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控儔陬pk10厙硊湮,恁撼巹埜ㄛ錨忮軞塗勀笲價華郪眽岆婓 萸擒樓荂硢妀雛婥葷哧揭燴 ㄛ苤悝荎逄藝弊醫冱ˋ秞氈蹦抭萇趕厙抌阨珂跤ㄛ稊岓紙梠瑳 汜韜极匙崨﹝

俶ん夥腴煦撮夔鑠捄瑞睿梏 ㄛ砫準怢⑻び淕咈ㄛ控儔陬饒爵褫眕芘蛁湮厙﹝ 翮昹鎮ぁ厥壅桵 菴耋腓滅珨跺滲杅傑膘秏骯泬潔奪燴ㄛ蝠砒氈﹜控儔陬pk10拻鎢鼠宒﹜厘狟霜 模都誥弝湮帣匙﹝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14
百里龍蝦
2018/2/23發行
修真聊天群18
聖騎士的傳說
2018/2/23發行
超神機械師18
齊佩甲
2018/2/23發行
凌天神帝19
君天帝
2018/2/23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7
千杯
2018/2/23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1
匣中藏劍
2018/2/23發行
完美神醫36
步行天下
2018/2/23發行
天道圖書館51
情痴小和尚
2018/2/23發行
修煉狂潮57
傅嘯塵
2018/2/23發行
修真醫聖01
超級老豬
2018/2/27發行
修真醫聖02
超級老豬
2018/2/27發行
九極戰神04
少爺不太冷
2018/2/27發行
仙武都市05
月藏鋒
2018/2/27發行
仙帝歸來19
風無極光
2018/2/27發行
天界戰神45
笑南風
2018/2/27發行
終極戰兵67
梁七少
2018/2/27發行
無上進化71
浮兮
2018/2/27發行
至聖之路86
永恆之火
2018/2/27發行
懶神附體06
君不見
2018/3/2發行
末日戰神06
北極熊
2018/3/2發行
修真聊天群19
聖騎士的傳說
2018/3/2發行
凌天神帝20
君天帝
2018/3/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2
匣中藏劍
2018/3/2發行
妙醫鴻途46
煙斗老哥
2018/3/2發行
晶武時代48
closeads
2018/3/2發行
少年藥帝59
蕭冷
2018/3/2發行
逆天劍皇72
半步滄桑
2018/3/2發行
絕代神主15
百里龍蝦
2018/3/7發行
全能主宰15 完結
衛小天
2018/3/7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7
飛牛
2018/3/7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8
千杯
2018/3/7發行
完美神醫37
步行天下
2018/3/7發行
天道圖書館52
情痴小和尚
2018/3/7發行
鬥神傳承53
浮兮
2018/3/7發行
終極戰兵68
梁七少
2018/3/7發行
無上進化72
浮兮
2018/3/7發行
無敵煉藥師01
憤怒的薩爾
2018/3/9發行
無敵煉藥師02
憤怒的薩爾
2018/3/9發行
修真醫聖03
超級老豬
2018/3/9發行
九極戰神05
少爺不太冷
2018/3/9發行
修真聊天群20
聖騎士的傳說
2018/3/9發行
仙帝歸來20
風無極光
2018/3/9發行
天界戰神46
笑南風
2018/3/9發行
修煉狂潮58
傅嘯塵
2018/3/9發行
最強紈褲74
夏日易冷
2018/3/9發行
懶神附體07
君不見
2018/3/14發行
超神機械師19
齊佩甲
2018/3/14發行
凌天神帝21
君天帝
2018/3/14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3
匣中藏劍
2018/3/14發行
妙醫鴻途47
煙斗老哥
2018/3/14發行
天道圖書館53
情痴小和尚
2018/3/14發行
終極戰兵69
梁七少
2018/3/14發行
無上進化73
浮兮
2018/3/14發行
至聖之路87
永恆之火
2018/3/14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可有類似刀劍神域的小說? 3
(轉)老二都比較硬 3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遁界》 作者:先飛看刀 2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一劍傾國》作者:一介白衣 2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新書《邪猴》 作者:農民蜀黍 2
轉 末日紅顏賦 起點首發 2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仙界律師》作者:良心 2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點道為止》作者:夢入神機 2
尋找軍武題材的輕小說 1
轉帖:起點古典仙俠新書《一劍飛仙 》 作者:流浪的蛤蟆 1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新書《佛門孽徒》 作者:提莫弟弟 32
雖不是小說,但這是小說改編後再改編的..... 31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一劍傾國》作者:一介白衣 28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大荒蠻神》作者:更俗 24
轉帖:起點歷史新書《明士》 作者:黃石翁 22
轉帖:起點奇幻新書《神秘之旅》作者:滾開 21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世尊》作者:夜南聽風 20
尋找一本很久之前的小說 18
鐵件少年魂11 18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超品奇才》 作者:窮四 18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不死凡人》作者:狂歌笑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2/06 16:24 
.
http://book.zongheng_com.ripai.info/book/591005.html

明日,誰知?彼岸?
一壺而已。
這一生,只問今朝,不求來世。
我,一介凡人。
求長生,問天道,我要不朽。


第一章 小少年引發的血案


一堵土胚牆。

用黃泥混著麥秸夯實成的一堵牆,很厚,很結實。

沙沙,沙沙……

一個七八歲的小孩,站在兩塊磚上,雙手緊攥著一根木棍,有些吃力地旋轉著,攢足了勁往裡頂。

沙沙,沙沙。

黃土夾雜著麥秸的碎片,不斷地掉落下來。

小少年雙腳一動不動,眼睛盯著手中的棍子,一心要鑽出一個洞來。

這根棍子是一根棗木棍,風乾了好多年了,還保持著原有的堅韌。這根棗木棍上被刻了螺旋一樣的紋,為的就是能夠更好地鑽出一個洞。

把木棍刻成鑽子,這樣的小聰明,眼前這個小少年並不缺少。

呼呼的風依舊在持續著,也揚起了不斷從牆上掉落的黃泥。

當初是誰夯的這堵牆?這麼厚,這麼硬。

小少年並沒有在心中咒罵著什麼,只是努力著。

咚。

眼睛亮了一下,小少年開始慢慢減弱手上地力量,緩緩地,輕輕地,往裡面探棍子。

牆的另一面,不起眼的地方出現了細小的裂痕,逐漸擴大,逐漸鬆動……洞打通了!小少年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將眼睛放在了洞裡。

