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控儔陬pk10厙硊湮,ほ坋匐梒蚥珂嘖簸玸儕朸 ㄛ虧鷥蚗蚺笭猁硌梓籵陓莉こ鴃善假婛ㄛ豌豐 簸玸絢鍾肵扢离景懾淏絞滅怹湮扦⑹﹜媼卼縉溜伎﹝

諍鳳ㄛ奀奀粗ヶ斛堤珨鎢﹜奀奀粗綴軗岊芞厙眢﹜蘆聆ㄛ楷摹蕨徹鏗ㄛ控儔陬忒儂轎煤數赫褶炾瘚噙峎誘悵欱荎貌﹝ 域岈虴薹滄豪豪せ寥憑 婜怢ょ毞湮吤傢婌﹝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14
百里龍蝦
2018/2/23發行
修真聊天群18
聖騎士的傳說
2018/2/23發行
超神機械師18
齊佩甲
2018/2/23發行
凌天神帝19
君天帝
2018/2/23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7
千杯
2018/2/23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1
匣中藏劍
2018/2/23發行
完美神醫36
步行天下
2018/2/23發行
天道圖書館51
情痴小和尚
2018/2/23發行
修煉狂潮57
傅嘯塵
2018/2/23發行
修真醫聖01
超級老豬
2018/2/27發行
修真醫聖02
超級老豬
2018/2/27發行
九極戰神04
少爺不太冷
2018/2/27發行
仙武都市05
月藏鋒
2018/2/27發行
仙帝歸來19
風無極光
2018/2/27發行
天界戰神45
笑南風
2018/2/27發行
終極戰兵67
梁七少
2018/2/27發行
無上進化71
浮兮
2018/2/27發行
至聖之路86
永恆之火
2018/2/27發行
懶神附體06
君不見
2018/3/2發行
末日戰神06
北極熊
2018/3/2發行
修真聊天群19
聖騎士的傳說
2018/3/2發行
凌天神帝20
君天帝
2018/3/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2
匣中藏劍
2018/3/2發行
妙醫鴻途46
煙斗老哥
2018/3/2發行
晶武時代48
closeads
2018/3/2發行
少年藥帝59
蕭冷
2018/3/2發行
逆天劍皇72
半步滄桑
2018/3/2發行
絕代神主15
百里龍蝦
2018/3/7發行
全能主宰15 完結
衛小天
2018/3/7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7
飛牛
2018/3/7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8
千杯
2018/3/7發行
完美神醫37
步行天下
2018/3/7發行
天道圖書館52
情痴小和尚
2018/3/7發行
鬥神傳承53
浮兮
2018/3/7發行
終極戰兵68
梁七少
2018/3/7發行
無上進化72
浮兮
2018/3/7發行
無敵煉藥師01
憤怒的薩爾
2018/3/9發行
無敵煉藥師02
憤怒的薩爾
2018/3/9發行
修真醫聖03
超級老豬
2018/3/9發行
九極戰神05
少爺不太冷
2018/3/9發行
修真聊天群20
聖騎士的傳說
2018/3/9發行
仙帝歸來20
風無極光
2018/3/9發行
天界戰神46
笑南風
2018/3/9發行
修煉狂潮58
傅嘯塵
2018/3/9發行
最強紈褲74
夏日易冷
2018/3/9發行
懶神附體07
君不見
2018/3/14發行
超神機械師19
齊佩甲
2018/3/14發行
凌天神帝21
君天帝
2018/3/14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3
匣中藏劍
2018/3/14發行
妙醫鴻途47
煙斗老哥
2018/3/14發行
天道圖書館53
情痴小和尚
2018/3/14發行
終極戰兵69
梁七少
2018/3/14發行
無上進化73
浮兮
2018/3/14發行
至聖之路87
永恆之火
2018/3/14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可有類似刀劍神域的小說? 3
(轉)老二都比較硬 3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仙界律師》作者:良心 2
轉 末日紅顏賦 起點首發 2
轉帖:起點奇幻小說《低維遊戲》作者:歷史裡吹吹風 2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一劍傾國》作者:一介白衣 2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新書《邪猴》 作者:農民蜀黍 2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點道為止》作者:夢入神機 2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遁界》 作者:先飛看刀 2
尋找軍武題材的輕小說 1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新書《佛門孽徒》 作者:提莫弟弟 32
雖不是小說,但這是小說改編後再改編的..... 31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一劍傾國》作者:一介白衣 28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大荒蠻神》作者:更俗 24
轉帖:起點歷史新書《明士》 作者:黃石翁 22
轉帖:起點奇幻新書《神秘之旅》作者:滾開 21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世尊》作者:夜南聽風 20
尋找一本很久之前的小說 18
鐵件少年魂11 18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超品奇才》 作者:窮四 18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大道誅天》作者:熱乎冰棍兒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2/08 16:12 
.
http://book.zongheng_com.ripai.info/book/689231.html

十年前,一把劍斬盡天下,黃口童子,聚劍魄意氣風發。
十年後,一株草破碎虛空,弱冠少年,得大道逆天改命!
大道無情,我一劍誅之!


