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控儔陬pk10厙硊湮,禊晇埼伎ㄛ賭曉芘莉景囹躑楷 珘答儆喀讀條忑跺杻攝杻 醱偵掖庈葬域躑醴筵羹﹜夤砓怢玊侐封蕞悛膷憐警霪冪砱ㄛ妘祥笭庤親秶踢趼坢賦絞部堤堯 詩陽抶踏蹦嘉峎蹣迶壎踢衭﹝

痐隴侒侕笳輔 蜊謎々々牬魁銘﹡罋眺芄疢鉏樗姨教俷萰壓控儔陬pk10隅弇俙楊ヶ誰綴砏﹝ 忒儂族祧詢詢境れ踢捩 楩茪郔婌聆餅悝摹蝺蝏艞炮刲甂推棉掀永絮ㄛ窪親蜓衾景⑦乾蜎葍欱茈鮆央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14
百里龍蝦
2018/2/23發行
修真聊天群18
聖騎士的傳說
2018/2/23發行
超神機械師18
齊佩甲
2018/2/23發行
凌天神帝19
君天帝
2018/2/23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7
千杯
2018/2/23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1
匣中藏劍
2018/2/23發行
完美神醫36
步行天下
2018/2/23發行
天道圖書館51
情痴小和尚
2018/2/23發行
修煉狂潮57
傅嘯塵
2018/2/23發行
修真醫聖01
超級老豬
2018/2/27發行
修真醫聖02
超級老豬
2018/2/27發行
九極戰神04
少爺不太冷
2018/2/27發行
仙武都市05
月藏鋒
2018/2/27發行
仙帝歸來19
風無極光
2018/2/27發行
天界戰神45
笑南風
2018/2/27發行
終極戰兵67
梁七少
2018/2/27發行
無上進化71
浮兮
2018/2/27發行
至聖之路86
永恆之火
2018/2/27發行
懶神附體06
君不見
2018/3/2發行
末日戰神06
北極熊
2018/3/2發行
修真聊天群19
聖騎士的傳說
2018/3/2發行
凌天神帝20
君天帝
2018/3/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2
匣中藏劍
2018/3/2發行
妙醫鴻途46
煙斗老哥
2018/3/2發行
晶武時代48
closeads
2018/3/2發行
少年藥帝59
蕭冷
2018/3/2發行
逆天劍皇72
半步滄桑
2018/3/2發行
絕代神主15
百里龍蝦
2018/3/7發行
全能主宰15 完結
衛小天
2018/3/7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7
飛牛
2018/3/7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8
千杯
2018/3/7發行
完美神醫37
步行天下
2018/3/7發行
天道圖書館52
情痴小和尚
2018/3/7發行
鬥神傳承53
浮兮
2018/3/7發行
終極戰兵68
梁七少
2018/3/7發行
無上進化72
浮兮
2018/3/7發行
無敵煉藥師01
憤怒的薩爾
2018/3/9發行
無敵煉藥師02
憤怒的薩爾
2018/3/9發行
修真醫聖03
超級老豬
2018/3/9發行
九極戰神05
少爺不太冷
2018/3/9發行
修真聊天群20
聖騎士的傳說
2018/3/9發行
仙帝歸來20
風無極光
2018/3/9發行
天界戰神46
笑南風
2018/3/9發行
修煉狂潮58
傅嘯塵
2018/3/9發行
最強紈褲74
夏日易冷
2018/3/9發行
懶神附體07
君不見
2018/3/14發行
超神機械師19
齊佩甲
2018/3/14發行
凌天神帝21
君天帝
2018/3/14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3
匣中藏劍
2018/3/14發行
妙醫鴻途47
煙斗老哥
2018/3/14發行
天道圖書館53
情痴小和尚
2018/3/14發行
終極戰兵69
梁七少
2018/3/14發行
無上進化73
浮兮
2018/3/14發行
至聖之路87
永恆之火
2018/3/14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可有類似刀劍神域的小說? 3
(轉)老二都比較硬 3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遁界》 作者:先飛看刀 2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一劍傾國》作者:一介白衣 2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新書《邪猴》 作者:農民蜀黍 2
轉 末日紅顏賦 起點首發 2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仙界律師》作者:良心 2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點道為止》作者:夢入神機 2
尋找軍武題材的輕小說 1
轉帖:起點古典仙俠新書《一劍飛仙 》 作者:流浪的蛤蟆 1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新書《佛門孽徒》 作者:提莫弟弟 32
雖不是小說,但這是小說改編後再改編的..... 31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一劍傾國》作者:一介白衣 28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大荒蠻神》作者:更俗 24
轉帖:起點歷史新書《明士》 作者:黃石翁 22
轉帖:起點奇幻新書《神秘之旅》作者:滾開 21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世尊》作者:夜南聽風 20
尋找一本很久之前的小說 18
鐵件少年魂11 18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超品奇才》 作者:窮四 18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紫陽神塔》作者:鄴城老馬
發言人:搬運工  IP49.88.*.*  日期:2016/08/13 14:21 

http://book.zongheng_com.ripai.info/book/586237.html
資質凡凡的小子,忽然得到了壹只神秘的寵物,從此無可阻擋的縱橫天下!

第壹卷 菜鳥初鳴震四方
第壹章 郭家少年和神秘老鼠
壹座高聳入雲的大山之下,環繞著壹座小湖,在小湖的周邊,數不清的房屋,無數的人影忙忙碌碌,忽然壹處偏僻的角落,壹名少年怒氣沖沖的跑了出來。
“郭瀟陽,別得意,總有壹天,我會把屬於我的,要回來。我郭林資質差,不錯,那又怎麽了,難道資質差,妳就可以吞沒屬於我的資源?”郭林憤憤的低聲自語,壹面向大山奔去。
此處乃是郭家莊,郭家莊乃是這紫陽縣數壹數二的勢力,不但獨自霸占著紫陽湖,而且就連紫陽山也囊括在自己的勢力之下,在紫陽縣其他幾個勢力的默認下,無論是誰,想要上的紫陽山,必須先去郭家報備。
到得紫陽山山腳,郭林腰間壹枚普通的玉佩光芒壹閃,然後安然無恙的進入紫陽山。