一切都是除了按照料想的一樣,瞎眼三還在曬著太陽睡覺,水缸放在預料之中的位置。

確認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後,小少年從腰間取出了一節節葦子管。

每一根葦子管都經過了處理,一頭削尖,一頭刮了內壁,使得每一根都能牢牢地連在一起。七八根管子組裝一根長桿,從挖好的洞之中緩緩地伸了出去。

透過洞僅剩的間隙,小少年緊盯著院子裡的一切動靜,謹慎小心地動著手中的葦子桿。

葦子桿探到了空中,將水缸的蓋子頂出了三指的距離。算是稍微鬆了一口氣,少年將輕輕葦子桿壓下,探到了蓋子下面的水缸中。

少年輕微地吸了葦子桿一口,感受到了吸力跟水的氣味,心中不免一喜。

有些涼的水,順著接好的葦子桿,汩汩地流向了小少年的嘴裡。

就像是一團乾癟的紙團,一下子掉到了水裡,開始放肆地膨脹起來。

顧不得去安撫乾裂的嘴唇,小少年一口氣吸了半肚子的水。

強行遏止了繼續喝的慾望,舔了舔嘴唇,小少年取出了一塊小木頭,安在了葦子桿的一頭。這塊小木頭雕出了兩個洞,成了個拐頭,將葦子管的通道拐到了下方。

再次取出了葦子管,將其安在木頭拐的下方,低下頭,少年鼓足了力氣吸了一大口,立刻拿出了一個水囊,在葦子管下接著。

抽空了裡面的空氣,水再次汩汩地湧了出來,由於外面的葦子管比水缸裡的水位低一些,水便不斷地向外流,流到了水囊之中。

再次舔了舔乾裂的嘴唇,小少年的臉上終於漏出了笑容。

要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少年墊起來的高度,洞的高度以及角度,葦子桿的長度,都是無比地精準,使得少年能夠偷到水。

從昨天這三缸水搬到院子之後,小少年就開始利用他的小聰明謀劃這次偷水的行動,現在看來這次行動還是異常的順利。

瞎眼三還是按照他的規律睡覺,洞也挖的剛剛好,運氣也不錯,沒人從這條胡同走,也不會發現他。

看著越來越滿的水囊,小少年的心中開始幻想接下來的事情。

這樣一袋子水,首先要給二丫喝個飽,其次要給爹留一些,然後還剩下的話……

梆!

清晰的敲擊梆子聲?!

所有的幻想立刻收了回來,小少年抽回了葦子管。

然而因為有些急,葦子管將蓋子翹了起來,蓋子晃了幾下,掉落到地上,發出了響聲,瞎眼三立刻翻身而起。

急速地抽回了葦子管,將水囊一扎,用準備好的石子堵住了洞,防止被人看見。小少年跳下磚石,立刻瘋狂地跑了起來。

在水源被嚴格控制的年代,偷水無異於殺人。

沒有去想死亡的可怕,小少年一邊奔跑,一邊拆分著手中的葦子管,然後有條不紊地放到了自己的腰間。任何情況下,他都不會慌亂。

就在小少年做好這一切的時候,瞎眼三的吼聲立刻響了起來。

一聲之後,是整個村子的動盪!

小少年有些輕微地皺起了眉頭,跑到一堵牆前,他借助早就挖好的坑洞,翻了上去。平舉著雙手,算是平衡自己,小少年走了一段牆之後,攀到了一處屋頂,立刻躺下。

「石頭哥。」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緩緩地爬了過來。先前那敲擊聲正是她弄出來的,她站在這屋頂,就是給石頭哥放風的,剛才看到有人來了,便警示了。

石頭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

屋頂下的胡同,三四個漢子跑了出去。

見到人離開後,石頭算是鬆了一口氣,對著小女孩說道:「先別急,下去再說。」

雖然十分渴望喝上一口水,但是小女孩還是忍住了,點了點頭。

小心地將水囊藏在了屋頂,小石頭吃了一口土,將喝過水的痕跡隱藏起來,跟小女孩一塊下了屋頂。

鐺鐺鐺!

村中的銅鐘被敲響了,所有的村民必須集合到一起。

當所有人集合後,統治著村子的王有志大聲吼道:「今天他媽的有人偷水了,今天我不查是誰,你們就在這裡曬,誰他媽的最後一個倒下,誰他媽的就是偷水的那個!」

太陽透過懸浮著的灰塵,落到了每個人的身上,將人體內最後的水分給逼了出來。

王有志那雙有些賊的眼睛掃視了眾人一眼,憤怒之中帶著不屑。要是可以,他都不介意將這些愚蠢懦弱的同鄉一個個殺死,拋屍荒野,這樣生存的壓力才會小上那麼一些。

現在這個混亂的世間,唯有心狠手辣,甚至是殺妻食子才能活下去。王有志雖然不能真的做到食子這樣的事情,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石頭堅定地站著,微微揚起了頭,真的像是一塊稜角分明的石頭,直刺長空,一副什麼情況下都不肯屈服的樣子。

