爹爹,你怎麼這麼說話,哪有將剛剛蘇醒的趕著往外面去的道理。”
  那中年人冷哼一聲:“蓉兒,這小子來路不正,能輕而易舉的出現在積翠亭,說明桃花島大陣已經被他破去,此人身上蘊含著一股類似道家的內氣,誰知道是不是全真教的人,又誰知道是不是來救老頑童的!”
  在一旁聽他們講話的太叔炙感到一陣奇怪。
  九花玉露丸,名字很熟悉……
  太叔炙在記憶里思考著,終于想起了這麼一段內容:九花玉露丸,桃花島獨門靈丹妙藥,此藥用珍異藥材,以清晨九種花瓣上的露水調制而成,外呈朱紅色,清香襲人,不僅服後之後補神健體,延年益壽,而且還是療傷聖藥。
  太叔炙身軀驀地微微一顫,他終于想明白了。
  “蓉兒……積翠亭……桃花島大陣……老頑童……”
  不是吧,眼前這個英俊瀟灑,風度不凡的中年人,竟然是桃花島島主黃藥師?那這位清麗脫俗,眉宇間靈動之極的小妹妹就是未來的降龍十八掌傳人郭巨俠的夫人,大名鼎鼎的黃蓉了?
  太叔炙為自己的想法,大吃一驚,自己真的不會是穿越到了金庸大師筆下的世界了吧。
  他慢慢的回憶起那青銅古門出現的情景,似乎青銅古門出現的時候,上面有“射雕英雄”四個蒼勁的大字。
  太叔炙不禁在心里罵了起來:“真的穿越到射雕英雄傳的世界了,可是怎麼會來到桃花島,為什麼不是別的地方!桃花島,黃藥師,你不是在玩我麼,黃藥師個性離經叛道,狂傲不羈。性情孤僻,行動怪異,可是很難相處的。”
  “爹爹,你這就是強詞奪理了,全真教內功特點,中正平和,而這位大哥哥,內功純柔之極,雖有著道家的特點,但是明顯和全真教沒有關聯。他剛剛才醒,你就要將他趕出去,你這是什麼道理。總該讓他休息一兩天才走吧,桃花島有爹爹在此坐鎮,有什麼好擔心的。”
  一身淡青色長裙的黃蓉,美目流轉,透出靈動,辯解道。
  這桃花島猶如囚牢一般,除了爹爹和聾啞僕人,還有一個瘋瘋癲癲的老頑童之外,就再也沒有別人了。好不容易來了一個人,又怎能讓他輕易的離開呢。
 
第9章 拜東邪為師
更新時間2015-11-2 1:37:44 字數:2863

 黃蓉與黃藥師撒嬌的結果,就是太叔炙可在桃花島逗留幾天。
  黃藥師拗不過黃蓉,略微冷漠的出了這竹木結構的房舍。
  屋內剩下黃蓉和太叔炙兩人。
  黃蓉美目流轉,靈動的看著太叔炙:“喂,大哥哥,我叫黃蓉,你可以叫我蓉兒。你叫什麼名字?從什麼地方來?為什麼會在桃花島?”
  一連串的問題,如機關槍一樣放了出來,太叔炙苦笑了一下,難道這個年紀的少女都有這麼多的問題麼。抱拳施禮道:“原來是蓉姑娘,在下太叔炙,江湖散人一個,無門無派,出自隱世家族,習得是家傳武功。至于為何到這里,只因在下離開家族,游蕩江湖,聽聞桃花島島主殺人不眨眼,最愛挖人心肝肺腸,所以就來除魔衛道,可是結果……唉,傳言實在是不可信。”
  太叔炙裝模作樣的喟嘆一番,盡量讓自己的話擁有可信度。他不得不如此,畢竟黃蓉在後世之中的映象,可是聰明絕頂,是個人精。
  太叔炙本來想說自幼父母雙亡,但是一想到天河劍派的父母,就改變的主意,說父母雙亡,豈不是咒他們死麼!這一世自幼在天河劍派長大,感情深厚,這是萬萬不能,所以才說了隱世門派的托詞,若是日後詢問家族,再另找托詞。
  黃蓉咯咯一笑,笑靨如花,臉容明麗之極:“殺人不眨眼,挖人心肝肺腸,原來我爹爹是這般恐怖的存在。喂,我就叫你炙哥哥吧,外面的世界好玩麼?”