第一章 劍魄


「人體如宇宙,對應諸天大道,是一個潛力無窮的寶藏,我輩修行之目的,便是將這個寶藏最大程度的挖掘出來!」

一名中年人行走在二十多名少年的中間,一面開口講解修行,一面糾正動作不規範的少年。

「而取決一個人能否修行,或者修行之路是否達到至高程度的根本,就在於你們此刻所做的第一步,凝練武魄!」中年人侃侃而談。

「武魄是根本,需要你認真冥想自身最大的極限,化為意念,融入體內,汲取天地精華,化為神魄。」

「武魄分為各種等級。」他眸子忽然一冷,掌心微動,金色的光芒在掌心環繞,最後化為一尊金色的小狼,栩栩如生。

「這便是我的武魄,獸魄!」

那些少年們臉上立刻浮現出欽佩的表情,耳邊卻傳來中年人的聲音:「獸魄只是二等武魄,而一等武魄,則是器魄!」

他繼續解釋道:「凡是凝練出器魄的弟子,無一不是萬眾矚目的天才,他們是最為純粹的天道者,極盡器之所在。」

「而每一等武魄,同樣也分為各種等級,比如獸魄之中,我的戰狼魄,同樣也比兔形武魄要強大得多。」

「所以你們,不要好高騖遠,用心按照我傳授你們的功法,汲取天地精華,凝練自身的武魄,我希望,你們每個人都是天才!」

少年們齊聲怒吼,稚嫩的面孔上滿是堅定。

不遠處,有一道白色的身影,靜靜站在那裡,白衣勝雪,與他青澀白皙的面孔相映,眸子裡帶著幾分這個年紀少有的哀傷。

聽到教習的話,少年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丹田,那裡有一道武魄存在,一等武魄中的極品,劍魄!

他不會忘記,剛剛凝練出武魄的那一刻,轟動整個家族,而他本人,也成為家族重點的培養對象。

作為種子弟子,即將送往講武堂進修。

他叫余寒,曾經齊州余家的驕傲,家族復興的希望!

然而,就在他前往講武堂的那一日,幾名騎著白鶴的年輕人從天而降,要在余家暫休後前往講武堂。

據領隊的家族長老說,那是世外仙門的弟子,倨傲不遜,態度囂張。

余家長老也特意叮囑余寒等一些余家未來的天才弟子,生怕他們一言不合,惹到了這些煞星,從而悲劇收場。

余寒清楚那些所謂的仙門弟子,平日驕縱任性,而且在他們眼中,自己這等人便如同螻蟻一般低下,即便殺死,也不會承擔任何後果。

所以,他一直都暗暗忍耐。

直到眾人啟程前往講武堂的那一刻,一名少女弟子忽然間提出要坐人拉車,其實就是讓幾個人拉著一台爬犁。

旁邊的男弟子對這師妹似乎有意思,當即就命令余家的幾名少年充當牛馬,余寒就在其列。

所以,自然就發生了連余家長老都來不及阻止的衝突。

那一日,余寒重傷,被幾名仙門所謂的弟子廢掉了丹田,只餘下劍魄,孤零零的懸浮在曾經丹田的位置,並且踏斷了四肢。

徹底斷絕了他的修行之路。

斷掉的四肢以余家的實力並不難以復原,但是丹田炸開,卻讓余寒徹底廢掉了,這個凝聚了一等劍魄,被譽為余家百年來最具潛力的直系弟子,還未完成他輝煌的一生,便夭折了!

事後,余寒一言不發,四肢的斷骨早就已經痊癒了,養傷的這一年裡,他從未出去過,只是一個人呆在屋裡。

一愣便是一天!

今天他第一次從房間裡走出來,頂著刺目的陽光,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這裡,看著廣場上凝聚武魄的少年們,彷彿回到了年幼的時候。

曾經也站在這裡,望著天邊起落的紅日,汲取天地精華。

余寒的懷中忽然傳來一陣滾熱。

那是一塊玉簡,武魄被廢之後,作為族長的父親,親自挑選了諸多家族養生的功法,送到了他的手裡。

然而,他少年時候意氣風發,一朝跌入谷底,心中自然難以跨越那道坎。

這些功法,全被丟在了一旁。

幾乎每一個夜裡,腦海中都會浮現出那幾名仙門弟子廢掉自己時候的場景,然後睡夢中驚醒。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看到了這塊玉簡,彷彿與自己的情緒產生了共鳴一般,閃爍出一絲微弱的光芒。

雖然僅有一絲,卻讓余寒感覺到一種出奇的平靜,所以從那天開始,他就一直將這塊玉簡帶在身旁。

余寒也仔細檢查過,裡面只是普通的養生功法,並無其他,可是玉簡產生的這種特殊異象,卻讓他有些疑惑。

「寒兒!」一聲歎息從身後傳來。

余寒微微瞇起雙目,然後睜開,這才長長舒出一口氣,轉身行禮:「父親!」

余占元看著長子略帶憔悴的面孔:「回去吧,外面風大,你身子弱……」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對一個修行者來說,身子弱等於是一種侮辱。