這紫陽山四周有壹座大型的陣法,具備通訊的功能,只要沒有身帶郭家的信物,進入此山,必然會驚動郭家。此陣法也只有此種功能,並無其他攻擊防禦之效,若非如此,即便以郭家的財勢,也不足以開啟此陣法。
據說,此陣法乃是郭家先祖在此山之上發現的,經過多年研究,也只掌握了這壹種法陣,至於其他,不知是年代久遠,還是陣法殘破,已然是不能使用了。
郭林奔跑了壹主香的時間,終於到了壹處偏僻的空地,此處數畝方圓,周圍的樹木都被郭林清理幹凈,郭林憤怒的開始在邊緣的壹棵樹上練習拳法。
“郭家神拳,壹拳撼天!”壹拳之下,那壹棵樹搖晃不止,樹葉紛紛落下。
“兩拳崩地!”那棵樹上出現明顯的拳印。
半個時辰之後,那壹棵樹終於哢嚓壹聲,從中斷開。郭林氣喘籲籲的彎著腰,滿身的大汗。
“再來!我要比以前更加的努力,沒有元石相助,那我就比其他人更加努力十倍,再不行,努力百倍,我就不信我郭林無法出人頭地。”郭林氣喘籲籲的低聲呢喃,斷斷續續的聲音中,卻是透露著無比的堅定。
壹直修煉到了傍晚時分,郭林終於停了下來,感受壹下自身的實力,輕輕地舒了壹口氣。
洗髓七重天,郭林卻依然在壹重天晃悠,也難怪他人嘲笑,眼下已經有很多小壹輩的童子,都超過他了。
郭林目光堅定,既然資質不如他人,就以勤補拙吧。
簡單的休息了壹下,吃了些幹糧,繼續開始修煉。
像這樣的日子,郭林已經堅持了十來年了。
正要開始練拳,忽然嗖的壹聲,壹只小動物從他眼前竄過,郭林嚇了壹跳,還沒來得及看是什麽,就見壹條手腕粗細的紫色蟒蛇壹口叼住那小動物,卻原來是壹只小老鼠。
郭林急忙向後退了幾步,此處乃是紫陽山的外圍,應該都是些野獸,不應該出現妖獸的,只是看那紫色蟒蛇威武不凡,郭林又有些不敢肯定。若此蟒蛇真是妖獸,郭林只怕連逃脫都有些困難,因此郭林壹面緩緩向後退去,壹面仔細觀察。
壹級巔峰實力的妖獸,就相當於洗髓四重天左右的實力,郭林對上了,根本是毫無勝算。就算此妖獸不是巔峰實力,也不是郭林壹個洗髓境壹重天的菜鳥可以抵擋的。
出乎意料,那只小老鼠並沒有被輕易的吃掉,而是在蟒蛇口中嘶叫掙紮,此時郭林才看見,那蟒蛇身上有六七道傷口,好似被什麽利爪劃傷的壹般。
郭林心中壹輕,就打算慢慢的逃走,卻忽然壹怔,只見那小老鼠壹面掙紮,壹面望向郭林,小眼珠之中竟然露出壹絲的祈求。
郭林詫異的望著小老鼠,稍微猶豫,卻是帶著歉意道:“不是我不救妳,而是我的實力真的不夠,妳若是能夠堅持片刻,我立刻去叫人來救妳。”
郭林說完自己也笑了,兩個小動物罷了,怎可能聽得懂自己的話語。
那小老鼠卻似乎聽懂了,掙紮的更加厲害,讓郭林驚奇的是,那蟒蛇似乎也聽懂了,壹面用力咬住小老鼠,壹面向遠處遊去。
小老鼠大驚,似乎是迫於無奈,忽然從嘴堮g出壹滴白色的液體,在郭林不及閃避之時,已經到了郭林的眉心處,壹閃而逝。
郭林大驚,急忙查看,卻是毫無異常,只是忽然心中與那小老鼠有壹種親切的感覺,更隱隱察覺,似乎這小老鼠死了,會對自己也造成什麽傷害似得。
郭林本就不是優柔寡斷之人,既然心中有所感覺,就立刻開始行動,在附近尋了壹根粗壯的木棍,向著那蟒蛇就打了過去。
蟒蛇急忙壹躲,卻似乎牽扯到了自身的傷勢,竟然慢了壹步,被郭林壹下敲打在其腰身之上,疼痛之下,口壹松,那小老鼠壹下逃了出來。
蟒蛇大急,尾巴壹甩,在郭林不及反應之前,就擊在了郭林腿上,郭林急忙順勢閃去,倒是化解了壹部分的力量,但僅僅余波,卻也撞得郭林疼痛異常,更感覺腿骨似乎有裂開的痕跡。
那蟒蛇此舉似乎引起了自身的傷勢,更加的萎靡不振,紫色蟒蛇看看小老鼠,再看看郭林,又看了看自身的傷勢,綠色的眼珠之中,竟然人性的閃過壹絲猶豫和不舍,卻還是急急的向遠處遊去。
郭林目光閃動,卻是並不追趕。
壹來,剛才那壹棍,郭林可是已經用出了全部的力量,打在那蟒蛇身上,蟒蛇竟然只是疼痛,連壹點傷勢都沒有,即便是有些傷勢,也並非郭林造成的,再加上自己受傷,因此郭林自覺並不是那蟒蛇的對手。
二來,今日之事透著詭異,自己竟然會為了壹只老鼠,去和壹只看起來就不凡的妖獸對敵,真是不可思議,還有那消失在眉心的白色液體,到底是什麽?
郭林壹面思索,壹面強撐著向郭家莊走去,經過此事,郭林也無心修煉,再加上傷勢不知輕重,再在此處練拳,可是很不安全的,還是回家歇息壹晚再說吧。
此處雖然是紫陽山外圍,野獸卻是不少的,紫陽山可是郭家少年試煉之地,以郭林的實力,其實紫陽山的最外圍也不該進的,只是郭林練拳心切,因此才不顧危險,在此練拳,以往倒是遇見幾只野獸,不過那些野獸都是實力不強,因此都是有驚無險,今日之事,算是郭林此生遇見的最詭異的事了。
剛走兩步,卻聽見身後傳來吱吱的聲音,郭林回頭壹看,笑道:“救了妳,妳還不趕緊逃走,在此處幹什麽,我可沒時間養壹只小寵物。”
小老鼠看了看郭林,竄到壹棵樹後面,消失不見。
郭林搖頭失笑,向家中奔去。
郭林母親在身懷郭林之時,動了胎氣,因此難產而死,郭林自小就是父親將其養大,只可惜在郭林七歲之時,郭林父親在壹次試煉之中而死,郭林也就成了孤兒。
想到壹些傷心事,郭林搖搖頭,人總要向前看,總是想著以前的傷心事,只會讓妳停步不前,而不會對眼下有絲毫的幫助。
坐在家中唯壹的壹張椅子之上,郭林小心的查看腿上的傷勢,只見壹大片的淤青,用手輕輕的按了下,頓時壹陣劇烈的疼痛傳來:“還好,只是輕傷,腿骨似乎有些骨裂,但並未骨折,只要小心將養壹兩個月,就應該沒事了。唉!看來要很長壹段時間無法練拳了。”
壹覺醒來,天色已經蒙蒙亮,郭林起身洗了把臉,盤膝坐在床上,在懷媞N索了半天,終於摸出壹枚小拇指大小的晶石。
“這就是元石啊,雖然是下品元石,卻也是珍稀之物,若是我有足夠的元石,早就修為大進了,可惜,即便是這半顆下品元石,也是我好容易才得到的。”郭林面露不舍之色:“若非感覺到了洗髓壹重天的巔峰,似乎可以憑借此寶貝進入二重天,我還真不舍得使用。”
話是這樣說,但是對於進入洗髓二重天,郭林是壹絲把握也沒有。
郭林壹咬牙,將元石放在手心,然後盤膝用功,卻見壹道影子閃過,手中的元石已經消失不見。
郭林大驚,卻見昨日那小老鼠爬在自己的面前,嘴堨p著的,可不正是自己那珍惜異常的元石?
郭林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小家夥,這玩意不能吃的,是我練功使用的,來,還給我。”
還沒說完,就見小老鼠嘴壹伸,喉嚨壹動,已經將那元石吞下了。
“妳•••妳妳。”郭林大急,只是眼見得老鼠已經吞下,他又能怎樣?此時若是將老鼠擊斃,大約也是能尋到那枚元石的,只是為了半顆元石,就將壹條生命擊斃,卻是郭林不願去做的,再說此老鼠應該並非普通的老鼠,以郭林所見,此老鼠應該是略通人性,因此,郭林更加不願隨意加害。
郭林皺著眉頭,不願再看,閉目審視自身,以目前自己的元力濃厚程度來看,尚不足以達到壹馬巔峰之力,想要突破,至少還需要壹年時間。
可惜啊,年底就是郭家三年壹次的試煉成人禮,看來自己要拖著尾巴了。



第二章 修為突破
忽然手心壹涼,郭林睜眼望去,只見壹枚芝麻壹般大小的透明物體,出現在手心處,郭林還不知道是怎麽壹回事,體內剛才就開始運轉的元力忽然產生壹股吸力,然後就感覺壹股精純的天地元氣,從那透明物體之中,傳入體內。
郭林不及細想,急忙引導那元氣繞著體內經脈運行,那透明物體雖然不大,那壹股天地元氣卻是不小,而且極為精純,郭林幾乎能感覺得到自己的力量在壹點點的增加。
短短半柱香的時間,郭林就感覺自身的力量已經達到了壹馬巔峰之力,然後突破了瓶頸,竟然向著二馬之力沖刺,緊接著突破,開始向著三馬之力沖刺,只是那透明物體畢竟太小,那股力量尚不足以讓郭林就此突破三馬之力。
郭林緩緩睜開雙眼,就感覺自身充滿了力量,右手壹握,感覺了壹下,此時應該有接近三馬之力的力量。
洗髓二重天!
