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控儔陬pk10厙硊湮,荂豪祧①準腕眒蹼續耋 ㄛ赶齬怉抎偭啃弊薊假猿慼鼮Щ笘祫2斕狟⑻ㄛ資輿 堁昲譎蟹悛揤詢尥翹ん掖訇關鰍侔狩袉遙馳蕭蟆頩瑗鈱插

閉閤埽簽欶銑觝篪剻桾馳珍蹈饑褎擠諸弦埬伀_窪巴不控儔陬羲蔣寞薺ぢ賤邈邈鐃鐃楊薺嘈恀嫘獗ヨ恓眕祫衾ㄛ刲婒癪鶜疤躝懦跦ь噱薴蜇菴珨岍賜 ㄛ扦頗趙督旃儕噶峚輪蝦⑹﹝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仙武都市07
月藏鋒
2018/3/28發行
末日戰神08
北極熊
2018/3/28發行
絕代神主17
百里龍蝦
2018/3/28發行
凌天神帝23
君天帝
2018/3/28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9
飛牛
2018/3/28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0
千杯
2018/3/28發行
妙醫鴻途49
煙斗老哥
2018/3/28發行
修煉狂潮59
傅嘯塵
2018/3/28發行
無上進化75 (78完結)
浮兮
2018/3/28發行
不死神凰03
寫字板
2018/3/30發行
修真醫聖06
超級老豬
2018/3/30發行
九極戰神07
少爺不太冷
2018/3/30發行
超神機械師20
齊佩甲
2018/3/30發行
修真聊天群22
聖騎士的傳說
2018/3/30發行
仙帝歸來23
風無極光
2018/3/30發行
不死道祖39
仙子饒命
2018/3/30發行
天界戰神47
笑南風
2018/3/30發行
終極戰兵71
梁七少
2018/3/30發行
無敵煉藥師05
憤怒的薩爾
2018/4/2發行
懶神附體09
君不見
2018/4/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5
匣中藏劍
2018/4/2發行
完美神醫38
步行天下
2018/4/2發行
妙醫鴻途50
煙斗老哥
2018/4/2發行
天道圖書館55
情痴小和尚
2018/4/2發行
無上進化76 (78完結)
浮兮
2018/4/2發行
最強紈褲77
夏日易冷
2018/4/2發行
至聖之路88
永恆之火
2018/4/2發行
翻天印01
火槍手
2018/4/3發行
翻天印02
火槍手
2018/4/3發行
九極戰神08
少爺不太冷
2018/4/3發行
仙武都市08
月藏鋒
2018/4/3發行
修真聊天群23
聖騎士的傳說
2018/4/3發行
仙帝歸來24
風無極光
2018/4/3發行
凌天神帝24
君天帝
2018/4/3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30
飛牛
2018/4/3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1
千杯
2018/4/3發行
不死神凰04
寫字板
2018/4/11發行
修真醫聖07
超級老豬
2018/4/11發行
末日戰神09
北極熊
2018/4/11發行
懶神附體10
君不見
2018/4/11發行
絕代神主18
百里龍蝦
2018/4/11發行
鬥神傳承55 (56完結)
浮兮
2018/4/11發行
終極戰兵72
梁七少
2018/4/11發行
逆天劍皇74
半步滄桑
2018/4/11發行
無上進化77
浮兮
2018/4/11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求主角善良的YY小說! 30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20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新書《大軍師》 作者:離人賦 16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藏鋒》作者:他曾是少年 16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從仙俠世界歸來》 作者:發狂的妖魔 15
轉帖:創世玄幻新書《九陰煉尸訣》 作者:溫酒 4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新書《書劍江山》•作者:古道悲情 3
轉帖:創世中文網都市小說《吹神》作者:辰機唐紅豆 3
求黑暗系輕小說 3
懷念的書籍 3
本週熱門留言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296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105
異俠第三部 102
轉帖:起點古典仙俠新書《書劍仙》 作者:三七開 69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68
現在還有可以跟起點競爭的文學網嗎? 50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劍靈同居日記》作者:國王陛下 46
轉帖:起點小說《主神崛起》文抄公 著 46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藏鋒》作者:他曾是少年 45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噬礦空間》 作者:我就是龍 44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聊齋求道》作者:煮水餃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3/15 13:49 
.
http://blxjdxr.cn.book.qidian.com/info/1010926157
修仙覓長生,熱血任逍遙,踏蓮曳波滌劍骨,憑虛御風塑聖魂!

煉過屍,撞過狐,扮過人間王侯戲白蛇。
也當僧,也作婿,拜入青丘龍宮娶道種。
爾來通天建木八萬歲,不及元神證長生!