余寒點頭:「聽說弟弟凝聚了龍魄,了不起!」

龍魄,屬於獸魄的一種,卻不下於器魄,甚至比一些普通的器魄等級還要高,獸魄中的極品。

「余飛沒有讓你失望,這一年他很努力,比想像的要好,龍魄,比你的劍魄有所不如,但相差微乎其微!」余占元點頭道。

余寒看著父親,這一年,自己始終無法從黑暗中走出來,卻苦煞了父母,平白替自己操勞,眼見父親額頭的白髮又多了幾根,忍不住心中一酸。

「父親,對不起!」

余占元拍了拍他的肩膀:「無妨,只要你們兄弟兩個,能夠快樂的成長,我就心安了!」

余寒心中湧起一股暖流,然後朝著父親說道:「一年前出手的那幾個人,都是來講武堂修行的仙門弟子,還有一年,他們就要離開,這段時間,不要讓余飛進講武堂了!」

余占元心中一動,他知道,余飛一直對哥哥被廢掉的事情耿耿於懷,如今剛剛凝聚了武魄,以他衝動的性格,恐怕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大兒子的提醒沒有錯,如果讓余飛進入講武堂,免不了與對方發生衝突,到時候即便是講武堂,也難以保住他。

所以他點了點頭。

忽然,一道身影急匆匆的衝上前來,連滾帶爬的跪倒在了余占元的面前。

「家主,二少爺……二少爺他……」

余寒臉色一變,余占元直接衝上前去,一把抓住了這名下人的肩膀,咬牙問道:「余飛怎麼了?」

「二公子去找仙門那些人了!」他哆哆嗦嗦的看了一眼余寒,咬牙道:「說是要給大公子……討回公道!」

余寒臉色驀然蒼白如紙:咬牙問道:「他去了多久?」

「有……半個時辰了!」下人臉色灰白。

「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余寒心中生出一絲無力,踉蹌著倒退了兩步,口中喃喃道:「弟弟……」

「你們為何不早說!」余占元幾乎是怒吼出聲來,轉身就要衝出門去。

然而就在此刻,余家的大門轟然破碎!

一道身影飛入進來,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跌落在他們的旁邊。

「你們余家還真是不長記性,廢掉了一個,還敢有人出來蹦躂?」

余飛軟綿綿的身體墜落在地,嘴角大口大口的咳血,臉色蒼白如紙,說不出的淒慘。

「余飛——」余寒衝上前去,將弟弟扶起,讓他依靠在自己的身上,看著走進來的兩名年輕人,雙目幾乎噴出火來!

「哥……我的武魄……」

余飛緊緊抓住余寒的手,嘴角漾出的血沫染紅了他的白衣。

一年前,他們廢了自己的丹田。

如今,又廢了弟弟武魄!

欺人太甚!

他看著昏倒在自己懷中的弟弟,如果自己足夠強大,余家足夠強大,又怎會如此?

父親無法動手,因為他的背後站著整個家族。

講武堂保持著緘默的態度,是因為堂主閉關不出,講武堂部分長老不敢將事情鬧大。

現在更加不會因為明知道自己和余飛已經廢掉的情況下,與仙門開戰!

所以,一切只能靠自己!

他顫抖的身軀猛地一震,體內僅存的劍魄,似乎感覺到了那股沖天憤怒,開始不安的躁動起來,而且愈演愈烈!

帶動著懷中的那塊玉珮,一剎那間化為滾燙。


第二章 摘魄


「你們找死!」旁邊的余占元驀地站起身來,氣息暴漲,恐怖的殺機滾滾激盪而出!

一道身影卻突兀的出現,伸手按在他肩頭:「占元,不可!」

「大長老,我的兩個兒子都廢了,余家完了,要我這殘軀廢體何用?一命換兩命,值了!」余占元用力想要掙脫。

大長老輕輕歎息,掌心一翻,有一道光輪從掌心浮現,抬手間印在余占元的頭頂。

余占元不甘的躺倒在地,失去了知覺!

「小小家族,就應該有奴才的覺悟!做無謂的抗爭,只能讓你們加速滅亡!」兩人年輕人冷哼道,狠狠瞥了一眼抱在一起的兄弟二人,轉身便要離開!

余寒拳頭緊握,指甲深深嵌入到了掌心,鮮血長流,然而就在此刻,一聲清脆的碎裂聲音傳來,他懷中那塊玉簡,竟然在這一刻,化為了一片碎末。

與此同時,余寒的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碎裂的玉珮中,有一道細不可查的光芒,沒入到了他的體內。

繼而,他的眉心處,有一道劍光突兀的衝出,一閃即逝,卻劃破了虛空。

兩名仙門弟子眼中光芒一閃,驚訝連連,這小子,被廢掉了丹田,真氣盡毀,怎麼可能激發出如此鋒銳的劍氣?

余寒忽然笑了,映襯著他蒼白的臉色,這一絲笑容,顯得愈發的冷漠。

他終於知道,為何這塊玉珮,會在自己每每痛苦不堪的時候,與自己產生共鳴了。

那並不是與自己的共鳴,而是與劍魄的共鳴。

因為玉珮內,除了封印了一套養生功法之外,還有一段震懾人心的記憶。

那段記憶裡,同樣也是一張年輕的面孔,白衣上沾染了斑斑血跡,狼狽中帶著一絲肅殺。

他的腳下,躺著一具屍體,眉心被洞穿了,雙目圓睜,猙獰可怖。

他的掌心,托著一道光芒閃爍的小劍,正散發著一股鋒銳的氣息,還有一股嗜血的殺機。

那是他的劍魄!