終於突破了,郭林資質凡凡,不,應該說低下,雖然郭林性格堅韌,勤修苦練,但依然難以突破,苦修十數年,也不過達到壹馬之力罷了,要想突破,只怕尚需三五年,卻不想今日忽然就突破了,而且壹下就到了接近三馬之力,於別人來說,不過省卻年許時日,但於郭林來說,簡直是省卻郭林十年之功啊。
洗髓壹重天,身懷壹馬之力,等到達到二馬之力,就是突破之時,突破之後,就是洗髓二重天,到時又要繼續積累,等到超越五馬之力之時,就是洗髓三重天了。
郭林估計,頂多兩年,自己就足以突破到洗髓三重天,畢竟郭林能夠感覺到,壹股殘余的能量尚在體內旋轉。只是,那透明物體從何而來?
郭林皺眉,隨即將目光轉向那懶懶的爬在自己面前的小老鼠身上。
畢竟,自己所經歷的唯壹壹件有些詭異之事,就是這只老鼠了,若是有什麽情況,應該也是因此而來。
“是妳做的?”郭林問道。
那只老鼠睜開閉著的小眼睛,看了郭林壹眼,竟然真的動了動小腦袋,似乎真是點頭的樣子。
本來沒打算有答案的郭林,被嚇了壹跳,急忙問道:“那透明物體從何而來?是什麽東西?”
小老鼠張了張嘴,似乎打了個哈欠,腦袋又動了動,然後趴著不動了。
郭林不禁有些疑惑,此時他也不敢確定,小老鼠到底是不是聽得懂人話了,還是說都不過是巧合罷了。
起身下地,郭林忽然想起什麽,壹撩褲腿,卻見腿上的大片淤青已經消失不見了,腿骨上的疼痛也若有若無,似乎減輕了不少。
這應該是因為突破到了洗髓二重天帶來的好處吧。
洗髓七重天,本就是修士用來伐毛洗髓,增強體質的手段,每壹個境界都是增強肉體的過程,尤其是洗髓七重天,據說第七重天,每位修士都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仔細想了想,郭林依然想不出,到底是怎麽壹回事。但此事對他的誘惑卻是無以倫比的,從洗髓壹重天突破到二重天,再將自身的實力增強到二馬之力,若是單單靠郭林自身的努力,只怕需要三五年,也難以實現,而眼下,卻是短短半個時辰就實現了,可想而知,此事對郭林是何等的誘惑。
既然想不出來,何不將眼前壹幕重演壹遍?只是卻是有壹點難處,那就是元石,即便是那壹顆下品元石,可也是郭林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眼下卻是哪堨h求?
郭林嘆口氣,正要起身,卻見那只小老鼠忽然從嘴埵R出壹顆綠豆大小的石塊,然後飛快的竄到角落堙A竟然拉出了壹些東西。
郭林詫異之極,仔細看了看手中的石塊,然後起身看了看老鼠拉出的東西,不由有些無語了。
這只老鼠必然不是普通的老鼠,它拉出的東西倒好似壹些灰塵黏在壹起,郭林用腳壹踩,那些東西就好似塵土壹般,消失在地面上,和地上的塵土混為壹體了。
至於手中的石塊,郭林卻是不認識,用手壹捏,竟然毫無反應,要知道,此時的郭林已經有了二馬之力,壹捏之下就算是鋼鐵,也該有個痕跡才是,這石塊竟然毫無反應,也不知是什麽東西。
郭家莊太大了,人口足有六七千,再加上臨近的幾個村落和壹些外來之人,因此郭家莊光是坊市就有三處,而名為雜貨鋪的這壹家,雖然名字不堪壹提,但卻毫無疑問的是郭家莊最大的壹家。
“恩,這乃是精石,可謂石之精華也,據說只有在地底百丈深處,或高山萬丈高處,才會有精石產生,此精石不可煉制武器,也煉制不了戰甲,唯有在煉制陣盤或者羅盤之時才會用到,而且妳這枚精石太小,品質也是差強人意,我可以給妳五枚下品元石,妳看如何。”雜貨鋪之中,壹位中年漢子,看著手中的石塊,淡淡的對郭林說道。
郭林面無表情,心中卻是大喜,沒想到壹塊不起眼的石塊,竟然是什麽精石,這麽小壹塊,也能價值五塊下品元石。要知道他來這堙A也只是存了試試的想法罷了,畢竟如此堅硬的石塊也是少見,卻沒想到真的能夠出售,並且價值不菲。
在雜貨鋪,壹般物件乃是以金銀計算的,只有壹些天才地寶,才會以元石結算,如此說來,此物也是壹件天才地寶了。
“恩?妳不願出售?那也罷了,我們雜貨鋪雖然名字不起眼,卻是出了名的價格公道,童叟無欺,妳若是去別處,想來還賣不出這個價格。”中年漢子眼中閃過壹絲不耐,淡然說道。
“小侄願意出售。”郭林反應過來,卻也不解釋,只是施了壹禮,恭敬的說道。
這中年漢子乃是雜貨鋪的三掌櫃,名叫郭無奇,算起來卻是郭林的叔伯輩。
郭無奇稍壹猶豫,還是說道:“若是妳再能尋到幾塊品質好些的精石,我倒是有大用,到時候會給妳高價的。”
郭林心念電轉,壹面恭敬的道:“這枚精石也是小侄無意之間在山上發現的,既然無奇叔有大用,我定然再去尋找,只是卻不敢說壹定有。”
郭無奇壹皺眉頭,山上?山上怎麽會有這種東西?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事,只是郭林他也有些了解,多年來只知道勤修苦練,連郭家莊都很少出去,更很少接觸其他的人,莫非當真是在山上無意發現的?
郭無奇擺擺手,郭林施了壹禮,然後起身離去。
將五枚葡萄大小的元石收入懷堙A郭林喜悅的向自家走去。有了這五枚元石,不僅僅是增加了郭林的財富,更重要的是可以將今早之事重演,若是當真能找到其中原由,那自己可就真的發了,而且••••••
早上的那壹枚元石可是少半顆,眼下這五枚,卻都是完完整整的元石啊!想到此處,即便是郭林性格堅毅,喜怒不形於色,也忍不住的喜悅起來。
“哎呀!這不是郭大少爺嗎?咋了?發財了?這麽開心?啥事說出來讓兄弟們也樂呵樂呵啊?”忽的壹個陰陽怪調的聲音傳來,接著兩三個人將郭林攔住。
這三個人郭林認識,都是郭家莊壹些不成器的少年,整日媟S是生非,只是這些少年雖然小事不斷,但卻是大事不犯,因此壹些長輩也不過訓斥幾句,倒也並沒有真的過於責罰。
“郭海,妳什麽意思?妳走妳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沒事妳攔著我做什麽?閑著無聊了?”郭林面無表情,冷冷的問道。
郭林並不懼怕,說起來,郭林畢竟乃是郭家莊眼下莊主的旁系子弟,而這三個卻都已經出了五服,不知是隔了幾代的旁系了,因此在身份上,郭林畢竟要高出壹些的。
郭海笑呵呵的道:“也沒啥事,就是近日有些突破,感覺似乎快要到洗髓三重天了,因此來尋些機緣,見到林兄,心有所感,不如妳我切磋切磋?”
在郭家莊,十之八九都是姓郭,因此眾人互相稱呼之時,大都按照名字來稱兄道弟,嚴格說起來,倒是有些不妥的。
郭林心中冷笑,這郭海雖然也是資質普通,卻也比之郭林好出許多,早已到了洗髓二重天的巔峰,隨時都有可能突破,而自己壹直以來的實力卻僅僅是壹重天,這郭海明顯是想讓自己出醜罷了。
這種事,郭林以前也遇到過,無奈技不如人,每次都是以失敗告終,郭林唯有記在心堙C
郭海上前幾步,笑呵呵的低聲道:“我也不願傷了咱們之間的和氣,只是今日埵釣リ熇礡A不如林兄借給小弟三五塊元石,放心,日後小弟必然會有所回報的,林兄若是不願,壹旦真的動起手來,妳看周圍畢竟也是有些人的,恐怕會對林兄的名聲不利啊。”
郭林扭頭看看周圍,果然有數人在饒有興趣的圍觀,也有人在忙著自己的事,不過若真是打鬥起來,想來也會引來不少圍觀者。
郭林冷冷壹笑:“看來剛才在雜貨鋪,妳都看見了?不過,不借!”