第一章 賀新娘


蒼天雲遏低,枯黃的長草伏在地面上,被秋風拍打的瑟瑟發抖。

一匹黑瘦的老驢搖搖晃晃著走在小道之上,道路夾雜在田壟之間,又瘦又長,不遠還有幾株枯黃蟲蛀的棗木立在兩旁。

叮叮叮!清脆的銅鈴聲搖晃在田地之中。

一個少年側坐在老驢之上,伴隨著老驢的步伐,搖晃著擺頭。他右手搭在腰間一個褐黃的葫蘆上,左手持著一本泛黃的書。

少年卻是閉著眼睛,沒有看手中的書本。

「枯籐,老樹,昏鴉。」

「小橋……呃……」

他一拍坐下老驢,吟道:「小橋西風瘦驢。」

「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四句得出,少年兀自坐在驢上反覆吟詠,好似沉醉其中。

「嗶嗶~~滴滴~~」突然一陣喧鬧的聲音響起,驚得少年抬起了眉頭。余道轉頭向身後看過去,只見越過一個小土包,一行人從田地中開出來。

「嗶嗶!」喇叭嗩吶的聲音肆意的響著,刺耳的韻律聲讓地上的草木都抖了幾分。

原來是村人娶親,放著嗩吶,鳴著笛。兩行人中間抬著籐木製成的抬椅,一身大紅色的新娘子正緊緊的抓著抬椅把手,身子隨著抬椅晃來晃去。

此時天色已經昏暗,應是怕誤了時辰,娶親的人腳步如飛,跺在田壟上面,趕緊往村子裡面跑。

余道回頭望著,感覺脖子有點酸,於是回過頭踢了踢老驢,想要讓它加快腳步。可是老驢抬著他一步一搖的走著,絲毫沒有要跑起來的感覺。

余道踢了兩腳也就不催促,坐在驢上閉起眼睛小憩。

等余道進入村子地界的時候,新娘子早就已經到了夫家,一村的人聚攏在農院之中,熱鬧的歡騰著。

「嗶嗶!」嗩吶沒有停,和喇叭一起不停的吹奏。

「進、進!」一個矮瘦的老農站在院子中,忙著招呼參加宴席的人。

余道坐在瘦驢上,已經有點打瞌睡。等他抬起頭,老驢卻是馱著他走到了娶親的院子裡面。

他一睜眼,一張缺牙皺皮、卻滿是喜色的老臉正望著他。

「小道長醒啦!快、快坐!」

老農沒有在意余道是外人,用袖子擦了擦最近的一張長凳,忙請余道就坐。

「多謝老丈了。」

余道也沒有客氣,他從老驢背上跳下來,兩步就跨到長條凳子前。老驢被他拋在腦後,獨自在院牆邊啃著黃草。

余道坐在座位上,一甩袖子,打出一枚嬰兒拳頭大小,用紅繩混著五枚銅錢織成的梅花錢。

這是祈福錢,道觀廟宇中常做的,用來贈給香客。

「老丈,上渾酒。」

「來勒!」

老農一把收起賀禮,喜滋滋地向院內喊道:「給小道長上酒!」

正在一旁給每個賓客倒酒的婆子連忙踱過來,抬著小瓦罐,往余道身前倒了一杯黃濁的渾酒。

余道抬起粗瓷碗,就在嘴前咪了一口,香甜微辣的味道立刻貫入他肺腑中。

「新娘子進門咯!」喧鬧聲突然響起來,村裡的小兒聚在一起,圍著院門不斷的鬧哄。

「新娘子來咯!」宴席間的氣氛一下子熱烈起來。

余道一抬眼,穿著大紅新衣,頭上蓋著一塊紅帕子的新娘被人攙扶著,緩步踏過院子門界線。

「新娘子!新娘子!」小兒聚在新娘身邊,伸著手,不斷的起哄。

這時新娘身邊的老婆子從兜中小小地掏出一把銅錢,輕輕灑向那些小兒。

「呼呼!」小孩子們立刻蹲下身子尋找地上的銅錢,擠得新娘寸步難行。

在新娘子停住腳步的時候,有人抬聲喊道:「新郎入門!」

喇叭嗩吶一起吹響,悶聲的炮仗也被點燃,氣氛熱烈到了極點。穿著新衣的老婦人從院牆後轉了出來,她泛著喜色走到新娘身邊,並肩站著。

該有的新郎沒有出現,一低頭,老婦人懷中赫然抱著一隻大公雞。

公雞繫著紅繩,紅冠紅羽,它雙腳被人牢牢抓著,轉著頭,黑眼珠子倒映著院中賓客。

「請新郎新娘拜堂。」抹著白粉紅腮的媒婆尖聲叫著。

全院的氣氛再度達到一個高潮。

余道坐在凳子上,靜靜的看著這一幕。

接下來的事情順理成章,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特別是夫妻對拜的時候,公雞伸縮著腦袋,顯得極為配合。