又是劍魄!

余寒看到那個年輕人緩緩走到一名渾身血跡的少年面前,嘴角露出一絲溫柔的微笑。

他把劍魄按在了那個少年的胸口,沒入了進去。

「替我好好活下去,師弟!」

余寒渾身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他看到了自己懷中臉色蒼白的余飛,在這一刻,卻被一股義無反顧的溫柔所充斥。

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勾起一絲笑意。

這段記憶裡,不僅記載了與自己如出一轍的悲愴和無奈,其中卻還有一種不知名的神通。

那年輕人,便是施展了這種神通,在最終,擊殺了比自己強大數倍的對手。

這套神通的名字,叫做摘魄!

摘取武魄,破釜沉舟!

將自己的武魄硬生生的從體內剝離,通過武魄自身爆發出來的天道偉力,釋放出最後一擊。

施展這一神通,固然可以曇花一現般獲取瞬間的最大力量,然而摘魄之後,即便武魄不毀,也無法回歸本體。

人也就廢掉了!

而像是余寒這樣,既失去了丹田,又摘取武魄,結果只有一個!

身死道消!

余寒週身的氣息正在攀升,一道劍光從頭頂百會穴噴薄而出,扶搖直上!

那道劍光懸浮在余寒頭頂,氤氳的光芒閃爍不定,最後凝聚成為一把尺許長短的小劍,散發著無匹鋒銳的氣息!

余寒雙目赤紅,緩緩探出手臂,竟是將那把小劍,一把抓了下來!

「這是……劍魄!」兩名來自仙門的年輕人臉色微變,齊齊將目光落在余寒的頭頂。

「嗡——」

劍氣縱橫,頭頂那股氣息剎那間支離破碎,他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臉色蒼白如紙。

然而,嘴角卻咧開一絲瘋狂!

「摘魄!你瘋了麼?」一名仙門年輕人吼道,作為無上仙門的弟子,這種功法他自然知曉,更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另一人卻飛速的倒退,口中急聲喝道:「快走!」

然而此刻,余寒掌心的劍魄已經脫手飛出,拖曳起一串長長的尾芒,狠狠朝向一名仙門年輕人激射而去!

「你——」那仙門弟子抬手一掌朝向這道劍魄拍落!

「擋得住麼?」余寒的聲音冰冷到了極點,這道蘊含著沖天怒火的劍魄,瞬間將那名仙門弟子的掌心穿透,繼而從他的眉心一閃即逝!

仙門弟子瞪大雙目,眉心那一點嫣紅逐漸放大,瞳孔開始渙散!

他不明白,一個被師兄廢掉丹田的無名小卒,怎麼會有勇氣做出這樣的選擇?

隨著他仰天栽倒在地,另一名已經逃到門口的仙門弟子祭出一枚法器,迎風暴漲,迎向追擊而來的劍魄!

「嗡——」

光芒炸裂!

在那飛濺的勁氣之中,一隻大好的臂膀飛出,伴隨著仙門弟子的慘叫掉落在地!

余寒臉色再次蒼白了幾分,摘魄一擊。

便只有一擊!

這一擊殺了一名仙門弟子,重傷另一人,力量得以宣洩,便失去了無堅不摧的鋒銳!

重傷的仙門弟子飛也似的逃離了!

余寒伸手捲住倒飛而回的劍魄,沒有去追殺對方!

既已摘魄,便與肉身兩立,手中劍魄閃爍著微弱的光芒,卻再也無法回到體內!

然而,余寒從摘取武魄的那一刻,便也沒想著要將其重新放回體內!

他握住劍魄,朝向昏迷不醒的余飛走去!

大長老扶住余占元,目光複雜的看著余寒:「余寒!」

「劍魄的力量,應該能夠被講武堂的強者看到,只要他們不傻,可保余家無恙!」

然後他蹲在余飛的面前,繼續說道:「此事全系我一人,與家族無關!」

大長老囁嚅了兩下嘴角,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余寒將掌心按在余飛的胸口,連同手裡的劍魄也按了進去!

弟弟是被毀掉了武魄,所以只有還給他一個武魄,才能讓其恢復。

他之所以選擇了摘魄,也正是因為如此,那塊玉簡中所記錄的,除了摘魄之外,還有栽魄,從此以後,弟弟將會承載著自己的所有希望,踏臨巔峰。

余寒嘴角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同時說了一句與玉珮中那白衣少年一樣的話:「替我好好活下去,弟弟!」

兩行熱淚滾落在胸口,原本劍魄的位置,有一道光芒亮了起來,一閃即逝,迅速消失不見了蹤跡。

余寒卻並沒有發現這一異狀,他擦掉了淚痕,起身走到那名仙門弟子屍體面前,彎腰將他的腳踝握住,就那麼拖曳著走出了余家!

他的背影拉得很長,卻沒有回頭。

一年前出手的共有七人,其中仙門的年輕弟子六人,還有一個是他們的護道者!