第三章 郭林發威
郭海壹怔,似乎沒想到郭林真的敢拒絕,猙獰壹笑:“好,既然如此,就讓我領教領教林兄的郭家神拳了。”
郭林身為郭家旁系,修煉的武技乃是郭家神拳,而郭海這樣的子弟,卻是修煉的郭家百步拳,在威力上要弱不少。
當然,若是郭家子弟的修為突破到了十馬之力,也就是突破到洗髓四重天之時,就可以上郭家藏寶閣那堙A去尋找壹門武技,獨自修煉。
郭林擺了壹個起手式,畢竟是在郭家莊內,兩人也同為郭家子弟,起碼的禮儀還是需要的:“來吧!”
郭海更是壹驚,以自己洗髓二重天四馬之力的修為,根本是完虐對方啊,怎麽這小子卻似乎根本不怕的樣子?
“大哥,上,揍他!”身後傳來兩個兄弟的吶喊聲,郭海不及細想,壹招百步折柳,襲向郭林的腰間,這壹招式猛力沈,四馬之力盡數迸發,威力非凡。
要知道,修士所說數馬之力,可並非普通的駿馬,而是指的神駿非常的紫足千堸芋A按照郭海此時的四馬之力,若當真擊在郭林腰間,即便以郭林洗髓二重天的修為,也要當場重傷,甚至直接死亡也是很有可能的。
當然了,在郭家莊之內,郭海也不敢當真殺人,郭海心中打算,等到擊中之時,手下留情,先給這小子來個輕傷,那就不會有人說什麽了,畢竟修士之間的爭鬥極為常見,受傷更是家常便飯,到那時,這小子還不是任由自己處置?
想到得意處,郭海的嘴角忍不住的露出壹絲笑意。
郭林彎腰錯身,壹拳迎去,兩拳相交,只聽見壹聲沈悶的響聲,然後兩人同時退了兩步,接著郭林又多退了壹步。
郭林畢竟在修為上要弱壹些,力量上差了不少,雖然仗著武技品級要高壹些,但依然是右手發麻,但郭林面無表情,冷冷地註視著郭海。
“不••••••不可能!這不可能!”郭海大叫,身後兩個兄弟也是壹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在郭家莊,誰不知道,有壹位資質過於低下的少年,就是郭林,苦修十數年,卻依然是洗髓壹重天,眼下很多不到十歲的童子,都已經超越了郭林。
此時,郭林卻忽然爆發出不遜色於洗髓二重天的修為,而且似乎還是巔峰二馬之力,接近三馬之力,這怎麽可能?難道此子有什麽驚天奇遇不成?
頓時郭海有些進退兩難。若是郭海輕易的打敗郭林,對其欺辱壹番,絕不會有人去管,但若是兩人不分勝負,那也絕不會有人偏袒郭海,畢竟他欺辱人在先,到時候說不準就有人借機刁難他們兄弟了。
郭林冷笑:“怎麽?知道不是對手,連試試都不敢了?再接我壹拳。”
郭海面子上下不去,惱羞成怒:“有何不敢?放馬過來。”
郭林左拳在側,右拳在前,右腳猛然踏地,然後身形壹晃,只見瞬間似乎有兩個郭林壹般,這兩個郭林都是惟妙惟肖,壹個從左側襲來,壹個從右側攻擊,根本分不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這壹招正式郭家神拳堛漱T大殺招之壹,粉山碎海。
雖然郭林修為壹直難以提升,但其對郭家神拳卻是苦修了十數年,每日堭q無間斷,熟能生巧,單單論起對郭家神拳的理解,在同輩之中,只怕也沒有幾個能超過郭林的。
“嗯?這壹招不錯啊,似乎已經得到了郭家神拳的真諦,這小子不是那個郭林嗎?怎麽實力猛增?”
“不錯,是郭林沒錯,他的拳法我倒是有些了解,原本就是不錯的,只是修為壹直極為低下,今日壹見,似乎已經是洗髓二重天了,倒也不算過於垃圾。”
“恩,看其實力,已經即將達到三馬之力,這種實力,倒也算得上是普普通通了,怎麽會有人說他是資質低下之極?”
路邊七八人壹面觀看,壹面饒有興致的議論紛紛。
對於郭林,他們倒是都有些了解,但畢竟也僅限於了解,沒有人會天天沒事的盯著壹個公認的沒什麽前途的人。
郭海身為郭家莊之人,自然也對粉山碎海這壹招有所了解,也見過無數次,但了解是了解,真正面對這壹招之時,卻依然是束手無策。
郭林眼中厲芒壹閃,卻還是將力道收回了小半。這壹招粉山碎海壹招兩式,左側進攻乃是粉山,右側乃是碎海,若是有人將兩邊進攻當做壹真壹假,那就真是上當無疑了。
‘砰’的壹聲,郭海被擊出去十來步遠,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比武打鬥,可不是比修為,否則兩人壹展修為,修為低下之人就任人宰割?妳以為妳比我的力量大,修為深厚壹些,就足以完虐我?真是幼稚。”郭林冷冷說道。
“大哥,大哥!”兩個兄弟急忙上前扶起,只見郭海面如白紙壹般,口角溢出數縷鮮血。
郭林輕舒壹口氣,上前幾步,頓時將郭海兩個兄弟嚇得身子壹抖,急急的叫道:“妳想幹什麽?難道要殺人滅口?”
郭林無語的看了看四周圍觀的十數人,同為郭家莊子弟,私鬥之下,輕傷重傷的還能交代的過去,若是殺人,只怕當場就要被執法隊擒下了。
“今日饒妳壹命,以後再犯在我的手上,就沒這麽簡單了。滾吧!”郭林冷冷的說道。
郭海在兩個兄弟的攙扶下,急忙逃走。臨走之時,郭海卻是盯著郭林看了壹眼,郭林從其眼中看到了不甘和恨意,甚至於還有怨毒。
郭林心中冷笑,此人壹心巧取豪奪,實力不夠沒有得手,居然還要怨恨別人,真是小人行徑,留著絕對有害無益,在莊子堣ㄕn動手,日後若是有了機會,絕對要滅了這小人。
不理周圍議論紛紛的圍觀者,急忙回到家中,細思早上那壹幕。
先是躺著,然後坐起來,然後取出元石,接著放在手心,然後元石消失不見了,自己閉眼打坐,忽然出現了壹塊透明物體••••••
小老鼠不知從何處出現,怔怔的望著郭林,想來是不解郭林在做什麽。
元石還是那枚元石,並無變化。
郭林試了幾次,卻依然毫無變化。仔細想想,似乎就差了壹步,那小老鼠沒有吞吃元石。
想到此處,郭林遲疑著將元石遞給小老鼠,小老鼠卻是後退了幾步,似乎是搖了搖頭。
郭林不解,嘆口氣道:“妳要是能說話多好,唉,真是奇怪,到底是怎麽壹回事?還有那精石,妳這麽壹只普普通通的老鼠,怎麽會吐出壹塊精石呢?還是說,妳是從山上壹直叼著下來的?”
想了半天沒有結果,郭林只有作罷,繼續自己的苦修。
接下來的幾天,郭林也不再上山練拳,而是改成在家婼m習,雖然十數年的習慣猛然改變有些不適,但郭林感覺,似乎自己真的要隨時突破了。
修煉了三天,似乎那透明物體的壹絲殘余留在郭林體內,終於消耗殆盡,這幾日終於完全吸收,郭林在壹次打坐之時,莫名的就突破到了三馬之力。
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又有了壹絲的增加,似乎正在向著四馬之力進步,即便以郭林的性格,也不由得有些喜形於色。
只要達到五馬之力,就是邁入洗髓三重天的時候。
以郭林的年紀,即便達到洗髓三重天,在郭家莊也並非什麽天才,但也絕對不是什麽垃圾了,那時的他,也勉強能夠排在中間位置了。
好事成雙!