余道轉頭看了看身邊的客人,發現大家都是一副喜慶的模樣,沒有一個感到驚悚的。

「羅家小子虧大了!」

「臘月底才能趕回來,也只能這樣子。」

出乎余道的意料,他聽了幾耳朵,發現今天這娶親並不是冥婚。冥婚就是給死人成婚,往往用大公雞代替新郎,但是新郎回不來時也會這樣做。

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什麼,只是坐在位置上面一筷子一筷子的吃著菜餚。

這幾天他要辦件事,無論是冥婚陽婚,他都可以蹭蹭人家的喜事,給自己添點福氣。

拜堂之後,全場的賓客都紮下腦袋,連忙吃著桌子上的酒食。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粗狂的聲音突然大喊道:「拜堂之後,怎能沒送入洞房呢?」

這話一說出來,全場都安靜了下來。

人們刷刷地抬起頭,只見到一個絡腮鬍子的矮腳大漢堵在院門那裡,他身後站了四五個布衣漢子,將院子堵了個通透。

缺牙的老農見了這人,連忙弓腰跑到矮腳大漢跟前,低著頭賠笑道:「王管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那娃正在吃兵餉,哪回得來呀!」

矮腳漢一把推開老農,他帶著身後的一眾人走到院中。

「羅老頭,你膽子大啊,娶新人都不請我。」

「這、王管事……」老農頭壓得更低。

滿座賓客都紮著頭,不敢明眼看矮腳漢,桌子上的菜餚也不敢吃。只有餘道一個人還悠閒的用筷子夾著花生米吃。

矮腳漢環視滿院子的人,見到這一幕,他很滿意。等看到余道的時候,他皺了皺短眉毛,但是發現余道是個陌生道士,也就沒有在乎。

此時矮腳漢身後的四個大漢已經走到了酒席邊,襯托的他威風煞氣。

矮腳漢瞪著老農,「羅老頭,信不信我收了你的田地。」

老農冷汗都刷了下來,「王管事,不、不,這個……」

矮腳虎哈哈大笑,「哈哈哈,這裡娶過新人的幾戶,哪一家我沒幫過忙,我也不能厚此薄彼。」

他說著話,場中的幾戶人家臉色都白了,特別是其中年輕的女人。

「勿急,我來替你娃兒嘗口湯!」矮腳漢甩開步子就準備往堂中走。

「別、別!」老農慘嚎一聲,他一把撲上去,抱住了矮腳漢的腿。

「王管事、王管事,我家娃在軍中,放過、放過行不?」

矮腳漢被抱著腿,冷哼一聲,一腳揣向老漢。

「一個丘八有什麼臉皮!死開!」他一腳沒踹開,發了狠,抓起一旁桌上的陶罐對老農的頭砸過去。

「不要!」新娘子那裡穿著紅衣的老婦人撲過來。

「咯咯咯!」公雞被人放開,跳了起來,張著翅膀亂竄。

「卡嚓!」陶罐砸偏,碎在老農的手臂上面。

「給我把新娘子抓住,老子嘗完頭湯,你們也嘗嘗!」矮腳漢見到這戶人家竟然還敢反抗,眼神更加凶狠起來。

站在四周的漢子聽到他這麼說,全都眼睛一瞪,臉上發笑的向堂中未走的新娘子抓去。

此時全場的人都窩著腦袋,無一個人敢發話。

余道正咬著口中的花生米,前世只曾聽說西方有所謂的初夜權,沒想到此世亦有相似之況。

不過在這個世道,倒也不稀奇。

現場一陣冰冷以及哀嚎。沒有人敢護新娘,新娘一個人身子發顫的躲著,頂上的紅蓋頭早掉了。

「哈哈哈!鬧洞房嘍!」小兒不敢發話,惡漢叫囂著。

余道剛喝完小半殘酒。

「啪!」他放下酒碗,聲音清脆。

眾人霎時間被他吸引了注意,余道一振袖袍。

「老丈,上酒。」


第二章 牧屍


滿院安靜下來。

矮腳漢王管事聽見少年的聲音,狐疑的轉過頭,盯著他的臉不停的瞧。

王管事指著余道,凶厲地道:

「黃毛道士,休要多管閒事!」

余道沒有理會他,自顧自站起來,從鄰桌拿過酒罐子,倒了小小的一口。

不敢動彈的村民們瞇著眼睛,偷偷瞧著他。矮腳漢見到余道這幅做派,氣的脖子發粗。

「給我上,打斷這傢伙狗腿!」

余道飲完粗瓷碗中的渾酒,輕輕將酒碗放下。

恰好秋風刮過,幾片樹葉飄到了酒碗之中,余道鬢角邊的墨發被吹拂著,在他的頸邊蕩了蕩。

余道一邊遙指眾人擁簇的王管事,一邊看著酒碗,淡淡地說:「你這惡漢,怎敢在喜宴上如此放肆。」

王管事聽到他的話,冷哼一聲,一把攥過旁邊人手中的木棍,大踏步向少年奔來。

「讓你這妖人擾我興致。」

其他幾個壯漢也趕緊圍上來,準備給這個外鄉人一點顏色瞧瞧。

「改日我上你兒婚宴鬧一場如何。」余道看也沒看那幾人,捏著指,將樹葉從酒碗中摘出。

王管事聽見這話,氣得臉皮變色,他尖利大叫起來:「好你個妖人,妖言惑眾,給我打,打斷他的狗腿,綁去見官!」

「來人,上!抓他去見官!有賞!」王管事粗紅臉,大聲吼叫。

聽見王管事這話,滿院的人都壓低聲音議論起來。跟著他的那幾個壯漢更是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老農招呼著婆子,讓她趕緊將新婦藏住。

距離沒幾步,王管事剛喊完話,養的幾個壯漢就奔著余道,伸手要抓他。

面對如此場景,余道輕歎一口氣,他拾起袖子,從袖口中摘出一盞銅鈴,叮叮噹噹的搖晃起來。

噗!院中突然竄出一股黑煙,湊近的幾個壯漢像是撞到了鐵板上,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叮叮叮!清脆的聲音響在院中。

一股陰冷的感覺突然襲上了眾人心頭。

王管事停住自己的動作,他抬起頭,動作僵硬的往黑煙那裡看。立刻,他牙齒打顫,眼珠子定住,冷汗從額頭刷下來。

啊啊啊!猛地,尖叫聲響了起來。

幾個婦人捂著自己的嘴,滿臉驚慌。

王管事和幾個壯漢僵在原地,一根手指都動彈不了。「僵、殭屍!!」

「妖人、妖人!」

啊啊啊!噗通、卡嚓!

滿院驚慌,不停有人從凳子上跌坐下來,踢著腳在地上挪動。

藏好新婦的老農望著眼前這一幕,嘴皮子不停打顫。

王管事看著余道身邊的幾個身影,感覺到了刺骨的寒冷,冷入骨髓。

這幾個身影高矮不一,全都木頭一般杵著。可是他們身邊繞著黑煙,陰冷的感覺不斷發出。

細細看過去,都是面部猙獰,臉上長著接近一指的黑毛,眼睛猩綠,犬牙突出,身上衣裳破碎,露出底下黑鐵皮膚。

余道站在原地,望著驚恐的王管事,輕輕的搖了一下銅鈴。

「嗷!」嘶厲,不類人,似猛獸的吼聲響起。

頓時,站在余道身邊的幾個身影帶著黑煙向著王管事撲過去。

「不!不要……咯咯……」

「道爺饒命,我奉上黃金十兩!」

「不要……」……尖叫聲、驚恐聲響起,淒厲無比。

不多時,滋滋的大口吞嚥的聲音不斷響起。

所有人都身體發寒的望著院中一幕。

漆紅的桌子擺在一邊,好一派喜慶模樣。五個屍體倒在地上,鮮血不停的流出,還有三個身影僵硬的伏在他們身上,用牙齒不停的撕咬著。

率屍食人!