如今殺一傷一,心中的怨氣稍微平復,卻難以盡數撫平。

一串長長的血跡跟在他的身後,觸目驚心,不少看到這一幕的民眾紛紛逃開了。

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這少年身上的殺氣,卻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可怕。

「以我現在的情況,想要將他們一起伏殺,很難做到,但是那個護道者,必須要死!」余寒蒼白的臉上有幾分紅暈現出。

他輕輕咳嗽了兩聲,咳出兩口觸目驚心的嫣紅,抬頭望著天空:「所以,這最後的手段,就留給你了!」

「廖凡死了!」講武堂內,一名中年人豁然站起身來,眉間有殺機瀰漫。

「余家,真是膽大包天,如此,這個家族,就不必存在了!」

他的身影瞬間消失。

幾乎在同一時間,講武堂仙峰上,那座很久都不曾開啟的石門裡,有一道白色身影緩緩踏出,抬頭看向天穹之上的那道經久不散的劍氣。

「好厲害的劍意!我齊州,竟有弟子可凝聚出這等劍魄,實乃齊州之幸!」

「恭喜堂主出關!」幾名講武堂的長老降落在了他的面前,躬身行禮。

白衣堂主指了指頭頂那道劍意:「這道劍意,是從何處傳出?能否查出是哪家的弟子?」

一名長老頓了頓,咬牙道:「是余家。」

堂主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去,把他帶來,我要親自收其為徒!」

長老們全部都沉默了下去,誰也沒有多說一句話。

堂主的眉頭微微皺起,目光掃向幾名長老:「你們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之前說話的長老終於咬了咬牙,開口道:「一年前,余家出現了劍魄,可是後來,那少年被仙門玄宗的弟子給廢掉了,前幾日,余家又出現了一個龍魄弟子,可還是……」

「那你們在做什麼?」堂主的聲音冷冽了幾分。

長老囁嚅了兩下,開口道:「玄宗有護道者相隨,囂張跋扈,而且那出手的弟子,似乎來歷不凡……」

「糊塗!」堂主怒喝一聲,身形卻是率先消失在了原地。


第三章 一株草可誅天


仙門護道者出手了,親自降臨余家,想要逼余寒出來!

然而講武堂堂主及時趕到,護住余家,並且帶走了余飛!

余家暫時無恙,余寒卻失去了蹤跡,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護道者順著血跡,一路追蹤到了齊州邊界的十萬深山,才不得不停住腳步。

洪荒地域廣袤,極盡之地多不勝數,有大能者一眼望穿萬古,卻始終無法探知洪荒全貌,不少隱秘玄奇之地,充斥著無上天道組合而成的造化。

洪荒有八州,中州最為富饒,也是整個洪荒的核心,外有七州環繞,余寒所在的齊州便是其中之一,每一州都隔絕在十萬大山之間!

而十萬深山,到處都透露著玄奇,即便笑傲洪荒的絕頂強者,也不敢深入其中。

余寒那小子竟敢獨自闖入,簡直就是找死!

可即便是死,也必須要自己來執行,護道者目光閃爍,一步踏入了進去!

十萬大山深處,有一座光禿禿的小山,上面沒有一棵樹,一株草!

到處都是一片焦土。

這座小山與周圍的一片鬱鬱蔥蔥顯得格格不入,但卻似乎帶著一種不可預知的玄奇。

余寒就坐在山頂,他的旁邊,仙門弟子的屍體跪倒在面前,低垂著頭顱,像是在懺悔。

「你或許不知道,這裡,很不一般呢!」

「我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只有六歲,當時也坐在這裡,四周不斷有爬上來的妖獸。」

他輕輕咳嗽,吐出一大口鮮血,卻笑了!

「我以為我會死!」

「然而那些妖獸衝上來的時候,卻有大蓬的雷電灑落下來……」

「那些妖獸全都死了,原本我也應該死的,死在雷電中,與這片焦土化為一體……」

「然後我看到了一道劍光劃破了天際,那些雷電就消失了!」

「再後來,我凝聚出了劍魄……」

他輕輕撫摸著胸口,有一陣陣刺痛傳來,原本劍魄的位置,如今空空如也,余寒臉上現出一絲蒼涼的笑意,卻不曾後悔。

如果一切可以重來!

我必踏臨巔峰,君臨天下!

然而此刻,只能在這片焦土上,埋骨他鄉!

余寒的身體微微顫抖了起來,繼而,胸口處,那道亮光再次出現。

「這是……劍意?」余寒目光一滯!

劍意,代表著無上劍道的真理,也包含著余寒自己對劍道的感悟,失去了劍魄,但十年磨練的劍意,卻在胸口凝而不散。

此刻,這些劍意似乎感覺到了余寒體內的不甘,自動湧現出來,但是,失去了劍魄的劍意,彷彿是無主之物,在他的體內不斷的遊蕩。

最後,停留在了丹田的位置,緩緩凝聚。

「怎麼回事?」余寒感覺到體內的變化,不由得目光露出一絲訝然之色。

就在這時,遠處,有一道身影隱約出現,越來越近。

余寒猛地抬頭,雙目微微瞇起。

護道者在距離余寒不足十丈的對面降落下來,眼中帶著幾分冰冷的寒意,似乎要將余寒刺穿!

他看了一眼跪倒在旁邊的仙門弟子屍體,嘴角微微抽動了兩下。

余寒也看著他,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白衣染上了斑斑血跡,有仙門弟子的,有餘飛的,當然,也有自己的。

他的目光有些疲憊,腰桿卻挺得筆直!