這幾日堙A郭林除了修煉之外,就是不厭其煩的試著尋找那透明物體的來源,這壹日終於被郭林發現了壹絲奧秘。
郭林像往日壹般,手中拿起壹顆元石,坐著已經做過很多遍的動作,但這壹次不同的是,那只小老鼠忽然壹口將元石吞下。
郭林不驚反喜,急忙仔細觀察。
那小老鼠吞下元石之後,就懶懶的爬在床的邊沿,壹動不動。
郭林耐心等待,足足半個時辰之後,只見小老鼠嘴埵R出壹顆透明的物體來。郭林大喜,小心翼翼的拿起,只見那物體綠豆大小,幾近透明,堶掖層雲霧繚繞,拿在手中,就感覺到壹絲絲的精純元力,向體內傳來。單單憑感覺,此物比之上次那壹顆,要強出不止壹倍,畢竟上次的元石乃是半顆,而且殘破不堪。
郭林小心翼翼的放在早已備好的瓷瓶之中,繼續觀察,又過了壹主香的時間,那只小老鼠又吐出了壹顆石塊,然後跑到角落拉了壹些灰塵。
這顆石塊明顯和上次的那精石壹般模樣,只是同樣要大出壹些,應該也是因為上次小老鼠只是吞吃了半顆元石,而這次是壹整顆的緣故。
接下來的時間,郭林也不急於修煉,只是鞏固自己的境界,壹面細心觀察,足足壹個多月之後,郭林終於發現了很多的規律,而與此同時,他也終於將自身的修為徹底鞏固,不再有虛浮的感覺。
那只小老鼠似乎有著能夠將元石之內的能量提出的能力,要知道,修士修煉主要就是提取天地元力為己用,但是天地元氣稀薄,若是能夠利用飽含元力的元石修煉,自然事半功倍,而小老鼠更進壹步,將元石之中的元力再次提出,等於郭林修煉之時,只要將現成的元力納入體內即可。


第四章 俏羅剎
當然,這種能力也並非沒有限制,首先,那小老鼠每隔十來天,才吞吃壹次,每次似乎只吃壹枚,因為郭林試過壹次給小老鼠兩顆,但是小老鼠卻是只吃其中壹顆,也就是說,每隔十天,小老鼠才能提煉壹次元石。
另外,就算眼下郭林已經有了五顆透明物體,郭林也不敢毫無限制的使用,若是直接全部使用,修為自然會直線上升,但今日根基不穩,修為再高也是空中樓閣,日後遇見瓶頸,絕難突破。
好在郭林知曉其中的輕重,這壹個多月來都是壹直在錘煉自身,根基已經打穩,倒是可以繼續提升了。
至於那精石,卻似乎是元石去除能量之後,再經過提純得到,只是這些都是郭林的猜想罷了,並無根據。
郭林盤膝坐在床上,從瓷瓶之中取出壹顆元石精華,這物體也不知是什麽名字,郭林也只好這樣稱呼。
握在手中,運轉功法,頓時壹股比之上次更加龐大的能量,蜂擁而來。這元石精華也是神奇,若只是握在手中,並不會有什麽變化,但只要運轉功法,那立刻就會向經脈之中蜂擁而去。
若是將吸取天地元力來修煉比喻成清晨吸收露水,那麽使用元石修煉就好比打井取水壹般,而眼下郭林使用這元石精華修煉,卻好似身在湖水之中,隨手可得壹般。
這壹次卻是比之上次,使用了更多的時間,那壹股雖然並不龐大,但是極為精純的元力,幾乎絲毫也沒有浪費,全部變成了郭林的修為,等到那元石精華消耗殆盡之時,郭林已經攀升到了洗髓三重天,而且郭林感覺,自己的實力,足以達到了九馬之力。
洗髓壹重天身懷壹匹千娷@馬之力。
洗髓二重天,力量翻倍,足以達到兩匹駿馬之力。等到身懷五馬之力,就是突破到洗髓三重天之時。
洗髓四重天,可以身懷十馬之力到二十馬之力。
洗髓五重天,二十馬之力到五十馬之力。
此時的郭林,已經身懷九馬之力,壹拉之下,九馬齊奔而不得走脫。
郭林猶豫片刻,壹咬牙,再次取出壹顆元石精華,繼續修煉,那元石精華果然不凡,郭林就感覺自己的肉體力量在壹絲絲的增加,九馬之力,十馬之力,十馬巔峰之力,突破!!!
那股力量壹直在郭林突破到十五馬之力後,才漸漸消失。郭林繼續打坐片刻,緩緩睜開雙眼。
突破了洗髓四重天,壹股氣息激蕩,忍不住的壹聲長嘯傳出,震驚四鄰。
兩個時辰之間,從洗髓二重天直接突破到了洗髓四重天,可謂是聞所未聞,以郭林的少年老成,也忍不住的大喜,只是他也能感覺的到,只怕自己需要很長壹段時間去鞏固境界了,若是此刻再使用那元石精華突破,那只怕此生就要在洗髓四重天終老了。
嘯聲傳遍方圓四周,或有人驚訝,或有人羨慕,卻絕對無人敢於怪罪。洗髓四重天的少年,即便是在郭家莊,也是中等靠上的資質,尤其是,洗髓四重天此時可以去郭家藏寶閣尋找壹門屬於自己的武技修煉,增強實力。
遠處!
郭家祠堂之中!
壹個中年漢子,滿頭的白發,臉龐卻是光滑細膩。
郭林的嘯聲傳到此處,已是微不可聞,這漢子卻似乎聽得真切,不由笑道:“聽聽,又是壹個少年才俊,這應該是突破到了洗髓四重天,聽聲音,應該沒有超過二十歲,呵呵,不錯,合該我郭家興旺啊。”
旁邊壹名老者,壹臉冷峻:“家主,不過區區四重天,不值壹提,妳我都知道,只有洗髓七重天,才值得去提拔,點撥,前面六重境界,加在壹起,也沒有第七重天重要,這可是關系到後面凝血境界的成就,關系到修士的未來,至於其他,就沒必要說了。”
白發漢子正是郭家家主郭飛天,雖然外貌似乎是中年漢子,其實已經近百歲了,郭飛天嘆口氣道:“飛揚,妳是郭家的二長老,雖然說自身的修煉也很重要,但畢竟也是要關心壹下咱們郭家的小壹輩的,再說了,妳我都已經百歲左右,體虛氣衰,今生怕是無望再進壹步了,在歸墟之前,總要為後輩留些產業吧?”
郭飛揚沈默片刻,卻是固執道:“不,我壹定會突破凝血境,就這麽老死山林,我不甘心。大哥,那紫陽山••••••”
郭飛天臉色壹沈,壹擺手,皺眉道:“飛揚,妳這又是何必?祖訓妳又不是不知道,為何••••••”
郭飛揚壹擺手:“大哥,不必多說,我心埵頃ヾA放心,不會影響我郭家前程的。”
說罷,起身而去。
郭飛天嘆口氣,忽然從堶授鄍X壹人,同樣壹名老者,卻只有壹只手:“家主不必嘆氣,飛揚雖然固執,但那紫陽山在我郭家手中也已數百年,那其中的奧秘卻是誰也沒能看透,飛揚又豈能輕易勘破?”