「噗通!」老農啪的跪下,他對著余道不停的磕頭。

「道長饒命!道長饒命!」

「噗通……」一陣下跪聲響起。

滿院的人跪在地上,身體發顫,不停的沖余道磕頭。

沒有理會這些人,余道背著手,轉身尋已經繞到院門口的老驢。他左手拎著銅鈴,一步一搖,聲音清脆悅耳。

「吼!」嘶吼聲不斷響起。三具渾身張著黑毛的殭屍站起來,似蹦似走的跟在余道身後。

「別浪費啊!」

叮鈴鈴!銅鈴兒響。

一股黑煙噴出,繞著院中央一卷,地上的五具屍體立刻消失,連半點血跡都沒有。

屍體被捲進銅鈴之中,頓時化作膿血,黑煙又厚了一絲。

所有人都呆呆的望著這一幕,半天回不過神來。

余道翻身上了黑驢,騎在它身上,向院子外走去。

「枯籐老樹昏鴉。」

「小橋流水人家……」

「嗷!」三具黑毛屍跟在他身後,亦步亦趨。

等殭屍消失在院中,所有人依舊僵在原地,一個字都不敢說,連呼吸都不敢放大。

「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聲音越來越小。

「啊啊啊!」

院子裡面再次響起尖叫聲,是有婦人回過魂來,用尖叫發洩著恐懼。

「殭屍、殭屍!」

「殺人啦!」……像是打破罐子,所有人都發出恐懼的聲音。

一場婚宴,徹底變色。

……

老驢馱著少年,在丘陵間走著,他們走的很慢,但是風很大,風吹得少年黑色道袍飄蕩,給他增添了幾分陰冷之氣。

「頂住!頂住!」

匡噹一聲!重物倒地,慘叫聲突然響起來。

『寨主,門破了!門破了!』

「給我上,殺!」一個粗狂聲音怒吼,中氣十足。

「不要!不要!」

「殭屍進寨子啦!」一陣驚恐的呼喊聲響起來。

「不要吃我!」

余道騎在老驢身上,搖搖晃晃的跟著它走,銅鈴掛在老驢耳朵邊上不停地搖晃,聲音似乎比以往更加清脆,幾如上好鐘磬。

「這麼快啊!」他抬頭望了一下遠方。

老驢繼續馱著他,慢悠悠的向半山腰的寨子走去

等他走到寨子大門前的時候,整個寨子的聲音已經小了很多,十幾隻殭屍擠在莊子外面,呆呆的像根木頭。這些是圍住莊子,沒有進去的。

砰!「衝出去!」一聲怒吼。

只見一個昂藏壯漢,氣壯如牛,舞動一口黑鐵大刀,破屍而出,將擋在自己面前的一具黑毛屍拍出二三步。

他身後跟著幾個手下,都是一口環首大刀,面生橫肉,可是此時都驚惶不已,像是受驚的小雞崽。

一看他們就是奮戰多時,終於破出重圍,來到了門前。

可是一跨出大門,幾個人立刻僵硬的站在原地,滿臉絕望。巨漢看著圍上的數十具殭屍,慘笑不已。

「嗷!」「吼!」

留守的殭屍見到衝出來的數個血食,一個個興奮的發出嘶吼聲。

叮叮噹噹!清脆的銅鈴聲響。

一匹黑廋老驢馱著一個人,慢慢的向寨子門口走來。

「嗯?還有沒死的。」

少年抬起頭,望著僵硬的幾人,說了一句。

巨漢舞著大刀,一臉慘烈的和余道對峙,怒吼:「你這醃髒道士,竟然率屍食人!」

「妖人!」

「道爺,放過我吧!我給您磕頭了!」……各種各樣的話都出來了。

余道坐在老驢身上,隨手彈了彈驢耳朵邊的銅鈴。

「聒噪。」

嗷嗷啊!一群殭屍直接撲上去,淹了巨漢和手下。

「妖道,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啊啊……」慘痛的聲音響徹山寨。

「不要吃我!」……

靜靜的,余道騎在毛驢上,直到周圍徹底安靜,只剩下殭屍吞食血肉的聲音,這才一踢驢肚子,晃悠悠的向山寨中走去。


第三章 符錢


余道站在山寨簡陋的演武場上,看著下面的數十具殭屍,來回踱著步子。

三十多具殭屍橫在他面前,一動不動,週身黑煙繚繞,看上去好不驚悚!

他走在一具具殭屍中間,不時用手捏一捏,順帶檢查一下殭屍的毛色。來回數了數遍,余道摸著自己腰間的葫蘆,暗忖道:

「聽從師尊的命令,抓些活人來喂屍,這過了大半月,怎的還有兩三具毛都沒長出來。」

他說的是站在他面前的三具殭屍,其中一具臉上已經長出了黑毛,但是長不過半指,還有兩具,則是臉上連點黑色兒都沒有,只有半指長的白毛。

黑毛屍、白毛屍,是殭屍中的兩種,其中黑毛屍比白毛屍要強上很多,而余道此番的任務,就是將師尊手下的三十多具白毛屍給養成黑毛屍。

「一路上就不應該只是尋惡人賊漢,直接屠幾個村子多簡單。今天好不容易碰上一個匪寨,本以為能完成任務,誰曾想還差了一些。」

說著話,余道臉上的表情有些懊惱。

想他轉生此世,十四五歲時甦醒前世記憶,本以為能憑借記憶在這裡浪蕩一世,誰曾想這個世界魑魅魍魎、妖魔鬼怪橫行,根本就不是他記憶中的任何一個朝代。

於是他繼續扮著孤兒身份,接受同宗的給養,然後在一個老道士路過時,不管不顧的貼了上去,就指望著能修仙學道,成為傳說中的煉氣士。

現在結果和他預想中的差不多,只是性質似乎有了偏差。

「好在還有兩三日的腳程,路上應該能將這些傢伙養成。」

余道望著面前枯木勁松似的殭屍,一揮手,銅鈴響,一股黑煙頓時從銅鈴中噴出來,黑煙捲著在場的殭屍,咻得消失在銅鈴之中。

收好殭屍,余道轉身背著手,往匪寨中最大的一間屋子裡面走。

「看看這寨子裡面有些好東西沒有?」

一頓翻箱倒櫃,最後還是余道放出手下幾具力大的殭屍,將整個屋子都拆了,挖出數個暗格來,這才將寨子裡面最值錢的東西都規整出來。

就著一張按幾坐著,余道看著面前的一堆東西翻翻撿撿。

「銅錢、銀子、金子……」

挑了一會,余道將其中的錢幣拿出來,他將幾錠金子托在手中感受下重量,然後揣進了袖兜裡面。銅幣和銀子被他一把刷開,滾落到地面上。

余道拿著一把帶鞘的短刃,一把拔出來。

「匕首。」他將匕首靠近燭火,錚!一道寒光閃過,好一把寒芒刺目的匕首!