石頭爹瞧了一眼小子,心裡知道這小子長大了絕對不是慫包軟蛋,也就在心裡誇獎了一句不孬。

對於小子的心思,做爹的自然是瞭然於胸。小子犯下的事,做爹的自然也要扛下來。

踏著他標誌的八字步,石頭爹從人群之中穿過,來到了最前頭,盯著王有志。

王有志挑了挑眉毛,心中一團火騰地就起來了。整個村子裡,他最看不慣的就是石頭家,都跟稜石一樣,刺的人心口發堵。

「怎麼著,王七,是你這個狗 娘養的偷的水?」

王七剛毅的臉上沒有變化,聲音有些冰冷地說道:「先不說是不是我偷的,就憑你剛才那句罵娘,老子就能打掉你的門牙。」

「呸!」王有志吐了一口痰,目光裡出現了狠戾,說道:「你敢打掉我的門牙,我就能打斷你的腿,要不,試試?」

跟王有志一起的漢子向前湧了湧,這二十條孔武有力的漢子都是替他賣命的。

「我來問問你!你霸佔著老六家的宅子,強搶了瘸子孫的女兒,逼死了吳老二……現在霸佔著官府分下來的水跟糧食!這一件件、一樁樁的事情,你怎麼解釋?偷水?真他媽的可笑,你他媽的臉呢?!」

王七的聲音堪比洪鐘,更是石頭,狠狠地砸在了王有志的臉上。

隨著王七的暴吼,平日裡忍氣吞聲的人也都攢動了起來。

王有志的臉抽動了一下,狠戾使得他的目光變成了刀子,而他的手中也確實有一把刀子,立刻捅向了王七。

人死了,嘴就閉上了。

身為村子裡最好的獵戶,王七的手眼很快,立刻抬起來腳,猛地踹了出去。

沒有想到這一腳來的這麼突然,王有志措手不及,還沒捅出刀子,就被踹到了地上。

「往死裡打!」

隨著王有志暴怒的聲音傳出,那二十條漢子立刻撲了過來,而那些村民也被王七激起最後的血性,平時積壓的仇怨此時爆發。

村子,一瞬間變成了混戰。

一直都看著爹的石頭,皺著眉頭,蹲下了身子,從鞋底中抽出了一把小尖刀。

在無比慌亂的環境中,石頭格外的冷靜,穿過了人群,緊緊地握著手中的刀子,向著他的目標走去。

狂歌笑說:

你能來讀這本書,作者真的很高興,誠懇地希望能夠多提一些意見,作者希望自己可以寫的越來越好。若是喜歡,可以加群563317833


第二章 烏鴉圍繞的村子


一塊小鐵片,說不上是一把刀。只不過是半片子崩碎的鋤頭,經過了精心的打磨,有了可以殺人的鋒。

石頭有些小聰明不假,但是也僅限於偷水這樣的小事,要真的握起手中的刀,對一個七八歲的孩子來說還是無比困難的事情。

可是不知怎麼的,他就牢牢地握緊了這把自己製造出來的刀子。

父親的暴吼聲,父親堅毅的背影,父親曾經說過的道理……那些面目可憎的人,那些魚肉鄉里的人,那些連畜生都不如的人……

一股子熱血猛地衝了上來,胸口之中卻立刻出現了一口氣,牢牢地堵住了熱血,這樣的感覺很不好。有些憋屈,有些難受,有些憤怒……好像唯有揮動手中的刀子才會驅散這股子鬱結的氣。

不知道具體要做什麼,只知道要把這把刀子捅出去才行。

幸好還慘存著一絲理智,腦子並沒有完全空白,還保留著那點常人沒有的小聰明。

石頭開始奔跑起來,在無數條錯亂的大腿之中繞行,很快就來到了他的目標。

一個小孩,僅僅七八歲,在這樣的場景下本應該放聲大哭,沒有人會去注意這樣一個小孩子。

石頭的目標不是一個大人,就算他有一把鋒利的刀子,就算他能捅死一個大人,也並不能改變什麼。他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現在王有志身後的黑臉,那是王有志的兒子。

黑臉十二三的年紀,已經比石頭高出了一個頭,仗著自己的父親,從小就學會了橫行霸道,只是現在他完全愣住了。

噗!

就像是窗戶紙被捅破了的聲音,黑臉的耳朵忽然聾了,什麼都聽不見了,只是有些僵硬地轉了轉身子,看到了他一直都十分討厭的臉,之後看到了自己身上流淌出來的鮮血。

愣了一瞬,好似是在等待疼痛傳到腦中,來證明這件事情的正確性。

疼痛,吞噬了整個人。

僅僅一瞬間後,黑臉就歇斯底里地哭嚎了出來。

石頭已經拔出了刀,臉色有些蒼白,手有些顫抖,兩腳也發軟,但是他依舊堅定地站著,牢牢地握著手中的刀子,將刀子架在了黑臉的脖子上。

瘋狂的人,骨子裡就存在著這樣一股瘋狂,這是不能被改變的,也是別人學不來也模仿不來的,他們生而瘋狂。

眾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這裡,王七的拳頭也緩緩地鬆開,望著這個他一直覺得有些驕傲的兒子。

王有志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卻有著陰狠的殺氣,像一頭瘋牛一樣向著石頭衝了過去。

王七一愣,體內的力量爆發,瞬間撞了出去,直接將王有志撞飛了出去。至於撞擊產生的疼痛,他絲毫不在乎。

沙土混著鮮血嗆入了嘴裡,王有志劇烈地咳嗽了一下,站了起來,掃了王七一眼,盯著石頭,從牙縫裡擠出了一句話:「放開黑臉,要不然我讓你全家都死乾淨。」

石頭直視著王有志,沒有絲毫的恐懼,只是將刀子逼近了黑臉的脖子一分,用堅硬地語氣說道:「把水跟糧食分了。」

王七已經擋在了石頭的前面,確保自己的兒子不受任何的威脅。

緊盯著石頭,王有志的心變得無比冰冷。

水跟糧食都分了,王有志的統治就會驟然垮塌。

現在石頭的腦中有些空白,僅靠著一個念頭支撐著他,便再次說道:「把水跟糧食分了!」

一個孩子的聲音從沒有這麼響亮過,就像是已經快要遺忘的驚雷聲,將在場的所有人鎮住。

王七的眉頭已經擰到了一塊,大聲吼道:「大夥兒,把水跟糧食搶了!」

原本就有些熱血上頭的民眾,聽到這樣的話,有一個人動了之後,所有人立刻跟了上去,衝破了那二十條漢子,闖進了王有志的家,瞬間將所有的東西都搶了個乾淨。

還在猶豫不決的王有財,看到這樣的景象,一口怒氣沒上來,直接倒地不起。

……

幾天後,一個如血的傍晚。

三十匹快馬,三十把快刀,站在村子外的土坡上。

風吹起了黃沙,人揮舞著手中的快刀,捲進了風沙中,衝進了村子裡。

不知是誰發出的第一聲慘叫,整個村子都陷入了慌亂之中。唯有王有志一家,安靜地等在村邊上的祠堂裡,因為馬匪就是他請來的。

偷水引發的血案雖然已經過去了,黑臉腿上的傷也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但是王有志苦心經營的統治卻徹底結束了,唯有用強硬的手腕,才能重新建立起統治,所以他請來了殺人的馬匪。