  太叔炙明知故問:“怎麼,蓉姑娘沒有出去過麼?外面的世界,其實也就那樣,有紛爭也有和平,說好玩也好玩,名山大川,江湖各派,百家爭艷。說不好玩,到處仇殺,不是我殺你就是你殺我,你方唱罷我登場。”原本只是想敷衍一下,不知怎麼的想起了前世今生,不由自主的一陣感嘆。
  似乎觸及到了黃蓉的心事,她的美目微微黯然,嘴里撇撇嘴:“你才多大,不過是十七八歲,弄得和老頭子似的,怎麼和我爹一模一樣。”
  太叔炙借勢問道:“剛才那位前輩是你爹爹,敢問尊姓大名?”
  “你竟然不知道我爹爹,那你到桃花島來幹什麼?”
  黃蓉一臉驚訝的看著面前的太叔炙,竟然還有人不知道他爹爹的?若非見到對方一臉認真的模樣,還真以為是逗她玩得。“你還真是孤陋寡聞,我爹爹可是大名鼎鼎的天下五絕之一,東邪黃藥師,你既然不認識!”
  太叔炙故意露出苦笑的神情:“在下出入江湖,見識淺薄,雖聽過天下五絕的稱號,卻不知道姓甚名誰,原來你爹爹竟然是東邪黃藥師,失敬失敬。”
  黃蓉奇怪的看了看了太叔炙一眼,心里暗忖:奇怪,爹爹名揚天下,只要是江湖人自是知曉桃花島是東邪的老巢,即使是初入江湖,也會被消息靈通的江湖熏陶一二,可是這個人偏偏不知道。此人能穿過桃花島大陣,來到積翠亭,顯然不是庸俗之輩。他到底是裝的,還是真的不知道桃花島是爹爹的地盤?
  此人言行舉止,頗有章法,很顯然是出自名門或者望族,這倒是符合他自己介紹的隱世家族。
  萬般心思在心里轉動,黃蓉多次觀察太叔炙,覺得此人沒有一絲惡意,便將心思壓下。
  忽然想到一事,急急忙忙的出去,片刻之後,便有些吃力的拖著一柄闊長厚重,六尺長,五寸寬的大鐵劍,走了進來:“這死重的鐵劍是不是你的。”
  “這把劍竟然也跟到這里了……”
  太叔炙有些感慨,連忙去接這柄劍,五十斤重的大鐵劍在他手里,猶如無物一般,絲毫感覺不到重量。
  “舉重若輕!”
  黃蓉的美目閃過一絲異彩。
  太叔炙拿著大鐵劍,感受的熟悉的冰冷,心里似乎找到了一種依賴感。自從練劍開始,他就與劍相伴,一刻也沒有離過身邊,對待它甚至比女人更加親密。
  身為一個劍客,就要愛劍、護劍、養劍,以劍為伴。
  狹路相逢,一劍斬之!
  任他刀山火海,勇往直前,劈出最絢麗的一劍!
  踏破虛空,唯有一劍。
  這就是一個劍客的真實寫照。
  而太叔炙正是努力的朝著這方向邁進。
  黃蓉已經離去,房屋只剩下太叔炙一個人。
  他眉頭微皺坐在床前,思索著自己出現桃花島的前前後後。青銅古門的出現太過蹊蹺,十幾年前,他就是無意中推開青銅古門才來到天河劍派,十幾年後這青銅古門又突然出現,把他吸入桃花島。
  太叔炙思前想後,終于記起了青銅古門出現之時的情景。
  “宿主?我是青銅古門的宿主?這個橋段倒是有些熟悉,好像聽我的徒弟小志說過某點網站的系統類型的網絡小說中的情景。”
  太叔炙喃喃自語。
  小志是他徒弟之一,平時也是最懶,資質平平,喜歡看那些稀奇古怪的網絡小說,聽說曾經還當過一年的網絡作者。要不是他家有錢,有個幾百萬資產的老爹,他也不會收為徒弟。太叔炙有時候是很現實的一個人,前世的時候他也要生活,也要生存。
  好像那些被系統附身的主角,都能感覺系統的存在,可是自己怎麼感覺不到。
  太叔炙試了幾次,都沒有什麼異樣的事情發生。
  算了不管了,以後再做計較。
  現在太叔炙在意的是,青銅古門給他的信息。
  一年時間。
  青銅古門把他吸入穿越之門霎那間,告知他在這個世界只能呆上一年。
  時間雖然短,倒是提升實力還是可以。
  圓月高挂,月光皎潔明亮,如一盞夜燈挂在天上,給黑漆漆的夜晚帶來了一絲光亮。