「不錯,正好可以用來削東西。」他滿意的收下了。

剩下的東西都一一看過,其中最值錢的應該是一本放置妥當的秘籍。

秘籍是一本薄薄的小冊,打開一看,裡面圖文並茂,畫有大刀,名叫《斷虎大風刀》。應該就是剛才那衝出來的壯漢所使的刀法。

「威力還不錯,算是難得的武功秘籍。」余道回想著壯漢的刀法,心中評說一句,然後隨手扔在了地上。

「咦,這是什麼?」余道抓起一方錦囊,裡面似乎放著東西。

這錦囊被壓在秘籍的下面,一起放在一方檀木匣子裡面。匣子雕花鏤空,內加固鐵骨,並配有巧鎖。但是這些沒什麼用,黑毛屍一爪子就能刨開。

掂了一下份量,余道感受著錦囊中的東西,像是錢幣。他拉開錦囊,往內裡摸去。

「正是錢幣。」感受著手感,余道心中暗說,可是一拿出來,余道就有些愣眼。

捏在他手中的確實是錢幣,但是和普通外圓內方的銅錢不一樣,此錢幣是八角形,內無圓孔,粗看過去,就像是一面小小的八卦鏡,上面繪製了亂七八糟的線條,整個一鬼畫符。

「這是……」余道心生詫異,他捏著錢幣,放於目前,細細看著。銅錢在燭光的照耀通體發黃,還隱隱散著毫光。

「這莫不是符錢!」余道心中升起一個念頭。

於是他趕緊的放下手中其他雜物,盤腿在按幾前,打坐起來。余道半閉著眼睛,運行體內微末法力,往手中的錢幣渡過去。

「嗡嗡!」捏在他指中的錢幣微微顫抖起來,同時光芒大漲,有爆裂開來的趨勢。

余道見此模樣,驚得眼簾直接睜開,他看著手指間發燙的符錢,手腕一甩,將符錢遠遠擲出去。

咻!符錢被他扔出十多步,啪嗒的落在地上。

陡然,「轟!」

一聲悶雷響起,前方一團火光突然竄了起來,足足有人形大小,閃得寨子明亮剎那。

「真個是符錢。」余道低頭看按几上的錦囊。這符錢是他那師尊與他提過的東西。

話說煉氣士對人間的黃白之物並無所需,但是相互間仍需要交換東西,於是千兒八百年前一方大宗創造出了符錢一物。

這符錢就是讓煉氣士將一道法術封印於符紙之中,折疊成錢幣狀,形如八卦,並有八角,而符錢也分為八等。

喚作:胎錢,竅錢,感錢,煞錢,罡錢,歸錢,丹錢,災錢;對應著煉氣的前八層境界:胎動,入竅,感應,凝煞,煉罡,歸一,丹成,三災。

余道現在就是處於最低等的真氣胎動修為,只要他苦苦積蓄數日,把體內的真氣凝聚在符紙上面,就能制得一枚最低等的胎錢。

不過這實在是本末倒置,他修煉都來不及,哪肯花費功夫去凝結這物。他師尊手中或許有著符錢,但是不曾給他見過。所以余道這是第一次見到這被喚作符錢的東西。

余道趕緊抓起錦囊,將內裡的符錢輕輕的倒在袖袍上面,他低頭弓腰,湊在按幾前,用手指一枚一枚的數了起來。

「二十三,一共二十三枚胎錢。」數清數目,余道一時欣喜起來。要知道這符錢可是好東西,裡面封印的是煉氣士的道法,一枚扔過去,就是一道法術。

要是他有足夠多的符錢,早就抓起一把,直接對著他那師尊扔過去,轟死對方。

抬起頭,余道望著十多步遠的地方,感到一絲牙疼。剛才要不是他土包子了,那一枚符錢就不會白白浪費掉。一枚胎錢,可是能抵過他幾日的修行!