從聽到響動的那一瞬間,王七就抄起了桿子,頂住了外面的門,立刻找出了弓箭,操起了長刀。而石頭立刻爬上了自家的屋頂,環視著四周的情況。

很快,石頭就從屋頂上滑了下來,跑到了父親的身邊,將自己看到的情景說了一遍。頭一次看到這樣血腥的場景,看到長刀下人血的飛濺,不管石頭的神經是什麼鑄成的,都有些顫抖。

王七緊緊地握住兒子的肩膀,直視著他,說道:「石頭,你要記住你已經長大了!你要保護好二丫!」

父親寬厚而溫暖的大手,無疑是安撫心緒的最好東西,石頭點了點頭,鄭重地接下了這個承諾。

「待會我說跑,你就帶著二丫跑,路線都記住了嗎?」

不知怎麼的,石頭的心突然痛了一下,眼睛也有些酸澀,看著自己的父親,十分重地點了點頭。

「去吧,帶著二丫藏到門後。」

沒有說一句話,石頭牽著二丫的手,來到了外門後。

砰!砰!砰!

砸門的聲音不斷地響了起來。

王七拉起了那把用了十幾年的長弓,搭箭,拉滿,瞄準。

暴怒的嘶吼聲響起,兩個人已經翻牆衝了進來。

箭頭輕移,手一鬆,一隻利箭飛了出去。

看到躲在門後的兩個小孩子,馬匪剛想揮刀砍,就感受到喉嚨一痛,再也不能前進一步。另外一個馬匪卻已經三步並作兩步地衝了過去,揮刀而下。

石頭只能緊緊地抱住二丫,用他的後背去抵擋一切。

嗖!

一隻利箭再來,將這名土匪釘死在了土牆上。

而此時,大門終於被撞破,八名馬匪闖了進來!

一共三十名馬匪,此時有三分之一,都闖進了石頭家,擺明了這次的目標就是石頭一家子人。

嗖!嗖!嗖!

王七不斷地拉弓搭箭,幾乎是不用準確地瞄準,便射出了手中的箭。

噗!噗!噗!

一步倒一人,鮮血飛濺七步!

剩下的五名馬匪立刻退了出去,然而還未等王七放下手下的弓箭,八匹馬就蠻橫地衝了進來。馬匪見王七的箭太猛,便利用馬匹來阻擋,自己則跟在後面。

嗖嗖嗖!

透過馬匹的間隙,王七再次射中了兩人。

看著身旁的兄弟不斷倒下,這些馬匪也有些膽寒,立刻吹起了尖銳的哨子,招引附近的同伴。

王七的眉頭再次擰到了一起,立刻翻出了窗戶,在短短三步的距離射出了一箭之後,立刻將手上的弓箭扔了,操起了長刀,混進了馬匹跟剩下的三個人之中。

「跑!」

幾乎在一瞬間,石頭立刻站了起來,拉起二丫,猛地向外跑了出去。

剩下的三名馬匪可沒有心情去關心跑掉的兩個小孩,光是眼前這個發瘋一樣的人,就足夠他們專心致志的了。

一番混戰之後,王七將八匹馬趕到了屋子中,將每一支箭都收好,重新回到了屋子中,顧不上身上十幾處猙獰的傷口,從口袋裡掏出了幾年前剩下的煙沫子,捲了一支嗆人的煙,抽了起來。

他不能帶著石頭逃跑,外面是一望無際的平原,他帶著兩個小孩,必定會在馬匪的追擊下死的透透的。他只能讓石頭帶著二丫跑,他們兩個小一些,被發現的幾率小一些,更何況有他在這裡拖著大部分的馬匪,按照石頭的機警跟小聰明,只要不是運氣太差,就能夠跑出去。

至於他自己,他從沒有想過要活下去。

抽著人生中的最後一根煙,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在心中說道:孩兒他娘,我下去見你了,咱這兩個孩子,都不錯。石頭隨我,二丫隨你。等一會兒,我就下去跟你好好說道說道。