  此時正值二月,桃花盛開,桃花島上,粉紅的桃花在風中搖曳,花香四溢,心醉神往。太叔炙推開房門,入眼的是一片緋紅。他不敢在桃花島內亂走,畢竟桃花島大陣,可不是鬧著玩的。黃藥師父女認為自己是破陣而入,太叔炙自己知道是怎麼來的,是那扇青銅古門把他扔進來的,他可沒有破陣的能耐。
  太叔炙極目遠眺,落在了一處竹林處,只見竹林內有座竹枝搭成的涼亭,亭上的橫匾在月光下異常清晰,是“積翠亭”三個大字,兩旁懸著副對聯,正是“桃花影里飛神劍,碧海潮生按玉簫”那兩句。
  亭中放著竹台竹椅,似是經常有人在此坐著,被用的圓潤之極,在月光下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竹亭之側並肩長著兩棵大松樹,枝幹虯盤,是數百年的古樹。
  蒼松翠竹,清幽無比。
  太叔炙背負大劍站在竹林里,感受著涼亭美景,風聲在竹林里來回竄流,形成一種獨特的哨音。
  太叔炙大劍出鞘,劍光如水,基本劍法施展出來,一劍接著一劍,一劍連著一劍,原本森然猶如千軍萬馬的剛猛劍法,似是與周圍的風流相合,漸漸的透出一種清風徐徐的感覺,劈得空氣劈里啪啦爆響。
  大劍越舞越快,連綿不絕,猶如長江大河一般。
  陣陣的,劍劈在空氣中的呼嘯聲,在竹林里響起。
  太叔炙揮動自如,今夜福臨心至,對著竹林里的風聲有所感悟,觀想風的變化,將風的意境融入劍法之中,劍光舞動,猶如長河之水,洶湧澎湃之時又似清風一般徐緩圓轉。
  一劍、兩劍……三劍……五劍……一直到一百六十八劍。
  周身勁風循環,身體內部的玄天弱水劍氣,集中在一點,凝聚在大劍的劍鋒上,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劍鋒之上出現一層青色的氣流,吞吐不定。
  驀地一劍劈出,猶如清雅的幽谷,突然飄風急雨而至,大劍帶有一股玄妙的意境,地面被劃出一條六尺長,深深的劍痕。
  太叔炙收劍而立,一臉的驚訝,沒想到自己的基本劍法竟然更上一層,悟出清風飄雨的意境出來。
  這時,耳邊突然傳來衣袍獵獵之聲,他只覺的眼前一花,便出現了一道青色身影,緊接著看到了一雙泛著訝然、略帶孤傲的眼瞳。
  一道清冷的聲音傳入太叔炙的耳內:“沒想到你小小年紀,竟然悟出劍意,可願拜我為師?”
  不是東邪黃藥師,還能有誰?
 
第10章 島中修煉
更新時間2015-11-2 16:49:44 字數:2612

 “拜師!”
  太叔炙有些不可置信,這句話竟然出自東邪黃藥師之口。前一刻還要將他攆出去,怎麼現在又要他拜師呢!
  太叔炙遲疑道:“前輩要收我為徒,難道就不怕我是奸邪之輩,不考量我的品性嗎?”
  一陣不屑的笑聲響起,黃藥師哂然道:“品性?你小子氣質灑然,言行舉止明顯受到良好的薰養,須知一個人的氣質與環境息息相關,若是一個叫花子,你說他有氣質麼。蓉兒說你是隱世家族子弟,想必並不會錯。若不是擁有良好的長輩,培育出來的人,又怎麼有如此灑脫得體的氣質。”
  黃藥師雙手負後,目光投向“桃花影里飛神劍,碧海潮生按玉簫”那兩句對聯之上,續道:“我東邪做事雖然一向率性而為,但也不做蠢事,我觀察你整整一天,自問蓉兒天生麗質貌美如花,世間想找到與她匹敵的容顏,少之又少。一般如你這般十七八歲的少年,見之定然魂不守舍,但是你卻坦然面對,談笑風生,眉目之間沒有任何想入非非的異樣。不為女•色所擾的人,要麼是大丈夫,要麼意志堅定。不管哪一樣,在你這般年紀,這份定力,很是難得。”
  黃藥師的目光移到面前十七八歲背著大劍的少年身上:“你練劍多久?”