郭飛天點點頭:“大長老說的不錯,也只能是希望如此了,若當真飛揚做出危害我郭家莊之事,不得已之下,我也只有出手阻止了。”
郭林小心翼翼的站在藏寶閣之前,輕輕的敲了壹下大門,片刻之後,大門展開,堶惆咱X壹位女子,這女子蒙著面紗,身材倒是阿娜多姿。
郭林雖然並不關心家族之事,卻也知道,這女子就是郭家莊的四大護法之壹,俏羅剎。
這俏羅剎以外人的身份,卻是深得家主的信任,命其掌管藏寶閣如此重要之地,可謂是信任有加,據說當時三大長老都不同意,乃是家主壹意孤行,強行以自己家主的身份下的命令。
好在多年以來,俏羅剎掌管藏寶閣從未出過差錯,漸漸地眾人也就認同了此事,到如今,俏羅剎掌管藏寶閣已經近二十年了。
郭林更聽說,此俏羅剎當年也是紫陽縣有名的美女,只是後來不知為何被毀了容,因此常年蒙著面紗,這麽多年來,郭家莊除了家主之外,從來沒有人見到過她的真面目。
“何事?”俏羅剎低聲問道,聲音聽起來嘶啞卻又刺耳,讓人極為難忍。
“參見前輩,晚輩剛剛突破洗髓四重天,想要尋找壹本適合的功法。”郭林恭恭敬敬的說道。
俏羅剎了然的點點頭,其實藏寶閣壹年也開不了幾次門,大約也都是修為突破之後,來此尋找功法的。
“進來吧,妳可以在壹樓尋找,找到合適的可以抄錄,原本不得帶走,時間不得超過三日。”俏羅剎帶著郭林壹面走,壹面低聲道。
郭林恭敬的聽著,進得大殿之後,卻是壹怔。
堶惆癡S有成排的書籍,也沒有什麽特異之處,僅僅是三張床榻,每張上面擺放著十多部書籍。
俏羅剎明了郭林的詫異,卻是懶得解釋,畢竟每個第壹次來此的弟子,都是如此表情:“那堻共四十七部秘籍,其中七部乃是修煉元力的功法類書籍,另外四十部都是武技類書籍,看妳的樣子應該是修煉的郭家晨陽十三段,那麽那七部功法類書籍就對妳沒什麽用了,妳就從這四十部武技之中選擇壹種修煉吧,當然,這只是我對妳的忠告,至於妳如何選擇,我是不會過問的。”
郭林點頭,施禮道:“多謝前輩。”
俏羅剎轉身,走到門口處壹副蒲團上,盤膝打坐。
郭林開始翻閱這些秘籍。
第壹處的秘籍均是壹些身法類,暗器類秘籍,像是‘八步追月’‘神行術’‘子母十九針’等等。
郭林倒也不急,詳細翻看,足足用了半天時間,卻是沒有合心意的,這才走向第二處,此處只有七部,應該就是那七部修煉元力的功法類書籍。
在郭家莊,直系血脈之人,大多都是修煉的晨陽十三段,郭林就是修煉的十三段之中的寅末段,也因此,郭林在早晨修煉元力最是合適,至於其他時間,他大多都是修煉武技,郭家神拳。
粗略的看了看,雖然這些功法都不是看幾眼就能明了的,但也能看出,確實是不如郭家的晨陽十三段。
郭林繼續看向第三處。
此處的功法都是武技,簡單來說就是增強個人實戰能力,雖然也大都能夠強身健體,但單論起提升實力,卻是大大不如功法類秘籍,也因此,功法類秘籍是最為珍貴的。
這些武技之中,有拳法,腿法,掌法,劍法,郭林挑了半天,又沈思了半晌,終於拿起壹本武技,向著俏羅剎走去。
似乎感應到了什麽,俏羅剎掃了壹眼,嘶啞著聲音道:“右側有紙筆,妳可抄錄壹番,原本需要放回,另外,此功法不得外傳,若有泄露,家法處置。”
郭林點點頭,向著右側走去。
過了片刻,郭林將原本放回,起身離去。
走到門口處,俏羅剎卻是有些忍不住的道:“妳確定要選擇這鍛體鐵布衫?要知道,這門功法可以說是那些武技之中,最為低劣的功法,除了淬煉肉體,夯實基礎之外,當真是沒有壹點優點,而且修煉此功,最為吃苦,需要日夜不停地打磨肉體,妳可想好了?”


第五章 鍛體鐵布衫
郭林點頭:“多謝前輩好意,晚輩想好了,晚輩基礎不實,修煉此功應該是最為合適的,至於吃苦,晚輩不在乎。功法武技,沒有最好的,只有最合適的,對吧,前輩?”
俏羅剎沈默片刻:“妳說的倒也不錯,妳此時的修為確實有些浮誇,應該是剛剛突破到洗髓四重天吧,修煉此功法也算正確,只是夯實基礎又能用多長時間?三五個月頂天了,到時候這鍛體鐵布衫就無用了吧,到那時,妳不可能再來此更換功法武技的。”
郭林不語,按照正常來說,確實如此,只是郭林有那神秘的小老鼠相助,只怕要壹直淬煉肉體,夯實基礎,才不會導致修為虛浮,根基不穩。
俏羅剎無聲壹笑:“倒是老身多管閑事了。退下吧!”
郭林施了壹禮,轉身而去。
壹路之上,凡是見到郭林之人,均是側目相視。畢竟郭林也算是壹個小小的知名人物,在郭家莊資質最是低劣之輩,忽然修為猛增,短短時日竟然達到了洗髓四重天,簡直不敢置信。
這也是郭林剛剛突破,無法圓潤的控制體內元力,否則對方至少也要高出兩個境界,才可以輕易的查看出自己的修為。
有幾人見了郭林,目光閃爍,悄悄地消失。
其中壹人便是那郭海,壹路狂奔,壹直奔跑到壹處大院門口,才被門口壹人攔住:“郭海?妳幹什麽慌慌張張的?小心驚擾了家叔。”
郭海急忙施禮:“參見瀟陽叔,叔,妳在這呢?妳不知道啊,出事了,那••••••”
郭瀟陽伸手壹攔:“別叫我叔,雖然我和妳父親也算認識,可關系沒到那壹份,妳還是叫我郭執事吧!妳的傷勢無礙了?”
郭海尷尬壹笑:“郭執事,我沒事,只是您不是讓我註意著點那郭林小子麽?我壹直在悄悄的監視著呢,那小子簡直是妖孽啊,短短兩個月,竟然從洗髓二重天直接蹦到了四重天,真是不可思議。”
郭瀟陽臉色陰沈,他將郭林的資源吞沒,用來給自己的兒子修煉,以前倒也沒人說什麽,畢竟郭林連洗髓壹重天都沒有突破。只是沒想到郭林這小子忽然爆發,修為猛增,這倒是有些不好辦啊。
好在自從上次郭海敗給郭林之後,郭瀟陽就已經註意到了此事,吩咐郭海暗中監視,郭海為了巴結上郭瀟陽,再加上自身的私仇,對此也是盡心盡力,這才不至於讓郭瀟陽措手不及。
“我知道了,妳走吧,此事我會處理。”郭瀟陽淡淡的說道。
郭海眼珠壹轉:“郭執事,那小子修為增長太快了,也不知是否有什麽寶貝,像這種寶貝,他壹個區區小子,哪埵雩禤瞉皉部H您才是••••••”
郭瀟陽心中壹動,臉色卻是壹沈:“夠了,都是我郭家子弟,再怎麽勾心鬥角,卻是不能傷人性命的,不要說了,去做妳的事吧。”
郭海臉色惶恐,急忙告退,心中卻是冷笑:“裝什麽裝,我都沒說殺人搶寶,妳都說出傷人性命了,老狐貍。”
郭瀟陽往堿搕F壹眼,這才向著右側壹間石屋走去。
這間石屋三面以大理石建造,竟然連壹扇窗戶都沒有,只有正門有壹扇大門,郭瀟陽走到近前,猶豫片刻,才輕輕的敲了壹下門:“淮兒,可有閑暇。”
片刻之後,堶惜~傳出壹個冷冰冰的聲音:“無!說!”
郭瀟陽知道,無是指的沒有時間,但畢竟是他,因此才讓他繼續說。知道時間寶貴,郭瀟陽也不說原由,只是說道:“需要妳殺壹個人。”
“誰?”
“郭林,還有兩個月就是咱們郭家試煉之日,到時候妳就去殺了郭林,以絕後患。”
“可!”
郭瀟陽點點頭,嘆口氣!也不知讓兒子修煉這冰魔小法是否正確,雖然修為日增,但性格卻是壹日冷過壹日,現在連話也不願多說了。
至於殺郭林,只要兒子答應了,那就不用問了,郭林已經是死人壹個了。他可是知道,兒子早已達到了進階凝血境的地步,只是為了更進壹步,壹直遲遲沒有突破罷了。
郭林又去了壹次雜貨鋪,將那五顆精石出售給郭無奇,郭無奇喜出望外,以五十元石收購,並詢問郭林這精石從何而來。
郭林自然不能相告,只好說是在紫陽山上尋得,郭無奇雖然不信,卻也是無可奈何。只是望著郭林遠去的身影,郭無奇目中閃過壹絲難以理解的神色。
將裝著五十顆元石的袋子放進懷堙A郭林走路都有些飄了。五十元石啊,在小壹輩之中,只怕那排名前幾的天才,也不壹定能夠隨身帶著五十元石。
回到家中,穩穩心神,郭林開始謀劃之後的路。
離試煉只有兩個月的時間,這兩個月,倒是不能提升修為了,畢竟眼下他的修為已經不穩了,當務之急還是鞏固洗髓四重天的修為才是正理。
然後,是試煉!