「還給你!」

一腳將仙門弟子的屍身朝向護道者踢了過去!

「找死——」

護道者接住弟子的屍身,殺機驚濤駭浪般的狂湧而出!

他的指尖有點點光芒繚繞,真氣催動到了極致,卻並不出手擊殺,因為他要讓余寒生不如死!

然而,他那一爪上面釋放出來的點點真氣,就在悄然綻放之後,化為燎原的星星之火。

一股無形的波動,瞬息間蔓延到了四面八方!

一大片烏雲不知何時遮住了天穹,密密麻麻的電火花從雲層裡探出頭來,帶著暴虐的氣息,降臨而下!

余寒鬆了口氣,禁制終於被觸動了,他看向護道者的目光變得憐憫之極。

護道者臉色大變,頭頂的那片烏雲,彷彿隔絕的世界,將整座小山完全罩住!

「混蛋,竟敢陰我!」

顧不得繼續擒拿余寒,護道者拼盡全力催動身法,想要退出這片讓人心悸的區域。

可他引以為傲的速度,就在此刻,如同泥潭深陷,無法動彈分毫!

余寒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鮮血從口中噴灑出來。

他哈哈大笑,笑得眼淚橫流:「十年前那群畜生就像你一樣,頂著光芒朝我衝來,然後就被雷電轟成了渣,你的結局,會與那些畜生一樣!」

護道者拚命的掙扎,天穹之上傳來的威壓越來越大,雲層裡的閃電不斷的凝結,孕育著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

「轟隆隆——」

沉悶的雷聲響起。

像是響起了催命的魂音。

護道者身軀一震,密密麻麻的閃電,從那片烏雲之中,撒豆子一般的傾瀉而下!

「不!」

他不甘的怒吼,身體卻很快被淹沒在了一片電閃雷鳴之中!

連同最後淒厲到了極點的慘叫,都再也聽不到了。

余寒抬頭望向天穹,嘴角帶著幾分淡淡的笑容,很苦澀,也有一種莫名的悲愴。

那些雷電轟殺了護道者之後,已經開始朝向他靠近了過來!

「呼——」

突兀而沒有任何預兆的,一道鋒銳的意志從余寒體內沖天而起。

又是劍意!

比起漫天手臂粗的雷電光柱,這道劍意,顯得如此殘弱而不堪一擊!

然而它卻義無反顧,扶搖直上!

地面不受控制的劇烈顫抖起來,余寒身旁的一片焦土,一道縫隙突兀的裂開!

縫隙中,有一道纖瘦的黑影凌空飛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撞入到了余寒的那道劍意中。

半空中的那道纖細的瑩白,發出一陣陣尖銳的嗡鳴!

余寒努力的瞪大雙目,卻只看到了一株普通之極的小草。

孤零零的,纖細的草莖顯得弱不禁風,可它就那麼懸浮在半空中,與那恐怖的閃電遙遙相對。

儘管那恐怖的氣息扭曲了空間,毀天滅地。

這株小草卻挺直了纖細的草莖。

天地似乎憤怒了,無數電蛇在凝結,形成一道合抱粗細的巨大電芒,蜿蜒著從九天之上降臨而下,要將這株敢與天地爭鋒的小草劈成靡粉!

小草輕輕搖擺,綻放出無窮無盡的劍意!

然後,在余寒目瞪口呆中,主動朝向閃電迎了過去!

一株草,在余寒難以置信的目光中,將那道合抱粗細的閃電劈成了靡粉!

然而,這還不算完。

因為那株草又一次綻放出妖異的光芒,竟是朝向孕育閃電的烏雲狠狠劈落下去!

「轟隆!」

天穹彷彿炸裂開了一般,那足以讓人戰慄的滿天烏雲,被這株草劈成兩半,隨即炸開了漫天眩目的散碎光芒!

連同天穹,都被劈開,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空間似乎要塌陷了,恐怖的波紋瞬息間擴散!

那株小草,在完成這項壯舉之後,整個身體都化為了金色,流轉著一股神聖的氣息。

隨即化為一道金色的光芒,迎著九天之上那道被劈斬開的裂痕衝去!

半空中,余寒的那道劍意再次出現,它沒有隨著那株小草離去,而是裹帶著一片細長的金色葉子,旋轉著朝向余寒飄落了過來。

然後在余寒驚愕的目光中,落在了他的丹田位置,沒入了進去。

一股暖流從丹田升起,繼而遍佈全身,余寒只覺通體舒泰,竟是沉沉睡了過去。

混亂的空間波紋漸漸擴散,將余寒和整座化為焦土的小山裹在其中。

然後。

憑空的消失不見!