余道小心翼翼的包起袖袍上的符錢,然後繫好錦繩,揣入袖兜之中。放好後,他又將錦囊拿出,轉而貼身的放在胸口位置。

這符錢只要不受法力激發,倒也不會有什麼事。拍拍胸口,余道扭了扭身子,感覺一陣神清氣爽。

他實在是沒有想到,這荒山野嶺的一個土匪寨子,竟然藏著這等東西。至於他們從哪個地方得來的,那就不關他余道士什麼事兒了。

余道站起身子,準備走出廳堂,去外面出恭一次。

可是才站起來,他就感覺心口發燙,包在錦囊裡面的符錢就嗡嗡地顫抖起來。

轟!余道腦子一懵,嚇得身子都僵住,下身也差點出現涼意。


第四章 機緣小草


余道僵硬著身子,一動都不敢動,腦子裡面直響著「吾命休矣!吾命休矣!」

等了一個呼吸,余道料想中的爆炸沒有出現,他趕緊把手伸入胸口,準備將符錢掏出來。

可是他手掌一按,直接撲了個空。

余道低下頭,雙手一抓,將道袍直接抓開,露出內裡白嫩的肌膚。他撫摸著胸口,喃喃自語:「符錢呢?」

摸來摸去,余道依舊沒有發現自己放著的符錢在哪。恍惚間,余道都以為是自己沒有將符錢放進胸口兜裡,可是剛才胸口處的灼熱感卻是不作假。

余道猛地低頭,將左邊衣襟拉的大開,露出心口位置。

一道扭曲漆黑圖案出現在他眼中,余道見此刺在自己肌膚上的圖案並不吃驚,不過他細細地看著,眼神驚愕了起來。

「這圖案是我出生就有,位於心口,本以為只是胎記,但是修道之後才發現這圖案內有乾坤。」

「平日裡修煉的法力可以輸進這裡,相當於憑空多了一個儲存法力的竅穴。」

「只是我法力低微,往日裡的點法力都要打磨身體,根本就沒有多餘的放入這裡。」

「現在小草圖案怎麼發黑了?」

余道低著頭,用手指摸著。圖案形似路邊蘭草,三道葉片長長,併攏在根部,彷彿扎入他的心竅之中。

原先這草只是如胎記刺青一樣,發青發暗,但是如今卻是黑的通透,彷彿要放出毫光。

余道一時福臨心至,他當即盤膝坐在地上,打坐起來。

三個呼吸後,余道猛地睜開眼睛,他的眼中閃過喜色。

「果然,符錢在內裡。」

原來余道沉下心神,將念頭透進小草之中,頓時在內裡見到了一枚枚符錢。這些符錢懸浮在幽暗空間之中,兀自沉浮。

余道隱隱間感覺,他可以使這些符錢崩碎開,化作一道道法力。遇到如此神異的事情,余道當即點出念頭。

「嗡!」腦中彷彿閃過嗡聲,余道心口圖案中的一枚符錢頓時崩解開,一絲絲玄妙的法力從內裡還原出來,瀰漫在幽暗空間之中。

啾!他心口的小草仿若一動,一張符紙被吐了出來。余道伸手接住,發現吐出來的正是失去了法力的符紙。

研究半天之後,余道心中的驚悚感漸漸平息。

「原來如此,這符錢中蘊含著濃厚的法力,我恰好將符錢放在心口處,小草也就將它們整個吞了進去。」

「這麼說,這株小草不僅可以儲存我的法力,還能用來存儲符錢。」余道心中隱隱閃過失望,「只是一個存錢罐罷了。」他也試了試手上銅鈴,銅鈴上雖然也蘊含法力,但是小草並不能將它吞入。