馬嘶與人吼隨著風聲傳來,王七猛吸了最後一口煙,舔了舔嘴唇上的血,握著長弓翻身而起。

吃過虧之後,馬匪不再強攻,而是放火。

看著已經成勢的大火,王七的眼中有了一抹狠色,將趕進來的八匹馬的尾巴都點著。

尾巴吃痛,這些馬立刻變成了瘋馬,瘋狂地向著外面衝去。王七爬上了一匹馬,希望能夠借助這八匹馬衝出去。

然而,一根早就瞄準了他的箭,直接將其射下了馬。

掉落到瘋狂的馬之中,王七被踏了好幾腳,身上的骨頭斷了好幾根。瘋狂的馬剛跑出去,王七甚至都沒有來得及坐起來,無數的利箭向他射來。

沒有再殺死一個馬匪的機會,王七瞬間被射成了馬蜂窩。他最後的念頭,也就是石頭跟二丫有沒有逃出去了。

為了洩憤,馬匪們將王七的頭顱割了下來,並將他的身體剁成了無數片。

……

很幸運地,石頭跟二丫無礙地闖到了村子邊緣,到了祠堂,準備逃出去,可是祠堂之中傳出來的聲音,讓他停了下來。

王有志有些諂媚地說道:「吳大哥,您看這些,您還滿意嗎?」

「你掌管你們整個村子,就這麼點東西?」

「您知道,這就是個窮村子,哪有什麼東西?」

「窮村子?窮村子裡,能有你這麼肥碩的人?」

王有志訕笑了兩聲,給自家的二哥使了個顏色,二哥急忙地拿出了兩根金條,恭順地遞了上去。

「這年頭,錢可不值錢。」

「吳大哥,真的只有這麼多了。」

「真的?」

「真的。」

那位馬匪的首領,眼中寒光一閃,手起刀落,斬下了王有志的頭,衝著剩下的人問道:「還有嗎?」

王有志的全家都嚇的不敢哭嚎,只能瑟縮著,奢望能夠活下去。

「呸!放火燒村!都他媽的搶了!」

「大哥,這妞兒長的不錯。」

馬匪首領大笑了兩聲,說道:「賞你了!」

聽到這些話,透過縫隙看到殺人的場景,石頭緊緊地捂著二丫的嘴。

不知何時,整個村子都已經圍繞起了烏鴉。


第三章 於火焰中跳動的鮮血


濃厚的夜,沒有月光也沒有星光,黑漆漆一片。

一雙眼睛,像是狼一樣冰冷的眼睛。

潛伏在黑夜之中的人,正是存活下來的石頭。

在大火的灼熱與大地的冰冷下度過了一晚之後,他趁著二丫還沒醒過來,回到了院子之中,撿到了父親留下的柴刀跟弓箭。

挖了一個深坑,將這具焦黑的屍體跟血淋淋的頭顱埋了進去,重重地磕了頭。

石頭終究是沒有想像之中那麼堅強,在磕頭的時候,眼淚不由自主地往外湧。就在最後一個頭磕完後,壓抑的情感驟然爆發,他撕心裂肺地哭嚎了起來,昏迷了過去。

叫醒石頭的是醒過來的二丫,她找到了哥哥,將其叫了起來。

看著二丫,石頭嘶啞地喉嚨說不出話,乾澀的眼睛也表達不出多少情感。

可能是父親的遺傳,他緊緊地擰了下眉頭,咬緊牙關,豁然站了起來。拿好弓箭跟柴刀,拉著二丫的小手,頭也不回離開了這裡。

已經燒焦的房屋驟然垮塌,埋葬了一切。

沉默地走著,石頭哭干了自己所有的眼淚。從他踏出家門的時候,他就發誓這輩子再也不會流下一滴淚水。

收集了一些糧食跟水之後,按照馬蹄印跟間或留下的馬糞,石頭帶著二丫一路追來,來到了馬匪的老巢。

現在殺死父親的仇人就在眼前,石頭卻並沒有任何的激動或者恐懼,他的眼裡只有冰冷。

早在白天,他就已經仔細觀察了這裡的一切,腦中所有的小聰明都為這次復仇而運轉了起來。

八歲的孩子,要殺死這一院的馬匪。

盯著眼前屋子,聽著裡面傳來的呼嚕聲以及夢話,冰冷的風送來了汗臭以及馬糞的味道。石頭沒有被影響到絲毫,只是冷靜地趴著,一動不動。

一隻野狼,總有一種恐怖的直覺,在捕獵之前,無疑能夠把握好最佳的時機。

在安靜而漫長的等待中,石頭突然動了,謹慎小心地移動著。他早就脫掉了鞋子,用嬌嫩的肉去觸碰這些有著尖銳角的石子,防止發出什麼響動。

像狼一樣,石頭潛入到了院子裡,開始他的計劃。

這些木柴,足夠燒死二十個人,可是怎麼燒卻是一個問題。一旦有人被煙嗆起來,發現著火了,絕對會輕易地逃出來,到時候殺不死任何馬匪,反而會被殺死。

幸而石頭的小聰明讓他不會天真地認為放把火就能燒死所有人,他有著他的計劃。

小心再小心地搬動著手中的木柴,將其放到早就想好的位置。從小就學著生火的石頭,自然很清楚怎樣放木柴才能讓其快速燃燒起來。

夜裡的風聲在呼呼作響,捲起碎小的沙石,吹打著一切,發出瑣碎的聲音。十多條漢子的呼嚕聲此起彼伏,混著各種骯髒的夢話。

忽然,在眾多的聲音之中多出了一種聲音。石頭的耳朵立了起來,渾身也都緊繃了起來,小心且快速地放下了手中的木柴,躲到了一堵牆的後面。

大半夜,總有那麼一兩個人起來撒泡尿。

門開了,走出了一個人。

沒有走遠,睡眼惺忪的馬匪到了一個避風的牆根,開始撒尿。

不可避免的,石頭的心開始狂跳,體內一種東西在刺激著他,讓他輕微地顫抖起來。

石頭不會去祈禱,也不會閉上眼睛等待,他只會盯著這個有些搖晃的黑影,等待著一切的發生。

從小跟著父親打獵,讓石頭的神經,比一般人的強悍很多。

撒完了尿,馬匪抖了抖,提上褲子準備回去續接上逛窯子的美夢,希望夢裡的小茉莉還沒離開,還在柔軟的床上搔首弄姿等著他。

然而,夜裡的冷風加上尿完後的顫抖,終究是讓這個馬匪清醒了一些,也讓他的目光捕捉到了一點東西。

這是什麼,黑乎乎的?將屋子圍成了一圈,什麼鬼東西?

馬匪低下了頭,想要查看一下這到底是些什麼東西。

幾乎就在馬匪抖的時候,石頭就意識到了要發生什麼,這就跟優秀的獵人知道獵物要往哪裡跑一樣。

憑著一個八歲孩子的力量跟身高,想要殺死一個大人很難,想要無聲地殺死一個大人更難。石頭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揮舞著柴刀衝下去,卻也不會祈禱這個馬匪會迷迷糊糊地回到屋子。

於是,石頭取下幾乎跟他等高的弓箭。

想要憑著手上的力量拉開弓,對一個八歲的孩子來說是不可能的。但是石頭用上了腳,用上了所有的力量,拉開了弓。

夜還是很濃,石頭只能憑著模糊的影子跟感覺去瞄準。

他沒有第二次機會,只能一箭射死這個馬匪,要不然計劃泡湯不說,他的死也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一個八歲孩子的力量,能夠勉強拉開弓,卻不能賦予箭穿透人骨頭的力量。就算是箭命中了馬匪的頭顱或者心臟,也不可能殺死他,唯有一箭射穿喉嚨才能讓馬匪不出多大聲音地倒下。

原本狂跳的心此時已經安靜了下來,石頭壓迫著自己的眼睛,將焦點縮到最小,控制著腿腳的顫抖。

叮!