海外,仙門。

屬於護道者的名牌突兀的炸成了一團粉末。

「蓬——」一名老者拍案而起,目光深邃:「齊州,竟有人殺我玄宗護道者?」

他抬頭之間,一道巨大的光幕出現在面前。

赫然正是余寒與護道者對峙的那一幕。

緊接著,就是漫天雷電灑落下來。

「卡嚓!」光幕轟然炸裂,老者倒退了兩步,嘴角沁出一絲血跡,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長老,此事……」

老者咬了咬牙,沉聲道:「派胡奇過去,抽取二十名優秀弟子,進入齊州,查明原由,無論是誰,都必須付出血的代價!」

眼見著對面那名弟子就要退下,老者揮手道:「等一下,讓洪荒八州,所有仙門弟子都記住適才那少年的模樣,剛剛那道震盪,使得空間波動,他很可能,已經不在齊州了!」


第四章 講武堂


「劍出奔雷,劍光斂,而聲動,聲是虛,劍為實,比如第三式……」

白衣少年手中握著木劍,就那麼站在那裡,手裡的長劍怎麼也無法繼續演練下去。

「怎麼又想不起來的?我明明晚上沒有睡覺?為什麼還是忘了?」

他不信邪似的沉思良久,卻無論如何也想不起昨日剛剛修行完畢的一套《奔雷劍》。

「余寒!」一個樣貌敦厚的少年快步走了進來,朝著白衣少年興沖沖的說道:「昨天你傳我的那套奔雷劍,今天讓我被師尊好一頓誇獎呢!」

白衣少年淡淡一笑,笑容有些發苦。

你是被誇了,但我卻忘了。

白衣少年正是余寒,那一日在齊州,山河色變,天崩地裂,他被捲入到了空間裂縫中,然後橫渡大洲,丟入到了極北燕州的境內。

那個時候的他,渾身焦黑,沒有一處完整的地方,但好在還活著。

面前這個少年,名叫許飛,是燕州講武堂的核心弟子,當時正好在那裡試煉,見到余寒還有氣息,就將他帶回了講武堂。

並且依靠著核心弟子的身份,請講武堂醫師,將余寒救活了過來。

後來余寒就一直沒有離開,而是跟隨許飛住在了此處,也是偶然一次機會,許飛抱著第一本劍術苦惱發愁的時候。

余寒的目光在那套劍術上面一掃而過,然後就不由自主的從頭到尾,將整套劍術完美無缺的演練了出來。

當時的許飛瞪大雙目,像是看到了寶一樣看著余寒,哭喊著要他傳授給自己。

從那開始,他們之間,就從單純的救命之恩,變成了一種亦師亦友的複雜關係。

講武堂中,核心弟子是最高等級的弟子,然後才是內門弟子,外院弟子和雜役弟子。

許飛作為燕州講武堂僅有的十三名核心弟子之一,自然得到了講武堂的無比重視,所以每日的修行任務都有專門的長老督促。

那套劍術,就是長老交給他鍛煉悟性的,說是只給他一天時間,能夠領悟多少,就演練出來多少。

然而因為余寒的存在,讓許飛交上了一個滿意的答卷。

後來,長老又不斷的帶來新的劍術交給許飛,同樣每一套劍術,都只是給他一天的時間。

許飛毫不例外的將這些劍術先交給余寒,余寒幾乎每次都是將那道劍術玉簡觀看了一遍後,就能夠從頭到尾一絲不漏的演練出來。

而且無論是從大道神韻還是劍招之間的轉換,看不出一絲一毫生澀的感覺,好像修煉了幾年的苦功一般。

只不過,這種情況卻出現了一點意外。

因為每次都是在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昨天修行過的劍術就會忘得一乾二淨,其實也並不是真正的一乾二淨。

至少每一套劍術,都留下了兩招劍式!

而且,想要再次修行的時候,發現無論如何也無法練會,沒有之前那種一氣呵成的感覺。

所以,到現在為止,一共四套劍術,余寒只記住了八招劍式。

看著余寒臉色有些苦澀,許飛想到了他的問題,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你不會告訴我,你又把奔雷劍忘記了吧?」

余寒嘴角露出一絲苦笑,然後點了點頭。

許飛看了他一眼,搖頭道:「你的問題,連堂主也看不明白。」

余寒歎了口氣,掌心放在了丹田的位置,狹長的眸子漸漸瞇起一個弧度。

丹田是根,武魄是意,兩者合一,方才闡述大道本源。

若丹田被廢,空有意而無根,是以為廢人,而武魄被廢,意境毀,終其一生,為凡人。

經脈連接丹田,如百川入海,如施展神通對敵,丹田則可主動回流,真氣散佈全身。

曾經,他丹田被毀,武魄自摘,險些隕落。

卻劍指蒼天,設局殺仙門護道者,最後,被吞入到了空間裂縫中。

然而醒來之後,余寒驚喜的發現,破碎的丹田竟然得以重生。

而且在重生的過程中似乎出現了一些異變。

尋常的丹田,與肉身一個顏色,上面平華無奇,孕育著能量,是人體修煉的核心。

重生之後的丹田卻呈現出金黃色,形狀也與從前的丹田不一樣,上面有細密而又古怪紋路時隱時現,顯得神奇之極。

他現在無法理解這些紋路,但運轉丹田時,這些紋路會自動運轉,從而使得吸納天地靈氣的量成倍增加。

正因為如此,這段時間余寒修煉的速度很快,而且體內似乎生出一種感覺,迫切期待著要凝聚出武魄,與諸天大道契合。

有過一次凝聚武魄的經驗,余寒駕輕就熟,一次又一次的依照最開始的方法,想要重新將自己的劍魄凝聚出來。

可每一次聚魄時,他都感覺到欠缺了一點什麼,所以剛剛凝聚成形的劍魄,總會在最後關頭散去。

「你不必擔心,聽說教書長老明天回來,他是整個講武堂年紀最大的長老,知識淵博,雖然修為有點低,但懂得東西很多,你學不會劍術和無法凝聚武魄的問題,或許能夠幫你解決!」許飛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余寒洒然一笑,這段時間許飛一直都在幫他想辦法,甚至都詢問到了堂主那裡,可依然得不到任何答案。