試煉啊,郭林想了十多年了。父親就是在試煉之中死去的,但是怎麽死的,卻是沒有壹人知道,郭林日思夜想,就是要查明父親去世的真相,雖然相隔了十多年,但他壹直記得,父親試煉之前跟他說過的壹番話。
“小林,妳要記得,死死地記得,半山不是山,山尖金門前,唯有時之後,才可得神傳。這是妳娘當年告訴我的,我也不懂,所以我這次前去試煉,也是為了查看壹番,若是能夠明悟其中的道理,也不枉妳娘對我壹片深情,若是不能••••••說不定••••••算了,妳只要記得,成則成,不成,也無所謂的,唉!爹也不知跟妳說這些對不對,我走了。”
郭林每每想起父親說的話,都是壹頭霧水,甚至感覺父親當年說的語無倫次,自相矛盾,壹面要求自己要死死地記得,壹面又說無所謂。
這些話,他倒是也參悟過無數次了,卻是難以理解,想來唯有試煉之時,才可明了也說不定。
兩個月,倒是可以好好的修煉壹下那鍛體鐵布衫。
時間流逝,郭林也就剛剛將鍛體鐵布衫融會貫通,將洗髓四重天的境界穩固了大半下來,試煉的時間就已經到了。
這兩個月,郭林除了修煉之外,就只是苦練鍛體鐵布衫,那鍛體鐵布衫不但要打磨肉體,更是需要每日堭N全身元力包括肉體的力量消耗殆盡,然後緩緩恢復,而每恢復壹分,就立刻要消耗完,那種時刻疲憊無比的感覺,當真是苦不堪言。
好在效果也是極為明顯,郭林洗髓四重天的境界,差不多穩固了,若非試煉的時間到了,郭林當真想要再苦練壹個月的時間,將境界徹底穩固。
兩個月,郭林沒有練拳的特制拳袋,只有在自己小院子堛漲a面上擊打,最後那院子竟然整整下沈了兩尺多。
聽到遠遠傳開的鐘聲,郭林收拾壹下,站起身來,那小老鼠不知從何處鉆了出來,壹下竄到了郭林的懷堙A郭林猶豫道:“吞吞,我此行的結果,連自己都無法預料,妳若是跟著我,只怕危險之極啊,不若在家等我,豈不是更好?”吞吞,卻是郭林給小老鼠起的名字。
吞吞在郭林的懷堸吨]不動,郭林苦笑:“也罷,咱們難兄難弟,生死與共吧。”
看著有些鼓鼓的前胸,郭林不禁羨慕起那傳說之中的須彌袋來,據說須彌袋無物不裝,自身有著獨立的空間,納物取物方便之極。
鐘聲響起了九次,郭林不再耽擱,急忙趕去。
這鐘聲正是試煉之鐘聲,若是不願參加試煉者,不理即可,若是想要參加者,必須在鐘聲結束之後的壹主香堙A到達演武場,否則當場取消資格。
郭家演武場之上,郭家家主站立臺上,身後站立著兩位護法,正是郭家四大護法之二,黑面鬼和白面神。旁邊站著三長老郭飛律。
郭家子弟已經占據了東面壹半的位置,至於西面壹半,卻是空閑出來。
郭林知曉,那是給其他三大勢力留下的。在紫陽縣,雖然郭家是頂尖的勢力,卻也不能稱霸紫陽縣,除了郭家,還有其他三大勢力,雖然每壹家的實力都不如郭家,但聯合在壹起,卻是又超越了郭家。
郭林剛剛站穩,就聽見壹聲長笑:“郭家主,倒是迅速,怎麽?這次有把握了不成?”
只見壹隊黑衣勁裝的少年緩步而來,這些少年都是面色陰冷,眼神淩厲,右手握在胯上的長劍劍柄之上,頓時壹股肅然的氣氛彌漫過來。
在這些黑衣勁裝少年的前面,是五名同樣黑衣勁裝,但胸口處多出壹只金色燕子的少年,再往前,卻是壹名老者,那長笑之聲,正是出自老者之口。
郭飛天臉色壹沈,沒有說話,郭飛律卻是隨即冷笑道:“燕殺,妳也不過就贏了壹次罷了,有何可驕傲之處?我郭家屢次稱霸,卻也不像壹些無知之人,自足自滿。”
老者燕殺嘴角壹撇,嘿嘿笑道:“是壹次沒錯,不過今次就是我金燕門贏妳郭家的第二次。”
••••••••••••••••••••••••••••••



第六章 試煉開始
郭飛律哈哈大笑:“若是靠說的,那這大鄴國七十二縣,早已以我郭家為尊了,妳看看,我說了,管用麽?”
燕殺冷哼壹聲,尚未說話,就聽見壹個刺耳的聲音傳來:“郭家要稱霸大鄴國了?哦,真是可怕啊!”
又是壹個聲音:“不應該吧,難道郭家連我大鄴國的主宰馬家也不怕了?”
眾人看去,只見壹名老婦人和壹位邋遢的道人,帶著數十少年從演武場的入口處疾步走入。
郭飛律怒哼壹聲:“劉家!虎家!”
邋遢道人笑嘻嘻的稽首:“拜見郭家主,不知三長老剛才所說,可是當真啊?”
郭飛天忽然張口,不屑的道:“妳也知道我是郭家家主,只是妳算是劉家的什麽人?可有資格跟我說話?”
邋遢道人面色壹黑,他雖然不是劉家家主,卻也是劉家重要人物,否則也不會被派到此處看管這三年壹次的試煉。如今被郭飛天如此說話,面子上倒是有些掛不住。
老婦人似乎比邋遢道人更加暴躁,猛地將手中虎頭杖向地上壹杵,怒聲道:“怎麽?郭家主認為我等都沒資格跟家主說話?莫非想要比試比試?”
郭飛天還沒說話,身後的黑面鬼和白面神已經怒吼壹聲:“比就比?莫非我郭家還怕妳不成?”
燕殺忽然笑道:“好了好了,每次都是這個模樣,有什麽意義?還是趕緊開始試煉吧!”
幾人打嘴仗似乎也不是第壹次了,郭飛天壹擺手:“老規矩,妳們將元石送來,我將臨時符箓給妳們,每家最多三十人,我郭家最多前去五十人。”
金燕門,劉家,虎家,分別派出壹名子弟將壹個小袋送到郭飛律手中,然後從其手中接過壹疊符箓,這符箓只能使用壹次,在登上紫陽山之時,可以避免引起陣法的警告。
符箓,乃是修士將壹些術法封印在符紙之中,以便爭鬥之中使用,但使用符箓的最低修為,也要凝血境才可。至於郭家的這些符箓,其實只能算是殘次品,畢竟沒有任何的功效,只算是壹枚通行證罷了,因此這些洗髓境小輩,才可使用。
“出發!”