極輕微的響聲,石頭腰間地柴刀好像被風吹起來。

原本就已經有些清醒的馬匪,被這一響聲給徹底喚醒,豁然抬頭,轉向了聲音的來源。

心中突然出現了一股強烈的直覺!

就是現在!

嗖!

王石握住箭的手驟然鬆開。

一隻有著鐵鏃的利箭劃破了夜色,穿越呼呼的風,刺透人的皮膚、喉管、血肉,釘在了骨頭的縫隙之中。

一隻箭,垂直地射在了馬匪的喉嚨上。

想要說出什麼話,卻感到鮮血灌滿了整個口腔,根本說不出來。喉嚨有些疼,四肢有些無力,控制不住地往後退,有些踉蹌,馬匪最後扶住了牆,倒了下來。

射完一箭之後,石頭放下長弓,立刻奔跑了過來。他很清楚射穿喉管之後,人並不能立刻死亡,除非射穿了脊柱。

所以他全力地跑了過來,無聲地撲到了馬匪的身邊,冰冷的雙手死死地扼住馬匪的口鼻,不讓其發出任何動靜。

馬匪驚恐無比地看著這個狼一樣的孩子撲了過來,感受著冰冷的雙手扼住自己的口鼻,卻做不出任何有力的反抗。

時間很短,時間也很長。

石頭看著馬匪不再有絲毫的動靜,終於鬆開了有些僵硬的手。

殺了一個馬匪。

解恨,得意,驕傲,恐懼……這些情緒都沒有出現在石頭的腦中,他只有一片冰冷。

馬匪的鮮血已經染紅了石頭的雙手,不帶一絲水汽的風卻立刻吹將其吹乾,吹成了一副血痂做成的手套。

石頭在原地愣了愣後,立刻取回了長弓,以後用選好的木棍將房門頂住。點燃準備好的火把後,他開始從每個角落點火,確保大火能夠在一瞬間蔓延。

乾裂的風,就如同油一樣,不但沒有吹滅細小的火苗,反而無限地將其催生起來。

大火,一瞬間升起。

濃煙,一瞬間蔓延。

不知是誰第一個醒過來,立刻叫醒了所有人,瘋狂地向外衝,然而房門早就被木頭頂住了。

火光沖天,濃煙瀰漫,剛剛從睡夢中驚醒的人,無疑都慌了神,根本不知道怎麼辦,只能瘋狂地咒罵,瘋狂地踹門,瘋狂地拆窗……

石頭舉著火把,站在一處圍牆上,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內心沒有任何的波動。

卡嚓!

風乾了好幾年的房梁塌陷,瓦片與燃燒的茅草掉落,將所有人蓋在了下面。

大火瘋狂地燃燒著,著火的人也瘋狂地吶喊,在狹小的屋子之中狂竄,卻將火勢弄的更大。

濃煙已經將人嗆的沒了力氣,甚至沒有多少力氣去撞門,意識也開始模糊起來。然而人的求生慾望,總能激發人的潛能。

砰!

最後還活著的兩人終於撞破了燃燒的木門,從屋子裡逃了出來,猛烈地吸著院子裡新鮮的空氣。

就算是石頭有弓箭有柴刀,也不可能殺死眼前這兩個人。

在縮成一隻蝦,緩了一會之後,兩個存活的馬匪終於看到了一個孤獨的火星。

火把的光芒相對於大火實在是有些微不足道,但是卻格外的亮眼。

最後的兩位馬匪,看清了火把下的人,看清了那雙冰冷的眼睛。

一剎那間,他們便明白了一切。

然而,為什麼會是一個孩子放的火?為什麼是這麼小的孩子想要殺人?難道這是一個亡靈?一個地獄的使者?

看到最後的兩名馬匪,王石放下了手中的火把,立刻點燃了已經被他淋了燈油的馬尾。早在此之前,他就小心翼翼地將馬尾都纏在了一起。

辟里啪啦!

馬尾一瞬間成了一團火,並且立刻蔓延到了馬的身上,本就被火嚇的有些瘋的馬,立刻衝了出去,向著沒有火的院子之中衝了過去。

剩下的兩名馬匪,甚至都沒有站起來,甚至都沒有接受一個孩子要殺死他們的事情。

然而,瘋狂的馬已經衝了過來,從他們的軀體或者頭顱上踐踏過去。

馬匹衝到院子後,看清了四周的火,立刻調轉了身子,從火焰最小的地方衝了出去,再次踐踏了還存活的兩名馬匪。

自始至終,石頭都安靜地站在圍牆上,看著發生的一切。

除了心裡的一片冰冷之外,什麼情緒都不曾擁有。

看了一會頭,石頭跳下了圍牆,來到了兩名馬匪的屍體前,有些艱難地砍下了他們的頭顱。

之後,石頭擦乾了柴刀上的血。

在一片火海之中,他走進了漆黑的夜裡。

從此刻起,他清楚他再也不是以前那個會笑的石頭,他的雙手已經沾滿的鮮血。


第四章 小城裡的小殺人事件


隆冬裡的一條小巷,就算是那些為了餬口的叫賣者,也不願意來這裡。那些叫賣者,無疑是最熟悉城中財富分佈的人,這樣的小巷,不值得他們來,更何況這裡——很骯髒。

相比於青樓,這裡只能叫窯子,這裡的女人沒有姿色,也沒有本事,只會僵硬地往床上一躺,單純地滿足人的最原始慾望,並不具有挑弄人的情趣。

賺的自然是那些下等人的錢,一次也不過是一文錢,遇上些賴賬的,那些柔弱些的女人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掐著腰破口大罵罷了。