雖然余道修為低微,但是他並不需要專門用一個東西來存儲符錢。就拿他腰間的葫蘆來說,一旦祭煉完成,不僅能放出光圈吞噬外物,還能替他存取東西。

余道腦筋一轉,他心中浮現出一個念頭,「不知這還原出來的法力能否為我所用。」

這念頭一起,余道頓時激動起來,他連忙將念頭放入小草之中。若是真如他想,那這機緣可就大了。

睜開眼睛後,余道眼中的激動之色已經消散掉,但是也沒有出現明顯的失望。

「適才調動小草內的法力,想要融進體內,雖能融進,但是總感覺格格不入,好似異物一般。看來這符錢化出來的法力並不能和我本身的法力融為一體。」

「法力終歸是要一絲一絲的修煉出來。」

「不過這法力雖然不能直接吸收,但是也能驅使。」余道抬起左手,將手中的銅鈴輕輕搖響。

「符錢化出的法力能用來驅使法器,想來也能用於祭煉法器和修煉道術。」余道心中暗點頭。

「以後與人鬥法時,卻是多了一層底氣」

要知道這符錢雖然是儲存了煉氣士的法力,但是也沒聽說過哪一個煉氣士能將這符錢中的法力調動出來。

「這存錢罐倒也不錯。」余道心中定下念頭。

今天這番悲喜起落,弄的余道心神都有些恍惚。好在最終確定是喜事,也算他一場不小的機緣。

「沒曾想,不僅得到了二十幾枚符錢,還誤打誤撞的發現了心口小草的用處。」

余道收拾好心神,拖過幾張木板拼湊在一起,權當做床鋪了。他和好衣物,將身子一裹,直接蜷縮著,貓在木板上準備就寢。

銅鈴就放在他頭邊,四周明裡暗裡還藏了多具殭屍。

今天心神不定,余道索性放下修行,難得的直接睡了起來。

……

「要到了。」

天空有著明日,雖不毒辣,但是也刺目,余道騎在黑驢上搖手放在額前,遠望著出現在他目中的城牆。

那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地了,錦官城。

「走。」余道踢了一下驢肚子,黑驢不爽的哼唧幾聲,依舊慢騰騰的走在官道上面。

官道寬敞,能容下三輛馬車並行,一直修到了錦官城外十幾里的地方。此時離城不過半里,路上有諸多的行人,有挑擔入城販賣的,有駕著馬車入城的……

余道騎著黑驢慢悠悠的走,落在他人眼裡,倒也算是驚奇。畢竟不曾有多少人見過少年郎側騎著毛驢,慢悠悠的趕路,而且這少年郎還著一身黑色道袍,看上去皮肉不錯。

一路入城,並沒有什麼不妥,站在城門邊的兵卒也沒有特別關注余道。但是進了城,就不能隨意騎著牲口。余道索性牽著毛驢,在城門口的鬧市裡面閒逛起來。

「咦呃!」毛驢被余道牽扯著,一如他的主人,四處張望。

余道如今算是土包子進城,他自從來到這個世界,還不曾見過如此之大、如此之熱鬧的城市。

街道兩邊灑過水,並無多少異物,顯然錦官城治下不錯。來來往往有諸多的人行走,一個個衣著光鮮,不似野外襤褸。

「來勒,客官請進。」不遠處有酒樓的夥計在招呼。

「上好的糖葫蘆誒!」

「新進的胭脂水粉!」……

牽著毛驢,余道順著人群,不知走了多久。等他回過神來,發現自己來到一河道邊上,並有水粉香味撩進他鼻中。

一幢雕花繪圖、橫樑加木的紅樓建築出現在余道面前。

余道扯著不安分的毛驢,仰著頭,呆呆的望著這幢建築。

「來啊!小道士!」

「姐姐來讓你快活!」

「你個沒良心的道士,終於肯來見奴家了。」有人泣語連連。

紅樓內裡、樓上的姐姐們發現了站在自家店前的小道士,忍不住各自戲弄、招攬起來。

「青樓啊。」余道呆呆四顧,喃喃自語。

他的目中滿是紅巾花燈,河道之中佈滿閣船,滿街都是女子低吟淺笑,香粉胭脂令人目眩神迷。

不說今生,即便是前世,余道也沒機會進到這種地方。

就在他發愣時,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在他身後,雞爪般的指骨狠狠捏住他肩膀,來人厲聲喝到:

「你這小道士,還我法器來。」話聲嘶冷如蛇,聽著令人泛寒。

余道被嚇得身子一顫。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控儔陬pk10厙硊湮 .
控儔陬怀賸頗瓚倢鎘 控儔陬崋繫俙腔 控儔陬珨毞恛蚻300 厙傭控儔陬 控儔陬pk10 侐鎢數赫 控儔陬赻雄躲等
毞踩奀奀粗38ぶ 控儔陬1掀煦 岍橋弊暱奀奀粗 忒儂唳奀奀粗恛隅數赫 荇籵笭④奀奀粗數赫 奀奀粗蝥拵炤紫
奀奀粗ヲ壑數赫 笭④奀奀粗韓誥陑睿 奀奀粗 黃筐撮б 湮荇模奀奀粗岆ぉ擁鎘 奀奀粗蚽玿磁岆妦繫 奀奀粗綴 4眻恁等宒
控儔陬7鎢濮瘍鎢芘蛁 奀奀粗疻穢厙 室藗京捩捲妗Ъ 陔蔭奀奀粗馱撿 奀奀粗恛隅邧筐 奀奀粗綻婦犒
笭④奀奀粗2ぶ斛笢數赫 控儔陬陬弇撮б 奀奀粗睡扑阬 粗箇奀奀粗厙珜唳 控儔陬婓闡跺す怢俙
腦粗奀奀粗 笭④奀奀粗藩毞飲羲鎘 笭④奀奀粗湮朸鼠宒 奀奀粗拻陎寞薺 厙傭控儔陬
俙奀奀粗掩劑舷蚰 奀奀粗殿萸埣腴埣疑鎘 控儔陬撮б蝠霜 奀奀粗蝥挍痀倞輮掩 彸俙憤厒奀奀粗
控儔陬儂ん侕硐唳 2煦奀奀粗羲蔣瘍鎢 奀奀粗侐陎饜筐 控儔陬ぢ賤賤佽 厙釐潭眥奀奀粗
啃僅