  太叔炙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問,口中答道:“十歲練劍,現還差三個月,十八歲。”
  黃藥師微微頷首:“七年零九個月,你能悟出劍意,說明資質不俗,悟性極佳,你家族之中似你這般弟子擁有幾人?”
  太叔炙道:“只有我一個。”可不是他一人麼,青銅古門目前只有他能穿越過來,在這個世界,也算得上一人了。
  黃藥師道:“原來如此,難怪你小小年紀能悟出劍意,你家只有你一人,可謂獨苗,自是傾囊相授,你父母呢,姓甚名誰,現在何處?”
  太叔炙面不改色,繼續鬼扯:“家父太叔成德,家母楊宛如,常年隱居昆崙山脈,行蹤飄渺不定。”昆崙山脈延綿十萬里,山巒疊嶂,人跡罕見,想找兩個人難如登天,即使東方不敗來了,也會束手無策。
  黃藥師的神情突然松懈下來,淡淡一笑:“兩百年前,山東之地東平太叔一族,突然出現一位驚世艷艷劍客,武功極高,以精妙劍法名揚天下,名極一時。後來突然有一個名為獨孤姓氏的年輕人手持一柄青光閃閃的利劍,聞名前去挑戰,結果那太叔前輩落敗。憤然隱世,前往昆崙山,避世不出。你姓太叔,又來自昆崙,想來定是那太叔前輩的後人。”
  太叔炙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自己胡扯了一番,怎麼就成為了兩百年前隱居昆崙的什麼太叔前輩的後人了?
  太叔炙愣住的表情,落入黃藥師的眼里,暗自點點頭,此子複姓太叔,出自昆崙,定是與那太叔前輩有關。
  黃藥師悠然道:“那位太叔前輩,原本並非那麼小肚雞腸,只是那複姓獨孤的年輕人,出自北魏貴胄,乃東胡鮮卑血脈,所以引得太叔前輩憤然隱居。”
  太叔炙不是蠢驢笨蛋,既然自已無意中編出來的瞎話,暗合黃藥師的推測,便立刻臉上露出苦笑的神情,開口道:“沒想到前輩明察秋毫,竟然一眼就看穿在下的來歷。”
  黃藥師雙目看向太叔炙,道:“我東邪天下五絕之一,自問足矣做你的師尊,一點也不辱沒你昆崙太叔一脈,小子,你可願拜我為師?”身為天下五絕之一,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五行八卦、奇門遁甲、琴棋書畫,甚至農田水利、經濟兵略等亦無一不曉,無一不精。想拜入他門下的人,足能讓人磕破了頭。若非見太叔炙資質不錯,悟性極佳,氣質出眾,又是昆崙太叔一脈,哪會和他說這麼多話。
  “拜見師尊!”
  太叔炙借坡下驢,順勢拜倒在地。
  得,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不拜師不行的,若是不拜,估計下一刻他就會被黃藥師扔進大海之中,自生自滅。
  不過話又說回來,黃藥師天下五絕之一,內功深厚之極,拜他為師好處甚多,不僅擁有這個世界的門派身份,行走江湖的時候,大名一報:“吾乃桃花島東邪門下太叔炙”,要多瀟灑有多瀟灑,而且亦能有機會學到蘭花拂穴手、彈指神通、玉漏催銀劍、落英神劍、碧海潮生曲等招牌武學。
  就這樣。太叔炙成為了桃花島的關門弟子。
  沒錯是關門弟子,當太叔炙得知自己是關門弟子的時候,一陣錯愕,那以後的程英該怎麼辦?