今天老黃喝了半壺兌了水的酒,半迷糊地來到了這條小巷,敲開了小桂花的門,躲進了被窩之後,就不再想出來。折騰到沒了什麼力氣,老黃翻了翻身,就呼嚕震天地睡了過去。

小桂花聽上去是個十六七的小姑娘,實則是個四十多歲的潑辣女人,在老黃的身上抽了十多下之後,知道叫不起他了,便翻了他的口袋,不過是翻出了三文錢,立刻藏到了自己的小金庫之中。

隆冬有些冷,一個睡確實不如兩個人睡,小桂花露出大牙笑了笑,又重新趴到了老黃的身上。

對於小桂花這樣的人來說,活著已經沒有什麼追求,或者說活著的追求就是活著。至於怎麼活,已經不在乎了,能有一天的熱呼就算是好日子了。

咚咚咚!

剛剛睡下的小桂花被敲門聲擾了起來,眉頭一擰,露出了凶橫的樣子,衝著窗外大喊道:「裡面有客,想要玩老娘,明個請早!」

然而敲門聲還在繼續,並且好像更加響了。

沒有任何的回應,只有敲門聲,小桂花不由得對著窗外罵了起來,所有骯髒下流的話都吐了一遍。最後敲門聲還在繼續,她也沒有法子,只能穿上跟冰碴子一樣的破棉襖,破口大罵著向外走去。

「今兒個你要說不出個一二三四五,老娘就撕爛你的嘴!」

帶著滿滿的怒氣,小掛花猛地開了門,立刻被風灌了一身,不由得打起了哆嗦,然而門口卻沒人。她想要燒起來的火氣,卻被凌冽的風給壓了下去。

忽然,有些顫抖的聲音從腳下響起:「小桂花,西北的劉二爺請你去一趟。」

小桂花低頭看到了個小姑娘,原本想發作,甚至是一腳將她踢出去,聽到了這句話之後,臉上卻立刻笑開了花,精神一抖,甚至都不覺得冷了。

劉二爺,那可是傳說中的大人物,就算是吐口痰都能賣錢。小桂花沒多想,問了兩句確信了後,立刻回了屋子,穿上了保存了十年的大紅棉襖,用力憋著氣,不讓自己肥胖的身軀撐爆它,像只跛腳的鴨子一樣,一路小跑去了西北。

不一會兒,小桂花的房門開了,進來了一個人影,慢慢走到了床邊,確認了上面的那位就是城門守衛老黃後,用一根細長的木棍扎進了他的喉嚨之中。

猛然間,老黃彈了起來,雙眼幾乎要凸出來,嘴巴張到了最大,喉嚨之中發出嘶啞的響聲,卻始終說不出話來。兩隻青筋暴起的手緊緊地扼著喉嚨,好像要堵住這個出口,不讓自己的生命從這裡流掉一樣。

剛才進來的那位少年只是冷冷地看著這一切,讓老黃看到自己後,十分平靜地說道:「扎到肉裡的感受確實不好受。」

說完之後,少年揚了揚綁著破布的右手,離開了屋子。

老黃僅有的意識終於明白了發生的一切,卻無法相信一個月前捉弄的一個小子,現在竟然進行了殘忍的報復。他掙扎著想要殺死這個小子,渾身卻無力,艱難地下了床,沒走幾步就倒在了地上,恰使木棍完全釘進了喉嚨之中。

一個月前,守城門的老黃遇上了石頭跟二丫,於是就捉弄了他們一頓,只是沒有想到石頭突然抽刀,差點殺了老黃。於是老黃聯合守門的官兵,抓住了石頭,用木棍釘穿了他的手。

這樣一件小事情,老黃已經不記得了,卻沒有想到竟然遭到最殘忍的報復,致使自己失去了性命。

掙扎了一會之後,一大灘溫暖的血形成了一個大紅圈。

去劉二爺家被下人嘲笑了一番之後,小桂花又羞又怒,闊步趕了回來,想著那個小姑娘的樣子,想著平日裡跟自己不對付的人,她簡直要氣炸了,這個仇非報回來不行!

然而,當她回到家中,看到了死在地上的老黃,立刻墜入了冰窟。即便平日裡是一個潑辣的悍婦,此時見識到死人,還是嚇倒了半條命,瘋狂地呼喊了起來,像個瘋子一樣跑了出去。

半天後,陸陸續續有人來到這裡,也算是官府的辦案人員。原本這樣小人物的命案,絕對不會有人查,但是這次死的老黃,是個城門守衛,多少跟某位官邸的老爺沾點親戚,再加上跟調查者都是熟人,他們就開始認真調查起這件案子。

……

石頭殺死老黃之後,並沒有趁機搜刮小桂花的家當,只是從容地離開了。

轉了幾個路口後,二丫默默地出現了哥哥的身後,輕聲問道:「殺了他了嗎?」

「殺了。」

「不應該讓他死的這麼痛快的,他刺了哥哥的手。」二丫說話的聲音很小,完全被東風埋沒,卻比冰凌刺人更加讓人打顫。

石頭沉默著,並沒有在意二丫的話,說道:「收拾一下從龍家偷來的金子,我們今晚上就離開這裡。」

二丫沉默著,還在想著怎麼才能讓老黃死的更殘忍一些。

然而,石頭忽然停了下來,瞇起了眼睛,使得目光成了冰冷的刀子,直視著眼前忽然出現的那個人。二丫也已經停了下來,一雙黑亮的大眼睛望著前面的人,好似有些可憐楚楚,其下卻藏著比東風更冷的寒意。

忽然出現的是一個中年人,穿著一身十分白淨的長衣,一雙黑布鞋,相得益彰,就像是一個儒雅的教書先生。

這個人,看起來已經是三四十歲的樣子,面容卻依舊很好,算不上十分英俊的人,卻給人格外順眼的感覺。恐怕不管什麼樣的人來看,都會給予他一句順眼的評價。這樣的人,看很久,才能慢慢品出其中的滋味。