郭飛天壹聲令下,郭飛律帶著郭家的兒郎在前,其他幾家在後,向著紫陽山進發。郭飛天倒是沒有跟隨。
壹直走了半個時辰,幾乎到達半山腰之際,忽然眼前出現壹片極大的空地,而且地面極為平整,在空地的盡頭,有壹扇足足十數丈的大門,矗立在壹片亂石之中。
這大門極為奇怪,就那麽孤零零的矗立在那堙A若是從大門後面看去,和正面完全壹樣,其實這大門根本就難分正反,只是因為眾人是從山下而來,自然認為面對自己的是正面。
除了這孤零零的大門之外,別無他物。
這就是四大勢力試煉的入口,據說以前只有郭家可以參加試煉,後來其他三大勢力聯手壓迫,郭家迫於無奈,只好讓出壹部分利益。
郭飛律轉身,輕聲道:“諸位小子,仔細聽著,規矩,妳們應該都知道,但是我還是要履行我的職責,再說壹遍。妳們之中,有的是第壹次參加試煉,也有的是第二次參加。這扇大門,就是試煉的入口,此入口有嚴格的要求,第壹,只有十八歲到二十五歲之間者,才可進入,多壹日不可,少壹天不行,第二,只有修為超過十馬之力才可進入,但修為若是超越了洗髓境,卻是無法進入。”
郭飛律停了片刻,接著道:“在那試煉之地,有著七處靈泉,若是修士浸泡之後,足以修為大進,除此之外,浸泡靈泉還有其他的好處。另外,在那埵陬L數的靈草,若是妳們能夠尋得,上繳之後,我等會論功行賞,今次的排名大賽,就是按照上繳靈草來計算,我郭家前三名者,分別有增靈丹賜下。”
“最後,告誡各位,試煉之地與外地時間不等,外面壹日,堶惜Q天,而這試煉之地,外界百日內,也就是試煉之地千日內必須出來,否則就要等下壹次試煉開啟才能出來了,只可惜,試煉之地每次試煉完畢之後,都有壹場天災,絕對無人能過躲過,因此勸諸位千萬要記住時間。”
在看到眾人都是臉色肅然,明顯記住之後,郭飛律才滿意的點點頭,畢竟這堶掄晹陶╳a的精英,他也不希望出現什麽意外。
關於試煉之地的天災,在郭家第壹次試煉之時,就已經知曉,當時壹位郭家子弟,延誤了時辰,結果被壹群奇異的妖獸吞吃,那子弟臨死之前留下了此信息。
此後也有數次,因為各種原因導致數人沒有按時回歸,這數人均都是死於非命,而且每人的死法各不相同。
郭飛律轉身,取出壹個袋子,赫然是金燕門的那些元石。郭飛律取出壹顆,伸指壹彈,那枚元石已經射在了那大門之上,鑲嵌在大門上壹處坑窪之地,接著又是壹顆,接連彈出三十顆之後,才換了壹個袋子。
郭飛律低聲嘆氣道:“金燕門三十顆,劉家三十顆,虎家三十顆,加上我郭家十八顆。剛好壹百零八顆,唉!這可都是中品元石,相當於萬多下品元石啊,好在這石門也就三年能夠打開壹次,如果當真壹年壹次,只怕元石就耗費不起啊。”
當年郭家雖然讓步,讓其他勢力分壹杯羹,但卻也提出了自己的條件,第壹是這壹百零八顆中品元石必須三大勢力分別出三十顆,第二,那些子弟得到的靈草必須交給郭家,當然,郭家會以市價收購。
其他三大勢力壹來怕郭家情急之下兩敗俱傷,二來也是貪圖那七處靈泉,也就捏著鼻子答應了。
壹直等到那壹百零八顆元石全部鑲嵌在大門之上,只聽見大門吱嘎壹聲,其上忽然出現壹處漩渦,盤旋不止,向堭璆h,卻是黑乎乎的看不清楚。
郭飛律微微壹笑:“這漩渦維持壹天,諸位可以進去了,倒也不用刻意結伴進入,到堶悼i是隨機出現在不同地點的,當然了,不管出現在何處,壹定是那廣闊的大地的邊緣處。”
眾人互相看看,燕殺哈哈大笑:“既然諸位想讓,那就我金燕門先進去吧,小子們,可要給爺爺我爭口氣啊。”
說罷,壹揮手,其身後的壹隊少年,默默的穿過那漩渦,消失不見。
老婦人虎頭杖壹頓:“老婆子性子急,妳們趕緊的。”
其身後壹名少女嬌俏可人,柔聲道:“奶奶別急,我這就帶著他們進去。”
老婦人聽了,臉色柔和的道:“別管那些小兔崽子,倒是妳,可要小心謹慎,哪怕沒有得到靈泉,也要全身而退。”
少女柔聲道:“放心吧,奶奶,我會得到的。”
說罷,阿娜多姿的向大門走去,其後眾少年面帶苦笑之色,慢慢的跟在其後,向著大門走去。
邋遢道人嘆口氣:“該我們了吧?也不知道妳們這些小子今次會是什麽造化,可惜啊,妳們趕上這••••••”
燕殺忽然冷哼壹聲:“劉邋遢,不趕緊讓他們進去,啰啰嗦嗦的幹什麽?”
邋遢老道閉上嘴,眼珠壹轉,見到郭飛律疑惑的望過來,急忙笑道:“倒是我多愁善感了,這些少年都是我劉家的好苗子,我可不希望損失幾個,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郭飛律釋然壹笑:“雖然妳我已經嚴禁死鬥,但其內畢竟還是有很多危險的,據說也有許多壹二級的妖獸,甚至於三級的妖獸也是存在,死傷自然也是在所難免。”
最後輪到郭家,郭家此次參加試煉的,有四十八人,雖然說郭家有五十個名額,但畢竟是有危險的,因此壹些實力低弱的,都不願參加,再加上有壹些外出的,或者特殊情況的,還有幾個閉關的,因此剩下十八歲到二十五歲之間的,也就只有這四十八人了。
這倒不是郭家實力弱小,連五十人都湊不齊,正相反,此次參加試煉的陣容,較之往年,更為強大,按照郭家長輩的說法,此次試煉,郭家只要去十來個人,就足以獨占鰲頭了。
郭林跟著大眾緩步前進,忽然全身壹冷,郭林不動聲色,眼角壹掃,只見壹個少年全身潔白,面色同樣蒼白,正在上下打量他。
那目光平淡,卻帶著壹股無形的壓力,郭林甚至感覺自己的雙腿都難以邁動,好在那少年只是看了壹眼,就收回了目光,但這短短時間,郭林已經是出了壹身冷汗。
郭林心中壹沈,這少年郭林也聽說過,乃是郭瀟陽之子,名叫郭淮。從小就有大機遇,其所修煉的功法也並非郭家的晨陽十三段,而是在壹處無名古洞之中尋到的壹本冰魔小法,據說其修為,早已突破到了洗髓七重天,按說早已可以進階凝血境,只是這郭淮胸懷大誌,不願七脈凝血,甚至於不願八脈凝血,而只想進階那傳說之中的九脈凝血。
••••••••••••••••••••••••••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控儔陬pk10厙硊湮 .
控儔陬崋繫俙郔恛 控儔陬pk10厙硊湮 控儔陬30ぶ濮苀數 控儔陬植闡嶺侚棹 控儔陬傭等邧機ж 控儔陬8鎢數赫厙桴
控儔陬厙勤赽 憚輿控儔陬ぉ擁 控儔陬 痔恅 奀奀粗韓誥睿衄寞薺鎘 奀奀粗綴珨5鎢數赫 控儔陬磁燴荅瞳
控儔陬啎聆芢熱瘍鎢 控儔陬躓檔捃濘棠薯 奀奀粗夥厙諦督崋繫艘 控儔陬夢捚睿42捷 控儔陬導唳掛4.0 控儔陬厙釐茠种
憤厒奀奀粗す怢 牷ヴ攷奀奀粗數赫篲 奀奀粗妀珛唳埭鎢 粗き奀奀粗馱撿 控儔陬厙攫假威 @笭④奀奀粗
控儔陬衄笚ぶ 哏攝佴丳掛怕陬 奀奀粗ヶ疻穢煦昴 奀奀粗0369俙楊恛吨 奀奀粗200掛踢荅瞳芞
控儔陬9.8qq陓酐 奀奀粗崋欴袚瘍 控儔陬pk10淏寞鎰 酖毞陔蔭奀奀粗羲蔣瘍 控儔陬藝躓晥ぉ
奀奀粗詢撰釬斜ん 控儔陬毀數赫捷芘 奀奀粗控儔pk崋繫恛荇 輪100ぶ控儔陬 奀奀粗鎢睿篲忒儂
控儔陬厙奻芘蛁厙桴 憚輿奀奀粗粗きす怢 笭奀奀粗羲蔣賦彆狟婥 奀奀粗518數赫 笭④奀奀粗k盄篲
啃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