  不過這已經不是太叔炙可以考慮的事情了。
  自從成為黃藥師的弟子之後,有意無意的和黃蓉套著近乎,打聽桃花島大陣的玄妙,縱是黃蓉精明古怪,也經不住太叔炙的旁敲側擊,三天的時間,就摸清楚了桃花島大陣的一些奧妙。
  黃蓉原本還很高興,覺得有人陪她說話,陪她玩耍,可是三天一過,就不是那樣了,基本上不怎麼見到太叔炙的人。好不容易找到,不是在練劍,就是在熬打內功。徹徹底底的變成了一個武癡。
  這讓黃蓉惱怒之極。
  如此半個月時間過去,將陰維脈一一打通,步入後天四重巔峰的修為。
  經過半個多月的接觸,太叔炙明白了這個射雕英雄世界的一些情況,天下五絕,除了死去的王重陽步入先天之境外,其他的都是後天巔峰的修為。在這個世界,沒有人將後天修為細分,只用絕頂、一流、二流、三流劃分。
  黃藥師、洪七公等乃是氣貫全身,打通全身經脈的後天巔峰強者,可以說是這世間絕頂高手,只差臨門一腳感悟天地,步入先天之境。
  而稍遜一籌的鐵掌水上漂裘千仞,大概是一流高手巔峰。
  隨後馬鈺、丘處機,江南七怪,大概是二流高手。
  太叔炙曾經對照自己和這個世界對比,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他現在連三流都沒有算上,頂多和年輕時候的尹志平差不多。
  太叔炙屹立在孤零零的岩石之上,向遠處望去,只看見白茫茫的一片。海水和天空合為一體,都分不清是水還是天。正所謂霧鎖山頭山鎖霧,天連水尾水連天。遠處的海水,陽光照耀下,散發著動人水光。
  雖然這些天不知道看過多少次大海,但每一次都會感到心曠神怡。
  要想修為突破,修為增長,必須學習大俠楊過,在海邊練功,激發身體的潛力。
  遠處轟鳴聲猶如悶雷,滾滾而來,如萬馬奔騰,氣勢磅礡,太叔炙知道這是海潮來了。
  潮起潮落,皆有規律,大海,日夜子午之時,都有漲潮之時。
  潮聲越來越響,轟鳴聲越來越近,海水中的波浪一個連著一個向桃花島的岸邊湧來.有的升上來,像一座座滾滾動的小山,有的撞了海邊的礁石上,濺起好幾丈高的浪花。
  面對如此威勢,太叔炙縱是早有准備,也不禁變了臉色。
  大海之威,又豈能是人力所能抗衡。
  太叔炙默默的看著大海,心里想著那神雕大俠楊過,是如何在海上練劍的。
  真正面對大海,卻發現自己是螢火之光。
  也罷,若是想自己功力深厚,實力增長,戰力十足,縱橫天下,就應該投身這茫茫的大海之中。
  過了半個時辰,海浪漸漸變小,太叔炙長吸一口氣,拔起大劍,一點地面,落入海水之中。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控儔陬pk10厙硊湮 .
控儔陬1ぶ5鎢數赫 控儔陬婓盄珨ぶ數赫 控儔陬夢捚撮б 控儔陬夥厙厙硊 控儔陬pk10炵苀堤逤 控儔陬忒儂彸俙10000
控儔陬pk10腦粗夥厙 控儔陬躓檔30 酗ぶ俙奀奀粗湮苤俙楊 笭④奀奀粗岆祥岆ぉ擁鎘 控儔陬苤顯1.8 笭④奀奀粗濮瘍脤戙
控儔陬傭痔郫靡 陔蔭奀奀粗4陎疻穢 奀奀粗韓誥磁婓闡爵狟 奀奀粗綴數赫厙 拻俴俙控儔陬 奀奀粗綴媼70蛁す芃
控儔陬福鷕僋 控儔陬衄芘蛁篲鎘 控儔陬pk10鼠宒湮 笭蚽橾奀奀粗羲蔣賦彆 笭④奀奀粗 500.com 韓誥睿奀奀粗殿萸
煦奀奀粗綴軗岊芞 笭④奀奀粗躓滯迖ぉ扲 控儔陬扂蠅羲蔣 蝥恟廎萯捩捲岋笢薹 控儔陬軗岊芞え
奀奀粗ヶ媼葩宒堤勤赽 煦奀奀粗岆淏寞腔鎘 控儔陬蜊等掩ぉ賸 奀奀粗楷笙襞 妦繫岆笭④奀奀粗筐鎢
控儔陬等邧俙楊馴謹 奀奀粗腔攫夔祥夔酕 俙奀奀粗堤妦繫袚妦繫砩佷 控儔陬pk10芢熱數赫 忒儂鎗奀奀粗篲闡跺疑
笭④奀奀粗韓誥兜鏝 控儔陬pk10境儂婦荇 眢呾奀奀粗轎煤唳 奀奀粗す芘睿毀捷芘 控儔陬郔屾掛踢嗣屾ヴ
啃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