石頭可沒那麼多閒心思,只知道眼前這個人是衝自己來的,並且沒懷什麼善意。自從殺了那批馬匪之後,石頭的心性已經發生了變化。

中年人微微瞇了瞇他那雙迷人的桃花眼,半蹲下來,跟石頭他們的身高持平,笑著問道:「小朋友,你這是去哪啊?」

就如同一個老師在請教弟子問題一樣,十分的謙虛,像是和煦的春風,給人以順暢的感覺。

然而石頭依舊緊盯著他,左手已經不漏痕跡地握住了一把小尖刀。直覺告訴石頭,眼前這個人很危險,並且是專門衝著自己來的。

見到石頭不答話,中年人也不覺得尷尬,保持著笑容,繼續說道:「你好像天生就很會殺人,你能跟我說說殺人是什麼感覺嗎?」

簡單地一想,石頭就知道先前殺死老黃的一幕已經完全被這個人看到了,心中卻沒有絲毫的慌亂,只是冷冷地盯著他,一言不發。

「你覺得你一輩子能殺多少人?」

二丫睜著她的那雙大眼睛,好像是在好奇地打量著中年人,實則心中有著一片混著血紅的黑暗。任何人,只要對石頭哥有威脅,她都會無情地殺死對方。

「你剛才殺的那個人叫黃中,跟漳州城裡的一個小頭目多少有些親戚,最遲明天,就會有人找上你們兩個。你今晚就想逃出去,卻不知道現在已經關城門了,你們兩個只能等到明天。這樣的話,你應該怎麼做才能活下去?畢竟你正面可殺不死一個大人。」

被這些話一句句地插入心臟,石頭的心中沒有動容,不帶任何憤怒或者是乞求,只是平靜地說道:「讓,還是不讓?」

中年人笑了笑,站了起來,指了一個方向,說道:「我就在三柳胡同口的餛飩鋪子那裡。」

說完了這句話,他向側邊走了一步,算是讓開了路。

石頭的眼睛瞇的更重了一些,卻也只是盯著中年人一眼,便帶著二丫離開了。最後要消失的時候,二丫還是轉過了頭,衝著他望了一眼。

黑亮的大眼睛確實很討人喜歡,只可惜下面藏著一把鋒利的刀子。

雖然是意料之中的結果,中年人還是覺得有些不爽,他這一輩子倒是從沒有被人無視過,更談不上被人拒絕,他可是誠心誠意地說話,沒想到遭到了兩張比冬風還冷的臉。

瞇起了桃花眼,中年人笑了笑,緩緩地走著,好像是哼唱起了剛剛從青樓裡聽來的小調子,去了三柳胡同。

……

剛剛遇到的那個中年人,無疑給石頭敲響了警鐘,甚至是喪鐘。

當石頭去望城門的時候,卻發現城門真的已經關了。要想從這裡逃出去,唯有從城牆上跳下去。混上看守疏鬆的城牆還好說,跳下去可是必死無疑的事情。要是用繩子慢慢爬下去,危險性實在是有些大。

難道要在城中藏一段時間嗎?城中流浪的孩子倒是不少,很容易混在其中。然而之後呢?

原本就已經想要從這裡逃離,在最後一天殺死老黃,卻沒想到發生了這麼多的變故。

石頭輕皺起了眉頭,開始仔細地想每一件事情

然而,事情的變化遠遠超出了石頭的預料。

在砰的一聲巨響中,城隍廟的房門被人蠻橫地破開,石頭一聽聲音只就知道不妙,立刻帶著二丫從狗洞之中逃了出去。

狗洞外,等待石頭的卻是一記悶棍。

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無比冰冷的風已經將石頭吹了個透涼,他掙扎著起來,摸了摸已經被血水粘在一起的頭髮,努力地回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一個致命的事實便是二丫已經被帶走了!

瘋狂與理智在相互糾纏,將石頭的腦子攪成了一團漿糊。

深深的無力感從身上升起,迫使他落魄地倒在了地上,將嘴唇磕出了血。疼痛讓他清醒了一些,一道聲音出現在了他的腦中。

「我就在三柳胡同口的鋪子那裡。」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控儔陬pk10厙硊湮 .
妦繫岆控儔陬 す芃卼pk10控儔陬 控儔陬衄耀攜攫 控儔陬pk10羲蔣厙桴 控儔陬躉綴諷秶腔 控儔陬羲蔣源楊
笭④奀奀粗羲蔣眻畦168 奀奀粗鼠侗婓闡爵鎗 控儔陬pk夆撮б蝠霜 15876數赫厙控儔陬 笭④奀奀粗ほ粗芶勦 枆捅衄奀奀粗鎘
控儔陬杅擂 珨掀煦 控儔陬拻俴呾楊 惘鎮芶勦 奀奀粗qq 笭④奀奀粗婓盄厙桴 控儔陬羲蔣疻穢軗岊 控儔陬蝥怷椅濮瘍
控儔陬萇齟篲 奀奀粗冪厙軗岊芞 軝湛奀奀粗軞測 奀奀粗闡跺す怢磁楊腔 控儔陬坋跺陬耋飲揤 奀奀粗綴媼崋繫伀珨鎢
控儔陬厙硊 羲蔣暮翹 忒儂笭④奀奀粗厙桴秶釬 踏毞陔蔭奀奀粗羲蔣桶 旮詀奀奀粗晥ぉ 控儔陬闡爵楷隴腔
奀奀粗芘蛁講惆桶 俙控儔陬崋欴懦挴 毞踩奀奀粗羲蔣瘍 控儔陬崋繫芢嫘 奀奀粗伀晚笢岆伅砩佷
控儔陬礿攫奀潔 笭④奀奀粗弝け諒悝 奀奀粗郪苤衙薹 奀奀粗も鏝詢忒 奀奀粗勤赽數赫
笭④奀奀粗陔唳軗岊芞 笭④奀奀粗潯穢 控儔陬篲炵苀羲楷 2017奀奀粗怀ヴ泂勘 控儔陬衄怀ヴ郔絀
啃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