無論如何,許飛對待自己的時候,沒有絲毫的保留。

這也是他留下來幫助許飛的原因。

許飛笑嘻嘻的從懷中掏出一枚玉簡,笑嘻嘻的遞到了余寒的面前:「只是這個,還得需要你幫忙。」

許飛的人很隨和,作為核心弟子,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武魄巔峰的境界。

只差半步,便可破開武魄,直入清微之境。

但是面對余寒,他卻沒有一絲驕傲的感覺,好像是平輩論交一般。

聽到了許飛的話,余寒不由得一陣白眼,接過那塊劍術玉簡,神色微凜。

藏劍術!

劍術的名字,讓余寒心底似乎有什麼被觸動了一般。

耳邊同時也傳來許飛的聲音:「長老說,這套劍術與之前那四套有所不同,是講武堂深藏的強大劍術,即便是核心弟子,沒有長老首肯,也絕對不可偷偷修煉。」

余寒眉頭一皺,剛要仔細查看玉簡中的神通烙印。

兩道身影忽然降臨下來,輕飄飄的落在了兩人的面前。

「許飛師弟!」

其中一人朝向許飛笑了笑,然後逕自說道:「你年紀也不小了,而且馬上就要突破到清微境界,師尊早就說要給你分配一名劍從過來,平日裡幫你整理劍術,剛剛講我和大師兄在外面招收新弟子,想到了這一點,就挑了一個好苗子給你送來了,就是不知道你信不信得過師兄!」

余寒雙目微瞇,將手裡藏劍術的玉簡握在掌心,垂下手臂。

來人也是核心弟子,名叫陳風,在核心弟子中排名第八。

只不過他的身份有些特殊,他所在的家族,與仙門關係匪淺,據說他的姐姐,就是上一代仙門交換弟子中一名頂尖天才的道侶。

以講武堂和仙門之間緊張的關係,注定了陳風有些尷尬的地位,然而此人八面玲瓏,交際方面倒是有一些手段,所以人緣還算是不錯。

許飛是核心弟子中年紀最小,卻是潛力最大的,倍受長老們重視,所以他立刻就將馬屁拍了過來。

他身旁的年輕人微微一笑,臉上卻沒有謙恭的表情, 只是微微欠身,算是行禮,目光卻飽含深意的看了余寒一眼。

余寒眉頭一皺,這在新弟子中是不多見的。

因為新弟子要從雜役弟子開始,一級級的晉陞,所以核心弟子對他們來說,應該是分外羨慕和尊崇的存在。

此人如此淡然,來歷絕非一般。

許飛能夠成為核心弟子,雖然在修煉上有些懶惰,但卻不傻。

此刻見到那少年的態度,同樣有所懷疑。

然後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從余寒的身旁走過,低聲說了一句:「委屈你一下了!」

就在余寒有些疑惑的目光中笑著朝向陳風說道:「八師兄真是有心了,你親自挑選的人,師弟自然是信得過。」

陳風嘴角漸漸彎起一個弧度。

然而耳邊卻傳來許飛繼續傳來的聲音:「只是我已經有劍從了!」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控儔陬pk10厙硊湮 .
控儔陬淥盟軗岊芞 控儔陬幗悕⑩ 控儔陬郔湮疻穢 控儔陬す怢冞 控儔陬羲蔣篲 控儔陬測燴霜最
控儔陬 迖 蜇輪 軓氈奀奀粗韁藝 笙朸玼蚳蛁奀奀粗 控儔陬7鎢1 奀奀粗佴兮し振懇 笭④奀奀粗數赫 玶赶
夥源奀奀粗蕞妦繫荅瞳 笭④庈奀奀粗蝥帤燴 控儔陬妦繫岆濮瘍 奀奀粗帣杅憐髒崋繫呾 控儔陬毞毞荇 控儔陬夢濂7鎢
毞踩奀奀粗11萸賦旰鎘 薊堍奀奀粗岆妦繫砩佷 奀奀粗拻鎢悕⑩ 奀奀粗芘蛁彸俙厙桴 奀奀粗す怢篲 弊模奀奀粗
奀奀粗拻陎黃筐等ぶ 奀奀粗蹦抭0369=12 奀奀粗韓誥蔣踢捷杅 控儔陬369寞薺 笙蜓笭④奀奀粗
笭④奀奀粗韓誥酗韓芞 奀奀粗軗岊芞崋繫燴賤 陔蔭瑞粒奀奀粗陎 控儔陬幗悕⑩撮扲 笭④奀奀粗崋繫牷蔣腔
奀奀粗忒儂屏儤し 控儔陬呾楊滲杅 笭④奀奀粗きぢ賤篲 枆韓奀奀粗數赫萇齟唳 笭④奀奀粗韓誥忒儂唳
99 奀奀粗す怢 控儔陬囀窒頗釬斜鎘 奀奀粗勀夔鎢鼠宒 毞踩奀奀粗38ぶ 控儔陬ぜ蹦
啃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